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香港讯)刘松仁入行54年,一向不喜欢拍照、不喜欢接受访问,近日却为三度重演的舞台剧《利玛窦》罕有地披甲上阵宣传。
他接受《明报周刊》访问时谈到母亲:“我五、六十岁开始才学习什么是爱,是妈妈教会我什么是真爱,然后我发现以前所有的爱,都是经过计较和计算后的付出,并不是真爱。”74岁的刘松仁,在晚年患上认知障碍的妈妈身上,学会什么是爱,他说过程非常痛苦,但经历过后却为人生开启新的一章。
“大家认为我孝顺,只是妈妈的包容”
他家中有四兄弟,他排行最小。要数娱乐圈出名的孝顺仔,刘松仁是公认的,但他却说:“我从小就知道要孝顺妈妈,可是并不知道怎样做才是孝顺,从来没有在行为上表达对妈妈的孝顺,所以大家认为我孝顺,只是妈妈的包容。她希望外间认为我们四兄弟都是孝顺仔,真实生活中,她是一个从来不想麻烦孩子、不想拖累孩子、不想令孩子担心的妈妈。
“直至记忆和认知出现问题,生活上需要人照顾,我才开始和她真正在一起,可是我不懂得怎样照顾她,对她的病毫无认识,感觉爱莫能助,觉得自己没有用,要学习怎样照顾病中的妈妈,要学习如何面对妈妈的病,她不再像以前一样独立自主,思想变得混乱又脆弱无助,那段时间我非常痛苦,努力地慢慢学习,然后开始领悟‘孝不如顺’。”

刘松仁(左)从照顾母亲的痛苦中获得启发。他的母亲已离世八年

“长者病了需要人照顾,是给子女补赎的机会”
刘松仁透露当妈妈神智不清,以为被人偷钱、偷贵重物品时,起初他会指妈妈搞错,不断解释家中没有人偷钱,妈妈因为不被信任而大发雷霆,互相争执分辨对错,他的解释对妈妈的情绪犹如火上加油。“渐渐我发现顺着她,并附和她的时候,例如保证帮她教训偷钱的人时,妈妈马上从生气变开心,她知道儿子肯帮她出头就会笑。因为认知问题,她控制不了自己,如果我坚持和她争辩,只会令她更加愤怒。
“所以我开始明白,真正的爱不需要分对错,当放下自我就可以为所爱的人做任何事。每次看到妈妈的笑容,我就希望将她的开心尽量延长,哪怕只是笑多一秒钟也好。当她不开心时,我就千方百计令她开心,会扮鬼脸逗她笑。我愿意为她放弃自我做任何事,事实上妈妈因为爱,早已经放弃自我,她将一生所有的爱都灌注在孩子身上。”
活到这个年纪,刘松仁坦言,因为照顾妈妈,才明白什么是无条件的真爱,更发现以前所有的爱,都是经过计较和计算后才付出。“妈妈患病前,从来不会麻烦人,所有事都自己一个人承担。当她健康出了问题,我们对她悉心关怀和照顾,神奇的是她竟然渐渐康复,连认知和记忆也恢复了,后期甚至不用再吃药;直至2016年底,94岁时才离世。我总觉得长者病了需要人照顾,其实是在给子女补赎的机会,让他们为患病父母尽一分力。虽然妈妈最终还是要离开,但她人生的最后(阶段),我可以一直陪在身边,我觉得自己很幸福不留遗憾,而且对人生有更多新的体会和启发。
“从妈妈生病到痊癒再到离开,以前的我会忿忿不平怨气冲天,现在不忿已经变成感恩,不再害怕面对逆境和艰难,认为是上天让我有机会体验和学习,这种心态上的转变,令我终身受用。”
对他最重要的人都不过问他的事
刘松仁的爸爸早年去世,生命中对他影响最大、最重要的两个人,是妈妈和恩保德神父,两人的共同点是从不过问他的事。他说:“妈妈是一个非常特别的母亲,她从来没有问我任何事,不会问我女朋友为什么换了另一个人,不会问上一个女朋去了哪里?我结婚,她也没问为什么不生孩子,也从来没有问我要钱。我每次给她就收,不给也不会说任何话,可以做到这样是因为她太疼爱我,不想我有压力,怕多问会令我尴尬或烦恼,任何情况下都想着如何保护我。”
至于恩保德神父,是当年为他洗礼的人,进娱乐圈后,刘松仁已经40年没有回圣堂,恩神父从来没有问为什么。刘松仁说:“神父是智者,我的人生,我待人处事的态度都有神父的影子。我对演员工作的专注,不会怀缅和留恋以前的作品等等,都深受他的影响。他和妈妈一样深知我的性格,从来不问,到时候我自然会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