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环球网报道,《纽约时报》和美国私立大学锡耶纳学院近日公布的联合民意调查显示,该国现任总统拜登几乎抹平了特朗普早期的民调优势。民调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为46%,仅领先拜登一个百分点。而在2月下旬特朗普几乎锁定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时,他以48%比43%的优势领先拜登。

《纽约时报》分析,拜登支持率的上升主要因为其支持者开始“归队”,即他在传统民主党选民中的地位得到了巩固。

而在一个多月前的时候,特朗普还掌握着巨大的领先优势——以48%对43%的优势,领先多达5个百分点。5个百分点对于大选来说,算是一个巨大的优势,如果一直维持这样的局面,特朗普赢得今年大选的可能性非常大。

然后,没想到拜登仅仅用了一个多月就迎头赶上,让不利于自己的局面峰回路转。如果这个势头一直持续下去,抹平差距的拜登有可能在民调方面反超特朗普,这对特朗普来说,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消息。

报道还称,拜登支持率的稳步上升似乎主要源于他在民主党传统选民中的地位提高——相较于一个月前,拜登赢得了更多旧选民的支持。当时,特朗普获得了比现任总统多得多的旧选民的支持(即97%对83%),但这一差距已经缩小。拜登现在赢得了89%旧选民的支持,而特朗普的这一比例为94%。

报道提及,这个民调结果表明2024年总统大选将非常激烈。在一个分裂如此严重的国家,即使是最微小的支持率变化都可能是决定性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总统并不是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而是每个州有一定数量的选举人票,一旦一个候选人赢得该州的选举,就能赢得该州的全部选举人票。美国全国一共有538张选举人选票,总统候选人必须赢得其中至少270张选票才能当选。

从这个意义上,拜登和特朗普各有各的铁票仓,在铁票仓获胜没有太大的疑问,关键就在摇摆州,谁拿下了更多的摇摆州,谁就大概率能获胜。经过拜登三年多的执政,摇摆州的选民心态也发生了变化。

目前,美国大选已经进入冲刺阶段,特朗普与拜登对决再次引发世界关注。特朗普和拜登都在自己党内赢得了选举胜利,从目前的情况看,美国这次大选将在特朗普与拜登之间进行对决。大选进入冲刺阶段,对于美国而言这次选举注定是与众不同的。特朗普是美国前总统,并且他和拜登是4年前的竞争对手,这样的情况在美国历史上属于很罕见的。可以说,特朗普与拜登之间的对决本身,就说明了很多问题,说明如今的美国已经到了内部撕裂非常严重阶段。

值得一提的是,法国总统马克龙日前对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是否能再次入主白宫表示怀疑。美国前副总统彭斯也表示不会在美国大选中支持特朗普。

在最近的一次美国福克斯新闻采访中,前副总统彭斯坦诚地表达了自己对于2024年美国大选的态度。他表示,出于良心,他无法在这次大选中支持唐纳德·特朗普。彭斯此言一出,立即引发了媒体和公众的广泛关注。彭斯解释说,特朗普当前所追求的议程与他们在任期间所坚持的保守派理念存在明显的不一致。

对于拜登来说,他上台后努力推进“政治正确”,在维护有色人种利益方面做出了不少努力。此前,他在处理一些国际冲突时引发的社会撕裂和其他群体不满,导致其支持率下降。移民问题、通货膨胀等内政问题,以及拜登的高龄等因素,也影响了选民对他的支持。

但现在的巴以冲突,改变了部分美国公民对拜登的看法。虽然拜登也在释放支持以色列的信号,但他在公开场合上还是以推动巴以和谈为主,这让美国公民看到不一样的拜登。

就在近日,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凌晨发表声明,宣布向以色列目标发射了数十枚导弹和无人机。据法新社报道,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在宾夕法尼亚州举行的一次竞选集会上称,伊朗袭击以色列一事表明,拜登领导下的美国在中东地区“极其软弱”。

“愿上帝保佑以色列人。他们现在正受到攻击。那是因为我们表现得极其软弱。”特朗普称,“我们表现出的软弱令人难以置信”。法新社报道说,特朗普还称,如果是他在任,这种情况就不会发生。

然而,需要强调的是,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早前主持例行记者会。有外媒记者提问,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称,如果他再次当选,他计划对所有的中国产品增加高达60%的关税,并且他不在意中方或将采取对美国产品也增加关税的反制措施。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大选是美国的内政,我们不予置评。我要告诉大家的是,中美经贸关系的本质是互利共赢,打关税战、贸易战,不利于中国,不利于美国,不利于世界。”汪文斌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可以说,中方把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中方对特朗普所谓的“加征关税”持反对意见,不过这也并不代表中国就怕了。毕竟,中方强调的3个“不利于”已经表明,在关乎经贸合作的利益问题上,除了中国反对特朗普的这一计划,就连美国人民和世界各国也不会支持。

要知道,特朗普是在2月初的时候说出的这番话,而且他的关税政策针对的不仅仅是中国,还有包括墨西哥、欧盟在内的世界各国,甚至美国的盟友也在其中。

据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发文称,在特朗普上一任期内(2017年至2021年),他在未经国会批准的情况下,利用三项贸易法案下的授权,单方面征收关税。报道称,特朗普的对华贸易战扰乱了全球经济、提高了消费者成本、搅动了股市并使美中关系一度陷入僵局。

随着拜登政府公布《通胀削减法案》,中国汽车制造商进入美国市场的前景被蒙上了阴影。近期,比亚迪、上汽名爵等中国车企传出计划在墨西哥建投资建厂的消息,又引发了美方的担忧。

实际上,美国为了抢占新能源汽车市场,对中国企业采取了一系列的制裁措施。拜登在3月初就以防范国家安全风险为由,宣布对中国进口的汽车进行调查,理由是中国生产的汽车可能收集有关美国的敏感数据,然后将其传回中国,或者远程操控这些汽车。很明显,拜登针对中国车企的指控属于无中生有,是泛化国家安全概念,实行贸易保护政策的又一恶劣行径。拜登的对华政策,体现出美国在与中国竞争时的恐慌心理,对中国“挑战”的焦虑。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龚婷表示,在大选背景下,特朗普对中国和其他美国贸易伙伴征收全面关税的表态具有煽动性。美方很多相关研究都已表明,对华加征关税推高了美国消费者和相关企业的成本。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今年2月发表的研究显示,提高关税将导致美国经济5年内损失1.6万亿美元,就业岗位减少74.4万个。这篇研究还显示,在对华加征关税之后,美国企业转而从其他低成本的国家进口,而不是将生产线迁回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