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环球网报道,阿根廷媒体披露,该国于当地时间4月18日向北约提交申请,寻求成为北约“全球合作伙伴国”。阿防长声称,他已向北约副秘书长米尔恰.杰瓦纳提交申请文件,阿根廷寻求基于北约标准进行军队训练。阿根廷总统府对此举声称,成为北约全球合作伙伴后,能够获得北约的技术、装备、培训支持。阿根廷在安全事务上向北约靠近后,美国同在4月18日宣布,会对阿根廷开放4000万美元融资,资金会用来支付阿方自丹麦采购24架美制F-16的费用。

该笔交易涉及资金3亿美元,美国提供的4000万美元融资,覆盖了该笔交易所需1/8的费用,阿根廷还存在不小的资金缺口。米莱推动该笔交易,引发其政治对手发声批评。当下由于米莱加速了阿根廷货币的贬值,该国通胀率、贫困率快速提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阿底层民众缺失兑换美元渠道,其部分商业行为向以物易物滑落。同时米莱将阿根廷18个政府部门对半削减为9个,大量公共服务因此缺失。放开私有化限制加剧阿国内贫富差距,不乏舆论认为阿根廷正进行着一场社会实验,向各国展现过度资本化后的社会秩序。

在阿根廷本身资金紧缺、对IMF欠款难以支付情况下,米莱斥资3亿美元购买经丹麦转手的美制-16,这难以被视作明智行为。1982年阿根廷同英国爆发马岛战争,阿根廷在战争中失利。马岛主权问题是阿根廷面临的主要外交纷争,英国军事威胁冲击阿主权与国家地位。而采购美国制造、经丹麦转手的F-16,其本身便存在无法应对英国的问题。

米莱倒向北约、采购美制战机,成本之一便是阿根廷在马岛主权的模糊化。同时,美国的4000万美元融资也并非无偿、且需用于阿根廷从美国采购武器。相关军购在让阿债务情况继续加剧。

目前看,米莱削减公共开支、撤销政府部门未能起到精简政事的作用,阿根廷经济环境、经济效率受到影响,债务问题也未跳出借新还旧的循环。其动作带来的突出影响,是经济休克带来的混乱中,阿国内物资存量向少数群体积聚。米莱的系列动作,也让原本呈正向发展态势的中阿关系受到影响。阿根廷是金砖扩员之际率先提出加入的国家之一,巴西推动下,阿根廷在2023年8月的金砖南非峰会上获得加入资格。米莱胜选后拒绝加入金砖,在经济政策、外交倾向、安全事务等方面倒向美西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米莱个人也不掩饰其以以色列为精神归属。米莱推翻阿根廷过去数年间的外交轨道,不过其仍寻求继承费尔南德斯政府在中阿货币互换协定方面的成果。美媒引用消息人士信源披露,阿根廷央行行长预计在几周后出访中国。阿外长蒙迪诺预计于4月底访华。阿根廷同中国间此前建立了180亿美元的货币互换额度,阿方寻求今年续签约50亿美元额度,约合人民币362亿元。就当下阿根廷米莱政府的做法来看,中阿间难以达成相关合作。原因在两个方面,一,中阿合作现状受损。米莱疏远金砖机制,多次对中国表露偏见态度,使中阿已有合作基础遭受损伤。

二,中阿合作前景受损。米莱推动阿根廷倒向北约,配合美国布局。中阿合作前景不明,存在系列不确定性。中阿货币互换是两国合作的上层建筑,底层基础受损后,上层建筑的坍塌难以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