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重见天日的黑水城

2011年底,徐克执导的《龙门飞甲》上映,这是一个寻宝的故事。据说,边陲沙漠中隐藏西夏皇宫,里面有着大批宝藏。每60年黑沙暴就会将大漠吹开,埋在地下的皇宫会破沙而出,那时候就能找到皇宫里的宝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电影中被黄沙掩盖的皇宫一角

编剧笔下的桥段并不是凭空捏造,这个宝藏的原型就是大名鼎鼎的黑水城遗址——一座消失在丝绸之路上的繁华都市。不同的是,它并没有60年出现一次,而是在黄沙中掩埋600年后,才被俄国人科兹洛夫挖出,并惊艳世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黑水城遗址的今昔对比

01

发现黑水城

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中亚研究盛极一时,其时,德国的、英国的、法国的、俄国的、瑞典的、日本的各类探险家怀着极大的热情,如过江之鲫一般奔赴万里之外的不毛之地进行所谓的学术考察。许多举世闻名的大发现就在此间被发现。但他们不是单纯的学术情怀,其背后交织着所在国的政治野心。

在科兹洛夫之前,俄国人普热瓦利斯基已多次前往西伯利亚进行探险工作,曾一度到达西藏和中国的天山。此人是科兹洛夫的偶像兼导师,正是在他的带领下,科兹洛夫才走上中亚探险之路。1888年,普热瓦利斯基在探险途中逝世。

俄国探险家普热瓦利斯基

普热瓦利斯基之后还有俄国探险家波塔宁,是他最早放出黑水城消息并吸引到科兹洛夫的。1886年,波塔宁从蒙古的土尔扈特部落的人听到有关黑水城消息,将之公之于众:“土尔扈特人说,有一座古城叫额尔克哈喇布鲁克(即黑水城),意指黑水及东部支流岸边的黑城;他们说,那里还可见到不大的城垣,小围墙四周有许多沙埋的房屋遗迹。挖掘黄沙就能找到银器,小城四周则为流沙,附近无水。”可即便近在咫尺,波塔宁依然跟黑水城擦肩而过。因为当地人拒绝给他当向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群西夏后裔在塔尔寺山门

十几年后的1899年,科兹洛夫首次带队前往该地区。同样碰壁——当地土著否认有黑水城的遗迹,还批评他们说:“你们这些俄国人,竟然想在我们生长的地方,知道比我们更多的事情。”在当地人看来,黑水城中并没有什么值钱的宝藏(他们眼中的)。而且传说中黑水城一直被认为是被诅咒之城,因此更没有必要去冒险接近。

科兹洛夫及其“战利品”

直到1907年12月28日,科兹洛夫再次来到俄蒙边界的恰克图。这次他改变了策略,开始热心结交上层人物,首先带给大量礼物给蒙古王子,得到王子的热情招待,王子给他配备了骆驼和向导并引荐给土尔扈特部落的贝勒,后者则承诺协助引导他去黑水城。

蒙古王子及其侍从

1908年3月19日,在向导贝塔的引导下,科兹洛夫终于抵达内蒙古额济纳旗黑水城遗址所在地。他们在黑水城考察了一周时间,确定了它的的地理位置。科兹洛夫记录到:“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满心喜悦的时刻,当我们用铁锹在城内1号遗址挖了几下,就发现了一幅小的画像,它是画在一块亚麻布上的……”

小幅佛画,1908年最早在黑水城挖到的绘画之一

这次只收获了一批书册、信函、文件、铁币、妇女饰品、佛像等等。科兹洛夫通过邮局将发现黑水城的消息发往国内,并随之寄去了几袋发掘出的物品、文字、绘画之类的资料以作为证据。这些东西立即在俄国引发轰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黑水城出土的佛画

几个月后,两个俄罗斯学者写亲笔信,让他快速返回黑水城。信上这样写的:“你寄回的文物很珍贵,应该属于中古时期一个叫西夏的国家,其他更多信息,还需要接着了解。这将是令人震惊的发现,而你是第一位发现者。”紧接着,科兹洛夫又收到俄罗斯皇家地理协会的电报,要求他不惜一切代价返回黑水城。

1909年5月22日,科兹洛夫听取建议再次来到黑水城,这次他们在城墙的北部,从西往东数第三座塔的下面发掘出了一座庙宇,里面有三个雕像上的莲花底座,还有壁画等珍贵遗存。

北墙内的寺院

黑水城的壁画

真正的宝藏还在后面。在城墙外距离西北角300公尺的地方有一座佛塔,高塔内至少堆放了一整个图书馆的书、纸卷、手稿、画卷,足足两三个人高,抬起头帽子会掉的程度;还有许多木雕、泥塑、画板、模型,一眼望不到尽头;上面写满了奇特的文字,画满了神秘的符号,所有的一切,科兹洛夫从未见过,世人也从未见过。

辉煌舍利塔

这座藏满大量珍贵文物和文献的塔后来被他称为“辉煌舍利塔”。科兹洛夫等人用了9天时间,才把这座塔里的文物搬空。事后科兹洛夫写到:“我将不会忘记那些幸福快乐的时刻……”

被挖掉的辉煌舍利塔

科兹洛夫确实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冲昏头脑,由于过度兴奋,这次发掘他们并没有对挖掘或搜集到的文物作学术性的分层分级记录,对考察发掘工作的每一个步骤也未作记录,与现代考古学的专业人士相比,显得很不专业。科兹洛夫留下的记录也是前后矛盾。

金刚座上的佛陀

不过此次收获盆满钵满,根据科兹洛夫的档案记载,光是从这座塔中发掘的文书数量,大约就有2.4万卷。他用40头骆驼才把这些文献从沙漠深处运出。

黑水城的文书类文献

由于要带的东西太多了,他不得不舍弃大型佛像,将它们掩藏在黄沙之中,但是等1923-1926年科兹洛夫第三次到黑水城时,这批佛像已经不知所踪……至今是一个谜团。

被挖出的舍利塔雕像

02

黑水城的绝世宝藏

发现黑水城文献,被认为是继殷墟甲骨、敦煌遗书之后的中国第三大考古文献发现。这其中的意义,就在于它让我们重新认识了一个失落王朝的历史。

中国有着良好的修史传统,即便是蒙古统治者入主中原后,也同样继承。不过元朝的史家们奉命同时修《宋史》、《辽史》、《金史》,唯独遗落了西夏史。一个立国近200年的王朝,就这样消失在风沙之中。它的历史,变成一个个谜团,等待着后人去抽丝剥茧。

而黑水城文献因为数量巨大、保存完好而著称,在研究中古时期东亚历史中具有重要地位,被誉为”打开西夏学的一个钥匙“。

黑水城文献包括大批佛经、历法、天文、文学、字典、文书,还有以西夏文、古波斯文、汉文、梵文、古藏文记录的各种文献。其中有对解读已经失传的西夏语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的《番汉合时掌中珠》。此书是一本西夏文和汉语双解词典,由西夏人骨勒茂才在西夏仁宗乾祐二十一年(1190年)编写刊行。

《番汉合时掌中珠》

黑水城有中国存世最早的各类唐卡。

药师佛

释迦牟尼说法图

十一面八臂观音

胜乐伦威仪父母曼陀罗

文殊师利菩萨

西夏文泥活字《维摩诘所说经》。推定为12世纪中期印本,比宋朝毕昇发明泥活字约晚一个世纪,是世界上现存最早的泥活字印本。为什么要单独拎出这个来说呢?因为虽然北宋沈括记载了毕昇发明活字印刷的事,但11—13世纪的活字印刷实物,包括活字和活字印刷品,都未能保存下来。前些年,一些国外的专家质疑中国活字印刷的发明,也往往以此为口实。甚至韩国人也跳出来抢发明(他们有目前最早的金属活字印刷实物《直指心体要节》)。而黑水城这件文物,证明毕昇的活字印刷是完全成功的发明,对活字印刷术有开创之功。

黑水城出土西夏文木活字版《三代相照言集文》卷末题款

黑水城出土的活字印刷的西夏日历,只此一份

黑水城还有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双头佛像。关于双头佛像的来历,早在印度的佛经中有记载:在古代印度的犍陀罗国,有一位穷苦人,经过多年辛辛苦苦、省吃俭用才积攒下一枚小小的金钱,把它交给了一位画工,请他在寺院中为自己彩画一身小佛像,以表达对佛的敬意。一枚金钱画一身佛像是远远不够的,但画工被这位穷苦人的赤诚所感动,就不再谈论价钱了,答应他一定画成。这位穷人刚走不久,又来了一位穷人,也是拿着一枚小金钱要求画佛像。画工就用这两枚金钱,请了一位高手,共同画成了一尊佛像。

双头佛像发掘出的场景

几天以后,两位穷人不约而同地都来到寺庙拜佛,画工指着那身新绘成的佛像对他们说:“我并没有贪占你们分文,你们的钱全用在这幅佛像上了,但也只能画一身。这要代表两个人的心愿。”话音刚落,佛陀便施出法力,佛像就显出了灵异,渐渐变成了两个佛头共处一身的奇妙画像,并且放射出耀眼的光芒,两个穷人心悦诚服,更加坚定了对佛教的信仰。

黑水城出土的双头佛像

从黑水城出土的文物来看,西夏王国的文化交流非常繁荣,在黑水城,各种不同地域的艺术风格和谐共存。诸如宋朝艺术风格,西藏艺术风格,还有汉藏艺术风格等。这里面,还不包括将以上三种风格揉为一体的当地复制品。

其中,有一张人物画像残片,看装束似乎是某位官员的写照。巧合的是,这幅画能跟传世名作《睢阳五老图》中的人物相对应。

黑水城中出土的贵人画像

弗利尔博物馆藏睢阳五老图之王涣图页

还有一幅《义勇武安王像》的雕版画,大概是最早的关羽画像了。同时,也被认为是目前所见最早的雕版年画。

黑水城中出土的关羽像雕版画

上图中的关羽形像,流传到后世,依然可见此类图式的传承。如新乡市博物馆藏明代关羽铜像,其坐姿与上面那幅版画如出一辙。

新乡市博物馆藏明代关羽铜像

另有唯一一幅玄武大帝画像,作为道教神祇,这幅画反映了西夏民间信仰的多元共存。

玄武大帝

因为,目前所见的黑水城文物以佛教为大宗,汉传佛教,藏传佛教,各种艺术交杂其中。

黑水城的各类水月观音画像

月孛星

大黑天-除障者

饿鬼

北方守护者毗沙门天王

比丘像

佛顶尊胜曼陀罗

佛名经

03

线上黑水城遗珍

当年科兹洛夫盗掘的数以万计的文物分属收藏在不同的机构,其中的艺术品及考古文物在亚历山大三世俄国博物馆的民族学部门;而书籍手稿则在俄国科学院,现今称为东方研究所的亚洲博物馆。1933年,此俄国博物馆中的一些物品转运到冬宫博物馆的东方部门。

因此几代西夏学者无不把游历黑水城和圣彼得堡浏览西夏文献作为自己的理想。而直到八十年代,能看到这些文献的中国学者还是寥寥。据著名西夏史学者史金波先生回忆,当年他在圣彼得堡时,很多黑水城文献还夹杂着原来的沙土,他在那边只能摘录,不能照相,也不能复印……

此次艺度云博馆已经上线冬宫博物馆的中国部分收藏,尤其的,将黑水城部分的文物图像单独列出,方便大家自由浏览并无限制下载。期待这批来自中国的宝藏能早日全部在线上回归~

文献参考:

史金波《西夏对中国印刷史的重要贡献》

吉拉·萨玛秋克(崔红芬译)《俄罗斯冬宫博物馆东方部馆藏黑水城文物记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