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据悉,2023年在中国的促成下,沙特外长和伊朗外长在北京完成“握手言和”,当时很多媒体见证了这一幕并纷纷报道。伊朗和沙特在历史上积怨已久,且双方在中东代表不同派系的利益,走到这一步已经非常不容易。后续阿拉伯联盟也开始推进接纳伊拉克、叙利亚等什叶派恢复正常外交,一系列行为被形容为“撼动了美国在中东的根本利益”。但时隔一年后因为以色列问题,伊朗和沙特的关系又生变故,甚至转向危机。

18日,《华尔街日报》一篇文章披露出美国、中国围绕着沙特和各方的势力博弈,不同于中国主推沙特和伊朗等国家和解,美国主要推动的是沙特和以色列关系正常化;美方原本和沙特以及以色列已经达成了部分共识,但在本轮巴以冲突爆发后,这一进程遭到了停滞。作为穆斯林国家的代表之一,沙特阿拉伯宣布站在了巴勒斯坦的一边,这让美国颇为恼火。但很显然美方不能以任何理由放弃沙特,于是这种拉拢行动还在继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值得一提的还有,观察人士表示剩下的几个月时间里拜登还会“尽一切能力”推动沙特和以色列外交正常化;其一是沙以成功建交,可能帮助拜登在选举年取得重大突破,国内犹太团体对他的支持大幅增加;其二是这也能让中国在中东的成果大打折扣,方便这一全球石油贸易中心重新回到西方的掌控之下。对此有评论称:“到底是依附美国对沙特更有好处,还是和中东其他国家握手言和对沙特好处更大,前者只是短期内的微小利益;承认以色列意味着西方在中东打下的钉子已经深入皮肉,未来很多年未必能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