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陷关停潮!一年亏损上千万,艰难求生的客运站,会消失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曾几何时,在万千打工人背井离乡的背后,是一辆辆长途大巴的支持,那时候全国各地的客运站都是人声鼎沸。

但是近些年随着交通工具的多样化普及,之前人们外出首选的客车,因为速度慢,乘坐体验差,逐渐落下神坛。

现在国内很多汽车客运站因客流量锐减等原因,陷入常年亏损的窘境,据说一年的损失可达上千万,甚至有些省市地区还出现了长途客运站关停的情况。难道一直在夹缝中生存的长途客运站,就要这样退出我们的时代了吗?

客运站的曾经

上个世纪是长途客运最辉煌的时代,那时我国高铁交通网络还没成型,高速公路也还没有现在发达,飞机票的票价之高更不是老百姓能坐的起的。所以出趟远门,不少人都会选择长途客运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要知道客运站的选址和火车站选址不一样,因为其高机动性,所以就连一个小县城都有自己的客运站,这样就大大方便了人们出行。

全国各地的客运站都是当地最热闹的地标建筑,里面外面都是扛着大包小包的旅人,排队等着买票上车。

在那个时候,伴随着周而复始的发车和返程,公路客运几乎“垄断”了国民的出行的选择。

就是因为长途客运行业的火热,滋生出了不少的乱象,比如到现在很多人都还有的刻板印象——车辆非法运营。

当时很多跑客运的大巴车都是个体承包的,因为客运站只负责按点售票,并不会考虑司机的盈利情况,所以不少个体司机都会私下和黄牛合作,让黄牛帮忙拉客。

不少第一次出行的旅客很容易被黄牛口中的“加塞”票源所吸引,购买后才发现自己花了几倍的价格买了个站票。

站票也就算了,还会被司机撵着去换乘几趟其他的大巴才能达到目的地,实在是得不偿失。

而不少通过正规渠道购票的乘客也苦不堪言,司机跑着跑着车突然一个掉头,绕个路去接黄牛介绍的乘客,这样就会大大延误达乘客的到时间。

延误也就算了,超载带来的危险才是最可怕的。尤其那些开往山间路的大巴车,超载行驶可能引发的行车危险简直不敢想象。

即便如此,那时的长途客运的运营依然如火如荼,浑然不觉之后会有被旅客抛弃的一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时代的“弃儿”

在出行选择不是高铁就是飞机的现在,大巴车一词被很多人归类进了“土味”词汇,就连高铁不通的城镇也很少会有人选择长途客运出行,反而选择私家车或者拼车出行。

随着近乎腰斩的客流量缩减,长途客运行业被逼入了绝境。

客运大厅里没有人,停靠区里没有大巴车,车站里寂寥的气氛和外面人潮涌动的街头几乎成了两个世界,就像一个不入暮年的人静静等着自己“退休时刻”的来临。

通过各地公布的消息来看,2023年上半年已经有七个省市,上百个客运站宣布终止运营发车,其他省市还在靠着补贴强行给客运站吊着“续命”的点滴。

我国经济的腾飞率先体现在了国民出行方式上,比如私家车出行,高铁线路的开通等等。就拿铁路交通和客运交通作比较吧,九成以上旅客都会选择铁路交通出行。

因为随着高铁线路的铺就,我国的普通列车也经历了好几轮提速,通往各地的线路不仅增加车次,还开通了更多的四五线地区的线路。

这样一来,大巴车随坐随走和车次多的优势,就这样被轻而易举的超越了。再看出行的安全性比较,那铁路交通必然也是完胜客运大巴的。

我国的铁路进站的安检那都是极高规格的,不要说活禽家畜了,就连一些可能产生的危险物品,都会在安检通道处拦截下来。

这样不仅保障了乘客的安全,同时还保证了车厢内的整洁程度。由此来看,客运大巴确实在各方面都不占优势。

这时就有人要说了,客运大巴在短途其实更有优势,长途出行让给铁路“老大哥”也罢!

其实不然,随着我国信号通讯技术的发展,手机从2G网迭代到4G网,这就引领了一种新的出行方式——互联网约车出行模式。

通过手机轻轻一点,在家就能等着司机来接,旅途中全程录音录像,还有一键报警设置……

网约车经过几次改革后,安全性和便捷性全面拉满,和客运大巴在短途赛道上“正面硬刚”,给本就门可罗雀的的客运行业雪上加霜。

咱就是说,在这么多的出行工具面前,谁还会选择在大巴车里忍着颠簸和拥挤受罪呢?

说到这里,有网友也好奇除了高铁、飞机和网约车等更便捷的出行方式的影响外,长途客运自身是不是也有一些不尽人意的地方呢?

其实还是和上文提到的一样,客运车辆因为承包制的原因,并没有统一明确的规章制度,在车辆出站后司机的行为无人能管控,这也就造成了各种潜在的危险,让人觉得很不安全。

而且因为车内环境乱糟糟的,车厢内空间也很小,空气不流通,这就让不少晕车人士一提到客运大巴就头疼。再对比一下高铁车厢的环境和设备,客运车辆在这方面完全没有优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根据我国交通部的公告显示,从2014年起客运公路运输便开始走下坡路了。想当年客运公路运输巅峰期旅客吞吐量高达近200亿人次,此后却一路以每年同比下降百分之五的速度下滑,2022年公路客运量仅有区区35亿人,年亏损超千万元。

对比昔日的辉煌,客运界曾经的“大佬”也不得不承认,此时的公路客运确实已经跌入了市场的谷底。

客运站该何去何从?

逐渐被市场边缘化的公路客运真的无路可走了吗?如何进行改革扭转客运站的颓势呢?不会真的被彻底关停吧?不少人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其实大家不用担心,客运站不会被彻底关停的,因为公路客运的市场还是有的,只是需要多融合时代的需求,进行彻底的改革。

虽然我们上面提到了其他出行方式的种种优点,但是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地域问题。

要知道我国国土辽阔,市区和城镇的基础设施都已基本完善,但是我们还有一些偏远的村镇还在建设中。

对于这些地方来说,大巴车是价格最合适,出行最方便的交通工具了。

而且长途高铁票的价格也不是人人都负担得起的,价格低廉的客运大巴在不少人眼中已经是最优选择了。

但是这只是现阶段的需求,随着我国不断推进城市化发展,经济薄弱的地区在不久的将来也会成为繁华的城镇,那到时候公路客运岂不是又没路可走了?

不少专家也考虑到这个问题,所以可以看到,很多城市的客运站已经开启行业内的淘汰和改革模式,力求在困境中找到出路。

这里就要提到几个城市改革成功的案例了,他们对公路客运的“痛点”下手,大刀阔斧地进行了改革。

广州市是一座十分现代化的城市,经济发展水平在全国也是数一数二的。他们在客运站的改革方面选择了像“出租车模式”学习,陆续建立了二十多家“招呼站”,方便乘客出行。

这个“招呼站”类似于出租车停靠点,建立在每两个车站中间。如果乘客在行程中想下车,或者有乘客想乘车,那就可以在这个停靠点招收示意。

这样车辆就可以根据乘客的需求,在不同的地点停车方便上下车。这给乘客提供大大的便利,自然也吸引了不少乘客选择客运出行。

吉林省公主岭客运中心的改革,是将当地农产品市场的货运和客运相结合,开发出了客运和农村电商物流联合,尝试打造客货同网、多站合一、多业并举的发展新模式,从而形成一条符合当地特色的一条龙产业。

广东省韶关市的客运中心则是更关注旅客的出行习惯,为旅客们提供了市区到市区,市区到县镇的“一站式无需换乘”模式,大大节省了旅客出行是换乘的时间,让便利真正落在实处。

长途客运的一头连着城市,一头连着农村,只有在变革中求生存,才能在坚持中谋发展。

我们要对在时代发展中走得慢的行业和人群多一些宽容和理解,不能一刀切的将它们甩在身后。

结语

在这市场的寒冬中,长途客运行业终于从曾经辉煌的美梦中醒来,选择了改革更新的道路。

现如今这位曾经的“老大哥”要从新认识市场,重新理解市场。要抓住客户追求便捷和高性价比的需求,在改革自身的同时,也要助力拉动当地的商业经济。

只有形成有特色、有突破的商业运营模式,才能在时代浪潮中处于不败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