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来儿子儿媳住的房子里,也有我和老伴大半辈子积蓄,我自认为住的心安理得。

可住进来才发现,这个家里,我做什么都是错!

小区里的一次义诊,让我彻夜失眠,我才彻底恍然大悟,人到晚年的归途在哪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讲述人:雷大妈

记录人:穗雪

我出生在农村,下乡回城后,正值国家恢复了高考,我也和很多有志青年一样,走进了高考的考场。

落榜后,我背了一个包,到城里去打工。在打工期间认识了和我同为天涯沦落人的向前。陌生的城市,两颗的心就此碰撞,我们走到了一起。

丈夫为人热情,是出了名的老好人,他是转业兵,曾经在部队的炊事班里。我们结婚后,在城里开了一家小餐馆儿,丈夫掌勺,我在门口做营业员。

由于我们家的菜经济又实惠,味道也还不错,因此生意一直不错。眼看着我们的日子越过越好了,逢年过节见到村里的人,都说我上辈子积了德,找了一个这么能干的丈夫。

我有一个儿子,从小学习不错,那时我和丈夫每天在饭店里忙活,也没空管他,每天他自己放学到饭店吃过饭后就回家写作业。

不负期望,儿子考上了名牌大学,大学毕业后就留在了省城。上大学曾经是我年轻时的梦想,我没能实现,如今儿子实现了,我打心底高兴。

可儿子走后,我和老伴儿既开心又难受。开心的是儿子能在大城市里扎根儿,难受的是离我们远了,能见到他的次数也都是有限的。

后来儿子结婚买房,我们虽嘴上说让他自食其力,却也拿出了我们老两口这些年做生意挣来的全部积蓄,资助儿子付了个首付。

儿子成家后,我和老伴儿商量再干几年,攒个养老钱就把店面关了,我们老两口也好好歇歇,享受晚年生活。

可没想到的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老伴儿一场大病,检查出来就已经是肝癌中晚期,我们手里又没钱。

医生告诉我们,如果及时化疗、动手术还有一线希望,可如果保守治疗最多不会超过半年的时间。

我不忍心眼睁睁的看着和我相濡以沫的老伴儿没说没有就没有,可是当时儿子结完婚没几年,我们的手里几乎没什么钱。

我只能去找儿子,儿子也是左右为难,最后他还是和儿媳商量,拿出了他们小两口这些年的所有积蓄,最后还朝朋友借了几万块钱。

前前后后花了有20多万,一年后还是没有留住老伴儿。没错,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人财两空。老伴儿走后,儿媳的态度对我明显有了很大的不同。

只是我当时,沉浸在失去老伴的悲痛中,没太在意。我黯然关闭了我们俩共同经营了几十年的小吃店儿。

虽然我很想去儿子那里,可是我不敢开这个口,毕竟老伴的病已经花了他们那么多钱,我现在过去明显是一个不受待见的人。

我在孤独与寂寞中独自生活了三年,回想起来,自己都不知道这三年是怎么熬过来的。一个人的生活,我很少开火,有时候连续几顿饭我都是一个馒头,就点儿咸菜就算打发自己了。

年轻的时候,有老伴儿在,和我们共同经营的小吃店,我几乎不会做饭。如今剩我一个人,我做了几次菜,连我自己都不想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时身边有不少亲戚朋友劝我再找个老伴儿,可是接触过后,我发现自己再难从他们的身上找回逝去老伴的影子。

都说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一次我突然感觉浑身疼痛,拿着体温计一量38度7。我拖着沉重的身体翻箱倒柜也没有找到药。

此时此刻,我多么想念我逝去的老伴儿,多么渴望身边有一个人能给我端杯水,做一碗热乎的饭菜。想到这里,我就越发的悲伤与沮丧,委屈又无助的泪水止不住的从眼角划过,打湿枕畔。

这次病好之后,我重新审视了自己的生活。我心里开始有点儿害怕,害怕像我这种人,就算哪一天死到屋里,也都没人知道。

我开始萌生了去儿子家的念头。到那里,我可以帮他们接送小孙子,而且我的一日三餐也能有保障,这对他们来说也就是多双筷子的事儿。

于是我拨通了儿子的电话,向他诉说了我的想法和目前的处境,我以为儿子会特别同情和心疼我,并且很爽快的答应。

可没想到儿子听后,匆匆地说他马上要开会了,等忙完之后给我回电话。

年轻人工作忙,我当然是理解的,挂了电话后,我抱着手机守了一天,生怕漏接了儿子回过来的电话,可是我的电话始终没有响。

也就在那天夜里,外面狂风大作,下起了暴雨。我的窗户被大风吹的呼呼乱想,我躺在床上总觉得门外有动静,我把自己裹在被子里,越想越害怕。。。

大概是又过了三天,我依旧没有接到儿子的回话。“不行,我不能这样坐以待毙。”我告诉自己,儿子不给我打,我再给他打。

一天晚上,我再次拨通了儿子的电话。儿子先向我道了歉,说最近太忙了他忘记给我回电话了,我听后心里顺畅多了。最后儿子说,月底开车过来接我,让我在家做好准备!

这人一旦去意已决,就在家里一天也待不下去,我坐立不安,终于熬到了月底。在一个周六的上午,儿子开车来了。

三个小时车程,到了儿子家。想想这个房子,首付还是我和老伴拿的,我怎么就不能住了?想到这里,我进屋,理直气壮地把我的行李放到地上。

儿媳看了说:“妈,你怎么带那么多东西?家里地方本来就小,孩子东西又多,有些不常用的要不放到地下室。”

我连忙说:“大城市东西都贵,我都带上了,这样也省的买了。一年四季、春夏秋冬我都有换洗的衣服。”

这时儿媳皱了皱眉,把夏天的那包衣服拿到了楼下。其实现在想想,我那时真傻,儿媳根本就没打算让我常住,只是我没往那方面想。

到儿子家,儿媳做了一大桌子菜,我看着都高兴。老伴走后,我好久没有这么大块朵颐的吃上一顿家常菜了。其中有一份儿他们说叫做“东坡肉”的菜,简直是太过瘾了。香而不腻,我专盯着这个菜吃了一大碗米饭。

小孙子说:“妈妈,奶奶把我的肉都吃光了,我吃什么?”我听后有些不好意思。

到晚上我和小孙子住一个屋,看得出来他不怎么乐意。第二天一大早小孙子不起床了:“妈妈,奶奶睡觉打呼声太大,我一整夜都没有睡着,我今天不去上学了。”

早上的时间本来就紧张,儿子和儿媳见状,连哄带嘿唬的把小孙子拉了起来。他们走后,家里总算清净了,成了我一个人的天地。

我躺在沙发上看电视,这电视剧果然不能看,一看就上瘾,不知不觉中我看了一天。

中午儿子、儿媳和小孙子都不回来,我学会了用微波炉,一个人。把冰箱里的剩菜拿出来热一热,凑合着吃上一顿。

晚上小孙子一回来就又告我的状:说我上厕所没有冲,厕所里太难闻了他进不去。我赶忙对他们说:“从前我和老伴儿在家也是这样,那上一次冲一次多浪费水呀!”

儿子叫我不要怕浪费,上完厕所记得冲就是了!唉,寄人篱下,我只能点头。

这一天晚上,我因为害怕睡觉打呼再影响到小孙子,故意看电视到很晚,想等着他们睡了之后我再去睡。

可大概因为我耳背,电视声音调的比较大,小孙子又出来告状:“奶奶,你电视声音开那么大,影响到我睡觉了。”我赶忙把电视关了,我心想声音小了,我听不见呀。

尽管如此,这天晚上小孙子依旧死活不跟我睡了。儿子要打他,儿媳出来挡住,说不能全怪孩子!我赶忙主动提出来:“我睡客厅沙发也没关系。”

可就是那沙发太软了,没两天我就睡的腰酸背疼!

我在儿子家住了一段时间后,小孙子放暑假了。我想着我和小孙子在家,可儿媳立即把小孙子送到亲家两口那里。

自从小孙子送走后,儿媳就再也不做饭了,每一天都点外卖。

这外卖里,不是浓油赤酱的东坡肉,就是麻辣的面条、米线。。。再或者是各式各样的烤串儿。我也吃了几天之后,实在是有些吃不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天下午,我在小区楼下散步,看见小区里有免费的测血压、血糖的义诊,我上去测了一下,不测不知道,一测把我吓了一跳。

原来我的血压和血糖都已经到了临界值,大夫让我千万要引起重视,注意尽量要吃少油少糖的食物。

义诊的大夫还向我普及了很多老年人的健康常识,告诉我这个岁数老年人千万要控制住饮食。我如果再不注意,可能下一步就是三高人群了。

我回到家后,面对着儿媳依旧是一桌重油重辣的外卖,我心情沉重地一口也吃不下去。当天晚上我失眠了,从前以为高血压、糖尿病这些似乎离我很远,可没想到现在只剩下一步之遥。

我翻来覆去的在沙发上睡不着,起夜上厕所,听到儿子儿媳的房间里传来了说话声:“这是我亲妈,我爸又不在了,我总不能直接撵她走吧。”

儿媳说:“你妈也真是,我专门儿把乐乐送走,然后天天点外卖,难道她自己就看不出来吗?真是愁人。”

那一刻我恍然大悟,如梦清醒般地拍着自己的脑袋,还是我太笨了,这么明显的事情都看不出来。儿子家,住个几天就可以了,是我异想天开,还打算要常住。

我想想现状,自己都会觉得自己是一个不受待见的人:第一,我不会做好吃的菜肴,没法儿替他们分担做饭的烦恼;第二,我手头也没什么钱,没办法补贴他们的生活,还要增加他们的开支。

换做谁,谁都不会来欢迎我的。就在这天夜晚,我做了一个决定,明天我就主动回家!我不怪他们,人到晚年注定是孤独的,因为观念不同,生活习惯不同,我们注定没法儿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

俗话说,金窝银窝都不如自己的老窝。人到晚年,不要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孩子的身上,要留有养老的钱,要学会自己独处。

找到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才是最明智的选择。您说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