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5年,我探亲回家,专程去看望了战友姜小军,临走时我给姜小军留了三百块钱,多年后,姜小军带着厚礼全家人上门感谢,我心里很感动。
我和姜小军都是1975年入伍的,我们不仅是战友,更是患难与共的兄弟,新兵训练结束,我和姜小军分到了高炮旅一营二连五班。
我和姜小军都是农村兵,关系非常好,平时的训练中,我们互相鼓励,互相监督训练,在刚入伍的新兵中,我们两人进步最快,不管是军事素质,还是在专业技能方面,我们都不输连队老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训练之余,我还经常和班里的老兵切磋,我们班长老家是广东的,1976年,班长没能转成志愿兵,退伍回到了老家,副班长提拔当了班长,这样一来副班长的位置就空了出来,我和姜小军是最有可能提拔当副班长,经过民主评选和考核后,连里决定由我担任五班副班长。
1978年,我提拔当了班长,姜小军担任副班长,我们两个人带领五班,拿到了很多荣誉,五班也成了我们连里的优秀班,9月份军区空降靶打靶比赛中,我们五班取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为连里争了光,获集体三等功。
1979年2月,我们旅接到命令,奔赴前线作战,2月17日战斗正式打响,虽然是第一次上战场,但是我们没有一个人胆怯,战斗很激烈,整整打了一个月,在这场战斗中,姜小军为了救战友身负重伤,虽然我也受了伤,但是并没有姜小军那么严重,姜小军在医院昏迷了三天才苏醒。

1980年,姜小军因为身体原因,提前结束了军旅生涯,退伍回到了老家,而我留了下来提了干,提干之后,我还被推荐到军校学习了两年。
1985年,我回家探亲,专程去看望了姜小军,这是我第一次去姜小军家,找了好久才找到姜小军家,姜小军退伍后,在一家工厂做保卫工作,妻子则在家照顾两个孩子和老人。
姜小军父亲在干活时,失足从高处摔下来伤了腰,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一家六口人,全靠姜小军工资勉强维持生活,日子过得很拮据,姜小军负担很重,平时都舍不得给自己买件衣服。
姜小军见到我很是高兴,给我做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我们两个人一直聊到深夜,第二天走的时候,姜小军给我准备了两小袋他们家乡的特产,让我带回去给家里人尝尝,我给姜小军留了300块钱,我了解姜小军,当面给他一定不会要,所以我放在了枕头底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在部队因为工作忙,平时都是老婆在家照顾父母和孩子,我陪伴家人的时间很少,1990年父亲突然离世,我都没有来得及见父亲最后一面,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我决定转业回老家工作,团长和政委给我做思想工作,希望我能留下来,可是我最后还是选择了转业。
我转业后在老家当了一名警察,1993年,国庆节假期,我去看望了姜小军,姜小军得知我主动转业后,替我感到可惜,其实,我心里是没有遗憾的,看到姜小军家日子过得比之前好了,我心里很是高兴,这一次姜小军带我去了饭馆吃饭,我们两人喝了两瓶酒,相谈甚欢,这一别我和姜小军有10年没有见面。
2004年,姜小军儿子大学毕业,姜小军带着全家人来家里看望我,来的时候给我带来很多家乡特产和礼品,我好酒好菜招待了姜小军,2010年我生病住院,姜小军知道后,给我送来了五万块钱,我心里很是感动。

如今姜小军和妻子跟着儿子在城里生活,晚年生活过得很幸福,我干部退休,在农村老家和老伴安享晚年,虽然我们平时很少见面,但是我和姜小军之间的战友情永远不会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