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如果问哪个概念看似简单,实则复杂又模糊,“西方”一定名列榜首。大多数人对它的认知,由于缺乏宽度,陷入了人云亦云的标签化;由于缺乏长度,陷入了静态不变的认知僵化。在野蛮还是文明,在高尚还是卑鄙等形容词间反复切换。

谚语说,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文明更是如此。法国思想家尼摩,以动态演化的视角指出,西方文明不是什么“偶然或必然性”的产物,而是由“五次变革”逐步演化而成的。缺少其中的任何一个,西方都不是现在的西方。

▌一、古希腊的自由、理性理念

西方文明与其他文明的第一个最大区别,是极端重视自由和理性。这两个宝贵的精神源头,其实来自古希腊。

正如学者赵林在《古希腊文明的光芒》中一书中发现:公元前1200年前,其他社会仍在君主、祭司的组织下,像工蜂一样农业劳作。古希腊的各城邦,已经用公民社会取代了君主专制,并发展出了最早的民主政府。

诸神雕塑的自由奔放;荷马史诗诸神的喜怒哀乐;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的精妙哲思;泰勒斯、欧几里得、阿基米德的科学至上……古希腊的哲学、文学、科学甚至宗教,都充满了对自由和理性的挚爱。

希腊的自由、理性奠定了西方文明中最优良的基因,给世界留下了关于哲学、学院的无限可能,以及法学、伦理学、自然科学的奠基之作。

所以雪莱说:我们西方人都是希腊人。我们的法律、文学、宗教、艺术,皆根植于希腊。

黑格尔甚至自豪地说,一提到希腊这个名字,任何有教养的欧洲人心中,都会自然而然地生出一种家园感。

▌二、古罗马的法治、人文思想

西方文明的第二个特征,是重视法治。独立人格的正义原则、私权至上的法律思想,其实来自古罗马。

在罗马法产生之前,几乎所有社会,都不会把一个人当成独立人格的“人”来看,而是一件物品、一个动物,充其量只是集体的一个工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古罗马从共和时期的《十二铜表法》,到东罗马帝国时期的《查士丁尼法典》,自始至终都特别强调:私产神圣不可侵犯,罪刑法定,疑罪从无,不溯及过往等司法原则。法学教育、法学思想,更是罗马思想家的必谈。

甚至1804年拿破仑颁布的《拿破仑法典》,也只是对罗马法这一伟大传统的继承而已。现代文明的诸多法律理念,比如所有权、无权、私权等概念,也是古罗马的遗产。

此外,古罗马的拉丁文学和人文艺术,也是西方人文主义的源头。比如维吉尔的诗歌,西塞罗的辩论,都是西方人传颂至今的名篇。

正如学者赵林在《古罗马帝国的辉煌》一书所强调的,世人谈起古罗马,只知道他强大的武力征服世界,却忽略了法律和拉丁文对世界的“征服”。光荣属于希腊,辉煌则属于罗马!

▌三、基督教的伦理观念

西方文明的第三个特征,是一系列特殊的伦理道德观。比如契约自由、平等博爱、家庭至上。这样的伦理观,其实来自基督教。

正如科林·布朗在《基督教与西方思想》一书中所言,在西方观念体系中,处处有着基督教的影子。

比如一夫一妻、长子继承的家庭伦理,它保证了财产、政权继承的稳定性。比如“爱仇敌”、关注弱势群体的社会伦理,它带来了一个和谐的、有爱的社会。

还比如契约政府的政治伦理,它要求人和政府是平等而非强制的关系。这些现代人最为珍视的这些伦理观念,几乎全部来自《圣经》。

此外,基督教脱离了“轮回”史观,以神谕的形式揭示了世界的结局、人类的归宿。形成了一整套独有的“末世论”。这影响了自古至今的社会运动。

无论是“进步”的限正民主,还是“复古”的道德专制;无论是激进的乌托邦主义,还是审慎的保守主义,都带有圣经独有的“千禧年”和“弥赛亚再临”的色彩。

▌四、教皇革命的融合整理

很多古老的文明,由于沉重的文化包袱,无法保持开放、谦卑的学习姿态,都已经或正在走向衰败。而西方始终有着兼容并包的纠错的心态和机制。这构成了西方文明的第四个特征。

其中最重要的一次,就是中世纪后期教皇革命。11~13世纪,西方的君主专制越来越强势,政治腐败、割据混战;就连基督教会内部,也因为权力的腐化,盛行着奢侈、淫乐的罪恶。

在西方文明面临解体危险的时刻,以格列高利教皇为代表的几代改革家,一边通过洁净教会、神学创新,重塑教会的道德和智力权威,一边依靠复活罗马法,对抗君主专制,重整了欧洲的政治秩序。

教皇革命整合了希腊、罗马、耶路撒冷的精神遗产,重新拾起了法律、道德和理性的之剑,塑造了一种全新的社会秩序。

当托马斯·阿奎那等思想巨人,以经院哲学引领科学理性的时候;当亨利四世在卡诺莎城堡,向教皇下跪的时候,西方文明再一次迭代升级,真正领先于世界。

所以,法学家哈罗德·伯尔曼在《法律与革命》一书中写道:“西方世界更像是一种按照规律设计出来的产物,而这样的设计,其实肇始于基督教的一场革命。”

▌五、现代民主革命

正如思想家托克维尔所言,民主是大势所趋,不可阻挡。西方文明的第五个特征就是民主。

如今,这些理念都被各国认同,甚至被写进宪法。而这样的伟大制度创新,也是西方历经数百年奋斗而来。

从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到启蒙运动,再到当代自由主义复兴;从伊拉斯谟到大卫·休谟、哈耶克;从荷兰独立革命到英国光荣革命、美国独立;无数西方仁人志士,为精神自由主义、政治民主和自发秩序,做出了极大的贡献。这是任何其他文明都不可想象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从价格革命、科学革命到工业革命,再到信息革命,从瑞士银行到可口可乐、马斯克,西方文明中“自由民主”的内涵,不仅与经济自由、个人成功紧密相连,更是渗透到了社会的方方面面。这也是其他任何文明都无可比拟的。

正如乔万尼·萨托利在《民主新论》中指出的,观念的革命,先于制度的革命。先有追求自由民主的观念,才能带来个人与社会的命运改变。然而,我们生活在一个民主观混乱的时代,错误的民主观将导致民主的错误。

法国思想家纪德说:重要的是目光,而不是所见。

随着中国与西方的关系急速变化,认清西方文明这五大源头,已经刻不容缓,甚至生死攸关。认清西方文明,不仅可以帮助我们理解世界和历史,更可以帮助我们镜鉴自己和当下。但是很多国人,仍然被反文明的观念误导,更多人则是不得其门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