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于说:“你说我能给他吗?我不给,他把我市里的门市房砸了两个。”“那你没找人收拾他呀?”“兄弟,我是一个生意人。不瞒这哥几个说,我这人本性善良,我一年捐款都捐很多钱。我出门遇到要饭的,我都是五百一千地给。有句老话叫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我遇到这种事,我不敢,我挺怕这帮人。”“所以把我们找过来了?”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30字)“兄弟,我早就听过你,你丁健的大名在珠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我找徐刚是因为我俩多少年了,我也是想让他再给我找找人,我没想到他能把你,你绝对有面子。”丁健说:“这样,今天晚上太晚了,明天你带我找他去,我跟他聊聊。如果给面子,说以后不找你,不欺负你了,那我们就拉倒。要是不给面子,我就揍他。既然把我们找来了,这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替你把这事办完,解决明白,我们再回去。行不行?”“兄弟,我什么话不说了。你看这个钱我是什么时候给你们?”“别提钱,我们来办事也不是为了钱,主要还是朋友关系。”老于一听,说:“老哥我肯定不糊涂。那等事办成的,办成之后我有重谢。”“行吧,明天再说。来吧,大家喝一杯。”酒桌上,小毛和麻子不说话,只有丁健跟于老于在聊。给人的感觉,丁健是大哥。这也是加代这一伙的规矩,替谁办事,给谁办事,出去之后不跟兄弟抢风头,兄弟互相捧。当天晚上吃完了饭,安排好酒店。半夜,老于带着一群宝贝,敲开了丁健的门,丁健一开门,问:“干什么?”“兄弟,你挑两个呗。”丁健一看,“这事我不感兴趣。”“不是,兄弟,你看人我都带来了,给你这帮哥们儿一人挑两个,行不行?这些都正常。”“我们对这事不感兴趣,明天还得办事。大哥,你有这心就行了,你领回去给你自己家兄弟吧。”说完,丁健把门关上了。老于又到隔壁一敲门,麻子把门一打开,“哎,大哥。”“兄弟,挑两个。”“哎哟,我艹。”麻子的口水都要下来了。老于说:“挑两个,兄弟。”麻子问:“我健哥呢?”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30字)“他说喝多了,不要。”麻子一听,“我对这事也没兴趣,不干这事。你领回去吧。”“不是,兄弟,到外地了,这不正常吗?”“这事肯定是不行,我睡觉了,大哥。”麻子把门关上了。小毛也一样。第二天上午九点,大家都起来了,洗漱完毕,下楼吃了早餐。十点多钟,老于来了,一看丁健等人已经穿戴整齐,“哎呀,起这么早?”丁健说:“心里有事,睡不着,大哥,你把那电话给我。”“我领你们去呗。”“方便吗?你善良又胆小的。”“我不下车呗。”“行。但是去之前我再三确认一下,那边跟你要四百万,你没给他,他开始找你茬,揍你,砸你店,对不对?”“对。”“好,没别的意思,这事要弄清楚。因为我去了,也要跟他明说。”“明白。”丁健一挥手,“走吧。”下了楼,上了车,找老万去了。路上,老于说:“兄弟,去了,你们留个心眼。”“怎么的?”老于说:“老万手下有十四五个兄弟,全是外地人,挺狠的,抬响子就干,据说都是小亡命。他现在在建材市场跟垄断似的,进出货都得给他交钱。不给钱,就打人。”“行,我知道了。”说话间,来到了建材市场门口,老于手一指,“兄弟,你看,就那伙人,在那打扑克那几个。”丁健顺着老于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发现十多个人有光膀子的,后面一后背纹身,还有旁边站着的,都短头发。老于说:“背对这边的那个就是老万。”“行。”丁健一回头,“把响器带上。”小毛拎了一个挎包,里边十来把五连发和十一连了。丁健摸了摸后腰上的枪刺,下了车大步流星朝着那边走去,丁健的左边是小毛,右边是麻子,后边是十来个兄弟。老万和一帮兄弟在玩扑克。坐在对面,面朝大门这边的一个兄弟看到了,说:“哥,你回头看看,这是找谁的?”“谁呀?”老万一回头,站了起来,把手一背,看向了这边。老万身高一米七左右,有点驼背,挺胖,鸭蛋脸,大眼睛,大酒糟鼻子,络腮胡子,长着护胸毛,腿上、胳膊上全是毛,像大猩猩一样的。丁健歪着脖子,“你姓万啊?”“啊。”“这一片儿都是你管呗?这些都是你兄弟啊?”一听丁健这么问话,老万身边的十几个小子把扑克一扔,也了站起来。老万看着丁健,问:“什么意思?”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30字)“我姓丁,我叫丁健,今天来找你,没别的意思,是想和你谈一谈。兄弟,你看是在这谈啊,还是找个饭店,我请你吃饭,边吃边谈啊?”“不用,在这说呗。”“那行,那我就跟你明说吧。我不知道你听没听过我,兄弟,你认识这里一个姓于的,做建材的于老板吗?”“认识。”丁健说:“认识就行。听我一句劝,别找他了。再找他,就是跟我丁健过不去了,我就得揍你们,听懂没?”“没听懂。”“没听懂啊?没听懂出来上门口。”老万问:“什么意思?”丁健手一指,“怎么的,你不敢来呀?你不是没听懂吗?上门口去,这里都是开买卖的和推车的,与他们没有关系。”

老于说:“你说我能给他吗?我不给,他把我市里的门市房砸了两个。”

“那你没找人收拾他呀?”

“兄弟,我是一个生意人。不瞒这哥几个说,我这人本性善良,我一年捐款都捐很多钱。我出门遇到要饭的,我都是五百一千地给。有句老话叫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我遇到这种事,我不敢,我挺怕这帮人。”

“所以把我们找过来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兄弟,我早就听过你,你丁健的大名在珠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我找徐刚是因为我俩多少年了,我也是想让他再给我找找人,我没想到他能把你,你绝对有面子。”

丁健说:“这样,今天晚上太晚了,明天你带我找他去,我跟他聊聊。如果给面子,说以后不找你,不欺负你了,那我们就拉倒。要是不给面子,我就揍他。既然把我们找来了,这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替你把这事办完,解决明白,我们再回去。行不行?”

“兄弟,我什么话不说了。你看这个钱我是什么时候给你们?”

“别提钱,我们来办事也不是为了钱,主要还是朋友关系。”

老于一听,说:“老哥我肯定不糊涂。那等事办成的,办成之后我有重谢。”

“行吧,明天再说。来吧,大家喝一杯。”

酒桌上,小毛和麻子不说话,只有丁健跟于老于在聊。给人的感觉,丁健是大哥。这也是加代这一伙的规矩,替谁办事,给谁办事,出去之后不跟兄弟抢风头,兄弟互相捧。

当天晚上吃完了饭,安排好酒店。半夜,老于带着一群宝贝,敲开了丁健的门,丁健一开门,问:“干什么?”

“兄弟,你挑两个呗。”

丁健一看,“这事我不感兴趣。”

“不是,兄弟,你看人我都带来了,给你这帮哥们儿一人挑两个,行不行?这些都正常。”

“我们对这事不感兴趣,明天还得办事。大哥,你有这心就行了,你领回去给你自己家兄弟吧。”说完,丁健把门关上了。

老于又到隔壁一敲门,麻子把门一打开,“哎,大哥。”

“兄弟,挑两个。”

“哎哟,我艹。”麻子的口水都要下来了。

老于说:“挑两个,兄弟。”

麻子问:“我健哥呢?”

“他说喝多了,不要。”

麻子一听,“我对这事也没兴趣,不干这事。你领回去吧。”

“不是,兄弟,到外地了,这不正常吗?”

“这事肯定是不行,我睡觉了,大哥。”麻子把门关上了。小毛也一样。

第二天上午九点,大家都起来了,洗漱完毕,下楼吃了早餐。十点多钟,老于来了,一看丁健等人已经穿戴整齐,“哎呀,起这么早?”

丁健说:“心里有事,睡不着,大哥,你把那电话给我。”

“我领你们去呗。”

“方便吗?你善良又胆小的。”

“我不下车呗。”

“行。但是去之前我再三确认一下,那边跟你要四百万,你没给他,他开始找你茬,揍你,砸你店,对不对?”

“对。”

“好,没别的意思,这事要弄清楚。因为我去了,也要跟他明说。”

“明白。”

丁健一挥手,“走吧。”下了楼,上了车,找老万去了。

路上,老于说:“兄弟,去了,你们留个心眼。”

“怎么的?”

老于说:“老万手下有十四五个兄弟,全是外地人,挺狠的,抬响子就干,据说都是小亡命。他现在在建材市场跟垄断似的,进出货都得给他交钱。不给钱,就打人。”

“行,我知道了。”

说话间,来到了建材市场门口,老于手一指,“兄弟,你看,就那伙人,在那打扑克那几个。”

丁健顺着老于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发现十多个人有光膀子的,后面一后背纹身,还有旁边站着的,都短头发。老于说:“背对这边的那个就是老万。”

“行。”丁健一回头,“把响器带上。”

小毛拎了一个挎包,里边十来把五连发和十一连了。丁健摸了摸后腰上的枪刺,下了车大步流星朝着那边走去,丁健的左边是小毛,右边是麻子,后边是十来个兄弟。

老万和一帮兄弟在玩扑克。坐在对面,面朝大门这边的一个兄弟看到了,说:“哥,你回头看看,这是找谁的?”

“谁呀?”老万一回头,站了起来,把手一背,看向了这边。老万身高一米七左右,有点驼背,挺胖,鸭蛋脸,大眼睛,大酒糟鼻子,络腮胡子,长着护胸毛,腿上、胳膊上全是毛,像大猩猩一样的。

丁健歪着脖子,“你姓万啊?”

“啊。”

“这一片儿都是你管呗?这些都是你兄弟啊?”

一听丁健这么问话,老万身边的十几个小子把扑克一扔,也了站起来。老万看着丁健,问:“什么意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姓丁,我叫丁健,今天来找你,没别的意思,是想和你谈一谈。兄弟,你看是在这谈啊,还是找个饭店,我请你吃饭,边吃边谈啊?”

“不用,在这说呗。”

“那行,那我就跟你明说吧。我不知道你听没听过我,兄弟,你认识这里一个姓于的,做建材的于老板吗?”

“认识。”

丁健说:“认识就行。听我一句劝,别找他了。再找他,就是跟我丁健过不去了,我就得揍你们,听懂没?”

“没听懂。”

“没听懂啊?没听懂出来上门口。”

老万问:“什么意思?”

丁健手一指,“怎么的,你不敢来呀?你不是没听懂吗?上门口去,这里都是开买卖的和推车的,与他们没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