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9日,80多岁的柴玉吉老人被前来探望的孙子发现死在了自己家中,而这位瘫痪在床的老人已经死亡至少半个多月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更令人惊讶的是,作为村子里有五个儿子的“福气老太太”,柴玉吉则是被活活饿死的。

胃像纸一样薄,而她死前还在向过世多年的丈夫求救……

拼命拉扯大的5个儿子

柴玉吉是在1944年从天津嫁到了北京的程家。

程家在当时算是一户不错的人家,抗日年间还为八路军做过报社员,因此很受乡亲们的尊敬和照顾。

在那个年代里,“男女平等”的观念还未普遍,在大多数人眼中,女人只有生下儿子才算是为男方家传宗接代,不辱祖宗使命。

幸运的是,柴玉吉十分争气,婚后接连生下了5个儿子,让程家在村子里更加有面子,她成了村子里的“名人”。

但名气不能当饭吃,新中国后的几年自然灾害里,这五个孩子就成了五张饥饿的嘴巴,更成了柴玉吉夫妻二人的重担。

为了给孩子们填饱肚子,夫妻二人从未吃过一顿饱饭,有什么吃的都是先给孩子们。有时候实在翻不出什么吃得来,柴玉吉就低三下四的跑去附近村子讨饭,拿回来分给五个孩子们。

都说百姓爱幺儿,但柴玉吉夫妻从未偏心过其中哪个孩子,在那个年代里,粮食比什么都宝贵,她也会尽量平等分给每一个孩子。

等孩子们吃饱了,她和丈夫才会吃一点点剩下的粮食。

好不容易熬过了那段饥饿的年代,一家人的生活也在柴玉吉夫妻的吃苦耐劳下迎来了柳暗花明。

为了能让5个儿子顺利的成家立业,柴玉吉夫妻俩在沿着老屋又盖了5间房子,希望在以后给5个儿子做婚房。

5个儿子一人一间,从这里也能看出作为他们父母对孩子们的一视同仁,最起码在关乎房产的重要问题上没有亏待过任何一个孩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几十年过去了,几个孩子长大成人,除了最小的老五还留在家中,其他四个儿子都在婚后慢慢有了积蓄而携家带口搬出村子,也开始了自己的生活。

没几年,老五也结了婚,但因为老五身体不好而且有酗酒的恶习,没有攒下来多少钱,因此一直没有搬出属于自己的那间房屋。

不过虽然老五经济拮据,但他对待父母算得上孝顺,常常对父母嘘寒问暖,有需要花钱的地方也毫不含糊,换句话说,在哥哥们远离村子后,是他和妻子一直陪伴照顾着年迈的父母。

哥哥们则是逢年过节回来探望一下父母,一家人一年团聚几次也是其乐融融。

直到1982年,程家的老父亲去世,打破了原有的平衡...

被“分割”的母亲

1982年3月14日,柴玉吉的丈夫去世,临终前与5个儿子商议:将老宅留给老五,但老五要为两个老人养老送终;夫妇二人离世后,其余财产则由5人平均分配。

而老五向每个兄长支付500元,算是买下了这间宅子。

这样的条件对于其余4个分家的儿子来说,是件好事,他们不用再分担父母的养老问题;对于条件不好、体弱多病的老五来说,也能多一份生活保障。

兄弟5人毫不犹豫签下了这份合同,柴玉吉的丈夫看到儿子们达成了共识,以为自己已经处理好了身后事,没多久便撒手人寰了。

而父亲离世后,这个大家族也像丢失了主心骨一样,原本一年还回来几次的哥哥们,回来的次数更少了,一年到头也凑不齐几个人——似乎老母亲已经是老五一个人的责任,与他们无关。

老五眼看柴玉吉因失去丈夫悲痛,便更用心的陪伴母亲,也曾说过希望哥哥们多来看看母亲,但并没有打动几个兄长。

2006年,老五酒精中毒离世,这个建立在协议上的“幸福局面”又一次被打破。

在弟弟的葬礼上,4个哥哥大吵大闹:二哥和四哥认为,房子属于程家,老五去世,房子就应该收回了重新分配,如果落到老五妻子的手中,万一她以后外嫁,且不是便宜了别人;而大哥和三哥认为,当初协议写明房子归老五,如今老屋离世,现在属于老五的媳妇,以后就属于老五的儿子,哪个兄弟都不能眼红。

眼看4个儿子吵得几乎要动手了,柴玉吉不顾自己虚弱的身体,强撑着镇住了场面。

她再三表示,房子说好了是老五的,如今小儿子离世,就应该归小儿子的媳妇,毕竟孩子虽然走了,但他的媳妇也陪伴照顾了柴玉吉多年,在生活起居上处处为她操心。

更别提老五突然离世,留下的孩子还需要照顾,未来也是一笔开销。

看着伤心生气的母亲,二哥和四哥暂时没有再争论房产的分割问题,只是兄弟四人十分默契的又恢复了以前的态度——把母亲交给老五媳妇,然后置之不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虽然老五媳妇暂时得到了房产,但这毕竟不能当钱花,为了生活,她要外出打工、照顾孩子,还供养自己的婆婆。

日子过去了一年多后,在2007年11月的时候,柴玉吉不慎从沙发跌落下去,扭伤了胯骨,而老五媳妇又刚好外出工作了,这让四个哥哥大为恼怒。

他们连声责怪老五媳妇不是真心实意照顾老人,如今老人骨折导致瘫痪是老五媳妇故意苛待的结果,因此,他们要求老五媳妇交出房子并搬出去。

看着几个张牙舞爪的哥哥,本就性格温和的老五媳妇没有多说什么,按照他们意思交出了房产并带着孩子搬了出去,与这一家人就此断了关系。

房产再次到手了,随之而来的还有老母亲的安置问题。

但显然,兄弟四人没有一个愿意照顾骨折瘫痪的母亲,而母亲也不愿意离开村子,住到他们家中去。

为此,4兄弟开始对母亲的赡养问题讨价还价,各说各的苦楚,似乎自己真的有万般孝心但碍于现实无法做到一样。

经历了漫长的谈判后,四兄弟做了一个协定:

柴玉吉留在老宅,按照年龄顺序,兄弟四人每人赡养母亲3个月,三个月后轮班。

赡养期间的一切费用由赡养人负责,而兄弟们最关心的房产证,也随着母亲一起每3个月交接一次。

在困难年代能喂饱5个孩子的柴玉吉,如今像块烫手的山芋一样,被4个孩子瓜分得干干净净。

但每人每年3个月的赡养,也没能让她安度晚年,反而结局更加凄凉……

活活饿死

四兄弟的协议签订刚满一年的时候,或许是那些年的房地产行业波动较大,让家中的老二突然又有了新想法。

2008年年底,他拿着一份房产协议,希望刚好轮到赡养期的老大能把自己名下的房产转卖给他。面对老二的油嘴滑舌,老大自然百般不愿,两人很快从口舌之争上升为了拳打脚踢,老大也因此住进了医院。

老大住院了,瘫痪在床的老母亲怎么办?

很显然,剩下的3个儿子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补上这段时期,谁也不愿意“吃了这个哑巴亏”。

无奈之下,经过派出所和村委会一次次的调解,最终由将老大打进医院的老二接管照顾。

可当老二照顾的三月之期已满之后,又出现了新的矛盾,也正是这次矛盾,将柴玉吉推进了地狱。

老二并未直接通知老三,而是联系村委会代为转达——他与老三关系更加不好,虽是亲兄弟但说不上几句话。

在老二看来,自己已经照顾三个月,那么就应该老三照顾了;但老三却认为,过去的三个月里老二是在“替”老大照顾,那么接下来的3个月就应该还是老二的职责。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老二撒手不管,老三置之不理,柴玉吉被抛弃了。

于是,本应得到照顾的老母亲只能躺在老宅的床上,盼着再也不会登门的孩子们……

让人心酸的是,在3月中旬的时候,邻居还曾听到饿了好几天的柴玉吉还曾在家中凄厉的喊着丈夫的名字,诉说自己的惨状,字字泣血。

直到2010年4月9日,柴玉吉的尸体被人发现。

任谁也不会相信,原本村子里最要强、勤快的柴玉吉落得这样的下场:屋子里没有通电,放着几根燃尽的蜡烛,是昏暗房间中唯一的光源;柴玉吉的嘴唇、手指和脚都已风干;更讽刺的是,在她床头还整整齐齐摆放着儿子们的照片……

法医在经过鉴定后,得出的结论是“不排除重度营养不良致死”

案件很快引起了众怒,毕竟当时可是2010年啊,何况她明明有4个事业有成的儿子,却被孤零零的活活饿死,这样的惨案怎能让人不揪心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遗弃瘫痪老人并致其死亡的案件转为刑事案件后,4个儿子被起诉,在法院上又发生了让人啼笑皆非的一幕:

老大称自己受了严重的伤,所以没办法赡养,但事实上,他的伤早在3个月之内就养好了;

老二则称自己看到过老三的妻子送过一次饭,这就说明自己已经交接给了老三;

但老三方面依旧有表示自己没送过饭,因为对方没有交接所以自己不需要负责;

老四则言之凿凿表示,没到自己的赡养期,同样不需要负责。

四个儿子又一次吵得不可开交,但法律是非分明,不是他们耍无赖就能混过去的。

最后经法院判决:老大程一民、老二程一田、老三程一平因遗弃罪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2年半、2年以及3年半的处罚。

因未到老四程一石的赡养时间,与柴玉吉被饿死事件没有直接关系,故老四没有被追责。

法槌敲下,看似为这桩惨绝人寰的案件按下了终结键,但在牢中的3个兄弟并不认可法院的判决。

究竟是谁“杀”死了母亲?

2013年,已经出狱的老大和老三又凑到了一起,他们始终认为,母亲被饿死不是自己的缘故,是老二和老四合谋的。

为此,两人将老二和老四告上了法庭,要求追究老四的责任,案件于2013年9月12日开庭。

面对记者采访,老大连声解释道:“这房子1982年就分完了,是属于老五的”,并一再表示,因自己与老三不同意老二和老四的卖房要求,这才让4兄弟分成了两派,产生了隔阂。

之所以状告老四,是因为在其余两兄弟看来,老二当初的胡搅难缠,对老宅的算计是老四在背后指点,老二只是按照老四的意思行事,如果说母亲饿死有责任的话,那么老四作为幕后黑手也应该被追责。

同时,老大和老三也认为,当初母亲腿上出现过奇怪的伤痕,是老二和老四在赡养期故意虐待,因此,他们认定是其他两兄弟的合谋。

言语之间,四兄弟还在对房产问题耿耿于怀,始终认为造成兄弟分崩离析的根源是那几间老宅,没有一人忏悔过自己对母亲的漠视,更没有想过孤身在床的老母亲是怎样无奈又痛苦的等待着死神的降临。

更令人气愤的是,直到4年后,柴玉吉的尸体才被儿子们接回安葬,终于入土为安。

法律的是非过错已经分清楚了,可伦理道德上的孰是孰非似乎成了一场永远扯不清、说不明白的坏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