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名校毕业到公立三甲医生再到投入社会办医怀抱,从成人外科到小儿外科再到放下手术刀,管忠海身上有着怎样鲜为人知的故事?

作者|赵小桦

来源|看医界(ID:vistamed)

点击上方头像关注“看医界”,每天都有料!

肿瘤学博士、小儿外科临床博士后,毕业于浙大医学院,手握SCI论文20余篇,其中第一作者7篇,曾就职于浙江规模最大的公立三甲儿童医院……管忠海的过往履历可谓十分耀眼。

然而,正值医生职业的当打之年,管忠海却在去年做了一个令很多人不解的决定——离开奋斗了6年的浙大儿院,加入丁鸟集医生集团。这一决定,不仅是他职业生涯的一次重大转型,也意味着他放弃了近在咫尺、几乎唾手可得的体制内副高晋升机会,也放下了学习多年的手术技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自2023年6月加入医生集团,如今35岁的管忠海除了医生的身份外,还有一个头衔——丁鸟集医生集团医学总监和杭州地区负责人。从名校毕业到公立三甲医生再到投入社会办医怀抱,从成人外科到小儿外科再到放下手术刀,管忠海身上有着怎样鲜为人知的故事?“看医界”带您一探究竟。

曾想过转行,为何后来重新坚定了行医心志?

管忠海出生于1989年,是浙江温州人。温州人身上大胆果敢、敢于尝新的性格特点,在管忠海身上都能找到影子。但他的身上还有一种医者的特殊使命感。对话中,管忠海不只一次提到身为医者的社会责任。无论是最初的学医从医,还是转型儿科,再到如今加入医生办医,都是为了更好践行这种使命感。

中学时期,奶奶胆管癌离世,管忠海从此萌生了学医想法,所以高考志愿主动填报医学。2006年,管忠海考入浙大医学院,就读临床医学专业,并在这里度过了本、硕、博整个学医生涯。

坚定的从医信仰,却也在这个阶段感受到了迷茫。管忠海看到了一线临床医生在公立体系下的无奈,无论是医患关系还是执业状态,都很难达到自己理想中的状态,未来出路何在?职业的抉择使他陷入了迷茫。

之后,他自称有幸见证了国家允许医生多点执业和自由执业,看到了医生集团的兴起。中国第一家医生集团创始人张强医生表态“要为中国医生们探索一条新路”,让他深受鼓舞。

彼时正在读博的管忠海意识到:医疗改革需要医生的积极参与,如果医生自己没有寻求出路的心志,那也是枉然,而医生办医可能是医生响应医疗改革和寻求出路最直接最能落地的方式。

从此,医生创业办医的理想在管忠海心里埋下了种子。

从成人外科到小儿外科,最后放下手术刀,究竟为何?

在攻博中期,命运的齿轮开始轮转,原本主修成人肿瘤外科方向的管忠海,带着一份倔强,义无反顾地一头扎入儿科的汪洋大海。

倘若坚持原方向,可以预见的是,管忠海以后不论是工作、待遇还是未来发展,前景皆不可限量。因而,这一决定几乎遭到所有人的不理解和劝阻,包括导师、师兄乃至家人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但在管忠海看来,越是充满痛点的地方,就越是有改变的需要。在当时,儿科忙、儿科累、儿科缺医生是行业普遍共识,他反而感到这是一种召唤——要去“做正确但是别人不愿意做的事情”,因为在管忠海眼里,医生是一份神圣且荣耀的职业。

他谈到在浙大医学院期间读到的史怀哲医生:“拿到神学、哲学和音乐三个博士学位的史怀哲,在30岁开始读医学,38岁取得医学博士后投身丛林行医,他的富有使命感的经历让我非常震撼,我选择儿科也与受到他激励有关。”

就这样,博士毕业后,管忠海直接去了浙大儿院,从事小儿外科和小儿肿瘤外科工作,一干就是六年。

在浙大儿院,管忠海一边工作一边思考,寻找这个细分专科领域中创新创业的机会。可让他迷茫和焦虑的是,临床工作慢慢变成了日复一日疲于奔命的重复劳动,科研工作慢慢变成了应付发文章和申请课题的指标要求,临床和科研之间的关系显得割裂和冲突。

正当内心挣扎之时,一位朋友向他说起上海的一名泌尿外科医生放下手术刀创办了丁鸟集医生集团,专注于用非手术方法治疗小儿包茎和隐匿性阴茎,颇有好评,不由得眼睛一亮,心里既好奇又怀疑,决定有空去探个究竟。于是,在疫情之后,经朋友介绍,管忠海去上海参观了丁鸟集的诊所并认识了创始人祝华医生,在多次的观摩学习中,亲眼所见很多是他原先也认为必须要手术的典型隐匿阴茎并包茎,但非手术治疗前后照片对比分明。大部分小朋友都高高兴兴爬上诊床,快快乐乐离开诊室,医患关系非常融洽。

据介绍,丁鸟集的医生们大部分都是曾经在手术室忙碌开刀的外科医生,基于患儿利益第一原则,如今都心甘情愿放下手中手术刀,丁鸟集本身也不设手术室,患者均采用非手术治疗方式,除非极端情况,极少建议家长首选手术,祝华医生告诉他“这既是我们一心钻研非手术治疗的决心,也是丁鸟集对于小儿包皮问题非手术治疗成功率的自信”,这让管忠海彻底信服并震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对学术非常敏锐的管忠海来说,“这个新技术值得大力推广,不单单是为了让更多患儿免去手术的风险和痛苦,甚至很可能是中国在世界小儿包皮专病医学领域做出的重大突破”。

不仅如此,丁鸟集追求“适度医疗”的理念也和管忠海不谋而合。“过度”医疗和“过少”医疗(过度保守),可能是一个硬币的正反两面,比如小儿包皮的问题,不先尝试低风险、低伤害的非手术治疗而直接建议手术有过度之嫌,反过来,完全放任不管的过少医疗或过度保守也可能导致将来不得不面临手术。丁鸟集则会根据不同小朋友本身的疾病和心理特点,防治结合,制定出个性化的非手术干预或治疗方案,将非手术治疗和在家护理习惯的管理相结合,统称为“非手术管理”。这些“适度医疗”理念的具体落实也让他耳目一新。

于是,管忠海心里有了理想的“栖息地”——丁鸟集。2023年,管忠海正式加盟丁鸟集医生集团,“放下手术刀”,开启了体制外执业及医生合伙办医之路。工作之余,管医生也会积极参与儿童肿瘤方面的公益,基于同样的“适度医疗”的理念,为一些儿童肿瘤患者家庭提供长期陪伴式的个性化科普和咨询服务,帮助他们少走弯路,尽可能避免过度或过少医疗。“我相信丁鸟集适度医疗的理念和技术创新的精神将会启发更多其他医学专科领域的改革和创新”,管忠海说。

放弃公立三甲医院副高职称晋升机会,是否可惜?

之所以选择在晋升副高之前加入社会办医,不是因为他不够晋升条件,恰恰相反。他不仅是浙大儿院小儿外科临床博士后,还曾主持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浙江省自然科学基金等项目,发表SCI论文20余篇。“文章课题都有,又是博士学历,只要考试通过,后面应该是顺理成章的。”

在报考副高的前夕,许多人劝说管忠海先完成副高晋升后再辞职。“以对自己的了解,选择了晋升,反而可能导致我舍不得离开,所以必须在晋升之前离开体制。”于是,在经过两个月的深思熟虑后,虽然很多人并不理解,但管忠海还是毅然转换了赛道。

管忠海认为,对于治病救人这件事来说,职称并不重要,关键是医生医疗服务本身,在国内,不乏技术过硬口碑极佳的主治医生,也不乏技术一般的高级职称医生。而在西方国家,主诊医生(attending)已经是最高的职称了。“目前国内多数的医生集团,包括丁鸟集医生集团,也都是采用attending的医生职称制度的”。医生做科研应该是为了提高临床水平,而不应该是为了晋升,职称评定也不应该以科研论英雄,那样可能会造就一些为了晋升而做的无用科研,对临床技术的提升可能没有什么价值,甚至还可能导致学术造假。

“大概是我不大认可这样的职称评定制度,所以选择了用脚投票”,管忠海表示,“这也是响应医疗改革的一种方式和态度。另外,这样做也是想做个榜样,将来组建医生团队的时候,可以用自己的例子现身说法,想告诉年轻医生们,不是非得晋升高级职称后才可以出来的”。

“Life is all about making choices!坚持梦想和初心,勇于改变和取舍,才更有可能重拾医者荣耀!”

对话管忠海医生

看医界:医生集团在中国发展了将近10年,您认为医生集团会给医生中国医生带来怎样的变化?

管忠海:我认为医生集团确实给中国的医生创造了一条新的路,给了医生更多选择的机会。任何事物都会有两面,取决于个人的选择和理想。如果你的梦想是在公立体系一步步成长,当然没问题;但如果你觉得离开体制更能够有机会一展抱负,那加入医生集团可能会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看医界:您对未来的职业发展,目前有什么具体的规划吗?

管忠海:我希望将来在小儿包皮专病领域持续精进,包括但不限于理论方面,还有技术方面,也希望有机会可以进一步去改良或创新。因为我是学术型博士出身,我也希望把科研学术的一些方法应用到小儿包茎和隐匿性阴茎的病种上面,做更多的总结并向同行们汇报,共同进步。丁鸟集目前已经拥有良好的患者口碑,但如果要让更多同行知晓还有非手术方法的存在,从而可以让更多的患儿避免过度手术,那我们还需要更多地将我们的经验总结出来,通过学术的方式告诉同行。

看医界:您觉得现在的执业状态与公立医院最大区别是什么?

管忠海:工作更自由,内心也自由了许多。不论是每天的看诊量还是出诊时间,都可以自主安排,而且是预约制的形式,不仅仅多了一份从容,更可贵的是有了更加充分的医患沟通时间。另外,现在没有夜班,也很少加班,轻松了很多,可以平衡生活和工作了。

看医界:放下手术刀后重新开始学习一项非手术治疗的新技术,对您来说难吗?

管忠海:作为外科医生,我也做过很多手术,动手能力方面还是比较有自信的,以前所学的手术手法技巧、解剖学知识、无菌观念等,对于学习新技术还是会有一些帮助的,因此一开始接触学习丁鸟集的非手术治疗,看着觉得不算很难,心想估计很快能学会。

但后来随着学习越深入,实践的越多,发现越来越难!最主要的原因是,小儿包皮非手术治疗具有很强的个体差异性,不同的患儿要结合多方面因素制定个性化治疗策略,策略一旦不妥当,治疗效果和体验就会大打折扣,不同的情况,手法细节上也会有差异,更何况许多策略和手法技巧是在细节方面的,是超乎想象的细而又细的细节,所以,不简单的。

我是祝华医生全程亲自带教的,祝华医生对新医生的培训很严格,必须跟诊观摩治疗操作过程数千人次后才可以从最简单的操作开始上手实践,实践累积300到500人次并通过理论考核后才获得品牌医生授权可以独立接诊,这样从观摩学习到上手实践到最终获得品牌授权独立开诊,我大概前后花了将近半年的时间,比我想象的要难得多。

看医界:作为丁鸟集医生集团医学总监和杭州地区负责人,您能否介绍下丁鸟集在医疗服务和学术方面的规划以及丁鸟集在杭州的发展情况和未来规划?

管忠海:在医疗服务方面,未来我们还会持续优化细节,改善流程,做好医生培训和质量把关,进一步提高治疗体验。丁鸟集目前已经积累数千例小儿包茎和隐匿性阴茎非手术治疗的成功案例,其中不乏非常重度的隐匿性阴茎和病理性包茎的治愈案例,这些曾经是被医学界公认为必须手术的,我们还将进一步积累,将来希望以学术的方式向国内外医学界汇报这个重大突破。

为了让更多的孩子受益,丁鸟集已经走出上海,在全国多地开展服务,杭州地区也已经建立了小儿包皮管理中心,我们期待有更多愿意放下手术刀又有爱心的医生可以加入丁鸟集,让我们可以把优质服务进一步辐射更多的城市。(本文为《看医界》发布,转载须经授权,并在文章开头注明作者和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