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思维打开之后,格局大开。

太多人不知道是装疯还是卖傻,为什么要搞钱?事实上你想好之后,就不会不厌其烦地每天问别人怎么办?哪里能搞钱?这种既蠢又没营养的问题。

一个穷鬼满脑子想着赚钱。他就会卧薪尝胆,找一个赛道,去学习知识,升级内在系统,了解钱进钱出的闭环。投入自己的时间、人脉、资源,解决购买人的需求,在这个过程中尝到独立收钱的快感。

你之所以还在瞎想,基本上逃不开内耗,内耗是什么东西?

没用的东西。你只有内外都真正强大起来,才是一个人全面变强的时候。

承认别人的强大

这个世界已经进化到丧心病狂的地步。不仅不容忍身边人上升,也不允许陌生人发迹。承认别人优秀是一种能力,这是在壮大你自己。

很多人喜欢把自卑缝进骨头里,最直接的表现就是一个人变强之后,他只有瞎哔哔的能耐。“感觉实在太一般了。”“他没什么了不起,运气而已。”“写的都是什么鬼东西,一点卵用都没有。”

对待这种人,强者的应对方式就是,淡笑不语,果断点击,把他们一键扔回垃圾桶里。强者允许一切发生,你可以不服、可以辩驳、可以讨论,就是不配跟我呆在一起。你弱,就没有道理。

任何强者第一眼直击重点,先看到他人身上的优点,而不是放大他人的缺点。因为不完美,本身就是一种客观。

穷人、富人都是如此。在这个维度上,没什么差别,都是不完美的生物。

要珍惜低谷时的坚强

你强的时候,身边的牛鬼神蛇自然就多。你弱的时候,连苍蝇都懒得盯你这颗软蛋。一个人一定是坚信自己可以变强,所以才会越强。

有信仰的力量是很重要的,人人总说要知行合一。事实上,多数人一直在纠结、摇摆什么值得、什么最优,哪怕你对自己充满信心,一个月可以多赚五千块,思想跟行动都好好践行了,也注定是无敌的。

所以什么都不需要说太多,洞察人性都是慕强的底层属性,你只管埋头苦干,普通人变强的最直接方式—赚钱,用实力吊打一切落井下石之辈。

你家里有点底,空余的房子、商铺对外出租,资产再做管理,增加一项被动收入。

你啥都没有,下班、闲暇之余去互联网搞钱,去流量所在地摆摊、去拍视频做抖音、小红书等,什么都可以。

你想着殊死一搏,不甘于成为那批被设计的绝大多数人。那就大胆创业,经历九死一生,也许属于你的机会就被等到了。

记住:一文不值的时候,坚持相信你,看见你的人,才是慧眼识珠之人。

多谈利弊,而非规则

强者怎么看待规则,就一个原则:值不值得遵守。因为不值得不守,所以才去遵守。

为了几万块就去蹲监狱不值得;牺牲大量时间,去恪守道德,帮扶穷亲戚不值得;在网络上跟大量喷子对骂,占用公共资源,泄光自己的能量不值得。

这跟弱者存在很大的不同:他们看见规则,除了遵守,别无他法。

父母在不远游,心里断不了奶,就不敢去大城市;生育权是由村里人决定,怕被人看不起,所以就生吧;普通人大多数都是穷人,基本输不起,还是老老实实做牛做马吧.....

真的纳闷,为什么已经意识到没出路了,就不能换批人,换个地方呢?

根本在于权衡利弊,而不是所谓道德,道德就是一个重灾区。是维持这个社会安定的基本盘,只有让绝大多数人,打工、不富裕,成为社会的边角料,一切才会稳定运营下去。

普通人唯一要做的就是尽早看破规则,找到漏洞,突破自己成为强者。

强者不遵守规则,大不了老死不相往来,跟弱者谈什么同呼吸共命运呢。所以他们违反规则就违反规则,一门心思专注在变强里,把时间花在搞钱上,不去关心情绪价值跟道德之类的问题。

而你还没有变强,肯定是把规则单一地划了一条线,在遵守与突破之间,饱受感性跟理性的双重煎熬。

一个人变强,会是全面地变强

当一个人把结果做出来,他的成功绝不可能是单一维度的胜利,而是全方位地精进。如果你弱,那就得服,虚心学习,这是变强的第一步。

就是这样,看到别人做得好,像素级的拆解,等待属于自己的洗礼。

已经做出来了,就权衡境遇,看破规则,重新再起步。最近跟着写我选题的人越来越多,刷多了也会有些忍俊不禁。

人人都在写,看来是时候另辟蹊径,走出另外一条路来了。一个人变强,一定是全方位变强,我也是如此。

最近我妈在感慨几位同村叔叔的人生,我听了之后也很吃惊,平常都是些山高水深的人物,怎么到了下半场际遇差别这么大?

听我细述。

首先是M叔 。

他年轻时踩对风口,跑在隔壁上海办了工厂,1992年就开上了私家车。

他不仅有钱,还有颜,加上他本人的选择和喜好,基本是人到哪儿,绯闻便跟到哪儿。

关于M叔,我至今记得两件事。

一件是某个午后,好多长辈聚在一起聊天,M叔的族嫂,一个胖乎乎的妇人,突然嗲声嗲气地告诉大家:“昨晚人家一个人在家,都睡着了,M大半夜在外面敲门,非要把我抱到他家去。”

然后大家都笑,她也跟着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且不评论道德,光从这如吃饭走路般平常的语气分析,M和他族嫂,绝对不是一天两天的不清白。

还有一件,M的小舅子的婚礼,我跟着父母去吃喜酒。

新郎是个非常英俊的哑巴。

新娘是个身体健康的南方人,出生贫瘠,是M通过某种渠道,付了高额彩礼把人接回来的。

新人敬酒的时候,M就很嚣张地当众对新郎官说:“你这个老婆是我出钱出力给你娶回来的,今晚第一次打洞由我来!”

当年正读初中的我,人生第一次知道,原来那两个寻常字,有那般不堪的意义。

但M在村里的口碑其实还好,大家都说他仗义,不管谁找他帮忙,他都出钱出力义不容辞,甚至附近那些无依无靠的外乡人,他也不嫌弃,只要找到他了,他就给人家安排工作。

但他是真风流啊,什么窝边草江边草湖边草,就没有他不喜欢的口味。

他的原配太太,在和他的20多年婚姻存续期间,常年只干两件事:鸡娃,捉奸。最离谱一次,小孩在学校不听话,原配被老师请家长,本就一肚子窝火,结果在街头,一眼看见M牵着妖娆的女郎,正往一家酒店方向而去。原配的心头火上浇油雪上加霜,一脚油门,自杀式的,冲过去,把M和女郎撞飞数米,酒店门脸都撞坏了。

后来,孩子成年后,宫斗半生的原配,有预谋地转移了不少财物,跟M提离婚,闹上法庭,再次分走大半家产。

M在上海的工厂,原本就到了过渡阶段,因为分家的影响,正式停顿。

离异的M一个人潇洒了一年多,大概3年前,娶回一个新太太,是个从良女。

但是这两位可能被常年的风流事掏空了身体,M跟此女领证之后,两人接二连三生病,都是重疾,败了不少老本。

为了冲喜,今年正月俩人还办了一场60岁生日宴。

散席之后,M就带着继妻,去浙江打工。临走前,他跟我妈辞行,说存款没多少了,趁着身体还没到不能动的地步,多少去挣一点。

而且,一般这种管不住下半身的人,跟子女的关系都不会太好。M的两个儿子,都不理他。

我妈真心诚意地宽慰了他,但其实她也很吃惊,M在我们村,可是风光了很多年的人物呀!

后来M又给我妈发消息,说找到工作了,他帮人家养牛蛙,她帮人家搞卫生。

从繁花似锦烈火烹油,到年过60,在身体并不十分刚健的情况下出门打工,这中间,并无天灾人祸,有的大概只是午夜梦回时无数个“悔不当初”。

第二个是L叔。

他跟M叔年纪相仿。

年轻时也挺有本事,会挣钱,颜值比M还要高,高大英俊,性格超级随和,他在市区做建材生意,房地产红火那些年,他富得流油。村里出来的晚辈,很多人第一站不知在哪落脚,找他,吃住他都管。

我也在他家吃过饭,据我近距离观察,他这人,真是一点儿毛病都没有,成天眉开眼笑乐呵呵的。

他太太,爱炫富,说话喜欢压人一头,对于家境一般的人,她眉梢一挑,张口就来:

“我家这条件搁这摆着儿呢!”

“那个谁谁谁,什么条件啊,还敢生二胎!”

“哎哟,这个针要去香港打才管用,大陆这边药效不行!”

“这年头,还有人不带孩子去高档餐厅见世面的!”

“今年皮草怎么那么贵,我手都不太敢伸,就拿了七八件。”

“女人出门,身上的金银首饰要没个十万以上,一点意思都没有。”

通过这些咋咋呼呼的言行,等于是变相宣传了L叔的财大气粗。

他家女儿比我小,有次在村里人办的酒席上碰到,看到她拎着一瓶白酒,干翻一桌男士,这瓶见底,小手一挥,再来一瓶。很是豪迈。

我们村的父老乡亲,大多觉得,人家有狂妄的资本,谁让人家混得好呢,有钱人比普通人任性一点,也是情理之中的。

这个月月初,一个濛濛细雨的午后,这位在我们村做了很多年贵妇的L婶,突然找我妈诉苦。

一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大戏,由她亲手揭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