前言

曾任中央警卫局局长的汪东兴同志曾说过:“毛泽东专列是流动的‘中南海’。”

专列乘务员也说过:“毛主席的专列是党中央‘流动的心脏’。”

伟大领袖毛主席一生中共乘坐专列72次,在毛泽东专列上,毛泽东与很多工作人员都相处地十分融洽,尤其是专列服务员姚淑贤,与毛泽东的相处方式甚至更像是一对父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姚淑贤和毛泽东

毛泽东:我什么时候可以吃你的糖啊?

1965年的某天,一列南下的专列正向广州疾驶而去,毛泽东就坐在主车厢的窗户下,窗外的景物好像放电影似的一闪而过。

连绵起伏的山峦,碧绿如翡的湖泊,大自然毫不掩饰地将它的整个肌肤都坦露在毛泽东的面前。

此时,毛泽东倚着车窗,望着赤脚的农民正拉着犁在水田里艰难地前行。他手指间夹着一支香烟,已经不知是第几支了。他那布满皱纹的眼角深深地皱着,陷入了某种亲切、熟悉而又令人压抑的沉思之中。

数十年前,他也曾在山间的水田里劳作过,如果不是自己挣脱父亲的羁绊走岀去,也许这位牵牛耕作的老农就是自己了。真是风流水转,一切如斯啊!

毛泽东在专列上

每当毛泽东发呆的时候,车厢里便一片沉默,只有车轮撞击铁轨发出的咔嚓声,永恒而单调地回响着。毛泽东长嘘一口气,抬起头,这才看见专列服务员姚淑贤手捧铅笔,早已站在身边好久了。

老人亲切地问:“哦,小姚,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有事吗?”

“没多久,刚来一会,您要的铅笔已经削好了。”姚淑贤温柔地回答。

毛泽东习惯在夜间办公,喜欢用铅笔,往往一夜能用秃二十几支,姚淑贤便主动承担了削铅笔的任务。

“噢,谢谢你。”毛泽东做了一个让坐的手势。说罢,他依然将脸转向窗外,一件件的事困扰着他,显得思虑重重。故乡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飞过,他却再也没有“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的闲情逸致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毛泽东

姚淑贤当然无法揣摩眼前这位巨人的情怀,她本想走开,却又迟疑着,欲言又止。此次,她是最后一次陪送毛泽东南下了,在漫长的旅途上,她一直沉默着,回忆起十多年来在毛泽东身边的日子。

此时的姚淑贤心里的感情既复杂又惆怅,她知道,再不会有这样的日子了,因为她已身怀六甲,不久就要做一个母亲了。按照有关部门的规定,女工作人员一旦有了孩子,就不适于在专列上工作。

姚淑贤又忧又喜,忧的是再也难于见到这个东方的巨人,喜的是即将回到丈夫的身边,过安谧而恬淡的家庭生活。

终于,她还是轻轻开口了,这是她第一次打扰毛泽东。

毛泽东

“主席,我……我恐怕下次再不能来了。”

“怎么?”毛泽东一怔,稍稍掀了一下眼皮:“小姚,你刚才讲什么?”

“我,我可能要休产假了。”姚淑贤红着脸,小声地说,生怕这句分别的话说了会使人受不了,内心里更生出一种难舍难分的情感来。

毛泽东注视着她,良久,才笑道:“好哇,恭喜你,我什么时候可以吃你的糖啊?我准备送什么礼物给你呢……”

毛泽东用手指轻轻地敲了敲桌面,然后站起来,踱了几步,站在姚淑贤面前说:“小姚,让我们合个影怎么样?”

许多年过去了,这张合影姚淑贤始终藏在身边。自此,虽然再没能见到毛泽东,但她永远感觉着毛泽东就在她身边,在毛泽东专列上工作十几年的往事,也随着这帧分别时的合影,像浮雕一样历历在目。

毛泽东与专列人员合影

姚淑贤第一次见到毛泽东

姚淑贤,从小在天津长大,是一名铁路工人的女儿。

1952年,她初中毕业后由于家庭的贫困,使这个年少天真的女孩过早地离开学校投入火热的现实生活,可一张早熟的脸却怎么也掩饰不了那份活泼、那份稚气。

1953年初,在天津铁路卫生防疫站工作的她被领导找去谈话,动员她到铁道部专运处工作。她对这个神秘色彩很浓的专运处一无所知,直到上班之后,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会登上一代巨人的专列,从此开始了她在毛泽东身边的服务生涯。这一年,她还只有十五岁。

姚淑贤不但长得漂亮,而且活泼伶俐,细腻温存,很适于在专列上工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毛泽东

毛泽东的专列,行踪不定,要么到庐山,要到去北戴河,更多的时间是在广袤的大江南北巡视、考察。姚淑贤虽然常年在外颠簸,非常疲惫,可内心里的一股浓郁的热情很快就使她忘记了劳顿。

在和毛泽东相处的那段日子,她对生活充满了信心,她觉得生活是这般美好,这般充实。是的,命运对她太宠爱了,毛泽东耀眼的光环,使她感受着一代伟人的恩泽。

虽然已经过去很多年,但姚淑贤依然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毛泽东时的情景。

那天下午,卫士长李银桥领着她走上专列,当一个非凡的人物实实在在地出现在她面前时,她是怎样的紧张和激动啊!

毛泽东见她进来,忙起身伸出一只手,姚淑贤愣愣的竟半晌没反应过来。站在一旁的李银桥捅了她一下,她才赶紧抢上一步,用两只手握住毛泽东的手。她那双又大又厚实的手,那样有力,又是那样温暖。

毛泽东慈祥地微笑着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姚淑贤有些急,听不懂毛泽东的浓重的湖南乡音,只好求救似的望着李银桥。

经过李银桥的解释,姚淑贤才开始介绍自己的名字,家乡……

毛泽东

自那次从毛泽东的车厢出来以后,姚淑贤激动得接连几夜都没睡着。年轻人就是这样,往往遇到什么兴奋的事,好长一段时间大脑都处于亢奋状态。

当主席专列到达杭州的时候,毛泽东要下车了。他特地走到姚淑贤的房间里,关怀地说:“谢谢你,小姚,你要好好休息哟!别把身体搞垮了。身体是比什么都珍贵的本钱!”

在返京的途中,一次姚淑贤打开水时经过餐车,正在用餐的毛泽东见她进来了,立刻起身招呼:“小姚,一起来吃饭吧!”

毛泽东的这一声招呼,好像有无比神奇的感召力吸引着姚淑贤快步向他走去。

姚淑贤不好意思地对老人家说道:“我已经吃过了,主席,您快吃吧!别让饭凉了。”

毛泽东

姚淑贤在毛泽东身边的生活久了,就愈发觉得毛泽东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普通人。在姚淑贤的眼里,他就是一个平凡的父亲,每次登车时他总要问问姚淑贤看什么书,学什么东西。有一次,毛泽东听到了她说在练字,就要她写几个字看看。毛泽东看后,微微笑着指着一个个字说,哪儿写得好,哪儿写得不好,应该怎样写才好看。最后还说:“写字全靠多练,只要能坚持,先照字贴写,日子久了,就会写出自己的风格来。”

有一次主席专列了上海,毛泽东居然还吩咐秘书林克从旧书摊上买来十几本字贴,送给姚淑贤,语重心长地说:“人和字差不多,也有筋骨和灵肉,练深了就可得其筋骨展其神韵。”

姚淑贤在毛泽东身边的日子,穿着十分朴素,常年就是一身铁道制服,即使皱巴巴的也没想到过熨平。这种朴素的外表,也许是深受毛泽东的感染。

毛泽东从来不穿新鞋,一双新鞋拿来,总是先叫警卫人员或卫士穿上一段时间,等旧了再要回来自己穿。他保持了农民那种讲求实际实用的生活习惯,对于衣着,只要穿起来舒服就可以了。

毛泽东穿过的睡衣

而毛泽东穿的衣服,总是有许多补丁,这些补丁主要集中在外人看不到的内衣内裤以及粗线袜子上。当年,他送给毛岸英的结婚礼物,就是一件补了许多次的大衣,同志们时时劝他穿好一点,他却总是不在乎地说:“没关系,穿在里边别人看不见,我的标准是不露肉不透风就行。”

毛泽东:糟糕,那可搅了你们的好事呦!

毛泽东专列总是忙碌地驶向茫茫原野,带着它那首没有结尾的进行曲,或爬山钻洞,或穿桥涉河,拖着那笨重的身体,就像一条抖动着鳞甲的巨龙。

那一天黄昏,温柔的夕阳给奔驰的列车抹上一层美丽的霞色,毛主席打开窗户,晚霞映红了他那张宽大的脸。黛青的远山沉浸在一片柔和的雾霭中,绿水田庄懒洋洋地躺在暮色里,心情显得愉快而惬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姚淑贤

姚淑贤站在老人的身边。

“小姚,”毛泽东躺在沙发里,全身自然放松,“你搞的对象谈得怎么样了?”

对于毛泽东的突然提问,姚淑贤真有点不知所措。她害羞地低着头,回答道:“我们谈得挺好的……”

“没有闹矛盾吧?”

“没有。”姚淑贤深情地说。那时,她的对象在石家庄医学院上学。毛泽东听说后,很高兴地向她祝贺,她淑贤也感动地说:“我是自己谈的,没有打您的牌子。”

毛泽东说:“很好,你做得对,要实事求是,你们结合之后会幸福的。”

聊完后,毛泽东还热情邀请姚淑贤的对象来见他。

毛泽东与专列人员

姚淑贤在专列上工作,既紧张又繁忙。除了保证毛泽东外,临时调用接送其他首长的任务也很多,一对恋人自然很难团聚。

有一次,主席专列带着毛泽东去河南参观,快到石家庄时,毛泽东忽然对姚淑贤说:“你们很忙,恋人难得相见,这次是个机会,回去看看那一位,团聚一下吧。”

“没事,我们机会很多,我还要工作……”姚淑贤很感动地说。

“机会真的很多么?这我心里有数,你们快半年没团聚了,年轻人,我懂,要聚一聚,不然我心里不安。”

姚淑贤被毛泽东的理解与关心深深打动,差点流出泪来。伟人也和常人一样,也有他的细腻之处。毛泽东是一位多么富有人情味的领袖啊!

当姚淑贤在石家庄投入分别半年不见的恋人怀抱时,她是怎样的激动,也是怎样的珍惜这难得的情感啊!

毛泽东

还有一次,那是1956年的一个周末,姚淑贤和她的男朋友约好晚上去中山公园见面,却突然接到出车的命令,毛泽东要去北戴河开会。

下午三点,毛泽东登上专列,还没到达自己的房间,列车便驶动了,毛泽东站在客厅里忽然立住脚,回头望着所有工作人员,说:“今天是礼拜六噢,你们有没有约会?”

当毛泽东的目光从姚淑贤身上掠过,她似乎从那慈祥的眼光里捕捉到了一种信任和亲切,姚淑贤不会撒谎,也没必要撒谎。这种目光使她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那是女儿在父亲身边才有的,所以,姚淑贤这时不假思索地冒出了一句:“有,我有,我跟我男朋友有约会。”

“糟糕,那可搅了你们的好事呦!”

毛泽东说完,转过头看了看窗外旋转的树木、田野,又看了看姚淑贤,忽然认真起来,眼睛里充满了亲切和关心的光亮:“怎么办?你们打算在哪儿约会?”

姚淑贤真恨自己把真话讲出来了,为了这点小事让主席操心,她只好低着头,内疚地说:“说好了去中山公园玩,在门口见……没事的。”

毛泽东

“怎么会没事呢?”毛泽东显然有些担心:“你通知他了吗?”

“没有。”姚淑贤回答。

“你这个小姚呀!要是不见不散可怎么办?你居然连电话也没给他打?”毛泽东着急的询问。

“我们只要接受任务就不能对外人说了……”

“嗯——”毛泽东摇摇头,嘀咕着:“久了会出误会的,不要因为我而影响你们。”

晚上,当姚淑贤将削好的一捧铅笔给毛泽东送去时,毛泽东忽然叫住了她:“小姚,你等等,有个东西你拿回去带给你朋友,他就不会生气了。”

“什么东西呀?”

毛泽东

毛泽东顺手铺开一张16开的白纸,随便捡起一支铅笔,在纸上抄了一首古诗,一边写还一边自得其乐地吟诵:

靓女其姝
俟我于城隅
爱而不见
搔首畴躇

写完,毛泽东微笑着抬头看看姚淑贤说:“给你拿回去交给男朋友,再把失约的原因吿诉他……”

毛泽东送给姚淑贤的诗

姚淑贤捧着毛泽东的字,心里既高兴又激动,却不由自主地将了毛主席一军:“主席,我们有纪律,凡是带字的东西都必须上交。”

“小姚啊,你还是这么单纯老实哟,现在除了我,只有你知道,我是不会打小报告的,你就不可以把它藏起来?”

毛泽东幽默地挤挤眼,做了一个藏纸条的动作,把姚淑贤给逗笑了。

几十年过去了,姚淑贤一直小心翼翼地珍藏着毛泽东当年抄给她的这首古诗,她认为这首诗记录了自己那时的爱情生活,也记录了领袖对年轻一代的关心和爱护。她在毛泽东身边工作的十多年里,也只有这一次违反纪律,私自带走了毛泽东写的东西。但是,对姚淑贤来说,却是一段无法忘却的美好记忆。

姚淑贤(左边)

如今许多年过去了,人们对毛泽东这个伟大而平凡的人物有过太多的评价,也有过太多的历史记载。然而,姚淑贤每次回忆起这些平凡的生活琐事,望着毛泽东的墨迹,睹物思人,都会泪如雨下。她心目中的毛泽东,就像一个宽厚慈祥的父亲,使她陷入深深的眷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