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 / 第一心理主笔团

编辑 / 汤米

人类的本性究竟是什么?

在英国思想家大卫·休谟的著作《论人性心理》中,他探讨了人类本性的复杂性,指出人性中包含着原始的动物属性,同时人性也包含人类具有的独特属性。

休谟强调,人性中既有令人难以直视的弱点,也存在着能够触动人心的善良之处。

因此,休谟认为,理解普遍的人类本性以及个人的天性是非常重要的。

通过这种理解,一个人能更好地自我认知和适应现实,从而挖掘自身潜力,达成生命的既定目标。

那为何常有人感叹,世上最令人恐惧的便是人心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们不妨通过一个简单的例子来阐明这一点。

大众普遍认为父母对子女的爱是无条件的。

然而,经过对众多案例的研究,心理学家们发现,并非所有父母都能做到对子女的无条件爱。 父母首先是独立的个体,他们在成为父母之前,就已经是充满人性弱点的普通人。

许多时候,父母声称为孩子好的陈述,实际上可能是自我欺骗的假象。

那些急于催促结婚的亲戚,他们看似关心后辈,实际上更多的是在将自己的不安投射到他人身上,以此来减轻自己的心理压力。

这种行为反映了人性中的一种焦虑转移和压力释放机制。

这就是所谓的人性深处的表现。当你真正理解了人性,就会发现,通常那些能力较低的人更容易表现出无私的善良,而那些技艺高超的人则往往显得更为“冷酷”。

这种现象的成因是什么呢?

这需要从两个方面来考虑。 那些能力较弱的人表现出的善良,并非全因他们的纯朴。

实际上,这些人因为缺乏能力拒绝他人,即便是面对无理的要求也难以拒绝。

在这种背景下,心怀恶意的人往往会加倍地利用这些善良的人。

如俗话所说,“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正是描述这一现象。

心理学家曾经针对这类善良的个体进行了研究,并发现这些人通常患有“拒绝恐惧症”

他们内心的自卑感较强,经常觉得自己不如他人。

这种心理状态与他们的成长环境有很大的关联,他们可能在高压的教育氛围中长大,很少获得父母的肯定。

为了获得他人的认可,这些人往往通过迎合他人来寻求心理的平衡。时间长了,他们便形成了一种讨好型的人格特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旦他们拒绝了他人的要求,就会感到极大的恐惧,担心自己在他人心中的形象受损,从而失去了所谓的认可。

因此,这类个体常常成为恶人压迫的目标。利用这些人的心理弱点,恶人们一再对他们进行欺压。

因此,许多过度善良的人最终显得无能为力,因为除了迎合他人,他们似乎别无长处。 正是由于这一点,人们不能无限度地表现出善良。

真正的善意应该留给那些懂得感恩和回报的人,而不是那些忘恩负义的人。

当我们遭遇感恩的人时,善意的人通过施以援手后也能获得回馈,这种回馈为行善者带来额外的利益。

让我们分析一下,为什么许多情况下似乎“残忍”呢?

需要指出的是,此处的“残忍”并非字面意义上的残忍,因为真正的正义总是能够战胜邪恶,世间正义不断显现其为正道的本质。

然而,深入理解人性之后,我们应认识到不能完全地体现出极端的善良,而是要在必要时刻展现出必要的“残忍”。

例如,在好莱坞电影《海王》中,电影开头不久展示了一幕:

海王救助了一群遭海盗袭击的船员,在与歹徒激战的过程中,特别是那对残忍的父子海盗头目,他们造成了大量船员的伤亡。因此,当那位海盗父亲被他自己的炸弹困住时,海王选择不救他,以防他再次害人。

这种“残忍”是强者的选择,目的是为了保护更多无辜的平民免受伤害。

事实上,无论是与家人朋友还是与同事上司交往,我们都应该在适当的时候展现出一些“残忍”。

适度的“残忍”不仅有助于个人快速成长,还能避免许多不必要的困扰。父母对子女的适当“残忍”是必要的。

如武志红在其著作《为何家会伤人》中所述,

每个人都要和父母进行分离,而且这种分离要由父母主动去践行。

若父母不能实施这种“残忍”,子女可能会变成所谓的“巨婴”,这不是真爱,反而可能对子女造成伤害。

相反,子女对父母也需表现出必要的“残忍”。在中国,许多父母都属于控制型,他们未能实现与子女的适当独立,常常干涉子女的生活。

因此,子女也需要学会向父母说“不”。虽然父母可能一时间难以接受或理解,但每个人只有一次生命,子女不应永远为了父母而生活。

尤其在明白了人性的脆弱与不堪之后,我们更应勇敢地活出自我。在工作场合,适度的“残忍”同样是求生的策略。

很多职场新人初入职场时会遇到老同事把工作推卸给自己的情况。起初,他们出于好心帮忙,积极表现。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如果不设界限,这种情况会愈演愈烈,这就是所谓的“破窗效应”——一旦第一个规则被打破,违规者就会继续突破其他规则。

这时候,恰当的“残忍”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东野圭吾在其推理小说《白夜行》中所言,

世界上有两样东西不能直视,一个是人心,一个是太阳。

在了解了人性的弱点和丑陋之后,我们依然需要以善意对待他人,但这种善意不应无原则。

一旦原则被侵犯,继续的善行也就无从谈起,这是现实之道。

因此,真正的高手并不是真正的残忍,他们虽手握兵器,心中却怀抱善意,用以应对这个世界的险恶,这也是他们成为高手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