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妈因意外离世,外公外婆和舅舅一家迅速占据了我的家。

外公严肃地声明:法律有明文规定,你妈的遗产应由我和外婆以及你共同继承,这房子是以一定的价格购得,你既然占有一部分,我们会算清欠你的,但之后这房子就归我们了。

我稳稳地站在原地,反问外公:你们家之前得到了一大笔拆迁款,怎么那时候没按法律规定给我妈分一部分呢?

外婆气愤地给了我一巴掌,怒斥我:哪家会把钱分给已经外嫁的女儿?你妈自己都没说什么,你又凭什么来争?

舅舅不耐烦地催促我:你快点搬出去,这里住不下这么多人。

我强忍怒火,选择了毅然离开。

十年后,外婆泪流满面地找到我,质问我:你难道真的忍心见死不救吗?

我18岁,刚刚踏入大学的校门,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却无情地带走了我的妈妈。

那场看似普通的重感冒,竟然如此凶狠地夺走了我妈妈的生命,让我们全家都措手不及。

当我急匆匆赶到医院时,妈妈已经永远地闭上了眼睛,她没有留下任何遗言,就这样静静地离开了我们。

我站在那里,心中一片茫然,无尽的凄凉涌上心头,我甚至哭不出来,只是呆呆地望着妈妈那安详的脸庞。

对于妈妈,我的感情是复杂的。她是个典型的“扶弟魔”,总是毫无保留地帮助她的娘家,甚至不惜牺牲我们小家庭的利益。

因此,在我8岁那年,爸爸在和她无尽的争吵后,选择了与她离婚。

离婚时,妈妈坚决要争取我的抚养权,并要求爸爸一次性支付20万的抚养费。

当时的20万对于我们家来说是个天文数字,但爸爸为了离开这个让他无法忍受的家庭,硬是东拼西凑地筹齐了这笔钱。

爸爸离开的那天,他当着我的面告诉妈妈:“房子和钱我都给你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顾冰冰。”说完,他亲了又亲我,然后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我们。

离婚后,妈妈把那20万全部交给了外公外婆。他们欣喜若狂,直夸妈妈是个孝顺的女儿。

外公外婆甚至计划着让妈妈再嫁,好再捞一笔彩礼给舅舅结婚。

可惜妈妈的名声已经传出去了,没有人愿意趟这浑水。几经波折后,他们终于打消了让妈妈再嫁的念头。

妈妈有一手做烧麦的绝活,离婚后她租了间小门面开了个烧麦店。

因为口味独特美味,吸引了很多人前来品尝购买。

然而这些繁华与我无关,自从爸妈离婚后我穿的衣服鞋子都是亲戚家孩子不要的旧衣物我的新衣服只有校服。

每天晚上妈妈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清点钞票然后过段时间就扎成一扎扎地给外公外婆送去。

看到他们笑得像朵菊花一样绽放妈妈心里就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和自豪感,但是外公外婆并不喜欢我,他们总是跟妈妈说,“一个丫头片子,以后反正是别人家的人,现在不用这么惯着她。”对于外公外婆的话,妈妈向来是言听计从,她认为只要不让我饿着冻着,能让我上学,就已经是对我莫大的恩赐了。

可是,她似乎忘了,爸爸当初给的那二十万抚养费,原本是足够让我过上更好生活的。

爸爸刚离婚那段时间还经常来看我但每次妈妈见到他不是冷嘲热讽就是伸手要钱要么就是百般阻挠不让我和爸爸见面。

久而久之爸爸也被搞得身心俱疲后来也渐渐地不再来看我了,再后来,我听说爸爸去了外地,重新组建了家庭,还有了新的孩子,他再也没有回来过。

我妈和爸爸离婚后,她的心便完全系在了娘家。那20万的抚养费,被外公外婆用来建了一栋气派的两层楼房,舅舅的婚礼也办得风风光光,舅妈也顺利娶进了门。

妈妈在娘家人的赞美与夸奖中找到了自己的价值,这是她日复一日辛勤工作的动力源泉。在她看来,娘家人的认可和依赖比什么都重要。

就在我考上大学的前一年,外公外婆家迎来了拆迁。

那幢两层楼房换来了三百多万的拆迁款,这对我们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然而,这笔钱却与我们无关。

外公外婆迅速在市里买了两套房子,一套送给了舅舅,一套送给了表弟。他们甚至在县城中心买下了一处门面,三百万就这样被他们轻松花光。

而他们未来的养老计划,也已经安排得明明白白,那就是跟着我妈一起生活,因为他们认为女儿才是最贴心的。

看着这一切,我内心五味杂陈。虽然我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但我已经能够感受到这种明显的不公。

然而,妈妈却对此毫无怨言,反而觉得理所当然。她的生存价值,似乎就是为了给娘家做贡献。

我深知自己无法改变这个现状,所以我只能拼命地读书,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离开这个让我感到压抑的家。

当我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我泪流满面,因为我知道,我离开这个家的愿望终于要实现了。

然而,命运却在我刚进大学不到一个月的时候给我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

我接到了妈妈去世的消息,她的烧麦店生意兴隆,但她却舍不得花钱请人帮忙,所有的事情都亲力亲为。

多年的操劳让她的身体变得虚弱不堪,但她却仍然坚持做烧麦,即使感冒了也不肯停下来休息。

最终,她在店里晕倒了,被送往了医院。但没想到的是,这一次的离别竟然是永别。

在收拾她的遗物时,我看到了她结婚时的金项链、金戒指和金耳环,但这些都被外婆拿走了。她说这是她唯一的念想。

我感到无比的心痛和无奈。作为妈妈唯一的女儿,我难道就不需要这些念想吗?舅舅和舅妈的态度更是让我感到心寒。

他们似乎并不在意我的感受,只关心那些金银财宝。

舅舅甚至去银行查了查妈妈的银行卡余额,结果当然是没有多少钱的。因为她只要有一点钱就会马上孝敬给外公外婆。

我看着他们冷漠的面孔和贪婪的行为,内心充满了失望和愤怒。但我知道自己无法改变这个现状,只能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的痛苦和无奈。

葬礼结束后,外公外婆、舅舅舅妈以及表弟就急匆匆地搬进了我家。

他们之前拿到拆迁款后并未在本地购置房产,而是一直在租房子住。

外公以一家之主的身份宣布:“按照法律规定,你妈妈的遗产应该由我和你外婆,还有你共同继承。这套房子当初购买时花费了12万,你占其中的4万。我们会算清楚这笔账,但现在这房子归我们了。”他的话明显是想以4万为由将我打发走。

这套房子是我父母结婚时买下的,20年过去了,它的价值至少已经涨到了40万。可他们竟然还想按原价来跟我算?

我反驳道:“去年你们家拆迁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按照法律规定给我妈妈分一笔拆迁款呢?”

外婆听后直接给了我一巴掌:“哪有把钱分给女儿的?你妈自己都没说什么,你凭什么来争?”

舅舅也催促我:“你赶紧搬走吧,这里住不下这么多人。”表弟甚至动手推我,让我离开。

我一把甩开他,坚定地说:“这是我家!”

外公愤怒地大喊:“这是我们的房子,你给我走!”

我毫不退缩:“好,我走。但你们得把那4万块钱给我。我还要上学,还要生活。”

外公不耐烦地打发我:“我们现在没钱,等以后有钱了再给你。”

外婆也一副嫌弃的样子:“你这孩子,怎么就想占我们便宜呢?你不会去找你爸吗?”

面对这样的家人,我知道自己再也无法留下,只能咬牙离开,希望从此与他们再无瓜葛。

大学四年,我全靠自己的努力和贫困助学金过活。

我没有去找爸爸,因为我不想打扰他的新生活。

更重要的是,我害怕去找他后,连仅剩的父爱也会消失殆尽。我需要爱来支撑我活下去。

这四年里,我也偶尔从家乡的亲戚朋友那里听到一些关于外公外婆他们的消息。

他们住进我家后似乎就厄运连连。

外公不慎从楼梯上摔下导致瘫痪;舅舅跑滴滴时遭遇车祸赔了巨款。

他们为了躲避我那4万块钱一直都没联系我这正合我意。

毕业后我留在了省城一家大型私企工作。

月薪八千对于我这个刚入职的大学生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这里的生活让我感受到了久违的自由和掌控感与之前那些年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我要在这里扎根开始我的新生活!

一大早,公司里便传来消息,今日高层将有重要视察。

所有员工都换上了整洁的工装,端坐在各自的工位上,静候大领导的莅临。

时钟指向九点,董事长在众人的陪同下走了进来。同事们纷纷起立,报以热烈的掌声。

我坐在工位的最边缘,起初只能望见董事长高大的身影。他是个看似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士,气宇轩昂。

当他渐行渐近,我逐渐看清了他的面容。那一刻,我惊愕地屏住了呼吸——这张脸,与我记忆中父亲的面容如此相似,难道说……

我的脑海中一片混沌,忘了跟随大家鼓掌,只是愣愣地望着他一步步走近。

回忆如潮水般涌来,那个曾紧紧拥抱我、温柔唤我“冰冰宝贝”的人,此刻就在眼前。

我颤抖着声音,悄悄问身旁的同事:“咱们董事长,他……他叫什么名字?”

“他叫宁成海。”同事随口答道,“哎,说起来,你们都姓宁呢!”

真的是他!那个我思念了多年的父亲!

我的眼眶一热,泪水像决堤的洪水般汹涌而出。我试图抑制自己的哭声,却只是徒劳。

周围的同事纷纷投来诧异的目光,主管也察觉到了我的异常。最终,董事长的目光也转向了我。

他愣住了,眼中满是不敢置信。他迈开脚步,缓缓向我走来。

主管急忙上前解释:“董事长,这小姑娘是新来的,可能有些激动……”

董事长轻轻推开主管,径直走到我面前。他的嘴唇微微颤抖,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我,轻声问道:“你……你叫什么名字?”

我泪流满面,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主管急忙替我回答:“董事长,她叫宁冰,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来我们这儿三个月了。”

“冰冰,是你吗?真的是你!”

爸爸突然冲上前,紧紧地抱住了我,就像小时候那样。

“爸!”我终于放声大哭。

全场的人都惊呆了,主管的嘴巴张得老大,显然没料到这次视察会变成父女重逢的感人场面。

而我,一个平凡的小职员,突然间成了董事长的千金。

我突然间像是踏入了一个梦幻的童话世界,过上了从未敢奢望的公主般的生活。

父亲在当天便安排我搬进了一幢富丽堂皇的独栋别墅,他递给我一张附卡,并让他的女秘书陪我去商场购物。

他嘱咐我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无论是华美的衣服还是精致的包包,都要尽情挑选,要配得上我现在的身份。

更重要的是,他想用这种方式来弥补多年来对我的亏欠。

在商场里,我看着琳琅满目的名牌包包、衣服和鞋子,感觉像是在做梦。难道灰姑娘真的变成公主了吗?

女秘书热情地帮我挑选了十多套华美的衣服、两条璀璨的钻石项链、三个奢侈品包包、五双精致的鞋子,还有一整套当季大牌护肤品。

我就像一个任人摆布的木偶,任由她为我搭配装扮。

接着,她又带我去做了时尚的发型,并精心化了妆。当我回到家时,已经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位高贵典雅的名媛。

父亲在别墅里等我,看到我时他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吩咐阿姨开饭。

这是我们分别十多年后,第一次坐在一起吃饭。我心里真是感慨万千,五味杂陈。

如果妈妈不是扶弟魔,如果他们没有离婚,这一家三口的日子该是多么幸福温馨啊。爸爸给我夹了一只鸡腿,深情地说:“冰冰,你知道吗?这么多年来,爸爸一直在想念你。”

说到这儿,他的声音哽咽了,“可一想到你妈那一大家子,我就……”他努力忍住泪水,“冰冰,爸爸对不起你,希望你不要怨恨爸爸。”

我的眼圈又红了,“爸,我从来没有怨恨过您。在我心里,您一直是一个温暖而重要的存在。只有想到您,我才有勇气继续活下去。”

爸爸终于没能忍住泪水,他拉住我的手,泪水滴在我的手上,“冰冰,现在好了,你回到了爸爸的身边。让爸爸好好弥补你这些年来的缺失。”

我点点头,擦了擦眼泪,“爸,我会一直陪伴在您的身边。我再也不想离开你了。”

爸爸拍了拍我的手,又露出为难的神色,“冰冰,爸爸后来又结婚了。你还有一个弟弟和妹妹。希望你不要因此怨恨爸爸。”

虽然我心里感到一丝痛楚,但说实话,我完全能理解爸爸。

这么多年来,他也在努力忘记过去、创造新的生活。我有什么理由去怨恨他呢?

我看着爸爸的眼睛,真诚地说:“爸,我不怨恨您。真的不会和弟弟妹妹争抢什么。您放心吧。”

爸爸严肃地说:“傻孩子,说什么抢不抢的。你该拥有的东西爸爸绝不会少给你的。”说着他拿出一把崭新的车钥匙:“爸爸今天下午给你买了辆保时捷。车就停在院子里以后你出行也方便些。”

我接过车钥匙天哪!我何时敢想自己能拥有保时捷呢?爸爸又问:“冰冰这些年来你一定受了不少委屈吧?”这一问又把我的泪水引了出来。

当得知我这些年来连新衣服都没穿过一件在外公外婆眼里只是个多余的存在时爸爸气得握紧了拳头。

当听到我说妈妈去世后外公外婆立刻把我赶出家门我在大学四年里全靠勤工俭学度日时爸爸愤怒地一拳砸在桌上:“他们太过分了!”

我哭着说:“妈妈一辈子都在为娘家付出。她可能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去世后女儿会连一个栖身之地都没有。”

爸爸叹了口气:“你妈妈这个人啊一辈子都在为她父母和弟弟而活真是太可悲了。”

他抚摸着我的头发温柔地说:“冰冰你千万不要走你妈妈的老路。爸爸希望你永远为自己而活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活出自己的精彩!”

我含着热泪,坚定地点了点头。

即便父亲给了我信用卡,鼓励我随心所欲地消费,无需再为生活奔波,只愿我快乐自在。

但我依然选择回到了曾经的工作岗位,我想要继续工作,我想要用自己的力量生活。

父亲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冰冰,你愿意继续在爸爸的公司工作,我真的很高兴。再过几年,我会给你公司的股份,让你帮我管理公司。”

我成为了公司的接班人,大家一时之间都有些不知所措。

特别是部门经理,什么也不敢让我做,我就这样在办公室里坐着,同事们也不敢找我帮忙,让我觉得无比无聊。

这样的日子过了两天,我终于忍不住了。

我邀请部门经理和同事们一起聚餐,大家喝啤酒、吃烧烤、尽情地唱歌。

在欢乐的气氛中,我认真地对他们说:“从现在开始,你们就把我当作是刚毕业的大学生,需要我做什么就尽管吩咐!”

一个同事半开玩笑地问:“宁冰,你是不是和你爸闹翻了,放着好好的大小姐不当,来跟我们一起打工?”

我笑着说:“我爸也是从打工仔做起的,现在不也是董事长了吗?我要向他学习,全靠自己!”

部门经理举着啤酒杯对我说:“我明白了!你爸是在培养你,想让你成为商业精英!”

从此,我又回到了打工人的状态,开始努力地工作。

关于我找到有钱爸爸的事情,很快就在老家传开了。

这年中秋节,我意外地接到了外婆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