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写导弹话题提到了一个导弹研究人物,没有写他回国的原因,有读者追到后台来问,说明这位是新读者,因为老读者都看过我那篇文章,再后来又转到了私聊,他对我的观点很不满意,认为我是胡说,我说我文中已经介绍了资料和权威出版社出版的书,您不信的话可以自己去查,没必要对我展开人身攻击,他稍微收敛了一下,又提起了另外一个历史学人物,我说那个人学问很好,但做事更不靠谱,他恼怒起来,说我活着就是为了给他人添堵是不是?我说我真不是那样的人,只不过我看到的资料比较多,对很多人物的了解比较立体,不像他看到的都是脸谱化的人物,他最后刻意提到了一位女性,除了专业水平,他还专门重点评价了她的爱情生活,说我这下没啥说的了吧?我说她的专业度我非常认可,因为我不懂她的专业,至于你说的她的感情生活,我觉得是一团糟,要是她活在今天,早都被你这样的人骂死了,因为按今天舆论场上的道德标准,这人简直道德败坏到极点,不过我并不介意她的私生活,因为该介意的是她的丈夫,我一个旁观者哪有谴责人家的立场?

他说的这个人是林徽因。

我顶不喜欢的一种介绍人物的方式就是给这个人加个“爱国”的定语,比如最早学语文,老师说陆游是爱国诗人,我就不喜欢:诗人就是诗人,难道加个“爱国”的前缀诗歌的成就就更高了?所以看到介绍林徽因是爱国学者这种说法的时候就很不喜欢,也可能正是因为林徽因有了“爱国知识分子”、“爱国学者”这种称谓,坊间对她和梁思成的爱情故事也是极尽美化,滤镜和美颜开到最高限度,以至于让人们看不到真正的林徽因和梁思成。

我们习惯了在书上看到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也轻易地就相信那些美丽的童话,对书中人物的完美形象深信不疑,并以此对应现实生活中的人和事,然后发出一声叹息:我怎么就遇不到这么好的爱人?

但林徽因和梁思成之间到底是怎样的呢?

人性就是人性,大师也不例外,真实的大师,对指导我们的生活才更有意义。

换了你是梁思成,又当如何?

梁思成到底有多爱林徽因?是不是真像外界那样传言的那样两个人是神仙眷侣?

我从来不这么认为,因为历史记载不是这样的。

林徽因这一辈子对两个男人的感情可以用“铁证如山”来形容,一个是徐志摩,一个是同父异母的三弟林恒。

咱们先说林恒,林恒本已考取清华,卢沟桥事变后为抗日救国,转报空军军官学校,成为国军航校第10期学员,1940年在和日机作战时以身殉国于成都,林徽因取得了林桓的一块飞机残骸留作纪念。

徐志摩比林恒死得更早,1931年11月19日,徐志摩本来打算和顾维钧一起坐张学良的专机返回北京,他一是要参加北大的一个和抗战有关的活动,二是下午要去协和小礼堂听林徽因的报告,但顾维钧临时有事走不了,最后为了省钱搭乘了航空公司的邮政飞机,在济南附近的党家庄遇到大雾,撞到一座叫做“开山”(也叫白马山)的山头上,飞机坠毁后起火,徐志摩遇难,时年35岁(《悲情徐志摩》,韩石山,同心出版社2005年)

说到这里我们必须要延伸一下话题,说点儿八卦。

徐志摩曾有个笔名叫“云中鹤”,徐志摩是金庸的姑表哥,两家都是海宁大户,《天龙八部》里的四大恶人之四的“穷凶极恶——云中鹤”,就是那个轻功天下第一的淫贼,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金庸是在编排徐志摩,徐志摩死的时候查家给徐家送去的挽联居然是“司勋绮语焚难尽,仆射余情忏较多”,借杜牧(官至司勋)和沈约(官至仆射)这两个好色之徒讽刺徐志摩,意思是你写的那些艳词烧也烧不尽,那些风流债也是还不完的,按照国人传统观点来看,可谓十分不厚道(我也觉得不厚道,人家好色,关你屁事)。

金庸显然是也受到了家里的影响,不信你看金庸笔下的表哥,没一个好东西,从《天龙八部》里的慕容复到《倚天屠龙记》里的卫璧,再到《连城诀》的汪啸风,以及《笑傲江湖》里的一对儿草包王家骏、王家驹,这些表哥都是相貌不错但人品不济,有的还人品极差。

但徐志摩很帅,非常有才,10个月就修完美国克拉克大学的银行学研究生,还拿了一等荣誉奖,他老爸是巨富,让他修银行学是打算让他继承家族财产,可是徐志摩更喜欢写诗,随手一写就是大诗人,这就是天赋,老天爷赏饭吃,没办法;徐志摩风流成性,和原配离婚遭到多数人的唾骂,和陆小曼结婚,在婚礼上,满堂宾朋在座,证婚人梁启超厉声呵斥徐志摩“性情浮躁、学无所成、做人更是失败、离婚再娶就是用情不专”,并要求徐志摩以后“痛改前非,重新做人”,要陆小曼“检讨个性和行为”,命二人不要再让“父母汗颜、朋友不齿、让社会看笑话”……看任公还要再说,徐志摩赶紧上前求饶并保证。

放在今天看,梁启超在人家的婚礼上如此不留情面的斥责,甚至是人身攻击了,也是十分不妥的,但梁启超训徐志摩,其实也是有私心的,那就是为了自己的儿子,咱们接着往下说。

难怪梁任公气性大,这陆小曼,是梁启超的另一个学生王庚的前妻,王庚西点军校毕业,时任孙传芳的五省联军总司令部总参谋长,和二战盟军统帅艾森豪威尔将军是同级校友,也是当时唯一拥有普林斯顿大学和西点军校双学位的中国人。

而徐志摩,在这之前还追求梁启超的准儿媳妇林徽因,也就是梁思成的老婆。徐志摩追求陆小曼时曾公开发表“徐志摩离婚通告”,其中有几句经典之语——“我之将冒世之不韪,乃求良心之安顿,人格之独立。在茫茫人海中,访我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

铿锵有力,气吞山河,王庚纵然手握重兵,又焉能夺志摩之志?守小曼之心?

梁启超训斥徐志摩说“我希望这是你们最后一次结婚”,应该是包含有“不要再来骚扰我梁家”的含义,毕竟自己的学生有多大能耐,老师还是知道的——当年在英国,林徽因被徐志摩迷得神魂颠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上图:徐志摩原配张幼仪

上图:南京路(今南京东路)480号上海女子商业储蓄银行,徐志摩原配张幼仪1927年在东吴大学担任德语教授,1928年担任上海女子商业储蓄银行副总裁,兼任云裳服装公司总经理,1949年移居香港,1954年54岁时与医生苏记之结婚,1970年苏医生去世,张幼仪搬往美国和家人团聚,1988年在纽约去世,徐志摩跟张幼仪离婚后徐家认为对不起张幼仪,徐父将张幼仪认成义女,并将部份家产交给她打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徐志摩和张幼仪离婚想娶陆小曼,遭到徐父强烈反对,徐父认为离婚已经是大逆不道,再娶个“不守妇道”的离婚女人更是有辱家风,这中间胡适、刘海粟等名流极力在徐父面前为徐志摩求情,最后徐父勉强答应,但从此后不再给徐志摩钱,后来徐志摩出事,徐父徐申如大恨陆小曼,认为如果不是陆小曼挥金如土,徐志摩何至于四处兼职,常年在京沪两地奔波(陆小曼不肯跟徐志摩去北京),因此徐志摩的葬礼,徐申如拒绝陆小曼到场,陆小曼想在死后和徐志摩合葬,也遭到徐志摩原配张幼仪和徐、张二人的儿子徐积锴的拒绝。

没了家里的资助,徐志摩需要兼职挣钱,陆小曼是银行家女儿,又是官太太出身,离婚之前前夫已经做到哈尔滨警察局局长,家里条件自然不差,陆小曼优越日子过惯了,花钱没概念,徐志摩供养她颇为不易,以至于蒋百里先生卖上海愚园路的房子时,徐志摩主动提供了中介服务,挣了一点儿中介费好给陆小曼赶紧送过去,而在平日,徐志摩把自己在南京中央大学和北大所得薪金加在一起自己只留三十元,余下的全给陆小曼,但依然不够小曼开支,而民国时期大学教授的收入还是颇为可观的(灰色斜体字部分文字来自同济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陈从周散文》中的《记徐志摩》一文)。

徐志摩当时是北京大学英文系教授,兼任北京女子大学教授,另外他还是新月诗社诗人,中华文化基金委员会委员,笔会中国分会理事等……当年的徐志摩同时打七份工,挣七份工资,徐志摩每月的两份教书收入就达到560大洋,加上另外五份兼职,尤其是诗人的稿费收入非常高,他每月至少收入1000大洋,当时国民政府部长的月收入是600大洋,蒋介石的月工资是800大洋,北京大学一个普通图书管理员的月收入才8块大洋,照样能养活一家人,徐志摩的收入放在今天,用“月入百万”形容不算过分。

陆小曼出身望族,精通英语、法语,18岁时担任北洋政府外交总长顾维钧的外交翻译,容貌姣好又有学问和口才,一时间声名鹊起,当时有“南唐北陆”之称,后来陆小曼又嫁给了高官,此后没有自己挣过钱,不知道挣钱的不容易,加上徐志摩非常宠她,大把给她钱,徐志摩本就是名满天下的诗人,又大把给钱,导致陆小曼觉得徐志摩挣钱非常容易,花起钱来毫不手软。

陆小曼住的别墅每月租金1000大洋,别墅前面是三层,后面是四层,全套红木家具,有14个佣人,有汽车、司机、厨师,除了日常买昂贵的衣服,喝最好的酒,吃最好的佳肴,陆小曼还经常在家里举行各种party,一场party下来,徐志摩一个月的收入都不一定够。

陆小曼很会玩,打牌、跳舞、包戏院捧场、赌博、炒股票等,样样都会,闯下烂摊子都留给徐志摩出钱收拾,最严重的是后来陆小曼在朋友的影响下开始吸食鸦片,这又是一笔巨大的开销。

徐志摩和陆小曼的信件讨论银行欠款的地方有二十多次,可见当时徐志摩的家底已经被掏干,后来徐志摩还干起了房产中介这种自己不喜欢也看不起的工作,可见其窘迫到极点,最惨的时候,他还拉下脸面,向自己前妻张幼仪借钱。

正是因为陆小曼家庭开支太大,他才会为了省飞机票钱,选择乘邮政的免费飞机,最终造成了丧命的悲剧。

徐志摩遇难,陆小曼哭晕,要亲赴济南迎接徐志摩遗体,被众人劝住,此后陆小曼不再社交。

上图:陆小曼

徐志摩死后其父徐申如一直为陆小曼支付生活费,徐申如死后,已经成为富商的徐志摩前妻张幼仪继续供养陆小曼,陆小曼身体不好,唱两天戏就会病倒,丁氏一指禅推拿流派创始人丁凤山的徒弟翁瑞午有一手推拿绝技,他为陆小曼推拿,手到病除,陆小曼和翁瑞午因为相处久了产生了感情,陆小曼曾问翁:“瑞午,你给我按摩确实有效,但你总不能时时刻刻在我身边啊,你不在的时候万一我发病的话,有什么办法呢?”翁瑞午不敢回答,陆小曼催促,翁说:“办法是有,但不到万不得已不好采用:吸食鸦片。”陆小曼骂翁害人,但后来看到翁瑞午一直在吸食,自己又老是犯病,于是又开始了吸食。

陆小曼29岁时丧夫,35岁跟翁瑞午同居,张幼仪断绝了给她的供养,胡适也很生气,跟陆小曼说,你要对得起志摩,他可是为你而死!胡适并表示只要陆小曼跟翁断绝关系,今后的生活开销他和徐志摩生前好友可以一直供给。

陆小曼拒绝了胡适,说:我对志摩是情深义重,可是我离不开翁瑞午,也离不开阿芙蓉(鸦片)。

翁有家室,是以陆小曼一生也是情路坎坷。

我们收回来说金庸,金庸把表哥影射成采花大盗、淫贼,我估计是不是也有个人情绪在内?金庸这辈子最爱夏梦,可是夏梦不接受他的爱,凭什么徐志摩你泡一个到手一个?好白菜都让你拱了?心里不忿儿啊!当然,我这是瞎猜,我心理阴暗,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也许金庸先生笔下的云中鹤刚好就和徐志摩的笔名重名了呢?

诸位你们莫以为我拉出金庸黑徐志摩这段是吃饱了撑的,只是埋个伏笔,为后面的故事、人性的多面性,人心的深不可测,打个小埋伏(金庸大侠写小说的功力我极为佩服,但要说好色,我觉得同为男人,谁也别把自己放在道德制高点上)。

前面我们说了林徽因床头收着三弟林恒的飞机残骸,徐志摩飞机失事后,林徽因听到消息当场晕倒,梁思成、张奚若、傅斯年等人均在胡适家中,大家相顾凄然,梁思成和张奚若从北平出发,沈从文从青岛出发,相约在白马山给徐志摩料理后事。

林徽因嘱咐梁思成一定要带回一小块失事飞机的残骸,此后,这块残骸被林徽因一直挂在自己卧室的墙壁上,直到24年之后林徽因去世(还有一种说法是用黄绸布包起来放在某个固定地方)。

读者老爷,换了你是梁思成,你老婆在房子里挂一块她已故前任送她的纪念物,一挂24年,你什么感受?能接受不?

根据我看到的资料显示:如果不是老爸梁启超的运作,梁思成是不可能得到林徽因的。

林徽因的父亲林长民(黄花岗72烈士之一林觉民是其胞弟),是段祺瑞内阁司法总长,可谓出身世家,和梁启超做亲家,也算门当户对,林长民1920年带爱女林徽因赴英国考察,此时的徐志摩已经转入剑桥大学学习,偶遇16岁的林徽因,一见倾心,展开攻势,林长民知道徐志摩已婚并有一个孩子,但对他追求自己女儿的做法,倒显得比较包容,而16岁的林徽因面对才华横溢的情场老手徐志摩,全无招架之功。

上图:林徽因和父亲林长民,外界所不知道的是,林徽因很喜欢喝酒抽烟,也喜欢跟异性交往,性格外向,生性豪爽。

梁启超对这一段历史应该是知道的,他很清楚自己那木讷儿子不可能是徐志摩的对手,所以梁启超必须得帮自己的儿子。

1921年林徽因随父回国,1922年徐志摩和原配张幼仪离婚,同年12月赶到北京,打算继续追求林徽因,但一到北京就听到梁思成和林徽因将要结婚,徐志摩如遭五雷轰顶。

不幸的是梁思成在1923年5月遭遇车祸,造成永久性残疾,左腿比右腿短一厘米左右,所以走路微跛,而且脊椎受伤,到后期不得不穿上特制的钢铁背心,用以支撑上半身的体重,这种情况下的梁思成,比肩林徽因,是不是又有差距了?

就这样梁思成不得不又在国内修养了一年,因为深知徐志摩手段了得,到了1924年,梁启超恐怕夜长梦多,将梁思成、林徽因送到宾夕法尼亚大学学习,好远离“云中鹤”徐志摩,二人刚到美国一个月,梁思成母亲病逝,梁启超极力阻止儿子回国奔丧,让他留在美国陪伴林徽因(被徐志摩趁虚而入就糟了),次年,林徽因的父亲在倒奉系张作霖的事件中被枪杀,梁启超亲自写信给林徽因安慰她,而且,自此开始,林徽因和生母的开支,因为父亲的亡故而没了来源,于是梁启超就主动担负起了林徽因和林母的日常开销(一说不曾担负林母开销)。

我觉得是否可以想见这里面有没有林徽因报恩的成分?因为无论怎么看,和林徽因最志趣相投的人,确实是徐志摩啊,两个人都是文艺青年,都是多情种子,都有生活情趣,再从林徽因得到徐志摩死讯当场晕倒的情况看,也确实用情至深。

强大、睿智如梁任公,终于为自己的孩子谋得了看起来不错的未来,梁启超在给长女梁思顺的信中写到:

“我对于你们的婚姻,得意得了不得,我觉得我的方法好极了,由我留心观察看定一个人,给你们介绍,最后的决定在你们自己……徽音(因)又是我第二回的成功。我希望往后你弟弟妹妹们个个都如此”(灰色斜体字引自丁文江,赵丰田《梁启超年谱长编》,上海人民出版社,1983年)。

果真“好极了”吗?我看梁启超高兴得太早了。

梁启超的安排显然是让自己儿子和林徽因共同出国留学,在异国他乡谈一段浪漫热烈的恋爱,而且异国他乡最易让二人“抱团”,然后顺理成章的结婚,在这个过程中梁启超要杜绝所有可能导致节外生枝的事情发生,所以思成母亲病故,徽因父亲亡故,他都坚持不让二人回国,爱则爱矣,是不是过了?

为成全自己儿子,牺牲徽因怜父之情和思成念母之心,岂不是一种残忍的爱?一代学术巨擘,开山宗师,在处理和自己家人利益相关的事情上,也未能秉持公道,不论梁任公之对错,只说人性之真实,可否?

到了1928年3月21日,梁思成终于和林徽因在加拿大温哥华梁思成的姐姐梁思顺的家里举行了婚礼,从字面上看,似乎充满异国浪漫情调,然而仔细推想即可知:现场固然有思顺及梁启超的亲友捧场,然而两位新人所有到场的亲属,加起来只有思成的姐姐和姐夫,徽因这一支,独独有她一个,婚礼之日林徽因想起父亲林长民万里嫁孤女,可为泉下之父一哭。

林徽因一生喜爱交际,定然想把婚礼办得热闹风光,这婚礼如果在国内办,至少林母和林家亲戚也能到场,父亲已逝,唯剩老母,爱女出嫁之日竟不得见,林母是何感想?徽因是何感受?

类似的例子还有,比如梁启超虽然负担了林母的开销,但没有按照林徽因的要求将林母接到北京,林母是姨太太,在家中地位低,回到福建老家也是势单力薄,经常受气,林徽因显然对这个结果不满意。

再就是二人的职业生涯,梁启超也包办了,根据梁启超1928年4月26日给梁思成的信来看,本来安排二人回国后梁思成去清华任教,林徽因去燕京大学任教,但梁启超一想到留在北京离徐志摩太近,于是在5月13日,梁启超提出让二人去东北大学,东北当时正在开发中,梁启超和日本人关系不错,还委托日本人代为照顾林长民在营口的资产,尽管东北时局在梁启超眼里不可怕,但林徽因并不喜欢,她向梁思成抱怨说东北是父亲丧命之地,又非常冷,而她在南方长大又体弱,不适合在那里……但梁思成哪里敢违抗父命?

林梁二人因为不满梁启超的安排,迟迟没有回信,梁启超向女儿抱怨此事,并让思顺劝说思成,因为梁启超已经自作主张替梁思成辞掉了清华的职务,而且对二人来说,也是父命难违,最终还是去了东北。

是以林徽因终其一生对公公梁启超其实很不满意,极少在著作中提起,在《悼志摩》中唯一一次提到梁启超,却是说梁启超自己说自己看了很多爱因斯坦的哲学都看不懂,最后直到看了徐志摩的文章才看明白相对论……徐志摩是诗人,是梁启超的弟子,梁启超研究了一辈子学问,最后居然要从自己玩儿文学的弟子那里学到相对论???梁启超泉下有知也要从棺材里跳出来斥责这儿媳妇儿了。

梁启超去世第二年,林徽因立即辞职回到北平,先是住在大姑姐思顺家里,后来搬往香山,开始和徐志摩吟诗作对、酬唱相和,这种情形一直持续到梁思成回到北平,然后继续这样下去,期间有没有故事发生,确实不得而知。

梁启超的去世,最终彻底解放了林徽因,从以上简略的叙述也可得知梁启超以自己强大的影响力和人脉网络一直在呵护二人,但同时几乎包办所有重要事情,不给二人选择权,何尝不是一种“令人窒息的爱”?

以林徽因爱自由的天性,如不是迫于现实压力和对公公的敬畏而无法反抗,怎可能就此接受?而梁启超对二人婚姻和未来的安排,说穿了其实是源于梁启超爱自己的儿子,觉得林徽因如此才女怎可花落旁家,尤其是被徐志摩这云中鹤糟蹋?

梁启超能干涉、包办、运作林、梁二人的学业和前程乃至婚姻,但绝无能力干涉二人的感情世界,而且以梁启超如此这般的大爱和林徽因似乎反映平淡的现实来看,我个人觉得还是父母少对子女的生活指手画脚比较好。

根据林徽因堂弟(一说为同父异母的弟弟)林宣在《林宣访谈录》中说:

梁思成、林徽因结婚以后,家庭生活充满矛盾。……从性格上讲两个人很合不来……梁思成和林徽因在一起处处让着林徽因,经常沉默。林徽因对此很反感”(《林徽因寻真林徽因生平创作丛考》,中华书局200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梁思成是君子,林徽因是才女,但两人性格显然有太多不合拍的地方,林徽因喜欢交际,梁思成则好静,林徽因除了建筑专业,在文学创作上也多有作品,“诗人林徽因”名副其实,一首“你是人间的四月天”口口相传至今,而梁思成除了建筑专业,几乎没有文学作品面世,林徽因美丽大方,梁思成身有残疾,而林徽因也和梁思成的姐姐梁思顺关系不是很好,一般来说,弟媳妇儿和大姑子、小姑子难相处似乎也司空见惯,林徽因曾在给费正清的夫人费慰梅的信中抱怨梁家的大姑子和小姑子难以相处。

(秦兽按:历来存在两种说法,一说“四月天”此诗为怀念志摩而作,一说为儿子梁从诫出生而作,根据梁从诫在《倏忽人间四月天》中说:“父亲曾告诉我,《你是人间四月天》是母亲在我出生后的喜悦中为我而作的,但母亲自己从未对我说起过这件事”。梁从诫生于1932年,该诗创作、发布于1934年,即使按照创作于梁从诫出生之时,但要两年后再发表,以示对儿子的喜爱,似乎情理上讲不过去,也就为此诗为怀念志摩而作留下了想象空间)。

费慰梅是林徽因唯一的同性好友,按照李健吾说林徽因:“绝顶聪明,又是一副赤热的心肠,口快,性子直,好强,几乎妇女全把她当作仇敌。”可以想知,林徽因的女人缘和她的男人缘是绝对成反比的,因此她只有费慰梅这一个同性好友也就不稀奇。

林、费二人能成为好友,固然因为二人才气相当、性格相投、地位类似,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费慰梅是美国人,和传统中国女人的性格大不一样。

我们接着说林、梁二人的事情,除了性格因素,林徽因的多情而又直接的作风,也让梁思成无法招架。

按我的理解:如果林徽因对徐志摩和金岳霖都是暗中交往,瞒着梁思成,那这事儿肯定不行,因为瞒也瞒不住,圈子就这么大,林徽因不回避对徐志摩的爱、坦诚对金岳霖的喜欢,而且明确告诉梁思成:我爱你,也爱老金。

梁思成的心情则当如何?压力会有多大?
在我看来,林徽因的坦荡、直率,何尝不

是一种有力的武器?——我同时爱两个男人,那我就告诉你梁思成,我够磊落吧?

所以我认为:

有时候有些人的所谓“直爽”、“磊落”,只是一种美化欲望的说法而已。

钉在墙上那块飞机残骸,一年365天,是不是也钉在梁思成的心上?我甚至卑鄙地想:梁思成要是想和林徽因做爱做的事,一抬头看见那块铁皮,他会怎样?

我是男人,不是圣人,我的想法也许很龌龊,但是我相信也会有人跟我有同样的想法——我的女人要是把已故前任的纪念物挂在屋里,我TM想硬也硬不起来。

林徽因只是仗着梁思成爱她比她爱梁思成多得多罢了,但林徽因一定不这么想,因为林徽因想的可能是:如果不是你老爸,我现在应该和志摩在一起。

我猜想,如果梁思成知道林徽因会将那飞机残骸钉在墙上(或保存)长达24年之久,他还会不会听从林徽因的要求给她捡一块残骸回来?

我们快进一下:1955年4月1日林徽因病逝世,林洙对梁思成照顾有加,二人相处6年之后,林洙和前夫程应铨离婚,梁思成娶林洙为妻。
程应铨是梁思成学生,曾因为梁思成鸣不平遭到迫害。

61岁的梁思成再婚娶比自己小27岁的林洙,不能说没有激情的成分,但更多的是相濡以沫的爱情乃至亲情,林洙无论学识、相貌还是见识、修养,都无法和林徽因相提并论,但是梁思成依然像老房子着火一样奋不顾身,不惜得罪完身边一干人等甚至惊动市委书记彭真,他是玩儿真的了,当年和林徽因结婚他也没这么拼,因为老爸把什么都给他安排好了,现在是他为自己的命运和未来做主的时候了。

梁启超在天之灵如果知道自己儿子娶了学生的前妻,而那学生又因为维护自己儿子蒙受迫害,他会不会也像当年痛斥徐志摩一样痛斥自己的儿子?

让我说,一码归一码,程应铨维护梁思成,梁思成应该感恩,而程应铨和林洙已离婚,梁思成和林洙结婚,天经地义,没有任何不妥,感情这事情,只要不乱伦,不害人,我个人认为不妨宽容看待。

林洙对梁思成而言,意义重大,首先我相信梁思成不再会有面对林徽因的紧张和压力,面对女神一样的林徽因,梁思成曾说:别人都是“老婆是别人的好,文章是自己的好”,我是“文章是老婆的好,老婆是自己的好”,是真心赞美还是感叹心中压力,已无法得知。

一直到梁思成逝世,林洙对梁思成的种种照顾和不离不弃,都令人钦佩,林洙一人担负起佣人、理发师、护士、秘书多重角色,还要被批斗揪打,更要甘愿终生被笼罩在林徽因的巨大阴影之下,付出不可谓不多。

年轻的时候有女神相伴,老了有贤妻不弃,梁思成这辈子值了。

结语

说到底,不管徐志摩还是梁思成,不管林徽因还是陆小曼,还是梁启超和王庚,他们的爱情故事其实离我们今天绝大部分的人生活远了去了——以上这些人,哪一个拉出来放在今天不是顶级学者、顶级明星和高官要员?人家的生活,跟我们这种蝼蚁有屁的关系?!

很多人津津乐道为前人贴上钟情一世、神仙眷侣的大横幅,其实只是想维护那并不存在的道德遮羞布,但名人也是人,名人弄那事儿比普通人更猛,因为人家有资源啊!

我对这些名人在他们各自取得的专业成就非常尊敬,但是要说私生活,我也只是把他们当正常人来看,当成有血有肉的普通人来看,并不觉得他们比我高尚。

平视这个世界,正确认识自己,从祛魅开始,从全面评价名人开始,也许可以成为一个提高认知力的角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