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我和阿媛是青梅竹马,一起从小学上到高中,两家离着不过一条街。

高中毕业,阿媛没再读书留在镇上,我去了外地上大学,毕业后,我第一时间回到家乡,娶了阿媛过门。

几年后,我们盖了自己的房子,有了自己的女儿。

日子越过越好,一切都那么幸福。却在女儿四岁时,阿媛得了癌症。

病来汹涌,从发现,到她离开这个世界,只短短的四周。她甚至来不及和我好好交代几句话。

弥留之际,她拉着我的手不放,眼睛看着我,已经没了呼吸,却还是死死盯着我。

我哭着说:

“阿媛,你放心,我会好好抚养欣欣,不会让她受一点罪…“

我听见阿媛的喉咙中,重重的出了一口气,像是答应又像是叹息。她缓缓松开我的手,闭上眼睛。

那一天,我没了老婆,女儿没了母亲。

02

我出生在80年代初,由于是在农村,我周围很多同学朋友家里都有兄弟姊妹,唯独我,是独生子。

当年,我父母结婚许久都没有孩子,四处求医无果,本已绝望的爸妈,忽然间中年得子有了我,全家人都疼爱呵护我这棵心肝宝贝独苗苗。

从小到大,我真是没受过一点苦。

父母因为一心想给我挣下一份家业,没日没夜的操劳,如今,我家在镇上有栋二层楼还有几间门面。

二层楼上下共十多间房都用来出租,平日里我妈隔三差五去照看下,找人修修上下水电什么的。

说起条件,我家在镇上不算最好,却也不差。

而我父母年纪大,身体也都不太好,都是年轻时,吃苦受累落下的病根。

阿媛走后没两年,母亲就开始逼我结婚。

她和我爸总是唠叨说,自己年纪大了,身体不好,没准哪天就不在了。想起我一个单身男人带个孩子,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他俩就是死了都闭不上眼。

在父母的唠叨催促下,女儿欣欣七岁半的时候,我和朱亚娟结婚了。

朱亚娟是外地远嫁到隔壁村子的,丈夫前几年车祸去世了,有个女儿叫小悦,和欣欣同岁,两个孩子生日只差三个月,欣欣是姐姐。

朱亚娟前夫那个村子和我们村,都是前几年一起拆迁的,她前婆家的人厉害,前夫去世留下的房子,最后分到她娘俩手里,大概也就几万块,带一套房子。

为这套房,她等于被前婆家赶了出来。

我和阿媛是同村,当时分的地比较大,盖的房子也大些,我家分了两套房,几十万。

再婚的时候,我想的很简单,反正这些都是各自的婚前财产,我不问你的,你也不要管我,以后留给各自的女儿就是了。

03

三十出头的朱亚娟俏丽开朗。

她干净利索,手脚麻利,又很会说话。刚到我们家时,对我爸妈和欣欣都很好,我妈很喜欢她。

欣欣和小悦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朱亚娟怀孕了,可把我父母高兴坏了。

也是从那时起,朱亚娟变了。

怀孕三个月的时候,她开始闹脾气,说是身体各种不舒服,太辛苦了,要打胎。

我莫名其妙,不知她怎么了,本身她怀孕就是我没想到的,我一直以为她不想再要孩子了。

而我自己其实也挺无所谓,反正我们有两个女儿了,要不要都行,她如果觉得辛苦,不要也行啊。

我爸妈却不干了,他们是一心希望朱亚娟和我能有个孩子,老辈人,总觉得多子多孙是福气。

我妈一着急,血压就高了。没办法,我只好去做亚娟的工作。

我问她是不是身体很不舒服,咱们要不去医院检查看看,实在不行就不生了。但我还是希望能生下来,毕竟孩子已经来了。

可朱亚娟能吃能睡,实在不像身体有问题的样子,磨叽了两天,她终于说出实话,她说:

“生下来也行,你要答应过户一套房在这个孩子名下,我就生。”

说真话,那一刻我心里特别不舒服。

我的孩子,以后我能不为他打算么,非要这样要挟一般说出来,感觉要多生分有多生分。

体谅她是个孕妇,我咬着牙没说出来,我想,毕竟她一个外地女人,又经历丧夫之痛,没安全感也能理解。

我当时就点头同意了,我告诉她,只要孩子生下来,我肯定会过户一套房给孩子。

朱亚娟这才满意,再不提要打胎的事。

儿子平安出生以后,全家都高兴。

我妈专门请了亲戚家的嫂子来照顾,月子里,我妈和请的人把亚娟照顾的无微不至,除了上洗手间,床都不让她下。

她吃的鸡,都是专门托人去山上,买人家自家的散养鸡。我妈说吃饲料的鸡不好,没营养。

04

到了儿子一岁时,朱亚娟提出,我妈年纪大了,身体不好,我家镇子里的出租房以后她帮我妈去照料,反正她也没上班,有时间。

我妈同意了。我还挺高兴,觉得亚娟挺懂事。

结果几个月后,我妈欲言又止的和我说,亚娟收了房租根本不给我妈,问了她好几次,都装不知道。

我问亚娟,房租为啥不交给妈,她就和我翻了脸,说我和她不一心,大吵了一场。

镇上那栋楼和几间门面,本就一直在我妈名下,老两口辛苦一辈子就挣下这点家业,我爸妈没有退休金,这么多年,都是靠这些房租过日子。

亚娟和我结婚后没几个月就不上班了,我每个月工资八千多,给她五千,从她嫁进我家就是这样。

我们一家五口和我爸妈住在一起,吃用都是我爸妈出,也从来不用交一分钱。

给亚娟的工资,我没问过,她说现在的孩子上学花销多,都给两个女儿用了。

我和亚娟说,那栋楼是我爸妈的,老两口没工资,房租你要收,可以,但你得交给我妈。

亚娟大闹了一场,又是抱着儿子要离家出走,又是要和我闹离婚,接连几天,全家人都不堪其扰。

无奈,我想她是手里没多少钱,没有安全感吧,我就和她商量,把之前我家拆迁分的钱,交给她二十万保管。镇里那栋楼还是她帮我妈照看,但是租金都得交给我妈。

我真不是拿亚娟当外人,只是,她那个人爱财如命,租金交给我妈,我妈会存着,以后还是我们的。

交给亚娟,我怕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了,父母年纪大,孩子还小,有个病啊事儿的,自己手里有钱总是好的。

亚娟这才答应把房租交给我妈,可最后还是少交了一个月的,怎么也要不出来,我妈叹气,让我别说了,算了。

那栋楼,前几年我用拆迁款翻修了,都装修成一室半有独立厨卫的小套。

总共出租十六套,一个月一套1500,两万多,我妈说亚娟也不是外人,给媳妇,给就给了吧。

05

这事刚平息没多久,欣欣又出事了。

那天放学很晚了,她都没回家。

我问亚娟,亚娟说可能和同学玩去了,不用管。

等到吃了晚饭,天都黑了,还不见人,我找了好几个同学家,都说放学以后没见到她,我慌了,急忙往学校赶。

跑到学校门口,正碰见欣欣班主任和一个保安,领着欣欣往外走。

班主任林老师也没说啥,只说她找欣欣谈心,晚了,示意我先带欣欣回家,让我明天一定亲自去趟学校。

一路上我怎么问,欣欣都不说话,就是低着头一个劲哭。

第二天,我特意请了假,要去欣欣学校,亚娟却拦着不让我去,她说教育孩子的事是她的,女孩子大了,有啥事父亲没有母亲好说,而且要是我去了,别人都以为她这个后妈对欣欣不好。

我妈也这么说,说是不如让亚娟去。

我不同意,欣欣才十岁,有啥事不能让我这个父亲知道的。而且我心里隐隐觉得不对劲。

到了学校,林老师特意把我带到没人的会议室和我谈话。她交给我一封信,说是昨晚在欣欣书包下找到的。

昨晚放学后,欣欣上到教学楼顶楼,在一扇打开的窗子旁,一个人坐了好几个小时,还好被巡视的保安发现。

发现时,她书包底下压着这封信。

看到女儿稚嫩的字体写下:

“爸爸奶奶爷爷,永别了,我要去另外一个世界找妈妈了……”

我大脑瞬间轰鸣,整个世界都空白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一身的冷汗。

那天林老师和我谈了很久,他说早在一年前,欣欣就开始不合群,成绩下降,以前喜欢的动漫活动也不参加了。

她找过欣欣的妈妈来学校,来了好几次,每次都没啥效果,欣欣妈只说,这孩子原本就性格古怪,有病。

林老师也让欣欣妈多给欣欣报名兴趣班,学舞蹈还是绘画,多和其他同学互动交流,每次欣欣妈都说孩子不爱学,不报。

小悦和欣欣同年级不同班,林老师很直接的问我:

为什么小悦参加动漫节,服装道具都是最好的,却连学校组织参观博物馆,报名费都不给欣欣交?

还有,你们家条件应该不差,为什么孩子上午的营养牛奶都不订?全班就两个人没定,另外那个学生是从小不喝牛奶。

我羞愧的简直说不出话来。一身的冷汗,出了好几层。

06

那天回到家,我仔细问了欣欣,我说有啥事和爸爸说,不怕。

孩子哭着断断续续的诉说,说的我泪流满面。

欣欣从小就有些胆小,性格内向,有事就知道哭,不爱说话。

学校每次组织什么活动,她问亚娟要钱,亚娟从来都不给,只说小孩子要零花钱会买零嘴吃坏肚子,是坏毛病。

问我妈要,我妈有时看着亚娟不让给,也不好给,有时会背着亚娟偷偷给,可事后还会被亚娟数落一顿。

亚娟话里话外说,她是后妈,都觉得她对孩子不好,她一片好心为孩子,还闹的里外不是人。

我妈怕家里闹的不和,欣欣有事又不和奶奶说,也就只好随着亚娟了。

欣欣想报绘画班,亚娟说她成绩不好,不能分心。

昨天欣欣写下那封信,是因为前几天,学校组织春游,亚娟当面给了小悦和欣欣各自两块钱,说是不能乱买东西不卫生。

私底下又给了小悦钱,小悦请她全班同学喝饮料,当面指着欣欣嘲笑说:

“我妈说了,给你口饭吃,不饿死就不错了,你还想和我一样,做梦吧!”

孩子到底还小,很多事说不清楚。我已经听的浑身发抖了。

我去看欣欣的衣柜,她和小悦住一间屋,一人一个儿童衣柜。小悦的衣柜里满满的新衣服,还有各种绘本图书,手工堆了一只大箱子。

欣欣的衣柜里,几乎都是校服和运动服。还有很多都是小时候的旧衣服,早都不能穿了。

我万分自责,我这个父亲太不合格,孩子们平时多是穿校服,我也从来没想过这些事。

亚娟在旁边大喊大叫,说是我怀疑她对欣欣不好,啥意思说清楚?

她瞪着欣欣说:

“你咋这么小小年纪就会使坏,搬弄是非呢?“

我第一次见她那么凶狠的眼神瞪着女儿,心里直发冷,以前她在我面前和欣欣说话,都是和颜悦色的。

她揪着一件衣服说:

“这都是啥?说我不给她买东西,这都是啥?“

欣欣哭着说:“那是小悦不要了,给了我的。“

我懒得理亚娟,推开她,问我妈:

“亚娟不管欣欣,不是她亲生的,你是亲奶奶吧?孩子在家里被这么欺负,你不知道?”

我妈也完全懵了,喃喃着说不出话。

我又问亚娟:

“林老师叫你去学校几次?和你说让欣欣去上心理辅导班,你告诉谁了?林老师让你给欣欣报名绘画班,电话打了几次,你不知道?

林老师让你给欣欣参观博物馆的报名费,你给了么?最后人家老师给垫上的!“

说起博物馆的报名费,我气的浑身都哆嗦,林老师当时是这么给我说的:

“全班同学就欣欣没有交报名费,我特意打电话给她妈妈,她说以后这种花钱的事,欣欣都不参加,不等我说完话就挂了电话。

我帮学生垫个报名费不是什么事,可是现在的孩子多聪明啊,察言观色就会孤立和排挤欣欣,小孩子说出嘲笑的话语,欣欣本来就敏感,我实在担心这样下去会出大事啊。”

事发之后,我决定给欣欣转个学校,万幸,学校负责,万幸,孩子没事。

否则,我就是弄死朱亚娟,也不解我心头之恨。

07

我还没找朱亚娟,她就挑唆着我妈来劝解。我妈说的话,更是气的我浑身发抖。

老太太抹着泪对我说,都怪她这个做奶奶的不尽心,这几年只顾着亚娟生孙子,也觉得欣欣大了,确实没怎么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