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星彡P丨文

熟悉BB姬的老读者应该知道,我们平时公众号文章开头的作者署名都是有意义的。

比方说,如果署名的是“BB姬丨文”一眼就知道是推广,所以还请大家多多捧场,要恰饭的嘛(没有大家支持根本活不下去)。

如果你看到署名“怪物马戏团”的文章,那么说明你今天有福了,接下来将是一篇绝世深度好文,赶紧拉到最底下“点赞”“在看”二连,再回过头慢慢看。

“真新镇小茂”老师通常涉猎广泛,可以从贴吧抽象侃到各种各样的现象,无所不晓。“夜間瀨玻璃”老师属于漫画动画两手抓,老二次元必看……

接下来还很多新老师加入BB姬编辑部,总之感谢大家平时的“点赞”“在看”二连。可能有人问了,如果像今天一样是“星彡P丨文”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么你应该明白了,今天写文章的是一个煞笔声豚、黄油入脑的老ASS,总是喜欢闲聊一些有的没的,暗搓搓搞点私货,或者塞点无聊的黄段子。

今天这期的内容也没啥,主要是关于“女声优”、“椰树椰汁”、“小笼包”、“音乐节”,以及“诈骗”等最近二次元圈子的话题……

01

小笼包和椰树椰汁

几个月前,星彡P跟大家聊过一个有关文艺演出的话题,当时还纳闷呢,

可能也跟国外经济不景气有关系,很多艺人歌手都要积极拓展海外业务。国内也因为疫情憋了好几年,有大把的消费需求,所以两边一拍即合。

从今年1月份开始,我参加了一大堆日本声优、歌手艺人的演唱会,体感上前几年都没有如此勤快过。周末各种连轴转,“宅充”得不行。

活动参加得多了,踩的坑多了,也渐渐养成了每次LIVE结束特别关注声优艺人的社媒账号的习惯。我发现很多日本女声优对“小笼包”有着迷之执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TRUE/唐沢美帆,唱过《紫罗兰永恒花园》主题曲)

第一次来中国,特别是到上海,日本女艺人必定一定以及肯定,都会跑去尝尝小笼包。可能是那边刻板印象太严重了,Live回来必有各种美食返图。

如果参加了中国主办方的庆功晚宴,有50%概率解锁平平无奇的可乐雪碧果粒橙套装,还有50%概率在筵席上解锁隐藏款的海南特产。

说的就是椰树椰汁——这里不是打广告。

我翻了一下推特,发现每个外国人吃中国席首先迷惑的就是椰树。前两天我看中川翔子还模仿了椰汁封面的徐冬冬反手举椰汁,姿态上高度还原。

中川翔子这女人还是个知名JOJO厨,评论区很容易联想到了JOJO立。该死的,这包装确实有一种不知名的神秘东方力量,已经成为中国特产的代名词。

每个来到中国的日本艺人都会不自觉地化身“吃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天气热的时候,演出场馆外面免费发放的绿豆棒冰)

王牛(King Gnu乐队,唱过《咒术回战》主题曲)4个人来上海就很松弛。喝酒吃烤串,炫着绿豆棒冰,叼根烟在外滩City Walk。

还有成员骑着共享单车在酒店附近乱逛,路上还被粉丝抓拍到——不过这几位性格都比较自闭,基本不怎么交流,就连演唱会的MC环节也没几句话。

最社牛的还属May’n,老二次元应该都听过“部长”(粉丝对她的爱称)唱的几首《超时空要塞F》经典曲子,比如《ダイアモンド クレバス(钻石裂痕)》《ノーザンクロス(北十字星)》……

部长本身学过中文,能听懂一些日常对话。时隔将近5年,借着亚洲巡回的机会来到广州和上海,都没有带专门的中文翻译,拉着一帮日本随行人员乱逛。

MC环节还自爆,演出前一天晚上她一个人用中文买了手抓饼,还对台下大喊“珍珠奶茶真好喝”——这梗实在太老了,很多观众都一脸懵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每个来到中国的日本艺人,都会变成带货吃播?

看她穿着一件印着阿庆爷叔的国潮T恤,我这才反应过来,这句话出自一部上海本地情景剧《老娘舅》,知道这句台词的估计都是70后80后的上海土著了。

我也就小学时候看过。不知道一个日本人是怎么知道这部国内电视剧的,太潮了,潮到让人好奇是哪个粉丝给自家偶像灌输的奇奇怪怪东西。

这就好比你路上遇到个外国人,结果人家操着一口不标准的普通话,硬是各种“宫廷玉液酒,一百八一杯”“小锤40,大锤80”,通过中文网友的“间谍测试”。

随着艺人们全面展开演艺活动,很多日韩粉丝偷偷潜入国内社交网站——日本演出是禁止摄影摄像的,但是国内这边管的不紧。

(工作人员架个架子拍,比这离谱的事情还有很多)

一开始大家还谴责一下,后来都不怎么管了,毕竟全程录像的还是少数。于是每次散场后,B站微博会有不少观众上传的现场视频、图片。

由于不少亚洲巡演路线是从广州→上海→韩国,一路北上再回到日本,所以上海场子的歌单、现场状况对于韩国人的参考价值非常高,反倒吸引人来注册。

现在演出很多,乐子也很多,各种草台班子,还是把这股来华淘金的热潮继续了下去。

02

二次元音乐节有搞头吗?

之前听几个业内人员聊起过。

国内能算Anisong(动漫歌曲)核心粉丝的,比如那些平时会关注日本艺人动态、作词作曲构成的人,基本不超过1万人。平时会跑活动看演出,在二次元社交圈子走动的也就在6、7000人左右。

什么概念呢?整个上海范围内,从建设之初考虑到声学设计的室内场馆里,最好的便是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可以容纳1.5万人。

经常看Dota2比赛的老哥应该还记得,Ti9就在梅奔举办的。《英雄联盟》也在这里举办过还几次比赛。

如果不是票务问题,只从硬件方面看,基本属于国内最优的选择了。而像上海体育场这种开放场地是能容纳8万人,但声效肯定没有那么好。

现在ACG相关的日本艺人,在中国能上梅奔的不多,LiSA和Aimer算是比较卖座的。1万5000人的梅奔场馆坐满可能有点难,卖1万张票没啥问题。

两人主要还是靠《鬼灭之刃》吸了不少国内年轻的泛二次元粉丝——顺带一提,今年LiSA演唱会 6.9 开在上海体育场,Aimer演唱会 6.15 开在梅奔。

其他二次元歌手的演出,基本集中在500~1000人设计规格的live house。

光从动员能力来看,反倒是国内二游厂商比较给力。像《崩坏:星穹铁道》和《明日方舟》最近都要开音乐会,几万人的场子门票根本不愁卖。

游戏玩家看完音乐演出,美美地拍上几张照片,带着随票附赠的周边礼包回家,可以在网上晒半年了……怎么也不会亏的,所以社区内空前热情。

前两天大麦网「星铁LIVE」门票刚发售,第一波8000张票直接秒没,也不知道有多少流落黄牛和脚本手里,有多少在游戏玩家手里。

这几年,二次元已经成了一股新崛起的消费势力,被多方关注。

甚至抖音、小红书还有营销号蹭热度。去年网上有传闻说LiSA(日本)要来参加内娱节目,反正自媒体一句话一张图配个歌。

每次歌手阵容突出一个开播前天花乱坠,节目开播后一潭死水。虽然被骗了也没啥损失,但让你产生好奇心,收割到流量他的目的就达到目的了。

本来只是小众亚文化,现在慢慢出圈成为年轻人的心头好,那么就投其所好呗。主办方也想把演出的经济体量放大,这样能招到赞助商、赚更多钱。

连很多户外音乐节活动也开始试着向一些ACG相关艺人抛出橄榄枝,多少有点找“新出路”的味道,指不定以后招商能在隔壁搞个漫展什么的。

目前跟ACG沾点边的户外音乐活动,最瞩目的就是五一杭州的“梦想未来 · 闪千手音乐节”了吧,YOASOBI和女王蜂都在阵容名单里面。

不过说实话,拼盘演出对阿宅挺折磨的。毕竟二次元看演出目的性非常明确,就是想听其中几首歌。为了一碟醋包一顿饺子多少有点不值得。

想想一群看草东的和看YOASOBI的站一起,就有点汗流浃背了。

而且五一的天气应该比较热了,野外站桩的音乐节流行泼水,一连几小时的活动基本就是“湿了干,干了再湿”的不断循环,不穿速干短袖会很难受。

180公分大高个和180斤肥肥挤来挤去,就像打篮球身体对抗一样。虽然我也是肥哥,但也遭不住一场下来跟边上人的肩膀可以搓出黑泥来。

当然,外面有喜欢的东西就多出去走走,其实也挺好的。这种户外音乐节就图个参与感,算是偶尔放纵自己的一种方式。

这类音乐活动的主力军永远都是年轻人。

前段时间日本乐队“ずっと真夜中でいいのに(永远是深夜有多好)”来国内开演唱会。听我一个抢到票的朋友感慨,散场的时候,场馆外面有好多家长在路边等人,基本都是陪着孩子来的。

几年疫情一过,一堆00后05后长大了。趁着这一波二次元来华的潮流,没准还是第一次抢票,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看演唱会……

随之而来的,还有各种乱象。

03

乱象丛生

一个是场外的各种假签名、假周边。

3月份我参加《三月的幻想》演唱会的时候,还没开场,外面就有人发放免费的物料(其实就是一张自己印刷的破纸,成本一毛最多了),然后让人扫码下载抖音极速版。

包括平时各种线下漫展、游戏展也会遇上奇奇怪怪的APP推广。看见这种千万不要搭理,浪费时间不说,你下载一次他可以赚30块钱的新人推广费。

演出结束,没出场馆就有人在楼梯口支起小桌板,卖自己印刷的艺人”亲笔签名”的色纸和海报,一看竟然是烫金的签名,写的简体中文蛮精致的。

虽然很假,但是水友群里有不少怨种上当受骗。当时我忘了拍照片,听说其他演出也有不少被骗的。搜搜闲鱼,也有类似假签名,怀疑是不是一起批发的。

(闲鱼上的ztmy假签名,类似这种)

另一个是关于现在的营销号骗局。

小红书和抖音有很多发布演出信息的账号,表面看着正常,但他们会在发布的信息底下说,想当志愿者的可以在这里蹲(类似招募保安的套路)。

向人暗示“可以让你免费蹭演出”的意思,一群人傻乎乎在下面留言“蹲一个”——这时候相当于经过筛选机制,把网上贪小便宜、或者买不到票的人找出来。

(星铁LIVE开票后,网上很多这种蹲志愿者的)

然后营销号会换一个号,单独私聊评论的人“给钱可以贴身艺人”,黄牛也会想办法骗评论的人。

虽然现实里真的有演唱会外包招“黑奴”的情况,但是这种浑水摸鱼的情况明显越来越多了。对于第一次来看演出的人,各种陷阱真是防不胜防。

更恶心的是主办方操作流程不正规,有坑害艺人的风险。

海外艺人到国内商业演出基本都要批文,走商业签证——现在国内活动强度这么高,按理来说应该不难批。

某些主办方喜欢先上车后补票,提前宣传xx声优要来国内,结果八字都没一撇,文旅批文都没有着落。很容易一个不小心就全部完蛋,还拖累同行。

今年1月发生过,“乐满屋”宣传津田健次郎要在上海开见面会,结果被B站官方账号否认的事情。

后来这家又请了由加奈做活动(《鲁路修》的C.C.,《全金属狂潮》的泰蕾莎),结果买票都是用支付宝,没有微店或者购票APP渠道,就很可疑。

我看很多业内人员在QQ群骂。那些做演出的,说简单简单,说难又很难,反正就是个江湖。但是规矩要守的,不守规矩自己没了也算了,还容易殃及池鱼。

现在每天演出很多,乐子也很多。

当然,开放的环境是好事。不管场内演出秩序,还是场外消费环境,国内二次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都需要时间去消化去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