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伊以冲突吸引了全球关注,双方过招有来有回,尚且还算克制,不过擦枪走火的风险也在持续攀升。毋庸置疑的是,无论这轮伊以冲突最终如何收场,在可预见的未来,中东都将延续冲突、屠戮与复仇的历史叙事,而深受诞生地人文影响的宗教,也是其中绕不过的一条主要线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地理环境决定了,中东兵灾不绝的命运:地处亚非欧三大洲结合部的兵家必争之地,屡屡招致外部强权入侵染指,干旱少水的自然环境,又导致内部纷争不止。但正是在几千年冲突不断的动荡环境里,中东却先后诞生出几大世界级宗教,拥有着诸多宗教圣地。至于其中原因,大概在于特定时代背景下,宗教确实能够给予个体从人身到心灵的安宁。

经历过太多生灵涂炭惨剧的人们,会更加迫切地追求心灵上的宽慰,宗教的定位便在于此,从对世间灾难的解释到对宁静天国的描述,都可以量体裁衣般地设计理论架构给出回应。另一方面,抛开有关神秘力量的内容,宗教还是现实里极具凝聚力的一种组织形式,能让毫无瓜葛的信徒抛开纷争,以此为纽带结成利益共同体,并为每个信徒提供强有力的庇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中东险象环生的环境下,宗教的组织力不仅决定着信徒的人身安全,也决定着自身的生存延续,能绵延至今依旧拥有庞大信众的任何宗教,必然是文武兼修,既具备祈福赦罪的柔性一面聚拢信众,又具备武德充沛的刚性一面抗拒外敌。历史上,中东地区的人们多次进行宗教改宗,客观上就是在组织力方面,对不同宗教进行的用脚投票。中东地区的宗教版图几次大浪淘沙,被取代掉的包括但不限于希腊宗教、罗马宗教、埃及宗教、拜火教,流行至今的包括但不限于伊斯兰教、基督教、犹太教。

从以色列人颠沛流离两千年后奇迹复国,到五次中东战争,再到伊朗在两伊战争中打出令人叹为观止的人海战术,无不体现着宗教的强大组织力。当然,回到时下的伊以冲突,到底没有跳脱出中东冲突的一贯逻辑——所有的大规模冲突,既是国与国之间的矛盾,也是宗教对宗教的冲突。

固然宗教在理论设计上追求弥合纷争,囊括更广大信众,但到底难以改变“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客观现实。某种程度上说,中东诸国绝大多数人都信奉着同一位神明,不过人们依旧分裂为立场不同的群体,看来宗教的力量到底没能战胜人心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