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央视新闻报道,德国总理朔尔茨访华受到高规格接待。朔尔茨访华行程为期三天,先后到访重庆、上海、北京三地。德国访华团成员中,包括三名德国部长级官员与十多位主要德企负责人。以意识形态的主观判断作为对华关系基调、绿党出身的德国外交部长与经济部长,不在此次访团成员序列中。可以说,德方为朔尔茨此次访华营造的基调是务实的。当下的德国面临三方面问题的侵蚀。

一,受俄德关系断裂影响,德国过去数十年间行之有效的经济脉络无法延续。俄德合作是促进欧洲整合的一大动能,以德国的工业能力为中枢、以俄罗斯的能源供应为基础,德国以较为完备的经济分工促进欧盟扩张,以欧盟扩张延伸德国影响力。欧洲区域是美国势力范围的腹心地带,俄德合作影响了美国掌控欧洲的方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俄乌冲突爆发、北溪管道被炸截断了俄德合作路径,使德国原有经济结构受损。数据显示,去年德国经济衰退0.3%。今年德国经济情况同样并不乐观,预计增长率为0.2%。

德国已经滑入经济衰退界限,作为德国最大贸易伙伴的中国,具有的影响力权重提升。二,以美国为策源地、各类遗毒向德国的扩散。德国以实体工业作为立国基础,当下西方以过度放纵、偏离人文自然样貌为特征的毒素正在向德国蔓延。德国国内以绿党为代表的势力,在推动毒品在德国社会蔓延、推动德国社会基本性别的模糊错乱。相关混乱在崩塌德国社会的组织结构、有序繁衍基础,对德国国力的远期竞争力构成冲击、损伤德国内生动力。三,德国在政治上的短板及在宏观策略上自主性的欠缺,使得德国外部环境日益恶化。

能否扼守住默克尔时期相对缓和的对俄态度,是评估德国战略自主情况的一大指标。德国没能守住这一界限,当下在乌克兰危机、中东局势上,德国正被裹挟并难以遏止战略空间上的持续受损。对华关系是德方战略层面有限的破局点之一,中欧货运班列承接起德国陆上经贸的中枢线,该线路在红海航运受阻背景下重要性更为突出。朔尔茨在此次访华中展现了一定的决断,将理念上不愿妥处对华关系、具体事务上能力欠缺的两名德国绿党部长,排除在了访华序列中。德国当下的紧迫局面,要求朔尔茨需取得中国方向的实时、务实合作成果。

朔尔茨访华之前,美国财长耶伦在4月4日到9日进行了为期近一周的访华行程。在这同时,日本、加拿大两国也释放出寻求缓和对华关系的信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日本在其2024年的《外交蓝皮书》中,重新提及中日间的战略互惠关系。声称即便中日间有着系列问题未得到解决,不过维持与华建设性、稳定关系对日方而言十分重要,需推进同中国间的战略互惠关系。加拿大政府知情人士则在15日称,加外长梅拉妮.乔利寻求派出其副手戴维.莫里森访华,以便寻求中加关系的解冻。法媒披露,预计戴维.莫里森的访华行程会在数天内确认。

日本、加拿大寻求缓和对华关系的背景,是中国事实充当全球经济发动机角色。恶化对华关系不小程度上意味着实际利益损失。中加关系整体上不存在历史包袱,双方关系的缓和同中澳关系类似,存在具体事务交接、对话问题,不存在无法越过的硬性阻碍。对于中日关系而言,双方恩怨纠葛无法通过外交语言、经济利害关系化解。中国需要持续完善布局,为中日历史恩怨的清算增加可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