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此文前,诚邀您轻轻一点“关注”按钮,这不仅能让您便捷地接收我们后续为您精心准备的精彩文章,更能让您在阅读的海洋中畅游时,随时与我们交流心得,分享感悟。您的每一次点击、每一个评论,都是对我们创作热情的极大鼓舞,也是我们不断进步、持续创新的源泉

我叫李丽娟,今年52岁,是这个小村里的一个寡妇。丈夫去世已经五年了,留下我和两个孩子相依为命。大儿子在县城打工,小女儿还在上初中。虽然日子过得拮据,但我们一家人还是相依为命,过着简朴而平静的生活。

夜阑人静,我独自坐在炕头,望着昏黄的灯火出神。这五年来,我是如何熬过来的?有时候实在太难了,我会痛哭流涕,怀念着丈夫的音容笑貌。可是为了孩子,我必须勇敢地活下去。

我不是没有过重新婚嫁的机会,可是村里那些中年男人要么酗酒赌博,要么脾气暴躁,我可没有勇气去重蹈覆辙。我宁愿这样孤苦伶仃,也不愿意再受人欺负和伤害。

不过,有时我还是会想,如果有一个良人知心知肺地陪伴着,日子是不是就不那么难过了?可惜到了这把年纪,哪里还能找到知己呢?我只能默默地继续过着清贫的生活,等待着生命的最后一程。

"丽娟啊,你说那个张伯昨晚上到底去哪里了?我可看见他半夜里一个人出了村,一直到天亮才回来。"王婆一边掐着指头数落,一边眼睛里闪着狡黠的神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哦?我怎么知道他去哪儿了?"我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暗自庆幸幸好她没看见张伯半夜来我家的事。

"我看他准是去了城里的那种地方,你懂的。"王婆咯咯直笑,"要不然一个老光棍,半夜三更往外跑什么劲儿?你说是不是啊?"

"行了行了,你就少说两句吧。"我没好气地挥了挥手,心里对这个村里的爱说长道短的习气感到无奈。

就在那天夜里,我正在梦乡之中,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我心里一紧,这么晚了会是谁?只见窗外漆黑一团,外面一点动静也没有。

"谁啊?"我故作镇定地问了一声。

"丽娟,是我,张伯。"那个熟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让我吃了一惊。

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起身去开了门。只见张伯站在门口,头发蓬乱,神色有些狼狈,我看出他似乎喝了酒。

"张伯,你这是怎么了?半夜三更的来我家做什么?"我下意识地将门拉紧了些,问道。

"你喝醉了吧?快回去睡觉吧,别在我家门口乱闹。"我有些生气地说。

"什么?你说什么?"我被他的话惊住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丽娟,你听我说。我五十多年来,一直是孤家寡人一个,从未尝过人世间最基本的温暖。我曾经也想过娶妻生子,可是一直游手好闲,错过了最好的年华。"

张伯的声音哽咽了,我看到他眼眶里噙满了泪水。我的心头一阵酸楚,同情地看着他。我和他一样,都是这个世界上最渺小、最不起眼的人,注定要被冷冷地遗忘在角落。

我被张伯的话深深触动了。是啊,我们都已孑然一身,为什么就不能互相拥抱、取暖呢?就让我们这把朽木重拾一回生机吧。

可是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当那场意外夺去了他年轻的生命,我的世界也随之陷入黑暗。我曾经绝望到想不开,幸亏有孩子们给了我活下去的勇气和希望。

这些年来,我是如何熬过来的?有谁能体会到我内心的痛苦和孤独?我就像一棵枯树般,在世间孤零零地活着,没有人同情,更没人疼爱。如今张伯的到来,让我看到了一线生机。也许我们真的可以互相取暖,好好度过未来那几年苍桑的余生。

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泪水滚烫地流过我的脸颊。张伯见状,伸手轻轻地为我拭去眼泪,我们的目光在这一刻交汇在一起,我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亲密无间。

"丽娟,我们真是可怜人啊。"张伯无奈地叹了口气,"我们这把老骨头,注定要这样孤苦终老了。"

"是啊,我们真是该怜惜彼此才是。"我点点头,眼泪早已止住,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释然。

"要不然,你就让我进去吧。就当是最后一次疯狂,让我们把这半辈子的寂寞都一吹而空吧!"张伯的语气突然变得热切起来,眼神里满是渴望。

"好吧,进来吧。"我鼓起勇气,为张伯打开了门。

张伯如获重释,快步走了进来。我的心怦怦直跳,不知所措。但很快,张伯就把我拥入了怀中,我们的身体亲密无间地贴合在一起,仿佛已是恋人般亲密无间。

"丽娟,我们就这样吧,永远在一起。"张伯在我耳边低语,我能嗅到他身上淡淡的酒香。

我没有回答,只是紧紧地抱住了他单薄的身躯。我们就这样相拥着,好像要把这半辈子的寂寞都一吹而空。

就在我们亲密无间的时候,张伯突然开口了:"丽娟,我们做个交易吧。"

"什么交易?"我心中一惊,下意识地松开了双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心中顿时明白了张伯的意思,不禁浑身一震。我从未想过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一时间手足无措,不知如何作答。

"别这样啊丽娟,我给你钱。"张伯见我迟疑不决,便从怀里掏出一捆钞票,"八百块钱,就当作是我们最后一次交易吧。"

"不行!我不能答应你!"我下定决心,断然拒绝了张伯的要求。

"为什么?丽娟,我们已经都这把年纪了,还有什么好在乎的?"张伯眼中满是失望,"你看看这八百块钱,对你来说不是很需要吗?"

"我确实很穷,但我不能做出如此有伤风化的事情!"我咬紧牙关,斩钉截铁地说,"你给我多少钱都不行!"

"丽娟,你别这样。我们已经这样孤苦一辈子了,为什么就不能最后放纵一次呢?"张伯的语气变得有些哀求和央求。

"不!我做不到!你给我滚出去!"我被张伯的无理要求惹怒了,对他怒目而视。

"你很会挑拨是非啊!人到了这个年纪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我被他的理直气壮惹恼了,"我虽然穷,但还有底线!你给我出去!"

"好好好,别生气。"张伯见形势不妙,连忙作罢,"既然你真的不愿意,那我也不勉强你了。不过你可别后悔啊,这可是最后的机会了。"

"后悔?我才不会后悔呢!"我冷冷地说,"你现在给我出去,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张伯见说服不了我,只好摇摇头,迈步走出了门外。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我心里五味杂陆,一种复杂的情绪在心头翻腾。

是啊,我这把老骨头,注定要孤苦终老了。如果就这么一事无成地离开人世,那真是太可悲了。张伯的确给了我一个最后体验人生的机会,而且还有钱作为回报,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可是,我真的能做出如此有违道德的事情吗?我会受得了良心的谴责吗?就在我痛苦地纠结之时,张伯的身影又出现在了门口。

"丽娟,你好好考虑清楚吧。"张伯语气诚恳,"这可是最后的机会了,我们这样的老年人,还有多少年好活呢?你就从了我这一次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打扰你了。"

我看着张伯恳切的目光,内心出现了一丝动摇。他说的好像也有些道理,我们这些老年人,的确再也没有多少时日可活了。如果就这样一事无成地离开,那真是太可惜了。

"好吧,我答应你。"我深吸了一口气,下定决心说道,"但你必须给我八百块钱,而且以后不许再打扰我,我们两清了。"

"没问题没问题!"张伯见我点头答应,高兴得简直要跳起来,"我现在就给你钱,以后再也不会打扰你了。"

说着,张伯从怀里掏出那捆钞票,小心翼翼地递到了我手中。我攥着那沉甸甸的钞票,心中百味杂陆。但很快,张伯就把我拥入了怀中,我们亲密无间的身体再次贴合在了一起。

就在这个夜晚,我们尽情地做着那该死的事。我的内心是痛苦的,但张伯给了我钱财作为补偿。我告诉自己,就当是最后一次放纵,以后我们就两清了。

就在我们行将实施时,突然传来了敲门声。我和张伯吓了一大跳,赶紧拉开了一些距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谁啊?"我强装镇定地问道。

"妈,是我,小丽。"门外传来了女儿的声音,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听到这个数字,我浑身一震。八百块,正是张伯给我的钱!我该怎么办?我下意识地看了张伯一眼,只见他面色铁青,眼神复杂。

"妈,你没有钱也没关系的。"见我沉默不语,女儿似乎误会了什么,"我只是一时糊涂了,以后还是老老实实在家里读书吧。"

说完,女儿便转身离开了。我坐在炕头上,浑身无力,眼泪夺眶而出。张伯见状,连忙上前安慰我。

"够了!"我打断了张伯的话,猛地将手中的钞票甩在了地上,"我不要你的钱!我宁愿一辈子穷困潦倒,也不愿意用这种方式赚钱!"

张伯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面露难色。我趁机将他推出了门外,狠狠地关上了门。

就这样,我和张伯之间的一切都戛然而止了。我蜷缩在炕上,痛哭流涕。我是个多么可怜可悲的母亲啊,为了一点钱财,竟然想做出如此龌龊的事情!

整夜整夜,我辗转反侧,睡不着觉。我在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我是一个多么卑劲的人啊!为了区区八百块钱,就想出卖自己的贞操,简直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我想起了女儿那纯真的面孔,如果她知道了妈妈想做的事,她一定会伤心欲绝的。我怎么能这样伤害自己最亲爱的人呢?钱财再重要,也不应该失去了基本的底线和尊严啊!

我只好把钱放在他家门口,暗自希望他看到钱后不要再来纠缠我。回到家中,我开始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

我是一个多么卑劲的人啊!为了区区八百块钱,就想出卖自己的贞操,简直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如果被女儿知道了,她一定会伤心欲绝的。我怎么能这样伤害自己最亲爱的人呢?钱财再重要,也不应该失去了基本的底线和尊严啊!

我又想起了已故的丈夫。如果他在天之灵,一定也会为我的失态而感到痛心疾首。当年他是如何宠爱我的,把我当成心头肉,供我衣食无忧。而我却背叛了他的深情,想做出如此龌龊的事。我对不起他,也对不起这个世界!

我开始痛恨起自己的贫穷和孤苦。是贫穷逼迫我走上了绝路,是孤苦让我一度丧失了理智。如果当初有个知心爱人在身边扶持,我又怎会堕落到这个地步?我痛苦地哭了起来,泪水浸湿了被单。

就在我自责痛哭的时候,女儿小丽突然回来了。看到我这副狼狈的模样,她很是吃惊。

"妈,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小丽关切地问道。

我连忙擦干眼泪,强颜欢笑道:"没什么,妈妈就是一时感慨过去的日子罢了。"

"妈,你是不是为了我的学费的事而烦恼啊?"小丽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内疚,"你别太操心了,我可以不去城里上学的。"

"傻丫头,读书是好事,怎么能因为钱而放弃呢?"我连忙安慰道,"等妈妈攒够了钱,一定供你去城里深造。"

"可是妈,你一个人辛苦挣钱,我怎么能够意下如此重担呢?"小丽说着,两行热泪从她清秀的眼角滑落。

看着女儿痛心疾首的模样,我的内心五味杂陈。是啊,我怎能让她为我操心呢?她如今正值求学的黄金时期,我理应鼓励她去城里深造,而不是拖累她的前程。

"丽丽啊,你就放心好好读书吧。"我坚定地说,"妈妈一定会想办法为你筹钱的,只要你努力学习就行了。"

"没什么可是的了。你就乖乖听妈妈的话,将来一定要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才。"我语重心长地说,"妈妈已经老了,但你的前程却才刚刚开始。你要为自己的人生负起责任来。"

小丽被我的话语感动了,点点头,眼里重新燃起了希望的火苗。看着她重拾斗志的模样,我的心中也豁然开朗了。

是啊,我为什么要那么绝望呢?我虽然穷困潦倒,但还有女儿这个宝贵的依靠啊。只要她将来有出息,我这把老骨头就可以风光地活下去了。更何况,我们母女两个人的手还没有断绝呢,只要同心协力,就一定能够渡过难关的。

从那天开始,我有了新的决心和希望。我开始到处打零工,靠自己的双手勤恳挣钱。有时在地里干活,有时在人家家里帮佣,只要能挣钱的活计我都去做。

女儿小丽也很争气,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老师经常夸奖她是个学习刻苦、品行端正的好学生。小丽对我说,她将来一定要考上一所好大学,学有所成,将来才能报答我的养育之恩。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我的存款渐渐也多了起来。虽然生活依旧拮据,但我们母女两个的心却格外踏实。只要互相扶持、同心同德,任何困难都不会难倒我们。

而我呢,虽然已年过半百,但我并不觉得自己的生活就此终结了。我会继续勤劳致富,等待着女儿有一天学成归来,过上更加幸福美满的生活。也许在那时,我也能找到一个与我同甘共苦的良人,不再那么孤单寂寞了。

人生就是如此,充满了艰辛和汗水。但只要我们保持乐观向上、坚韧不拔的品格,就一定能够战胜一切困难,迎来崭新的生活。我相信,阳光终将会重新照进我们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