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公?

我睡眼惺忪地向身侧伸出手去。

姜浩平日安睡的位置此刻空荡荡的,床铺冷冰冰的,显然人已经离开有些时候了。

这一摸让我顿时睡意全无。

自从有了身孕,我变得容易疲倦、爱打瞌睡。可能因为怀孕让我心里不踏实,我偶尔会从梦中惊醒。

过往每当这样,我只需轻抚身旁熟睡的姜浩,感受到那熟悉的体温和气息,便能重新找回安宁,沉沉睡去。

然而今夜,他却不在身边,床铺的温度告诉我,他已离开多时。

大概是去洗手间了吧?

我这样想着,却还是忍不住下了床去寻找他。

不知为何,今夜若不见到姜浩,我的心便难以安定。

我扶着墙慢慢走向洗手间,灯果然亮着。

我稍稍心安,正打算与他说上几句再回去休息,刚开口。

“老公……”话音未落,洗手间内传出了异响。

“呃……亲爱的……”

我霎时愣住,全身的血液仿佛凝固了一般!

“亲爱的,把镜头往上调一点,我想再看看你的脸庞……”

断断续续的喘息声,混杂着令人面红耳赤的低吟,我怎会不懂这其中的含义?

我用手紧紧捂住嘴巴,泪水无法控制地滑落,却仍旧强忍着不发出任何声音。

这怎么可能?我深爱的丈夫,那个一直尊重我的男人,竟会在我怀孕时,在凌晨时分躲在洗手间里与人视频亲密!

这是从何时开始的?

都说男人在妻子怀孕期间更容易出轨,因为这段时间的生理需求无法在家得到满足——这是最近才开始的吗,还是自我怀孕后他就在外寻求慰藉?

难怪他不再拥抱我!我还以为他是出于尊重,怕伤害到我和孩子!

或许,这一切开始得更早,早在我完全信任他、不再检查他的手机之后?

毕竟在我不再查看他手机后的一个月里,他仍每天主动给我看他的手机,直到我笑着说信任他,不再需要检查。

当时我感动不已,以为姜浩为了让我安心而如此自觉,现在看来,那不过是对我的试探罢了!

为何,为何要如此对我!

我内心怒吼着,想要冲进去揭露他的丑态,让全家人都看到他的虚伪面目。

但心中仍存一丝幻想,我用“或许他只是在看视频”这样的借口安慰自己,抑制住内心的冲动。

我悄悄地回到床上,决定还是要找到确凿的证据。

如果这是一场误会,我会当作什么都没发生,继续和姜浩过好日子。

但如果不是……

我眼中闪过一丝决绝。

我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揭露姜浩的真实面目,让他颜面尽失!

姜浩回房了。我睁开双眼,装出刚睡醒的懵懂模样,在他脸上捕捉到了一丝满足的表情。

“老公,怎么去厕所这么久?”

我伸手想要拥抱姜浩。

我感觉到姜浩身体微微一颤,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僵硬。

他轻轻地推开我,将我的手放回被窝里,然后才回答我的问题:“昨晚吃的东西太油了,肚子有点不舒服。”

我心里一震。

如果是以前,我可能会信以为真,安心地继续睡觉。

但现在有了怀疑,我敏锐地捕捉到了姜浩的不自然。

我感觉到他在回避与我的接触。这不是我以前理解的“尊重”,而更像是“厌恶”或“恶心”之类的情绪。

就连他编的谎言也如此拙劣。

毕竟,昨晚是我久违地下厨,他还夸赞我做的饭菜“口味清淡,真的很懂我”。

我心中明了,失去了继续试探的兴趣,冷淡地应了一声“嗯”,然后重新钻进被窝,背对着姜浩躺下。

姜浩察觉到我的不快,急忙解释道:“老婆,我不是不想抱你,就是怕你着凉,连带着影响到宝宝。”

他似乎为了安抚我,说完后便上床,紧紧地从后面抱住我。

然而,这个拥抱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紧密和温暖。

我微微皱眉,但尽力压抑住内心的不满。

现在并非摊牌的时候,我还不清楚姜浩出轨的对象究竟是谁,她是否被他所蒙骗;我也不清楚公公婆婆对此事是否知情,他们平日里的和善是否只是伪装。

我转过身,再次投入姜浩的怀抱,明显感觉到他身体的僵硬,在他机械性的安抚拍打下,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入睡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姜浩似乎是为了弥补或是遮掩什么,对我关怀备至,生怕我心情不好影响到肚子里的孩子。

每当我想喝水,只需一声吩咐,他就会立刻端来一杯温度适中的水;

家里水果断货,他二话不说就拿起外套下楼去买,回来后还亲自削皮切块喂我吃。

我也曾在他忙于手机时,借拥抱之机偷偷瞥过几眼,屏幕上显示的都是再正常不过的聊天内容。

当他去洗澡时,我也曾悄悄查看过他的手机,没有发现任何隐藏的软件或相册,他的女性好友仅限于家人,没有与女同事或女同学单独加好友的情况。

他的社交圈看似非常干净,仅限于家人、同学和同事,没有任何可疑的联系人。

通话记录也都集中在白天,且主要是与领导的通话。

姜浩表现得无可挑剔,就像人们口中的模范丈夫一样,完美到让我几乎怀疑那晚所听到的一切是否只是我的错觉。

但正是这种完美无缺的状态让我更加警觉。

有句话说得对:没有疑点本身就是最大的疑点。

只有心里有鬼的人才会如此小心翼翼地不留下任何痕迹。

我在等待姜浩自己露出马脚,但他似乎察觉到了我的怀疑,因此变得更加小心谨慎了。

幸运的是,他的小情人显然没有他那么有耐心。

某天晚上我刚躺下不久,正准备进入梦乡时,一个电话突然打来把姜浩叫走了。

“浩……你回来了吗……来接我吧……”电话那头传来娇滴滴的声音,尽管听不真切具体内容但能感受到对方的撒娇和受宠。

这么晚了还打电话来要求接送显然是对方知道姜浩会纵容她这种任性的行为。

我紧紧地咬住下唇努力克制自己即将爆发的愤怒情绪。

“邓敏?邓敏?”姜浩轻声地呼唤着我的名字试图确认我是否已经入睡。

我感觉到他靠近我并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我的背影似乎在判断我是否真的已经睡着了。

我努力调整自己的呼吸使其变得又轻又缓以免暴露自己其实还清醒着的事实从而让姜浩不敢去见他的小情人。

果然在确认我已经“睡着”之后姜浩立刻就有了行动:“我马上就来等我。”

我听到他换衣服时窸窸窣窣的声音以及他与电话那头的人断断续续的聊天声音中充满了宠溺和温柔。

我默默地流下了眼泪回想起我们热恋时的那段美好时光即使在那时候姜浩也未曾对我如此温柔过。

他现在肯定“爱惨了”那个女人吧不然怎么会如此肆无忌惮地在我面前与她调情呢?他甚至不担心我会突然醒来发现这一切。

我紧紧地握住了拳头,心中充满了愤怒与忍耐。等到真相大白的那一天,我一定会让这拳头重重地砸在姜浩的脸上。

“咔嚓——”

门轻轻地开启又关闭,姜浩已经整理好自己,匆匆离开了家。我也结束了这漫长的装睡等待。

我继续保持静止,直到听到楼下传来他的声音:

“亲爱的,你稍等片刻,我马上就开车过去,预计十分钟就到。”

“外面太冷了,你别在户外等,先进去坐着吧。”

“好的,我不挂电话,我会一直在这里陪着你。”

姜浩的家位于三楼,这个宁静的夜晚,即便是轻微的说话声,也被风声清晰地传入了我的耳中——尽管窗户只是微微开启。

我走到窗前,通过窗帘的缝隙,注视着楼下的他。

仅仅是十分钟的车程,他竟然如此不舍地挂断电话。

真是令人啼笑皆非,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是在跟一个需要保护的孩子通话呢。

在小区昏暗的路灯下,姜浩脸上流露出淡淡的笑意,他快步走向停在路边的汽车。

几乎是在坐进车内并关上门的瞬间,他就迫不及待地发动了汽车,几秒钟后便消失在我的视线之外。

而从他走出楼道到上车的整个过程中,他甚至没有抬头往我这里看一眼。

这真是太荒谬了。

我在窗前愣神了几分钟,直到天空中传来飞机飞过的轰鸣声,才将我从恍惚中唤醒。

我回到床边,打开了手机上的远程监控软件。

为了监视姜浩,我秘密购买了几个针孔摄像头,其中一个藏在他外套的纽扣里,另一个则装在新买的汽车摆件上固定在车内,还备有两个以备不时之需。

为了防止摄像头发光被姜浩发现,我特意选择了采用红外线技术的夜视针孔摄像头,这种摄像头不会发光,只要他不起疑并仔细检查,就绝对不会被发现。

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姜浩一边开车一边与对方温柔地交谈着,甚至还说了一些粗俗的话语,让我感到一阵恶心。

尽管他一直在分心与对方聊天,但姜浩的车速却仍然很快。

我内心阴暗地希望他能发生意外死去,这样或许还能给我留下一点点幻想的空间。

可惜的是凌晨的马路上几乎只有他一个人在驾车行驶。

他一路飞驰电掣般地开着车,竟然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就抵达了机场外。

“我不是让你在里面等吗?外面太冷了!”

姜浩一下车就迫不及待地冲向路边的一个人影并张开双臂想要给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

当那个人的脸庞出现在画面中时我瞪大了双眼感到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这个人竟然是……

“轰——”

当我看到姜浩和对方热烈地法式拥吻时我的脑袋仿佛被炸弹击中了一般耳边只剩下嗡嗡作响的声音。

那一刻我的眼前一片模糊周围的一切都在旋转摇晃着,我感觉自己即将昏厥过去。

但我紧紧地咬住下唇直到尝到了嘴里的血腥味才用剧烈的疼痛强迫自己打起精神狠狠地盯着屏幕中的人。

那个我本来以为会打扮得花枝招展用媚眼勾走姜浩魂魄的人原来竟然是个男人!而且那个男人我还曾经见过一面!

竟然是在我和姜浩的婚礼上,那个被姜浩介绍为“至交”的男人,李涛!

婚礼当天,他始终与姜浩打趣,与众不同的表现曾让我对他颇有好感。

然而,我没料到,他们两人之间竟有私情!

我并非愚昧无知,看到他们相拥进入车内,举止亲昵,我顿时恍然大悟:

我的丈夫姜浩,竟是一个同性恋者!

身为同性恋者并不为过,但若为了传宗接代而欺骗我,让我为他与同性伴侣生下孩子,这便是不可原谅的背叛!

他的演技真是精湛,将对我的疏离粉饰为对我的敬重。

如此一来,他既能隐瞒自己的性取向,又能赢得顾家的好丈夫美誉。

既收获了名声,又能拥有一个与自己血脉相连的孩子,同时还能与同性恋人维持刺激的“地下恋情”!

一石三鸟,真是妙计连连!

“浩哥,你今晚能留下来陪我吗?”

“但我妻子那边……”

“浩哥,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两人独处时,别提那个女人,败兴得很!”

我冷眼旁观姜浩载着李涛驶入一家情趣酒店,听闻李涛如何哄骗他留下,共商如何编造谎言来欺骗我。

在他们口中,我这个受害者反倒成了破坏他们感情的第三者。

当二人纠缠着倒向床铺时,我切断了监控,拨通了一位私家侦探的电话。

“是钟女士吗?我想请您帮我调查两个人,姜浩和李涛。”

“我有他们的照片,稍后就发给您。”

挂断电话后,我将偷拍到的李涛照片发送给侦探钟妙。为了确保清晰度,我从多个角度拍摄了照片。

紧接着,我翻出手机中姜浩的照片。原本是我们的合照,但为了调查,我裁去了自己,只保留了姜浩的部分,一并发给了钟妙。

此刻我才发现,在每一张合照中,姜浩的脸上都透露着一丝不耐烦。

钟妙回复道:「已收到。」

我询问:「大概多久能出结果?」

钟妙答:「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三天内会有结果。」

我表示:「好的,请尽快。」

我放下手机,深吸一口气。

虽然三天的时间比我想象的要长一些,但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我愿意耐心等待。

而在这三天里,我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试探公公婆婆是否知晓此事。

公公婆婆原本居住在姜浩的老家,一个宁静的小县城。

因为我怀孕了,他们特意从乡下赶来照顾我。

我仍然清晰地记得第一次随姜浩回家拜访他们的情景。

当时我紧张得手心冒汗,生怕自己无法得到两位老人的喜爱,生怕他们是那种电视剧中刻薄的恶公婆。

那天姜浩紧握着我的手,一路安慰我。

他说他的父母都是温和老实的人,一直盼望着他带着女朋友回家,他们绝对不会为难我。

事实也确实如姜浩所说,那天公公婆婆为我们准备了一桌丰盛的菜肴。

从我进门的那一刻起,他们的脸上始终洋溢着热情而真诚的笑容。

公公婆婆待我如亲生女儿一般疼爱有加,但他们并不像我自己的父母那样具有强烈的控制欲。

正是他们的温暖与亲切,消散了我心中的疑虑,使我在离家之后,再次体会到了家的温馨。

尽管我不愿相信他们会与姜浩联手欺骗我,但人心难测。

连与我日夜相伴的姜浩,从一开始就带着欺瞒的目的接近我,他的父母又能有多值得信任呢?

更何况,他们是姜浩的亲生父母,我很难想象他们会对儿子的真实性取向一无所知。

毕竟,日常相处中,总会有些异于常人的蛛丝马迹吧?

这与我不同,我从一开始就认识了一个虚假的姜浩。

回想起和姜浩的过往,虽然那些甜蜜都建立在谎言之上,但我仍然难以割舍。我忧心忡忡地叹了口气。

“我们乐观的敏敏怎么这么叹气呀,有什么心事,跟妈妈说,妈妈帮你想办法!”

听到我的叹息,婆婆笑盈盈地将早餐端到我面前,然后坐在我身旁,握住我的手轻轻拍了拍。

“敏敏,是不是姜浩那臭小子让你不开心了?告诉爸爸,爸爸去帮你教育他!”

坐在我对面的公公放下手中的报纸,神情严肃,仿佛只要我点头,他就会立刻把姜浩叫回来训斥一顿。

看着眼前的早餐,是我爱吃的鱼粥。

我不得不承认,在这一刻我有些动摇。

也许,只要姜浩不把李涛带到我面前炫耀,我可以选择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继续和他们维持这个和睦的家庭假象。

但这个念头转瞬即逝。我笑了笑,意味深长地说:“没什么,就是姜浩突然出差了,我今天又看到一篇小说,心里有点乱。”

“可能是我太敏感了,竟然因为一篇小说就开始怀疑姜浩。我相信他不会像小说里那样,在我怀孕期间做出对不起我的事。”

“哎呀,看我说了些什么,我真的不是在怀疑姜浩。可能是怀孕让我变得多疑了吧。爸爸、妈妈,你们就别放在心上了。我也不想因为这些无端的猜疑影响了我们一家人的感情。”

“只是希望姜浩能早点出差回来,这样我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我抚摸着肚子,摆出一副需要丈夫陪伴的孕妇姿态。

同时,我也在暗中观察公公和婆婆的反应。

我看到他们偷偷地交换了一个眼神,这让我心里一沉。

“敏敏啊,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婆婆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我的表情。

“也许是我太敏感了。只是最近,我偶尔会在姜浩身上闻到一些香水的味道。”

我说的是实话。但我也知道,姜浩身上的是男士香水的味道。

如果我问姜浩,他肯定会以“这是我自己用的香水”为借口来搪塞我。但现在,用来试探一下公公婆婆还是绰绰有余的。

“敏敏啊,这怎么可能呢?可能只是和同事一起吃饭时沾上的吧。”婆婆安慰着我,但她的眼神却不由自主地飘向我的肚子,“姜浩那孩子一向品行端正,你可千万别胡思乱想啊!”

“没错!那孩子是我们一手养大的,他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不齿的事情来。”公公一边说着,一边左顾右盼,“敏敏啊,你这就是孕期情绪不稳定,想多了!”

我眼眶一热,泪水滑落下来:“可能是我想得太多了,但没有确切的答案,我心里总是不安,也担心会影响到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