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为真实案件纪实,旨在:破解犯罪心理,捍卫正义人间!探查人性阴暗,杜绝犯罪发生!温馨提示:本文为付费内容,前三分之一免费阅读

2001年9月25日,尹显平被押法场,执行死刑。

尹显平为自己的行为付出的代价,然而作为一名育书教人男老师,他犯下的罪行令人胆寒,时隔多年, “尹显平”这个名字依旧是湖南某村的梦魇。

尹显平,时年44岁,出生于湖南一个较普通的家庭,作为家中唯一的男丁,父母也非常重视对他的教育,在父母的悉心培养下,完成了高中学业,他又自学了许多高等知识,在当时算得上知识分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也因此被镇上一所学校聘用,教小学和初中;他既是老师,又长得文质彬彬,不少的媒婆都踏破了门槛,上门说亲,经媒婆介绍,尹显平认识了谢香珍,两人家境相当,性格也较合适,见面之后,聊天也比较愉快,之后相处也很快乐,谢香珍觉得他虽然赚的不多,但是工作体面,人也温和,对他十分欢喜,而尹显平也很看好她,两人在父母的催促下结婚。

婚后,两人也相处了一段较为甜蜜的时光,尹显平在外面上班,谢香珍就打理家里,两人互相扶持,彼此商量,日子也过得很不错,但随着相处时间的增多,各种各样的问题暴露了出来;尹显平有头痛毛病,隔三差五就会犯病,他走遍的大小医院都没能治好,只能喝中药缓解疼痛。

因为此病,两人也发生过争执,谢香珍也开始觉得他是一个拖油瓶,和尹显平在一起之前,她并不知道尹显平有这样的问题,不过一次见面的时候,尹显平突然头疼,谢香珍也有些担心,询问对方怎么了,可是尹显平只说示最近太累了,根本就没有将自己的病情说出来。

谢香珍对此很有意见,一开始她埋怨尹显平欺骗她,可是尹显平却说自己的病情不算严重,很快就会好,可是钱花了很多,尹显平却没有任何好转,谢香珍也更加生气,两人夫妻关系逐渐恶化,越是争执,尹显平病情发作的越频繁,他曾卧病在床整整三天,谢香珍却不闻不问,这让尹显平对她也产生了不满。

之后他也是各种责骂谢香珍,让他对自己多一些关心,不要整天不着家,什么也不干,只会问他要钱,可是谢香珍却根本不听,一心只沉浸在尹显平欺骗她的谎言里,对于尹显平没有好脸色,之前她还会帮忙做一些家务,洗衣做饭之类的,可是得知尹显平病情之后,心中就十分气愤,根本不在乎这个家,家里乱成一团也懒得收拾。尹显平说过多次,可是却一点用都没有,而更是尹显平不满的是,谢香珍不仅不做家务,还迷上了赌博,经常性的彻夜不归,在牌馆打牌,有一个晚上更是输掉了400元,这在当时是一笔不小的“巨款”,而谢香珍没有工作,用的钱也大部分都是他的,他赚钱不容易,但是谢香珍却不知道珍惜。

这也让尹显平更加生气,之后更是断了谢香珍的生活费,谢香珍也和他争吵,即使没钱也要出去打牌,输了钱就让他们找尹显平要,尹显平遇到了不少债主,对于谢香珍也更加看不惯,两人婚姻矛盾越发剧烈,而学校也有许多矛盾纠纷需要尹显平处理。

尹显平对妻子的怨言越来越多,产生了某种恨意,恨不得她消失。

1997年,这种“愿望”似乎成真了,6月的某一天,尹显平趁着放暑假的日子上山采一些草药,前脚刚上山没多久,后脚邻居就追了出来,气喘吁吁的说:“显平,显平,你堂客出事了。”

尹显平一听,放下锄头,刚进门就看到谢香珍口吐白沫,四肢抽搐;就像是“羊癫疯”,尹显平连忙背上妻子,赶往诊所,然而送到诊所时已为时已晚,谢香珍已经死亡,赤脚医生也查不出什么病,也只能认为是某种疾病发作。

谢香珍死后,媒婆又上门说亲,毕竟尹显平正值壮年,而且又是村子里唯一的男老师,自然有不少的女孩倾心,经人撮合,认识了比他小5岁的周惠,她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将一家老小打理的井井有条,尹显平的病情也有所好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谢香珍的“死亡”就像是噩梦的开端,一桩又一桩的“怪事”接连发生。

1997年底,尹显平的女邻居尹芳突患疾病,口吐白沫,四肢抽搐,好在送医及时,抢救了过来,然而到底患了什么病,没人知道,半个月后,村民尹大伟突发疾病,同样是口吐白沫,四肢抽搐,然而这一次,他并不幸运,经抢救无效死亡。

几乎每隔一段时间,村民就会无端端发病,有人症状较轻,有人当场死亡,突如其来的病症笼罩在每个人心头,生怕自己成为下一个患病的人,有的村民认为村子风水不好,举家搬迁。

有的请了一些道士、和尚作法,然而并没有扼制住这股“邪气”,短短三年间,已经有近40人发病,近半数死亡,这么恐怖的疾病让周惠非常担心,他曾劝说丈夫尹显平换一个地方居住。

尹显平却信誓旦旦的保证:“放心,你不会出事了,我也不会让你出事”,尹显平的承诺并没有消除她的恐惧,直到某一件事发生,周惠终于明白了一切。

2001年1月2日,村民尹大连结婚,迎接亲朋好友,原本是一个喜庆的日子,然而就在举办婚礼时,尹大连忽然倒地,口吐白沫,四肢抽搐,怪病又一次发生,村民全都慌作一团。

尹显平站在人群中,嘴角勾出了一个笑容,随后慌忙的说:“都愣住干什么,送医院啊!”

尹大连病情严重,经抢救无效死亡;就在尹大连病亡后,就读某学校的学生尹清华和尹晓春接连患病,这三年,这种疾病只感染大人,没想到已经蔓延到孩子身上,更让周惠担心的是,这两个孩子都是丈夫尹显平的学生。

2001年1月6日,周惠早早下班,想给丈夫多熬一点药,劝说丈夫搬家,然而就在他推开门的那一瞬间,看到了极为悚然了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