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谢志传

国民党立法机构第一战将徐巧芯,现在遭到绿营的围攻,其中一个叫作苗博雅,另外一个叫做黄捷。苗博雅是一位同性恋者,黄捷是一位双性恋者,所以对徐巧芯来讲,真的是情何以堪。

苗博雅跟黄捷两个很奇怪,一个是台北市议员,她不管台北市政,整天就看徐巧芯的穿着打扮,然后说这跟她的收入不符合,不晓得她的衣服从哪边来的。先是怀疑徐巧芯穿的一条LV裙子,说这条LV的裙子要台币十几万,结果徐巧芯打脸说那条裙子是虞美人送给她的,后来虞美人,也在脸书上登文了,说对于造成徐巧芯困扰感到非常抱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黄捷是高雄选出来的,但是从她当选2月1日就任到现在,没有看过她干过什么正事,干的正事就是跑去抢罗智强的麦克风,然后抢输就叫徐巧芯不要碰她,这是第一件事情。第二件事情就是不断接受媒体的访问,装一副很可怜,弱不禁风的样子,实在是搞不懂,选她来做什么。第三件事情,就是她踢了一个大陆配偶,就是说要对“台独”效忠,“两国论”的一个条文。

第四件事情,就是现在每天追着徐巧芯跑,徐巧芯的收入有多少,她现在是两只眼睛盯着大大的。结果被媒体人朱凯翔打脸,黄捷自己的收入,从去年到今年,增加将近200万,徐巧芯是丁克族,夫妻两个人增加300多万,这样的收入增加有什么区别吗?也就是说她的收入增加跟黄捷差不多。况且徐巧芯每个礼拜有60个小时要上节目,所以一个月下来可以增加15万-20万的收入。

按照台湾的通告费来说的话,所以徐巧芯的存款增加是有理可据,有证据可以查的。而且徐巧芯还当着媒体的面开始诉说,她那一天穿的外套是优衣库,外面衣服也是优衣库,甚至连内衣的牌子也是优衣库,难道一定要证明到把衣服脱光吗?攻击人可以攻击到这种地步吗?黄捷是不是也应该秀一下自己身上的行头。总之就是不断地攻击徐巧芯,好像她当选立法机构的目的就是来监督徐巧芯,而不是来帮高雄人发声,替高雄人争取权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选出这么一个废物,真的是高雄人之耻,什么正事都不干,整天就只知道护航,然后冲上去装可爱撒娇。这样的货色也能够当选民意代表,投票给她的,真是高雄最没有素质的选民,跟这些没有素质的人住在同一个选区,真的是非常丢脸。选出这么一个混账东西,整天不问政,盯着徐巧芯的上上下下,盯着人家的存款,好像到立法机构来就只有这件事情,那选你来做什么的呢?搞不清楚。

苗博雅更好笑,管区在台北市议会,管到人家徐巧芯来,一个性向跟人家不太一样的人,天天就在那边生事,搞过来搞过去也搞不清楚,到底她监督的是台北市政府还是徐巧芯。所以这些人绿到不行的时候,看到国民党立法机构的第一战将大出风头,把绿营打到头都抬不起来。他们两个女生就来打女生了,免得男生出动被人家说是男生欺负女生,所以就找了这两个人来整天盯着徐巧芯。

徐巧芯的大姑涉嫌洗钱以及诈骗,绿营就把所有事情推给徐巧芯,事情不是她做的,现在她大姑的姑丈出事也跟徐巧芯有关,但说不定大姑的姑丈她都没有见过。现在绿营只要有任何的蛛丝马迹,就拿来攻击徐巧芯,这种攻击已经是非常无耻下作,只有畜生才做出来的事情。董智森曾经说过一句话,这句话是法官认证的,只有畜生才会加入民进党,所以可以证明黄捷跟苗博雅都是畜生,她们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因为畜生才会加入民进党。

版权声明:本文系作者原创文章,图片资料来源于网络,本文文字内容未经授权严禁非法转载,如需转载或引用必须征得作者同意并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