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9年,中国实在无法忍受越南的军事挑衅,随即出动大军对越南进行“惩戒式”的进攻,解放军兵分两路,从滇、桂两个方向向越南境内发动了钳型攻势,越南的边境防线很快在解放军的打击崩溃,驻扎在越南北部的几个师也被解放军揍得“鼻青脸肿”,纷纷后撤至高平、谅山一带驻扎休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另外一边,黎笋面对中国强大的攻势几乎毫无防备,直到东溪等地被解放军突破之后,他才急匆匆召开军事会议,制定对抗解放军的作战方略。越南军委在对解放军进行评估之后,居然得出了“解放军外强中干”这一极其离谱的结论,越军总参谋长甚至夸下海口,称自己只需要几个师的兵力,就能将解放军打退。

黎笋听信了越军总参的“鬼话”,随即增派了两个师到高平驻扎,准备联合前线的部队和解放军大战一场,争取将解放军“击败”。这种想法简直堪称天方夜谭,解放军此次出动的部队虽然多数是“乙种师”,可官兵们士气旺盛,各个都视死如归,且我方还有许世友等悍将坐镇,因此根本就不怕越军。

不久之后,解放军便发起了对高平的进攻,在我方猛烈的炮火面前,敌人根本毫无还手之力,其外围阵地很快被我方占领,越军残兵退入一座堡垒之中,想要借此负隅顽抗。但解放军根本不给越军喘息之机,直接找来数吨燃油灌入堡垒之中,而后将其点燃。堡垒内的越军很快便全部被烧死,高平由此顺利被我方占领。

紧接着,解放军又发动了谅山战役,击溃了两个号称精锐的越军步兵师以及大量配属部队,取得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捷。在解放军摧枯拉朽的攻势下,整个越南北部尽数落入我方之手,我方遂按照原定计划,对越南北部的工业设施进行拆分,能带走的全部带走,不能带走的就地销毁,绝对不留给越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在解放军撤军之后,整个越南北部的工业设施几乎全部被拆,桥梁全部被炸断,甚至连铁轨都被解放军工兵拆下来,用卡车拉回国内。要知道,这些工业设施以及交通设施都是在50、60年代,由中国援助建造的,中国为援助越南革命,先后花费了数亿美金,结果越南翻脸不认账,转而便开始与中国为敌,数次侵犯中国的利益,其所作所为与白眼狼无异。

面对北越的一片狼藉,越共高层不禁感叹解放军实在下手太狠,简直比美国人还要“恐怖”,当然,这一切都是越南咎由自取,根本不值得同情!另外,解放军撤兵明显是在给黎笋台阶下,如果黎笋识时务,主动向中国求和,北京方面是完全愿意同越南恢复友好关系的,可黎笋此人不识好歹,仗着有苏联撑腰居然还敢“闹事”,继续策动越军在边境地区和解放军对峙,蓄意制造摩擦,一再挑战我方的底线。

邓公随即授意广西、云南的部队狠狠回击越军,“两山轮战”就此拉开序幕。值得一提的是,“两山轮战”仅仅只是一个泛称,中越双方并不只是围绕着老山、者阴山作战,实际上中越曾先后在七个地区展开局部攻防战,期间解放军几乎全程压着越军打,越军完全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到了80年代,越南已经被战争拖得民生凋敝、经济倒退,尤其是北越地区,一直处于贫困状态,很多老百姓甚至连饭都吃不饱。而反观中国,经济发展前景一片大好,人民群众丝毫没有受到战争的影响,有些人甚至已经忘记了西南边境还在打仗。一直到80年代末,越南实在撑不住了,这才主动与中国求和,双方自此摒弃一切矛盾和前嫌,重归于好。

后来的30年多时间里,中国慢慢和越南展开了一系列经济合作,双方互相开放陆上口岸,互相交换资源,携手共同发展。另外,中国和越南还在维稳方面展开深入合作,双方的公安部门曾多次在湄公河流域联合执法,打击贩毒分子,保障地方的安宁与稳定。眼下,中越虽然还有一些矛盾并未解决,但这并不影响双边关系,中国愿意和越南求同存异、搁置争端,一起面对未来的机遇和困难。最后,也让我们祝愿中国和越南之间的友谊越来越深厚,双方永远和平相处,不要再生战端,以免祸及普通老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