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于让老万下楼谈,老万说:“你别给我来这一套。我知道你身边那小子厉害,你叫他滚蛋。”丁健一抬头,喊话道:“你要是个男人,你下来跟我谈。你抄家,你算什么能耐啊?”“我抄什么家?他老婆儿孩子我都没绑,我把他们放出去了,我抄什么家?我真要想抄家,我给他抄了多好。”一听这话,丁健回头看了看老于的老婆,问道:“把你们放出来了?没扣下?”“嗯。”老于的老婆一点头。丁健一转头,“兄弟啊,你挺仁义,你下来我保证不打你,我们聊聊行不行?”老万歇斯底里地喊道:“我不相信任何人。姓于的,你把钱给我,你今天不给我钱,肯定不行。”丁健一听,问老于:“这钱到底怎么回事啊?”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30字)老于说:“兄弟,我回头跟你解释。”朝着楼上喊道:“你先别闹了,这也太丢人了。兄弟,你下来,我今天晚上给你钱。我现在没有那么多。这样吧,楼下我跟我爱人的车两辆车,还得值三百万呢,你先把车开走。我保证三天之内把钱给你。如果我不给你,这车就归你了,行不行?你下来。“”丁健也喊道:“兄弟,你下来,你把车开走,我保证不打你。我就冲你今天晚上干的这个事,我不打你。”老于说:“兄弟,我真没有现金。我要是有,我就给你了。你先把车开走。”老万正在权衡之际,身边那几个兄弟说,“哥,怎么办啊?我们这么做,他一会儿要是报阿sir,我们就出不去了。再一个,如果我们不要车,我们一分钱拿不着了。”老万朝着楼下问道:“你说好了?”丁健点点头,说:“我说好了,你下来吧,身边没有别人。”老于也说:“兄弟,你下来,你把车开走。我给你凑钱,行不行?”老万带着四个兄弟转头下楼了,不大一会儿,来到了门口,但是老万也不敢往前来,看了一圈,没发现阿sir,只有丁健他们这十来个人在那站着。丁健一摆手,“你出来吧,你把车开走,肯定不打你,你先走吧。”老万说:“钥匙扔过来。”老于把两辆车钥匙扔了过去。老万让手下俩小孩把车钥匙一摁,两辆车叫了一下。老万带着四个兄弟往车上去了。老万手里拿着打火机,一直退到车旁,让兄弟们先往车上去。老万站在车旁,看着丁健等人,说:“别过来啊,我这玩意要是点着了,全得死。”丁健没吱声,老于一摆手,“你走吧。”老于上了车,一打着火,两辆车开走了。老于一挥手,“兄弟,追他,把车开过来。”丁健一听,“我撵着干什么?”老于激动地说:“打他呀,来抄我家了,都上我公司来闹了。”丁健说:“你跟我吵吵什么?”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30字)“不是.....我不是跟你吵吵,你说他把我车抢走了......”丁健说:“你真欠他四百万啊?到底怎么回事啊?”“兄弟,那不明摆着......你看那帮人一个个穿得那邋遢样。”“与那有什么关系?你到底怎么回事?你跟我说实话,这钱到底怎么回事?”“哎呀,我怎么说呢,就是整建材,他垄断市场嘛,我往外供货,他在里边夹了一点,他的货缺斤少两,结果搞得我一批货指标也不合格,我就给他退民回去,他就觉得他有损失了,就把这账算到我头上了。那你说我也吃亏了,我还损失个客户呢,你说这账怎么算?他说他有理,我说我有理,真不是我不给他。”丁健一听,说“你跟我说的是实话吗?”“我肯定是实话,我保证没有半句假话。兄弟,要是有一句假话,我是你儿子。”“你是个大男人,我们还认识,你跟我得说实话呀。”“我有半句假话,我是你儿子。这回能打他了吧?”“车都开走了,我怎么打啊?今天晚上别打他了。于哥,我不说别的,他真要想整你的话,你老婆孩子在办公室,能让他们出来呀?那一身小管子,我一看就不像是假的。他什么话没说,把你老婆和孩子放了,说明没想吓唬你们。能放了你老婆和孩子,这一点就挺够用,按社会来讲,这人肯定是心不坏。这样,明天我跟他聊聊。于哥,我没别的意思,我来肯定是帮你解决事的,不管是冲刚哥的关系,还是冲我大哥的面子,我都得把这事帮你解决。但是啊,解决事不光是靠打呀,我明天肯定谈明白。”“如果真要像你说的,你也有理,他也有理,那好办,我们就折个中。要么你把车过户给他,要么你给他两百万,你把那车取回来。我帮你聊聊,省二百万。大哥,如果不像你说的,而是他那边有理,你没有理。你也别让我说别的,你把钱给人家。做事,要讲理,理上不能差。”老于一听,“老弟,你怎么不信我呢?你说我跟徐刚都什么关系了,我通过徐刚找的你大哥......”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30字)丁健一摆手,“与那个无关。你我都是男人,要说到做到。”“那倒是。”丁健说:“于哥,倒不是说谁缺不缺这钱,别欺负人,别逮着蛤蟆钻出尿,那样不好。”“是是是,我明白。”“那就明天再说。”“行,那听你的。兄弟,那就散了呗,我回家照顾照顾老婆孩子,今晚不陪你了。”“不用你陪,我回酒店了。”当天晚上丁健等人回酒店了。

老于让老万下楼谈,老万说:“你别给我来这一套。我知道你身边那小子厉害,你叫他滚蛋。”

丁健一抬头,喊话道:“你要是个男人,你下来跟我谈。你抄家,你算什么能耐啊?”

“我抄什么家?他老婆儿孩子我都没绑,我把他们放出去了,我抄什么家?我真要想抄家,我给他抄了多好。”

一听这话,丁健回头看了看老于的老婆,问道:“把你们放出来了?没扣下?”

“嗯。”老于的老婆一点头。

丁健一转头,“兄弟啊,你挺仁义,你下来我保证不打你,我们聊聊行不行?”

老万歇斯底里地喊道:“我不相信任何人。姓于的,你把钱给我,你今天不给我钱,肯定不行。”

丁健一听,问老于:“这钱到底怎么回事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于说:“兄弟,我回头跟你解释。”朝着楼上喊道:“你先别闹了,这也太丢人了。兄弟,你下来,我今天晚上给你钱。我现在没有那么多。这样吧,楼下我跟我爱人的车两辆车,还得值三百万呢,你先把车开走。我保证三天之内把钱给你。如果我不给你,这车就归你了,行不行?你下来。“”

丁健也喊道:“兄弟,你下来,你把车开走,我保证不打你。我就冲你今天晚上干的这个事,我不打你。”

老于说:“兄弟,我真没有现金。我要是有,我就给你了。你先把车开走。”

老万正在权衡之际,身边那几个兄弟说,“哥,怎么办啊?我们这么做,他一会儿要是报阿sir,我们就出不去了。再一个,如果我们不要车,我们一分钱拿不着了。”

老万朝着楼下问道:“你说好了?”

丁健点点头,说:“我说好了,你下来吧,身边没有别人。”

老于也说:“兄弟,你下来,你把车开走。我给你凑钱,行不行?”

老万带着四个兄弟转头下楼了,不大一会儿,来到了门口,但是老万也不敢往前来,看了一圈,没发现阿sir,只有丁健他们这十来个人在那站着。丁健一摆手,“你出来吧,你把车开走,肯定不打你,你先走吧。”

老万说:“钥匙扔过来。”

老于把两辆车钥匙扔了过去。老万让手下俩小孩把车钥匙一摁,两辆车叫了一下。老万带着四个兄弟往车上去了。老万手里拿着打火机,一直退到车旁,让兄弟们先往车上去。老万站在车旁,看着丁健等人,说:“别过来啊,我这玩意要是点着了,全得死。”

丁健没吱声,老于一摆手,“你走吧。”

老于上了车,一打着火,两辆车开走了。老于一挥手,“兄弟,追他,把车开过来。”

丁健一听,“我撵着干什么?”

老于激动地说:“打他呀,来抄我家了,都上我公司来闹了。”

丁健说:“你跟我吵吵什么?”

“不是.....我不是跟你吵吵,你说他把我车抢走了......”

丁健说:“你真欠他四百万啊?到底怎么回事啊?”

“兄弟,那不明摆着......你看那帮人一个个穿得那邋遢样。”

“与那有什么关系?你到底怎么回事?你跟我说实话,这钱到底怎么回事?”

“哎呀,我怎么说呢,就是整建材,他垄断市场嘛,我往外供货,他在里边夹了一点,他的货缺斤少两,结果搞得我一批货指标也不合格,我就给他退民回去,他就觉得他有损失了,就把这账算到我头上了。那你说我也吃亏了,我还损失个客户呢,你说这账怎么算?他说他有理,我说我有理,真不是我不给他。”

丁健一听,说“你跟我说的是实话吗?”

“我肯定是实话,我保证没有半句假话。兄弟,要是有一句假话,我是你儿子。”

“你是个大男人,我们还认识,你跟我得说实话呀。”

“我有半句假话,我是你儿子。这回能打他了吧?”

“车都开走了,我怎么打啊?今天晚上别打他了。于哥,我不说别的,他真要想整你的话,你老婆孩子在办公室,能让他们出来呀?那一身小管子,我一看就不像是假的。他什么话没说,把你老婆和孩子放了,说明没想吓唬你们。能放了你老婆和孩子,这一点就挺够用,按社会来讲,这人肯定是心不坏。这样,明天我跟他聊聊。于哥,我没别的意思,我来肯定是帮你解决事的,不管是冲刚哥的关系,还是冲我大哥的面子,我都得把这事帮你解决。但是啊,解决事不光是靠打呀,我明天肯定谈明白。”

“如果真要像你说的,你也有理,他也有理,那好办,我们就折个中。要么你把车过户给他,要么你给他两百万,你把那车取回来。我帮你聊聊,省二百万。大哥,如果不像你说的,而是他那边有理,你没有理。你也别让我说别的,你把钱给人家。做事,要讲理,理上不能差。”

老于一听,“老弟,你怎么不信我呢?你说我跟徐刚都什么关系了,我通过徐刚找的你大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丁健一摆手,“与那个无关。你我都是男人,要说到做到。”

“那倒是。”

丁健说:“于哥,倒不是说谁缺不缺这钱,别欺负人,别逮着蛤蟆钻出尿,那样不好。”

“是是是,我明白。”

“那就明天再说。”

“行,那听你的。兄弟,那就散了呗,我回家照顾照顾老婆孩子,今晚不陪你了。”

“不用你陪,我回酒店了。”当天晚上丁健等人回酒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