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关停潮下,幼儿园该如何抉择?

在山东济宁,于波夫妻俩从业21年,连续开了11所幼儿园。2023年,他们决定关停3所幼儿园,转型养老服务。他们经历了幼儿园的高速发展期,正在经历行业“阵痛”。

据教育部公开数据,2023年全国共有幼儿园27.44万所,共有学前教育在园幼儿4092.98万人。比对2022年的数据,全国幼儿园减少了1.48万所,而在园幼儿数量减少了534.57万人。也就是说,过去一年,平均每天就有40家幼儿园关停。

这些数据背后,很多幼儿教师和相关从业者不得不离开原岗位。于波选择及时止损,在新赛道上寻求出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幼儿园生源减少

“一孩难求”

在园孩子减少三分之一,无奈关停3所幼儿园

于波几乎是一夜白头。

作出关停幼儿园的决定时,于波夫妻比谁都心疼。

在济宁市任城区一所幼儿园,曾经的热闹场景不复存在,闲置了三四间教室。园长宋攀苦笑,原本托班计划招收15人,今年只有6个孩子,配备3个老师。“这相当于1个老师带2个孩子。”

这所幼儿园在2015年开园,是于波夫妻贷款120多万元投资建设的。“我们当时看好这个赛道,不惜破釜沉舟。”回报确实很理想,2019年这所幼儿园招收了290多个孩子,达到饱和状态。

而如今,他们经营的幼儿园普遍出现生源缩减的现象。于波妻子崔瑾说,“我们有一所幼儿园,小班原来7个班,现在剩下3个班;托班原来3个班,现在只剩下1个班。在园孩子比以前减少三分之一。”

尽管疫情对幼儿园的冲击很大,但是于波夫妻从没想过关停幼儿园。他们一天天地等待开园。为了自救,他们把闲置的教室收拾出来,组织幼儿园厨师做饭,老师当外卖员,赚来的钱就让老师们平分。于波总觉得,艰难的日子很快就能熬过去。

于波

2020年9月,招生情况令人满意。于波分析,那是因为二胎政策放开之后引发的入园小高峰。

于波充满信心,认为孩子会越来越多,着手准备投资建设第11所幼儿园。2021年,幼儿园开园,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少了15%的孩子。

真正的危机出现在2022年。“生源几乎是断崖式下降,让我们措手不及。确实看不到方向,看不到未来。”面对园区租金、员工薪资、运营成本、办园贷款,于波夫妻俩感觉到难以承受的压力。

“告别当然不舍,但是要活下去。”崔瑾算过一笔账,投资一所幼儿园需要二三百万元。开园第一年,家长考虑到环保、教学质量等情况,生源往往有限。一般到第三年,招生正常的情况下,收支才能达到平衡。

相比公办幼儿园,民办幼儿园招生情况要糟一些,尤其单体幼儿园更难以维系。崔瑾说,他们经营的连锁幼儿园相互支撑才得以存活。

国家统计局发布,全国在园幼儿人数从2021年连续三年下降,2023年较上一年减少534.5万人。

“僧多粥少。”2023年春天,于波夫妻召集园长一起开会,决定关停3所幼儿园。很多幼儿园也遭遇相同的命运。过去两年来,我国幼儿园数量减少了2.04万所,仅2023年就减少1.48万所。

追赶红利

连开11所幼儿园,招生曾是不用努力的事情

于波和崔瑾经营了11所幼儿园,包括普惠型幼儿园、中端幼儿园和高端幼儿园,分布在济宁市的任城区、高新区、太白湖新区。21年来,他们见证了幼儿园的发展期、火爆期,现在整个行业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2001年,崔瑾从幼师教育专业毕业以后,到了一所民办幼儿园工作。2003年,她辞职创业,开了第一所幼儿园。后来,崔瑾还被评为山东省大学生创业先进个人。女儿出生后,于波决定离开职业培训,与妻子一起经营幼儿园。

2009年,他们创办了第2所幼儿园。后来几乎每年新增1所,一直到2021年,他们一共开了11所幼儿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崔瑾

“当时,出生率高,小区配套幼儿园不是特别多,幼儿园需求量很大。在这种大背景下,整个行业快速发展,所以我们不断地投资创建幼儿园。”于波说。

在人口红利阶段,孩子如雨后春笋。幼儿园招生特点是就近,辐射半径在两公里左右。很多幼儿园在招生方面不用刻意努力,通过互相介绍,很多家长就会“闻风而来”。

“幼儿园每年3月和9月开学,学位几乎在一年前就被预约满额,我们有一所幼儿园最多招了500多个孩子。”崔瑾说,“最火爆的时候,宝妈刚怀孕就来咨询,担心孩子出生后,到了入学的年龄可能没有学位了。”

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出生人口数据显示,近七年,中国新生儿数量从2016年的1786万,逐年递减至2023年的902万。

如今,崔瑾明确地感觉,过往招生“战绩”很难再现。招生战线拉长,天天都是招生季。直播,成为幼儿园招生的新渠道之一。他们过去办活动主要是为了锻炼孩子,现在成为“抢生源”的一种策略。为了固定潜在生源,幼儿园开始办起早教课。

幼儿园老师张文静

这种状况带给张文静的感触很深。当幼师十几年时间,她所带的班级总是格外受欢迎。现在为了招生,她还会去发传单、拍视频。去年,她的班级20多个孩子毕业,她接的新班只有5个孩子。尽管有心理准备,张文静还是有巨大的落差感、挫败感。“心里空荡荡的,似乎不被需要了。”

及时止损

转型养老服务,为活力老人提供新去处

艰难抉择的时刻还是到了。

关停3所幼儿园,于波下了很大的决心。困窘之下,尽管惋惜,他只能选择及时止损。

“我们在幼儿园从业21年,思想已经固化,很难跳出来。”于波感叹,人到中年重新创业,能做什么,又会做什么?于波尝试过课后托管,最终没有成功。他还想做升学规划,可是“消化”不了这么多员工。

后来,在一次交流中,于波发现还有一个群体有待得到更多关注。那就是60岁以上的健康老人,于波称之为“活力老人”。“这群老人退休以后,需要的是被尊重、被认可。他们想有一个放松娱乐、学习提升的地方,而不是每天待在家里,晚年生活失去很多意义。”

于波做过考察,目前养老市场主要有养老院和保健品。他认为,养老院不是所有老人的刚需,且投资大,回报周期长。而保健品的争议性比较大。

他决定做不一样的养老服务机构——“社区一刻钟享老服务中心”。其实,于波原本想将养老机构直接设立在幼儿园,这样也可以解决幼儿园闲置场地和员工就业问题。但考虑到影响幼儿园老师的信心,又担心家长会有意见,于波在社区租了一家门店,进行试点。

区别于老年活动中心和老年大学,他们提供的服务有四类:安养,如智能设备;康养,如艾灸;膳养,如餐饮公益课;乐养,各类兴趣班等。此外,幼儿园后勤人员转型家政人员,还会为老人提供上门服务。半年来,他们已经接过一二百单。

周鑫从幼教老师转型到养老机构工作

在这家门店,幼儿园老师周鑫正在招呼李增英等几位老人进店。幼儿园关停后,老师们有的转到其他幼儿园,有的离开幼教行业,周鑫决定到养老机构试试。“跨度挺大的,其实心里也有矛盾。毕竟专业知识不同,跟小朋友打交道和跟老人打交道也不一样。”为了更好地跟老人交流,周鑫讲起了济宁方言。

李增英家住邹城,去年退休后,到了任城区接送孙女。因为环境陌生,没有朋友,除了接送孩子,李增英几乎无事可干。曾经在职场上叱咤风云,退休后的李增英倍感落寞。路过这家店时,她走进去咨询了一下。“刚开始担心上当受骗,体验之后才来的。”她在这里交了朋友,学了手工艺,每天乐呵呵地盼着来“上课”。

转型的速度很快,去年3月决定转型,5月筹备,10月试营业。这半年来,他们已经服务五六百位老人。很多人关心收益问题。“我们现在每人每年收费1200多元,老人每天花费不到4元。”于波说,“这是一个长久的事业,急不来。”

“两个大门”

尝试托幼+托老新模式,寻求新出路

现在还不是最难的时候。

崔瑾觉得,最难的时候是即将到来的9月。“今年幼儿园招生会更难,大班小朋友毕业,新生入学后,在园人数会比辉煌期少一半,行业会大洗牌。”

在她的观察里,家长在选择幼儿园时变得更加谨慎,很多家长甚至会在开学当天拿着学费来报名。崔瑾说,他们担心提前交了学费,万一幼儿园“消失”。

“生源代表尊严。”这是园长们心中的定律。要存活下去,现存的8所幼儿园亟需努力改进。崔瑾认为,最关键的是园长和老师的心态。在她看来,尽管幼儿园当下处于关停潮,但幼儿园行业不会被社会淘汰。

崔瑾说:“今年还会有幼儿园关停,但是我们想成为被留下的那部分。未来几年,招生可能会更难,所以要与时俱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闲置的幼儿园教室显得空荡荡

今年9月,同样面临挑战的还有于波想要实践的托老中心。他们选中一锁幼儿园,目前正在对闲置教室进行改造,两个门口分别留给老人和孩子进出。老人将孩子送到幼儿园上学,他们也可以留在这里上课、用餐、娱乐。于波提到,对于幼儿园小朋友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将实行免费,只对外收取费用。

于波做过最坏的打算,一旦再有幼儿园关停,老师就可以选择转型到托老中心。“毕竟三四十岁的老师再就业需要很大的勇气。”面对未来可能到来的抉择,张文静觉得可以尝试转型,而金梦欢老师还想在幼儿园继续坚持一下。

这一天,于波接到电话,有人咨询其养老机构是否有陪诊师、助浴师。于波也开始考虑,未来是否要拓展完善这些服务。

困扰当然有。“我们没有可以对标学习的样板,所以只能摸着石头过河。从托幼转型托老的探索,也希望有关部门对我们给予支持、鼓励和引导,我们也能够更好地把握方向。”现在,当地相关部门已经到于波的养老机构进行考察,探讨复制推广的可行性。

截至2023年末,我国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2.9697亿人,占全国人口的比重为21.1%。随着时间推移,这一数字还将上升:预计“十四五”时期,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总量将突破3亿。于波认为,从商业的角度来讲,未来的养老市场将达到万亿级规模。

于波认为自己是先知先觉的人。“成功或者失败,往往都会发生在先行者身上。”于波在实验,很多同行也在观察于波的实验。

(来源:齐鲁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