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洛水潺潺

文/周铁再

卢氏山城,我感觉最有来头说头品头盼头奔头的当属穿城而过的那段河。那段河的芳名洛河,洛水潺潺,有诗有梦。

上网查查,找书看看,听人说说,能把那段河的来龙去脉,柔情狂躁,憨实灵性等等弄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但还是宁愿自己去慢慢探析解读领悟。别人的不是自己的,自己的才是自己的。

我没有能力一次性把那段河环跑一圈,但分两次跑还是轻轻松松把她征服了。一次是从出发点沿着河北岸向西跑至黄村大桥再沿着河南岸绕回,丈量为20公里;一次是从同一个出发点沿着河南岸向东跑至山河口大桥再沿着河北岸绕回,丈量为35公里。于是知道那段河东西长约为28公里。那段河床最宽处当有2000多米,最窄处当有100多米,平均大约400多米。那段河入自黄村大桥出自山河口大桥,镶嵌于四面环山的盆地之中,盆地的宽度平均大约5公里,它的面积大约28*5=140平方公里,四周的环山平均相对高度约150米。那段河的东西落差大约不足10米。那段河有自己的性格,暴怒时的流量能达到几千个立方米每秒,枯水时也不过几十个立方米每秒。所有这些皆为大自然的妙生与馈赠,故有洛水潺潺的喻意与遐想。

或戏于水中,或游于岸上,不看热闹,不闻是非,不媚不傲,不亢不卑,细细琢磨,慢慢品味,收获浩瀚,漫无边际,在若明若暗,稀奇古怪,否定之否定中无限沉浸,不断升华。

水与水,水与山,水与地,水与天,水与人,相融,相映,相和,相争……可曰自由山水,清清卢氏;可曰山水卢氏,波澜滔滔。卢氏洛水养育出的天之骄子,欲在卢氏山水里弄成大事儿有点登天的滋味,一旦撞开山门,便有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游,先例不胜枚举。容不了是因为这盆地太小,藏不住是因为你胸怀远大,洛水输送的充足能量客观上又必须释放。所以或窝里斗,或天涯闯。客观决定没有对错与是非,但洛水养人赋智是不争的事实。

平静时的水面,似一面硕大的镜子,能照出美丽的人样,也能照出丑恶的妖魂。先例已经无数次论证,缘由洛水者,你对得起这水,这水不会负你;你糟蹋了这水,这水不会饶你;你遵道而为治理之她造福于你,你违道而为祸害之她嫁祸于你。常以敬畏之心视之,不敢慢待其灵性,锲而不舍自鞭。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意即:最高的善像水一样。水善于滋养万物,而不与万物相争。)

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意即:天下万物中,没有什么比水更柔弱了。然而对付坚强的东西,没有什么能胜过水了。这是因为水柔弱得没有什么能改变它。)

这是古人对水的认知。水的品性、智慧、力量等等都是无限的。我感觉迄今还没有认知超越的。所以还是按照古训自修,诚修柔性、执着与坚韧。

横跨于这段河的大桥,有过去的无,到后来的一座,到现在的九座,今后或会有或会没有,取决于后人的知水之品,聚水之力,获水之智。铁路桥,高速桥,公路桥,一桥比一桥壮观。有水有桥有便利,栖于洛河两岸的人们自然就有了生活的翻倍幸福。

过去的恋爱时节,因为桥太少,又不想绕太远浪费一寸光阴一寸金,所以我是破冰涉水奔波到洛河彼岸追的女同学,虽然小石子细沙子冻结于双腿之上,但还是被爱情的温度一粒粒把它融掉;现在的恋爱时节,因为有“鹊桥波里出,龙车霄外飞。”所以更显爱得浪漫不羁,虽然她不属于自己,但必须为有情人喝彩与祝福。总体来说无桥时的爱更显得纯真牢靠天长地久。

也许受洛水潺潺的涤荡与洗礼,我不接受“小朋友快来玩呀”的育人理念。自从姑娘有了宝宝,我从不带宝宝到所谓的儿童乐园去玩。全家人的共识是不能让小外孙女玩手机,我在琢磨那让她玩啥呢?于是就想到了洛水河畔,洛水潺潺。这不就是最宝贵的天然育儿乐园吗?在这个乐园里能动施育,慢慢开启她的智慧之门,不就是在培育她的“似水年华”吗?于是我就带着外孙女到洛河滩玩沙;到洛河两岸的公园里捡垃圾;到洛河岸边的兴贤里扶贫移民村看村民们剪香菇脚。边看边和宝宝交流:阿姨、奶奶们一个多小时剪一筐香菇脚挣三元钱多不多?

宝宝:多。

问:累不累?

宝宝:累。

问:辛苦不辛苦?

宝宝:不辛苦。

虽然才一岁八个月的小外孙女对答得让人啼笑皆非,但我还是很欣慰。

有一天,宝宝在家里做了一个把两只胳膊向后一展的动作,嘴里还说着:飞飞!飞飞!全家人不得其解。再带宝宝游玩于洛水岸边,一大鸟突然从水上飞起,宝宝也随即做了一个双臂后展的动作,激动地嘴里喊着:飞飞!飞飞!我恍然大悟。恰时河水的上空一排大雁南飞,我说:你长大了能飞高不能?

宝宝:能

问:飞多高?

宝宝:高高(她的小手指着天上的大雁)!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带外孙女游玩于洛水之间,观看于洛水,思考于洛水,得益于洛水,成长于洛水,水性扬帆,执舵远行。

【作者简介】周铁再(男),河南省卢氏县人,二十三年从军路,戎马半生一世缘。2006年5月的某一天,突想用文字记录些生活感受,于是就这样做了,乐此不疲,与朋友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