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闺蜜是个白富美,却偷了我的救命钱。

我去讨要说法,竟被她推向卡车撞得血肉横飞。

弥留之际听见她抱怨:“要死赶紧死,正好医院有太平间。”

我拼命扑向她,用尽力气也只是将她的脸抓得稀巴烂。

再次睁眼,这次轮到我给她在太平间找床位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区区二十几万,轻松拿下。”配图是某米刚上市的热门新款汽车定金截图。

看到叶雨眠的朋友圈,我才意识到我重生了。

叶雨眠端着白富美人设,过得光鲜亮丽,到处疯狂炫富。

但其实背地里,她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strong姐。

上辈子,她借高利贷挥霍无度,到最后窟窿补不上时,她盯上了我的救命钱。

钱被偷,我找她理论,被她恶意推向大卡车,撞得血肉模糊,送到医院为时已晚。

她仗着我是孤儿无人撑腰,便以至交好友的身份,私自接受了和解,转头拿着赔偿金还了钱,接着逍遥快活,更是找到了富二代男友,活成了令人羡慕的人生赢家。

这一次,我必不会让她踩着我的尸骨春风得意,血债血还的滋味也该让她尝尝了。

我明晃晃地点了个赞,下一秒,她信息就来了。

“穷逼,羡慕吧,你一辈子也买不起,哪儿像姐,分分钟拿下。”

“有钱人的生活,你这种人只配舔我脚后跟。”

重来一次,所有的鄙夷轻视都有迹可循。

以往说这话,她都一直拿真性情,口无遮拦来当挡箭牌。

其实,无非就是拿我衬托她,说不定在她心里我连条狗都不如。

我默默给她这条视频买了热度,看着越来越高的人气,我冷笑一声,不是喜欢装嘛,这回让你装个够。

不出所料,没两天我就在门口,看见她鬼鬼祟祟进了我家。

之所以没换大门密码,等的就是这一天。

2

我悄咪咪走进,将门口特意为她准备的垃圾桶扣在了她头上。

她尖叫一声,顶着垃圾桶四处乱窜。

“偷东西都偷到你姑奶奶家了!看我不打死你!”我握着棒球棍铆足了力气抡圆了打在她身上。

她疼得几乎断气,惨叫一声跌倒在地,痛得死去活来,期间还不忘咒骂我。

“盛夏黎!瞎了你的狗眼!”

我佯装听不见,用力一脚踢在她身上,像是要把所有怨恨发泄出来,力气大到甚至让她在地上滑行了半米

哀嚎声不断,她奋力挣扎才逃过一劫。

看着她鼻青脸肿,嘴角隐隐渗出血丝,我才压住嘴角上前:“哎呀,怎么是你啊。”

她不理会我的质问,抬手就想给我一巴掌,我下意识一挡,她不偏不倚正好撞在棒球棍上,又是一阵鬼哭狼嚎。

“妈的贱人,眼睛糊屎了吗,这衣服脏兮兮的你让我怎么退?”叶雨眠扯着嗓子骂我。

我可不就是瞎了眼,要不然怎么会认识你这个伥鬼?

“你衣服不都是穿一次性的吗?”我故意问她。

她脸色一僵,支支吾吾:“这衣服是高定,你一个乡巴佬懂什么!”

“我是不懂,但我也不像某些人,下贱到每次买衣服穿完又搞退货那一套。”我一语双关。

她听见像是炸了毛的猫:“你说谁呢!”

“当然不是说你,你这么有钱,当然不会在乎这些,应该也不用我赔吧?”

她梗着脖子回答不用,只不过眼睛透出一丝慌乱和心疼。

我会心一笑,早知道她不会承认,这个哑巴亏她今天吃定了!

她来不及整理,就着急慌忙往外走,我瞥了一眼被翻乱的床头柜,眯了眯眼。

叶雨眠,你的噩梦要开始了。

3

“盛夏黎!为什么卡里没有钱?”电话里传来叶雨眠声嘶力竭的质问声。

“叶雨眠,希望破灭,大失所望的感觉怎么样?”我出言讥讽,语气恶毒。

我上辈子经历的,这次原原本本地还给她!

这是她应得的报应!

筹不到钱,她索性直接带着高利贷打手,把我堵在了小区门口。

“夏黎,你是我闺蜜,我求你救救我。”

“我知道你卡里有十几万,你先借我应下急,等有钱了我肯定还你。”

我冷着脸开口:“那是我救命的钱,如果不做手术,我癌症必死无疑。”

听见我拒绝,她直接暴怒:“你不是还没死吗,把钱借给我怎么了!”

“要不是你给我一个空卡,我至于被他们恐吓吗?”

她还真是大言不惭,我甩开她的手:“那分明是你偷的,如果没了钱,死的就是我,你有多大脸,说得这么理所当然!”

他们看拿不到钱,又气势汹汹甩了叶雨眠两巴掌。

她哭着求饶,说自己没有钱。

我趁机添上一把火,报仇嘛,就是落井下石,趁她病要她命!

“可我记得前几天,你可是定了台二十几万的车。”

说着我就给债主们看叶雨眠那条视频,她挣扎着咆哮:“那是我误触的!不是真买!”

“你是说你误触了订购页面,误触了个人车型,无意填写了名字,身份证,接着误触了同意协议,支付定金,支付密码,然后误触地发了个朋友圈是吗?”

我每说一句,她脸色就苍白一分,“那五千块钱是我全部的家当,我怎么会有钱买车!”

“五十万的钻石配不上你,五千块钱就要了你的命。”我嗤笑一声,“身上的高定礼服几万块一套,还账了却说没钱,谁信啊!”

“礼服是我要退的,退了我就还你们!”她还在试图挣扎。

我满脸质疑:“哪个没钱的会把几万块的礼服弄得脏兮兮的呀。”

终于,几个打手在我的洗脑下,认定了叶雨眠有钱却藏着不还,扯着她胳膊塞进了面包车。

她蜷缩在面包车上,满身狼狈,丝毫不见曾经精致模样,哭喊着朝我求救。

而我只是淡淡一笑,朝她摆摆手。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钱你没有,那我来索你命了。

4

打手拿出刀,说着就要往叶雨眠指头上剁,她哭着磕头乞求:“别剁我手,我可以还钱!”

“你看你看,我账号这么多粉丝,我开直播!我卖货,很快就能还你钱了!”

她跪着爬过去,把手机对准黑老大,摇尾乞怜。

“你毁了我,钱也是拿不到手,还不如留着我多给你们赚点钱。”

这招还真让叶雨眠得逞了,不仅没缺胳膊少腿,反而进一步出现了大众视野里。

直播间里,她青春靓丽,光彩照人,加上之前的人设,吸引了一大批粉丝,直播卖货干得风生水起。

看来黑灰企业也紧跟潮流,知道留着她吃流量的红利。

为了更高的流量,她开始给自己加戏,把自己塑造成一个身残志坚的励志人设。

“曾经我身无分文,流落街头时,我最好的闺蜜有几十万却不肯给我一毛钱,甚至还怂恿别人殴打我。”

“不过没关系,我现在都挺过来了,女人靠自己才是最大的底气,来三二一上链接……”

诸如此类,她编排的众多故事里,无一例外最大的反派就是我。

在看似不经意下,她把我的个人信息透露得一清二楚,

我手机里全是不间断的恶毒短信,家门口被泼满红漆,污言秽语在墙上比比皆是,更甚者开始往公司寄各种恐怖血腥的东西。

于是,在她的不懈努力下,我被公司解雇,房东也把我赶了出去。

我流落街头,叶雨眠适时地出现对我冷嘲热讽,“盛夏黎,这就是你跟我作对的代价!”

“如果你现在肯把钱交出来,我就大发慈悲地放你一马。”

她高高在上,说得轻松愉快,像是对我的恩赐。

“你做梦!”我语气冷淡,绝不妥协!

她没想到我如此冥顽不灵,咬牙切齿对着我放狠话:“你等着!”

说着就拿起手机开始了直播,“宝宝们,谁懂呀,逛街遇见闺蜜,见她过得不好好心劝诫,没想到竟遭了打。”

“你看看脸上的伤,真是倒霉……”

她在镜头前展示毫无痕迹的脸,弹幕上全都是对她的关心以及对我的谩骂侮辱。

刚结束直播卖惨,我手机就疯狂响,用脚后跟想都知道又是她的狗腿子的报复手段。

“看见了嘛,这就网红的好处,我随便一句话,你就能身败名裂。”

我冷哼一声,“网红啊,最经不起别人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