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阅读此文前,诚邀您点击一下“关注”,既方便您进行讨论与分享,又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感谢您的支持。

1971年9月13日,一架航行在温都尔罕上空的飞机坠落地面,熊熊火光中有消逝的生命,也有林豆豆本应光明璀璨的人生。

林豆豆,本名为林立衡,她的父母是林彪和叶群,原本衣食无忧的她,却因为父亲的原因,后半生命运多舛。

当她再出现在世人面前时,她本就苗条的身体,因为营养不良,变得只剩七十多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她的头发掉了一大半,一双眼睛凹陷下去,和别人谈话时,让人很难忽视她掉了的6颗牙齿。

整个人立在寒风中,就像一棵快要枯死的柳树。

但林豆豆并没有就此堕落,她的人生在反复反复再反复中,迎来了又一个巨大的转机……

儿时的贵人

20世纪80年代,在一间狭窄昏暗的车间里,林豆豆穿着工人服,身形佝偻、面容憔悴,稀疏的头发里,隐隐可见白花花的头皮。

此时是刘源升为郑州市副市长的日子,“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副市长新上任自然如沐春风。

不过刘源并没有沉浸在自己的喜悦当中,他从新乡县赶去郑州,一路上挂念的都是郑州的工业实力,所以在到达郑州后,刘源马不停蹄的开始工作。

他打算自己亲力亲为,实事求是地考察工厂经营情况。

但令刘源意想不到的是,在这里他居然会遇见一位许久未见面的故人,而他后来的一个举动,更是将这位故人从水深火热中打捞出来。

旁人也想不到,一位新上任的副市长和一个劳作在车间的普通女工,他们之间还有着至深的友情。

当刘源来到郑州汽车制造厂时,一个熟悉的身影闯入他的眼帘,但是眼前这个瘦削的林豆豆,却让他不忍相认,一股辛酸之情涌上心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寒来暑往,多少年过去了?

眼前之人再也不是记忆中的模样,到底经历过多少生活的不易,才会让原本风华正茂的少女,变成如今形容枯槁的老妇……

来不及多想,刘源本想一个箭步冲上前去,认认真真地看看这位故人,仔仔细细地询问她的遭遇。

但或许有一种近乡情更怯的感觉,刘源最终没有选择打扰现在的林豆豆,只是在他的视察工作结束之后,亲口对厂长说:“我在厂中碰到了林豆豆,她的身体看上去状况并不好,希望您能在平常多关注她,如果有机会,请您安排我和她见上一面。”

有了刘源的这句话,林豆豆在厂中的生活得到了改善,但是由于多年来的劳累,林豆豆的身体上积累了许多疾病,最严重的莫过于结肠炎。

这个病让她长年累月地吃不下饭,不仅如此,还经常便秘,便血,常常感觉到神情恍惚。

所以,虽然林豆豆的生活得到了改善,但她的身体并没有因此而好起来。

可能是命运的垂怜,还没有等刘源第二次拜访汽车厂,两人便在郑州市政府相遇。

嘈杂的办事大厅中,刘源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眼前这个瘦削的妇人,与曾经儿时玩伴的身影重叠在一起。

“是豆豆姐!”刘源在心里无声惊呼。

这一次,刘源走上前去与林豆豆相见。

“你还认得我吗?豆豆姐。”眼前的男人令林豆豆感到既陌生又熟悉。

“你是源源!”

久别重逢的两人望着对方,开怀大笑起来。

但在笑声过后,却是一种许久不见的局促感,还是刘源先开口打破沉默:“豆豆姐,你最近过得怎么样?怎么如今看上去这么憔悴?”

林豆豆并没有正面回答刘源的问题,她叹了一口气,里面充满了无奈与悲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林豆豆眼神微动,再次抬眼望向刘源时,眼神里带着一种哀伤:“这些年我过得并不好,特别是因为一种叫做结肠炎的病,感觉十分折磨。我很多次都想回到北京去治病,但因为我的身份,始终无能为力。”

听到这里,刘源再次向林豆豆露出笑容,他真切地对她说:“豆豆姐,你放心,去北京看病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听到这句承诺,悬在林豆豆心头上的一块巨石终于落地。

气氛变得愉快轻松起来,两人在后来的寒暄中,林豆豆说起了她悲伤的过往。

天意弄人

刘源与林豆豆,曾同在军委大院长大。

虽然林豆豆比刘源大了整整七岁,但两个人性格十分相合,常常能够玩在一起。

带有虫鸣声的夏天、小卖部卖的零碎糖果、北戴河的风光……这些都是两人儿时共同的回忆。

时间过得很快,快到让当事人都没有注意到它的流失,二十多年过去,曾经稚嫩的刘源和林豆豆,也已经慢慢长大成人。

曾经的林豆豆,还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女青年。

她在1962年考入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但是由于她身体原因。

在清华大学读书的日子并不顺利,常常因为请病假而缺课。

所以在和父母沟通之后,她选择追寻自己的梦想,前往北京大学中文系学习文学与写作。

可是谁也不知道,这个看似前途一片坦荡的林豆豆,将会在不到10年的时间,迎来她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

当她的父亲机毁人亡之后,林豆豆的人生也随之跌入谷底,此后她在很长时间内失去了自由,在一场又一场的审问中,磨灭自己的心智。

当时在审问室中,看着一波又一波的人轮流审问,林豆豆回答得最多的问题,就是父亲赠书中“天马行空”和“笑一笑十年少”究竟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面对一场又一场的审问和越来越糟糕的居住环境,无可奈何的林豆豆,甚至选择服用安眠药放弃生命。

但她的生命最终被人民解放军301总医院解救,可是她的人生并没有就此迎来一个新的转机,反而因为她的过激举动,以及当时的背景,她的处境更加糟糕。

刚刚从医院清醒过来的林豆豆,就被送进一个不到八平方米的小空间,为了保护林豆豆的安全,日日夜夜都会有人轮流看守着她。

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由于这个小房间阴冷潮湿、空气浑浊,仅仅只有墙面上一个小洞可以看见外面的世界。

而林豆豆所能做的,就是每天将手臂伸出墙外与阳光接触半个小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每到夜里,这个与外界接触的小洞,就成为蚊虫进入的窗口,因为林豆豆的房间不允许熄灯,也不允许挂蚊帐,更不允许点蚊香,所以她的皮肤上常常挂满了大大小小的红包。

更要命的是,这个房间的清洁方式,是看守人员每天端一盆被稀释过的敌敌畏,直接倒在地面上,但这种做法无疑让本就狭小的屋子,空气更加浑浊不堪。

忍无可忍之际,林豆豆向毛泽东发出绝望的求救信,而当信件送往毛泽东手中时,林豆豆的身体已快油尽灯枯,本来秀丽的长发掉了一半,就连牙齿也掉了6颗,只剩70斤的身体上,肋骨清晰可见。

1974年7月31日,林豆豆的信送到了毛泽东手上,他没有因为其父亲的事情便对林豆豆的求救视而不理。

反而是不计前嫌,在认真了解事情的经过后,对信件做出了批示:“可以不再对林豆豆进行监护,张清林和她的正常来往可以恢复。”

有了这一句话,林豆豆终于摆脱之前的生活,在重新见到光明之后,林豆豆以张萍的身份和张清林结了婚,因为张清林在她最落魄的时候,非但没有选择离她远去,反而在一旁默默地守护着她。

但是身体已经损耗到极点的林豆豆,看着对自己情真意切的张清林,心里唯一的不忍和愧疚,就是无法为他生育一儿半女。

但是张清林又怎么可能会在乎这些呢?

看着身边不安的妻子,张清林曾这样温柔地安慰过她:“如果有了小孩,我反而无法专心照顾你,你说是吗?豆豆。”

在和林豆豆结婚之后,张清林离开了北京,放弃他在北京的工作。

因为此时的林豆豆正处于人生低谷,而且由于长时间的营养不良,她需要人照顾。

所以作为丈夫的张清林,自然也来到了郑州,陪伴在林豆豆的身边。

两个人的日子过得十分清贫,因为林豆豆的身体每况愈下,而且两人居住的环境十分恶劣,所以他们为数不多的工资,大多数用来给林豆豆看病。

但是就算他们拼尽全力,也无力根治林豆豆身体上的疾病,因为郑州的医疗条件并不如北京,或许只有到北京,林豆豆的身体才能有一线生机。

而此时刘源的到来,对于林豆豆来说,无疑是上天派来的天使。

劫后余生

刘源的到来,让林豆豆终于如愿以偿地来到北京,在这里她享受到在郑州无法得到的医疗条件,身体也渐渐好转。

1988年,林豆豆不仅在北京得到了较好的医疗条件,而且她也获得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作的机会。

这个工作机会对她来说来之不易,更让人惊喜的是,她的丈夫张清林也来到了她的身边,他被安排在北京市卫生部门进行工作。

相互帮助、共赴磨难的两口子,终于在北京扎根。

此后的林豆豆将自己深深扎进书堆中,因为她曾经长时间从事文职工作,在为《空军报》工作时,展现出卓越的能力,所以在北京的工作并不能难倒她。

而在中国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工作期间,她发现红军的历史由于保存不当和后来记述的讹误颇多,急需进行更正和补充。

所以在往后的日子中,她致力于中国近现代史的研究,参与创建中国现代文化学会,对于“口述历史”有自己独特的见解。

她试图寻找当年参与过红军革命活动的当事人,从他们口中搜集关于红军的历史故事,为国家整理与保存了许多珍贵的红军资料。

日子仿佛会一直这么平淡地过下去,但在2002年,林豆豆从中国社科院历史研究所退休之后,又被同乡邀请去共同经营一家大酒店。

可是经营酒店并不像林豆豆所想的那样简单,虽然她也是酒店的重要人员,但其实酒店平时的运营并不在她的管辖范围之内。

但是依托于她的名气,这家北京黄鹤大酒楼的生意络绎不绝,大家都想看看林豆豆究竟是怎样的英姿飒爽?

但是这家酒楼在经历几个月的火爆生意之后,并没有从此扶摇直上,酒楼的生意以意想不到的速度迅速冷淡下去。

林豆豆也察觉到这个变化,经过仔细观察,她发现:

第一,酒店服务员普通话不达标,顾客和服务员经常不能理解彼此的意思;

第二,饭店服务并不好,服务员大多数趾高气扬,不符合服务业标准。

发现问题,立即解决,林豆豆亲自上阵,上述问题一一“药到病除”。

在解决酒楼问题之后,林豆豆与张清林就消失在大众的面前,他们过了一段隐居的生活,成为一对神仙伴侣。

直到2022年,张清林在北京去世,众人看不清林豆豆的眼神,只见她在丈夫的花圈上静静地写上八个字——“英雄无悔,清林不朽”。

结语:

林豆豆的一生确实经历过太多事情,大起大落,一波三折,劫后余生,这些都是她的真实经历。

在看尽三千浮华世界后,她选择沉浸在书本世界中,与丈夫共携手,在晚年寻找一份独属于两人的宁静。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