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2年我担任高炮营一连指导员,我一位老乡转志愿兵,连长却不同意,后来我坚持己见,得到了团首长支持,这位老乡最后顺利转成了志愿兵,转业后分到了老家乡镇工作,如今干部退休。
1982年,是我担任一连指导员第二年,这年我们连里有五个转志愿兵名额,但是我们连符合转志愿兵年龄和条件却有十二人,平均两个人竞争一个名额,谁走谁留,作为连队指导员,我心里也很为难。
我们连大多都是农村兵,其实我也是农村兵,从新兵到晋升连队指导员,一路走来,我也经历了很多,如果我不来部队当兵,可能会在家务农,城市兵退伍后,可以轻松找到一份工作,但是农村兵就不一样了,退伍后,如果没有好的去处,只能回家种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转志愿兵指标下来后,我们对各班即将退伍的老兵做了摸底,挨个找他们谈了话,做思想工作,大家情绪比较大,谁也不愿意退伍,大家都想留下来。
因为名额有限,我们只能优中选优,慎重考虑和研究,符合转改条件的这12名战友中,有4人是城市兵,有8人是农村兵,我提议把其中一个名额给城市兵,剩下的四个名额留给农村兵。
但是,我这个提议,遭到了包括连长在内的其他支部委员的反对,后来支部开会决定把其中两个名额留给城市兵,剩下的三个名额给农村兵,名额确定下来之后,在确定最终转改名单时,我和连长却出现了分歧。
在表决五班班长郑东阳是否转志愿兵的问题上,出现了支持和反对票数相同的情况,我同意郑东阳转志愿兵,但是连长却不支持,我和连长出现了分歧。

郑东阳担任五班班长已经三年时间,也是资历最老的班长,不仅军事素质过硬,专业技能也非常突出,论能力没有一个班长能比得过郑东阳,只不过郑东阳只有小学学历,和其他几名老兵比起来,学历要低了一些。
我和郑东阳还是老乡,我们是同一个县的,其实,我选郑东阳并没有掺杂任何感情在里面,主要是看中他的军事素质和能力,郑东阳在部队的表现,战友们也是有目共睹,我觉得,郑东阳正是我们连队需要和培养的人才,虽然郑东阳学历低,但是勤能补拙。
连长和我的想法恰恰相反,连长觉得学历是第一位的,而且连长认为我和郑东阳是老乡,我在有意偏袒郑东阳,我和连长各抒己见,谁也说服不了谁,无奈之下,我们只能把各自的想法上报到营部,让我没想到的是,营长在这件事情上,和连长的想法一致,但是我仍然坚持,把郑东阳留下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郑东阳知道我为他的事情,把连长和营长都得罪了,主动找到我,向我表达了感谢,并提出他想退伍,我知道郑东阳是不想让我为难,但是我并没有因此放弃,最后我据理力争,得到了团首长支持,郑东阳如愿以偿转成了志愿兵。
事实证明,我的坚持是正确的,郑东阳留队后,多次带班出色完成任务,在军分区大比武中,多次获得第一名,为连里争了光,不仅如此,郑东阳也带出了很多优秀的班长。
1989年,郑东阳结束了他的军旅生涯,我亲自送郑东阳上了火车,郑东阳转业回家后,分到了老家乡镇工作。

1993年,在送走一批又一批战友后,我也脱下军装,离开了我热爱的军营,转业回到了老家检察院工作,回到老家后,我经常和郑东阳一起吃饭,聚会聊天。
郑东阳心里一直很感激我,他说当年要不是我在首长面前据理力争,他也不可能有现在的幸福生活,如今我和郑东阳都已经退休,晚年的我们相约一起钓鱼旅游,日子过得很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