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此文前,诚邀您轻轻一点“关注”按钮,这不仅能让您便捷地接收我们后续为您精心准备的精彩文章,更能让您在阅读的海洋中畅游时,随时与我们交流心得,分享感悟。您的每一次点击、每一个评论,都是对我们创作热情的极大鼓舞,也是我们不断进步、持续创新的源泉

那天晚上,我洗完澡正准备上床睡觉时,李雪突然对我说:"老公,我们是夫妻了,以后生活费都应该制了。"

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疑惑地问她:"什么意思?"

"就是我们各自赚多少,各自掏多少。以后所有开支都平分,不分你我,这样比较公平。"李雪解释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当时就觉得很诧异,心里在想:我们结婚前不是已经约定好了吗?怎么突然又要改变规矩?而且我们的收入也不是一个数,强行平分未免有些不公平。

不过当时我没有直接反对,而是委婉地说:"这个嘛,我们现在生活得挺好的,有什么必要非得改呢?再说我们的工资差距还是蛮大的。"

李雪却反驳说:"就因为我们的工资差距大,所以更应该平分啊!你一个月有6000多,我只有3000出头,如果你掏房租和水电气费,我掏伙食费和其他杂费,你一个月至少要多出2000多块。这太不公平了,我们应该都掏一半,你掏3000我掏1500,这才叫公平。"

"再说了,我们已经结婚了,以后的一切开支都应该平分,不分你我,这才是夫妻之实。"李雪继续说道,"你别觉得我小家子气,我只是想让我们的婚姻真正走向共同体,而不是简单拼凑两个人的生活。我们应该向着'夫妻同心,共建小家'的目标去努力,而不是计较谁出的钱多钱少。"

我听了李雪的话,不得不承认她说得很有道理。我们确实应该渐渐向共同体的方向转变,而不是永远把钱财分得那么清楚。可是制对我来说的确有些吃亏,而且看起来也缺乏一些人情味。

"那好吧,如果你觉得这样公平的话,我们就这么做吧。"我最后支支吾吾地答应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谁知李雪却不买账,反而更加坚持道:"你是不是觉得制对你不公平?没关系,我可以给你一个过渡期,比如三年之内我们继续保持原有的分担方式,三年后再开始。怎么样?这样你应该可以接受了吧?"

我听了李雪的话,顿时更加为难了。三年的过渡期听起来似乎也不算太久,可是一旦开始制,就意味着我每个月要多掏出2000多块钱,对我们目前的生活水平来说,这笔开支未免有些高昂。

"可是什么?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李雪的语气里带着明显的不悦,"我都已经让步到这个地步了,你怎么还是一点都不领情?我真是太看走眼了,从来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小气!"

"你说我小气?"我也有些生气地反驳,"我工作十几年才攻下这点积蓄,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评头论足?要不是看在你年纪尚小的份上,我才没有同意你那荒唐的制!你应该庆幸自己嫁了一个对你有恩有养的老公,而不是一个要跟你计较钱财的小人!"

李雪没想到我会如此爆发,楞了一下,旋即眼睛一红,哽咽着说:"好,既然你这么想,那我们就此分手吧!我宁可一个人过,也不愿意天天被你这种人看扁!从今天起,我们就各过各的,你也不用再管我的开销了!"

我完全没想到事情会突然间走向这个地步。我们才结婚半年,怎么就已经谈到分手了?我很震惊,也很内疚,觉得自己刚才实在是太冲动了。可是妻子已经下了决心,我哄她也哄不住了。

"没什么好谈的了!"李雪打断我的话,眼泪已经夺眶而出,"我们两个人根本就没有共同语言!我宁愿一个人过,也不愿意天天被你这种人践踏尊严!"

说着,她猛地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冲进卧室,开始拽出自己的行李箱。我愣在当场,完全不知所措。看着妻子一会儿就将所有衣物收拾妥当,我的心情前所未有地沉重。

"可惜?倒是你太可惜了!"李雪怒视着我,语气里满是讥讽,"我以为你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小气!我们的婚姻连这一点点事都做不到体谅和理解,那还有什么指望?我真是万万没想到,嫁给你竟然是这么一个决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的心如同被无数根针扎了一样,无比刺痛。我从来没见过李雪这个样子,她平日里向来温柔大方,从没有对我发过这样的火。看来我真的太伤她的心了。

"够了,我不想再听你说什么了!"李雪拖着行李箱就要走出房门。

"没什么可谈的了!"李雪狠狠甩开我的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家门。

我呆呆地站在原地,眼看着妻子的身影消失在楼道的拐角处。

不过更重要的是,我开始试着去理解和体谅李雪的想法。她是一个独立自强的现代女性,很看重个人尊严和婚姻平等。她之所以坚持制,除了一个公平的考虑外,更多的是希望我们的婚姻能真正走向共同体,而不是永远将钱财分得那么清楚。

从这个角度来看,李雪的出发点是很值得肯定的。作为丈夫,我确实应该多体谅她的想法,而不是老想着自己的利益。婚姻本就是彼此的付出和让渡,我们应该向着"夫妻同心,共建小家"的目标去努力,而不是计较谁出的钱多钱少。

可是话又说回来,李雪在提出制时也的确有些过于绝对和生硬。她完全没有考虑到我们两个人收入的差距,强行平分未免有些残忍。更何况,我们结婚才半年,彼此之间的了解和信任还很脆弱,她就提出这么一个"新政",着实有些操之过急了。

不过,我必须承认,这次争吵最大的过错在我。李雪虽然方法简单粗暴了些,但她的初衷是很好的。而我却完全没有试图去理解她的想法,反而一上来就对她的提议横加否定,甚至还说了那么难听的话去伤害她。

作为一个合格的丈夫,我太缺乏耐心和同理心了。我们之所以会走到如此地步,完全是我的原因。如果我能更体谅一些李雪的想法,或许事情就不会如此严重了。

现在看来,我是真的伤透了李雪的心。她竟然会说出"宁可一个人过"这样的话,可见她对我是有多失望。我不禁开始后悔起来,如果真的让她就这样离开了,那我这辈子可就彻底完了。

李雪对我来说是如此的重要。她不仅是我的妻子,更是我生命中最亲密的知己。没有了她,我的生活将会变得多么凄凉。我一定要设法挽回她,不能就这样让她离开我的生活。

经过一夜的深思熟虑,我终于下定了决心。我一定要诚恳地向李雪道歉,并承认自己过去的错误。同时,我也要真心实意地接受她提出的制,不再去计较钱财利弊,用行动来证明我愿意为了她、为了我们的婚姻做出改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就这样,我穿戴整齐,拿上事先准备好的鲜花和礼物,有条不紊地动身前往李雪的公司。我一定要亲自跟她当面谈谈,不能让她就这样离开我的生活。

中午12点,李雪刚从公司食堂出来,就看到我怀抱着一大束玫瑰花站在门口。她显然很吃惊,愣在了原地。

"雪雪,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上前一步,诚恳地说,"我太自私了,根本就没有尊重你的想法。我知道你提出制是出于好意,是希望我们能真正走向共同体。可是我却完全没有体谅到你的用意,反而还伤害了你,我太不够格当一个好丈夫了。"

说着,我将怀中的玫瑰花递给她:"雪雪,请你原谅我,给我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吧。从今天开始,我愿意完全接受你的制安排,我们的一切开支我都会平分,你不用再操心我会计较钱财了。我只希望你能回到我身边来,我们好好经营这段婚姻。"

李雪没有说话,但我看到她的眼神有些动容。我暗自祈祷着,希望她能重新接纳我。

过了良久,李雪终于开口了,声音有些哽咽:"老公,我很高兴你终于能理解我的想法了。不过,你也要明白,制并不是我一个人的要求,更是为了我们的婚姻好。我之所以那么坚持,就是希望咱们能真正做到有钱同理、有困同当,而不是永远将钱财分得那么清楚。"

"我知道了,雪雪。"我连连点头,"从今天开始,我会用行动来证明,我们就要向着'共同体'的目标去努力。希望你能重新给我一次机会。"

李雪微微一笑,脸上终于露出久违的温暖神色。她走上前,接过我手中的玫瑰花,然后自然地挽住了我的手臂。

从那天开始,我真正开始实践制,并且用行动来证明我愿意为了这段婚姻做出改变。

每个月一到手,我就会先将工资的一半打给李雪,剩下的一半自己留作生活开支。我们所有的账单,无论是房租、水电气费,还是伙食杂费,统统都平分了。有时候李雪会觉得过意不去,但我都坚持让她掏一半。

起初的确有些不习惯,因为我已经将"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思维根深蒂固地植入了大脑。可是渐渐地,我开始学会了将我们的一切开支视为"共同体"的支出,而不是分得那么清楚。

有一次,我们在商场买了一台新的电视机,价格不菲。结账时,我本能地就掏出了钱包。李雪看在眼里,马上制止了我:"老公,咱们平分吧。"我当时觉得很不好意思,但还是乖乖地收回了钱包,等李雪掏出她的那一半钱来。

就这样,我们的婚姻生活慢慢开始向"共同体"的方向转变。我们不再分得那么清楚钱是谁的,而是把所有的开支都视为"我们的"。渐渐地,我发现这种制的生活方式给我们带来的好处还挺多的。

曾几何时,我也担心过制会影响我们夫妻之间的感情。但现在看来,我那时候的担心是多余的。我们之间的感情依然很好,而且比以前更加融洽了。因为我们都付出了实实在在的代价,所以对这段婚姻更加珍惜。

渐渐地,我建立起了一种新的家庭观。家庭不应该是一个人的专制和剥削,而是两个人在物质和精神上的相互支持和包容。夫妻双方应该是真正平等的,而不是一方占有主导权。只有建立在平等的基础之上,婚姻才能长久。

我开始庆幸当初李雪坚持提出制,并且为此而与我发生争吵。正是因为这件事,我才彻底改变了自己的家庭观念,学会了用平等的眼光去看待婚姻。我们的婚姻也因此更加融洽美满,向着共同体的方向不断迈进。

有一次,我们准备买一套新房子,两个人就一起做了详细的方案评估。我们首先列出了我们能负担的价位区间,然后综合考虑了房子的区位、户型、朝向等各方面因素,最终确定了心仪的几个小区。

接下来,我们又对这几个小区的优缺点进行了反复权衡。李雪更看重小区的环境和配套设施,而我则比较关注地理位置和交通状况。我们你一言我一语,唇枪舌战了几个回合,最后终于达成了统一意见。

就这样,我们全程共同参与了这个重大的家庭决策。从确定预算,到选址,到最终出手,每一个环节我们都平等地发挥了自己的作用。这套新房不再是我一个人的,而是我们共同的家园。

除了重大开支,我们在日常的家庭理财方面也是同舟共济。每个月的开支预算都是两个人商量着制定的,而且我们还会留有一定的余裕用于储蓄和投资。

有一次,我们讨论到是否要购买一些基金理财产品。李雪对投资这方面不太了解,就让我帮忙分析了一下市场行情。我列举了几只基金的过往业绩和风险评级,李雪三思而后行,最终挑选了一只回报率中等、风险较低的基金。

我很庆幸自己当初没有坚持己见,否则如果只听从我一个人的决定,说不定就会做出过于冒险的投资选择。现在有了李雪的参与,我们的投资方式更加稳健和保守,风险控制得当。我们夫妻俩就像是一个高效的团队,互相制衡,互相补充。

这种生活方式让我感到无比的踏实和安心。我们不再是"你一亩田,我一亩田",而是真正地将家庭的方方面面全权共同把持。一切决策都是大家商量着做的,风险和收益也是共同分担的。这才是一个合格家庭应该有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