迄今为止,大热综艺节目《无限超越班II》最黑红的选手莫过于李菲儿女士。

从疑似把锦超训哭开始,她就被弹幕和评论区冠之以“新晋职场油子”的头衔——“艾玛,这不跟我斜对座没事儿老挑人刺儿的大姐一毛一样吗?看着她,我拳头都硬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无独有偶,几期之后,赵奕欢又成为了第二个被菲姐“欺负”到的老实人。

本来白天刚被评级到“其他”组就已心情不佳,晚上又直接被对手各种嫌弃,压力山大之际,赵奕欢终于忍不住对经纪人崩溃大哭:“我都没有脑子思考了,都被她牵着鼻子走,她都不演妈,觉得我哪像个妈。我就怕我演不好,以后再也接不着戏了嘤嘤嘤……”

这情这景,直接串台到了上一次窝在羽绒服里默默流泪的锦超小弟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过节目播出后,恶评没有像之前那样如潮般涌来,因为李菲儿也同时呈现出了一些显而易见的优点,比如,业务不差,人挺机灵。

演《漫长的季节》里的风尘女殷红演得有模有样的,《孝庄秘史》里戏份不多的婢女也演得可圈可点。为此,她还顺利拿到了合约。

且纵观整季表现,只有她把人弄哭的份儿,而她自己却从未因任何批评有过半滴眼泪。这杠杠滴心理素质,怎么不算横行职场必备呢?

来,从现在开始,请广大网友暂停口诛笔伐,别再把她看成令人讨厌的某某某的化身或者宣泄负面情绪的靶子,就把她当作一个有趣而丰富的个体,看看她的体内藏着一本怎样的《武功秘籍》。

“讨坏型人格”的一体两面

不排除节目剪辑会有扭曲和放大事实的因素,因此我所描述的只是普通观众视角下的李菲儿。

私以为,争议的源头与她本人性格中自带的一项天赋紧紧相连,那就是:特别懂得抬高自己,并给自己刷存在感。

让我们把目光拉回最著名的大训锦超那一期:其实在当众大批特批锦超领导力不够之前,她就已经在有意无意地经营“心系团队的热心美大姐”人设了。

好不容易在曾志伟那里争取到一个小龙套之后,她还不忘问副导演一嘴:“有没有其他的,我们队还有一个人。”

换装时,还要誊出一只嘴在群里千叮万嘱:“大家现在能起的马上起,我们已经损失三个角色了,四五百分都没了,不用化妆了,反正都是龙套角色,打个底涂个口红马上来。”

再往后,她也没少对着郑合惠子“展现领导力”。

在去往另一地跑龙套的大巴上,她先是给对方一个下马威——“那啥,你今天来得最晚,虽然不是故意的,但毕竟来晚了,你得干又苦又累的活儿哦。”

紧接着又认真输出起了“工作信条”:“现在这样,我们努力把肯定的东西拿到手,没做到就不后悔,而不是说如果当时怎样就好了,那会很痛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奇怪了,明明如此“心系团队”,为何弹幕区一片骂声呢?我猜有这么两个原因;

其一,她讲的那些道理听起来挺有道理,但基本都属于正确的废话,旁观者只会觉得此人像个试图教我做事的懂王,而不是真的为我好的热心肠;

其二,事儿都做得太在明处了,太具表演性了。

尤其训锦超那里,一个人性格内向、气场不强大,又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被扭转的,你当众对他咆哮,不仅无法在瞬间改变这个人,还会在客观上煞掉他的气势,显得他更像一个小可怜儿,其他人不是更难对他心悦诚服了吗?如果真的想要这个队长支棱起来,跟他单独谈难道不是更为有效的方法吗?

之前在《浪姐2》,类似的事情也有过一桩:在备战舞台的练习室,张馨予要求休息五分钟,却遭到了李菲儿的强烈反对,理由是“咱们现在有什么了?明明处于劣势,还不知道紧张一点?”

张馨予都懵了——“就五分钟,咱就差这五分钟吗?”

我等观众:对啊,“认真排练”跟“休息五分钟”之间有那么矛盾吗?

可这就是你菲姐下意识的脑回路呀!

相对于他人的成长、团队的荣辱,她更在意的是自己有没有被看到,自己的形象是否安好,而其他人,尤其是其他人的“弱”与“错”,都是用来抬高自己的垫脚石。

请再看“训锦超”那期的李菲儿:

论态度她不是最勤劳的,九点多才起,但郑合惠子比她起得更晚,所以就很不幸充当了一回“理亏工具人”;

论实绩她不是最拔尖儿的,甚至是拖后腿的,好不容易争取来个龙套角色,还因老天下大雨泡汤了,当曾志伟在旁边说“你看,戏不等人吧”的时候,她大概也觉得面子有点挂不住吧。

因此,接下来的“训锦超”大概率是在“挽尊”——通过放大对方领导力不足的短板,侧面彰显自身“心系团队”的优点,进而盖过自己晚起与分数落后的略显尴尬的事实。

你可以说她不够厚道:“通过强调别人的‘更弱’来掩盖自己的‘弱’,通过放大别人的‘错’来显得自己无比正确,真的很缺乏同理心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换个角度看,这何尝不是一种“化劣势为优势”?

很多人苦恼于“为什么我总在自我PUA、总在内耗”,这姐则完全处于另外一个极端——她不仅不爱挑自己的错儿,还永远能奇迹般地从比较中扒拉出自己的亮点。

咱就是说,这功力要能往易内耗选手身上匀一匀,那世间将少多少痛苦的挣扎?

不止如此,“菲式心法”还有至关重要的第三条,那就是:时刻以自身利益为导向。

另一期,她在拍戏时丢掉了非常重要的道具玉佩,影响了整个组的拍摄进度,导演一气之下说不拍了。

从节目呈现来看,李菲儿是这场事故的第一责任人。可在跟导演的后续沟通里,她除了反复确认“真的不拍了吗”,就是询问旁边的道具小妹“还有没另外一样的”,反正奏是没有半句道歉。

相对于自己有没做错,她显然更在意拍摄进度是否真会受到影响,自己还能不能挣到分儿。

这等“自私”,乍看可恨,细看之下,又叫人不禁拍案叫绝。

最后,当她把替换装拿到导演面前时,导演脸上写满了无奈,仿佛在说:“呵,这个连对不起都舍不得讲的女人竟然得逞了。”

她甚至可以罔顾规则与面子、半跪着求领导曾志伟给自己开后门儿——“我虽然迟到了,但是好可怜,给一个角色叭,求求了!”

这叫什么?信念感啊!目标与行动的高度一致啊!

油子VS老实人

所以你看,谁说“油子”是一无是处的纯反派?他们只是特色鲜明的一类人罢了,他们身上的特质是中性的,只有在特定维度下,才能呈现出好坏之分。

站在“被欺负的老实人”视角,他们确实有点坏;而作为积累了点社会阅历、同样可自嘲一声“老油条”的我看来,他们的“坏”也是一道有效的“护身符”。

扪心自问:你为什么会共情“老实人”?

除了自己身上有他的影子之外,可能还有以下两个原因:

1、老实人更专注于提升能力和做事本身,他们往往是创造价值、提供成品的人,你若是他的同事就不必担太重的担子,你若是他的受众就能欣赏质量更具保障的剧集,身为可能的受益者,你自然站他;

2、老实人习惯于在自己身上使劲儿,总觉得自己做得还不够,而并不擅长搞斗争和怪别人,这会让人觉得他们是无害的、没有威胁的、缺乏攻击性的,所以无需对其口诛笔伐。

聊到这里,老实人的短板就出来了:空有才华,而没有守护才华的围墙,在残酷的现实里,就很容易成为被利用的棋子,自己的胜利成果也很容易被偷、被抢、被白嫖。

那一期的锦超不就是么?明明起了个大早,明明表演得到了导师的高度褒奖,最后却被一个晚起、没挣到分的老员工劈头盖脸训了一顿,冤不冤哪!

而锦超之所以在被批的时候没有反击,却似乎认同了李菲儿的指责,大概是因为他心里本身就住着一对善于发现自身不足的内在父母,而李菲儿的批评只是外化了这种严苛的声音,开启了他习以为常的自我攻击模式——“果然是我还做得不够好呢,都怪我”。

对比之下,区别一目了然:

李菲儿们的思路——“我很好,所以你们的不够好都是为衬托我的好而存在的。”

锦超们的思路则是——“在达到那个遥不可及的完美标准之前,我都还不够好,被挑刺是应该的。”

所以通常,前者成绩一般般但挺嘚瑟,后者明明已经特优秀却总是有点怯。

把这两种人放一起,后者当然就是很容易被前者欺负的。

李菲儿们会想:啊哈,你这么厉害都得被我教,那我得多威风多骄傲啊。

锦超们会想:虽然她态度有点横,但我好像确实做得不够好。

谁痛苦谁改变。这边建议老实人从哪儿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直接向油子学习如何“使坏”。

突破点不过三个字:配得感。

油子也许才华有限,但他们特别擅长以有限的筹码去争取足够多的权力。在职场中,油子们的话语权、咖位等往往高于自己的实际能力。

因为他们非常知道,才华是助力自己向上爬的阶梯,而不是自我PUA的钢针。重点不是“差多少”,而是“有多少用多少”。

而很多执着于能力提升的老实人,差的就是这点配得感。明明有能力却总是挺不直腰板,明明有才华却不敢对外争取一份与之匹配的话语权,好像做到满分才敢去开口要六十分的好处,做到天下无敌才能拥有耍威风的资格,最终导致好好的业务骨干落得个人微言轻的待遇。

唉,光是听着就好憋屈。

有句话咋说来着,出门在外,身份得自己给。油子们都深谙此道,老实人也要积极补课、迎头赶上啊!

放心,油子们不会总得逞

洗白归洗白,但不得不说,油子们的“坏”确实会有意无意地戳到身边人。所以,和油子共处,自然得学一些护身技能。

这边建议可以直接从纪凌尘和郑合惠子那里抄作业。

李:作为队长,咱们是不是要一队行动?

纪:为什么呢?

李:因为他们两个七点半出发的,好,他的出发点为我们好。

看,一句“为什么呢”就让李菲儿的逻辑bug自行暴露了。

李:我们晚上必须跑回来。

郑:好的,群头。

纪凌尘做对的地方在于,他没有把自己放在被审判的位置,内核的稳定让他抵挡住了对方的暴怒洪流,进而按照常规思路发出理性质问:为什么呢?您这逻辑合理吗?

郑合惠子当然也没有认同李菲儿,她并不觉得自己是需要被教的小学生。只不过相较于纪凌尘,她更加有意识地释放了自己的攻击性——好的,群头,你不过是个群头而已啊。幽默又不失力道,很是四两拨千斤了。

以上,只要你遵从自己的判断和感受,不被她的情绪流裹挟、不主动认同她的优越性,就自然能找到符合自己风格的反击方式。

另外,不论油子是否有“恶人磨”,都请相信,谁都是自带局限性的,油子也并不例外。

一来,太不爱挑自己错儿未必是全然的好事。

油子聪明嘛,不做无用功,觉得既然使六分力就能通关、就能被导师夸奖,那我干嘛使七分力。这类人大概率很难成为精益求精的大师,也很难成为顶尖的成功者。

想要大有长进,得肯花笨功夫,得敢于跟自己的极限死磕。一个人太轻盈,往往难以绽放那种极致的光彩。

二来,太喜欢给自己找借口也是自设屏障。

跟制片人会面那一段,李菲儿讲了很多外部的原因,诸如,一些试戏环境不尊重人,随便来个人面无表情念台词,导致自己也难有好发挥。

恰巧,拍《孝庄秘史》时,向佐也找了个借口,说滴血验亲那段没发挥好是因为当时自己都有点醉了,吴镇宇听后哑然一笑,而后如是说:你如果总是这样维护自己,你的解释就包围你的作品了。

此言妙矣。所谓的成功、奇迹,归根到底就是一次又一次的深度链接,总是以各种各样的借口作为防御的铠甲,你终将永远待在自己“美妙秀丽的舒适区”,止步不前。

总之,每个人都自带天赋,也自带盲点。不必抱怨谁十恶不赦又总能得逞,我们只需适当自卫,并慢慢以彼之道还之彼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