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此文前,诚邀您轻轻一点“关注”按钮,这不仅能让您便捷地接收我们后续为您精心准备的精彩文章,更能让您在阅读的海洋中畅游时,随时与我们交流心得,分享感悟。您的每一次点击、每一个评论,都是对我们创作热情的极大鼓舞,也是我们不断进步、持续创新的源泉

"大哥,听说大伯和咱家闹翻了?怎么回事啊?"我追问父亲。

父亲皱了皱眉头,神情有些难过:"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就是一些小矛盾而已。"

我不太相信父亲的说辞。从小到大,我就没见过大伯来我家做客。每逢过年过节,大伯也从未现身。看来这件事情并不简单。

"那就是很严重的矛盾咯?不然怎么会一直断绝往来呢?"我追根问底。

母亲插了进来,语气有些生硬:"行了,别再多嘴了。大人之间的事,你一个小孩子哪懂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只好作罢,心里却对这段家族恩怨的缘由更加好奇了。

大年初一的早晨,我被母亲的声音惊醒了。

"快起来啦!大妈出了点状况,得赶紧过去瞧瞧。"

"大妈?哪个大妈啊?"我迷迷糊糊地问。

"就是你大伯的老伴啊!听说她半夜心脏病发作,现在情况还不太乐观。"母亲焦急地说。

我的脑袋瞬间清醒了过来。大伯和我们断绝了这么多年的联系,为什么突然间又要去看望他家里人了?不过仔细一想,大妈毕竟是无辜的,她和大伯的恩怨我们也不太清楚,或许这就是个重修旧好的契机。

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些激动。如果大伯和我们和解了,那就意味着我终于能解开心中的疑团,弄清他们为何会闹翻的原因。

我急忙穿好衣服,簌簌跑下了楼梯。客厅里,父亲正襟危坐,神情凝重。母亲手里拿着手机,似乎还在打听大妈的近况。

"怎么样?大妈的情况如何?"我小心翼翼地问。

母亲叹了口气:"暂时稳住了,但医生说她年纪大了,受这么一惊,恐怕短期内难以痊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父亲沉默了半晌,终于开口:"那就赶快去看看吧。大家毕竟是一家人,这种时候更应该靠拢些。"

我们很快就赶到了医院。大伯和大伯娘已经守在病房外了。看到我们来,大伯的神情有些复杂。

大伯摆了摆手,打断了父亲的话:"没事,都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

他看向母亲,眼神柔和了些:"嫂子,多谢你们这么快就赶来了。"

大伯的话让我感到很意外。原本我以为他会对我们怀有芥蒂,毕竟那场恩怨一定是由某些重大的原因引发的。但看样子,大伯并没有把矛盾归咎于我们,反而表现得很谦逊有礼。

我打量着大伯,试图从他的面容上找出一些蛛丝马迹。大伯的脸上满是沧桑的痕迹,显然这些年的生活并不太顺遂。或许正是因为遭遇了太多的磨难和波折,他才学会了宽容和谅解。

大伯娘则哭成了个泪人儿。她拉着母亲的手,语无伦次地说着什么。母亲一边安慰着她,一边用手绢为她拭泪。

我看着这一幕,只觉得无比亲切。作为外人,我无从了解大伯和我们家人之间的恩怨纠葛。但作为一家人,他们对彼此的牵挂之情却是那样真挚动人。

大妈的病房里,我们七嘴八舌地劝说着她要好好休息。

"大妈,您就放心养病吧,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父亲说。

大妈的眼睛湿润了,她轻轻点了点头。

"是啊大妈,您就安心养病吧。"我也附和道,"我们会陪着您的。"

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内心颇有些感慨。多年来,我一直对大伯家的遭遇了无丝毫了解。而今天,我们不但重新熟络了,还要为大妈的病情而操心。人生何其反复,谁也说不准下一秒会遇到什么。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因果报应吧。当年大伯和我们结下了梁子,如今大妈的病魔却让我们重新走到了一起。命运往往就是如此神奇,让人无从预料。

大妈虽然面色苍白,但听到我们的话,眼神却明亮了许多。她用手捂着胸口,似乎是在掩饰内心的激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伯则一直沉默不语,但我看得出,他的眼里盈着泪花。他低垂着头,避开了我们的视线,但我能感受到,他内心一定在经历着千回百转的纠结和挣扎。

就在这时,大伯突然站了起来,大步走到了病床前。他紧紧握住大妈的手,泪水终于滚滚而下。

我们都被大伯的举动吓了一跳,面面相觑。

大伯抬起头来,眼神坚定:"对不起,大家。是我当年一时糊涂,做了件蠢事。如果当时我能谦逊点、大度点,就不会酿成今天这个局面了。"

母亲上前握住大伯的手,语重心长:"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现在最重要的是大妈的病情。等她好转了,我们再好好谈谈。"

大伯点了点头,重新坐了回去。他用手背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看上去终于平静了下来。

我们轮流进病房,陪伴着大妈。大妈的病情似乎好了一些,她时而和我们说说笑笑,时而又神情恹恹,显然内心仍很苦闷。

"大妈,您就放心养病吧。"我鼓励道,"等您康复了,我们一家人就重新团聚,从此和和睦睦的。"

大妈露出一丝笑容,点了点头。

"那我们就等大妈出院的那天,好好庆祝一番!"父亲说着,语气中透着一丝期盼。

看着父亲和大伯眼神有说有笑的样子,我的心情也跟着雀跃起来。原本我以为这对兄弟注定此生难以重修旧好,但现在看来,他们之间的裂痕并不像想象中那么不可逾越。

这一天,我终于看到了一线希望。

几天后,大妈的病情渐渐好转,可以准备出院了。大伯来到病房,神情有些忐忑。

母亲愣了一下,旋即点头说:"当然可以啊!我们也正有此意。"

大伯松了一口气,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那太好了。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后悔当年的决定。如果可以,我真希望能与你们重修旧好。"

"哥,你就别自责了。"父亲拍了拍大伯的肩膀,"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重新熟络起来。"

大伯点点头,眼神黯然。看来,当年的那件事一定让他耿耿于怀至今。

出院的那天,我们一家人相聚在大伯家中。大伯娘忙前忙后,把一桌子拿手好菜摆了上来。看着满桌的美味佳肴,我不禁食指大动。

"快快,大伙儿都吃吧!"大伯娘热情招呼,"这可都是我的拿手好菜哦!"

我们就着热腾腾的菜肴,你一句我一句地聊了起来。原本略显的气氛,很快就被化解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哎,大伯啊,你可得给我们好好解释解释,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母亲终于忍不住,开门见山地问了出来。

"具体怎么回事儿啊?"父亲追问,"你给说清楚吧,咱们毕竟是一家人。"

大伯深吸了一口气,开始娓娓道来:"那年我刚参加工作,对什么都抱有很大的热情。可是领导却总是刁难我,处处与我作对。"

"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和领导发生了矛盾,对不对?"我插嘴道。

大伯苦笑着点点头:"没错,就是这么回事。那会儿我天真了,以为只要我尽心尽力地工作,领导自然就会重用我。谁知道,领导对我越发苛刻,甚至开始在单位里处处排挤我。"

"后来,我就失去理智了。"大伯的声音低沉了下去,"我以为,是父母在领导那里说了我什么坏话,导致领导对我刻板印象。"

"我去找父母质问,可是父母却斩钉截铁地否认了。我百分之百相信,父母是不会背叛我的。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住内心的怒火,对父母无理取闹了一番。"

可是,这样一个小小的疑虑,却酿成了一个家族的悲剧。如果当时大伯能够冷静下来,静下心来好好思考,或许就不会做出那样伤天害理的事情了。

我看着大伯自责的神情,内心不禁涌上一股说不出的酸楚。如果当年他能多一分理智和勇气,或许这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可是命运就是这样捉弄人,让人在最不经意的时候,做出了一生都无法弥补的错误。

大伯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似乎正在痛苦地回顾着过往的种种。父亲则紧紧地攥着拳头,眉头深锁。看来,当年的那场恩怨对他们两兄弟的打击都是如此之大。

母亲则脸上带着难掩的悲伤。她伸手去拥抱大伯,想要安慰他,却被大伯无力地推开了。大伯低垂着头,泪水在他的脸上肆意流淌。

我们都被这一幕深深地震撼了。原本以为是一个温馨的团圆局,却没想到会掘开这样一个已经遗忘已久的伤疤。

房间里一片死一般的寂静,大伯的哭泣声在空旷的空间里回荡,让人的心情无比沉重。我看着大伯痛苦的模样,眼眶也不禁湿润了。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以为大伯和我们反目,是因为某些无法弥合的恩怨。但现在看来,一切似乎只是一个可笑的误会而已。如果当年大伯能多一分冷静和理智,或许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可是,命运往往就是这样捉弄人。它让人在最不经意的时候,做出了一生都无法弥补的错误。而当事人也只能永远背负着这份无尽的自责和痛苦。

我看向父亲,他紧紧地攥着拳头,眉头深锁。看来,当年的恩怨对他的打击也是巨大的。作为兄弟,他们一定曾经是无话不谈的知心好友。但就因为一个小小的误会,他们的感情就如此决裂了。

母亲则脸上带着难掩的悲伤。她试图去拥抱大伯,想要安慰他,却被大伯无力地推开了。大伯低垂着头,泪水在他的脸上肆意流淌。

就在这个肃杀的氛围中,大妈突然开口了,打破了房间里的沉寂。

"行了,别再自责了。"大妈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从今往后要手牵手,重新走到一起。"

大伯抬起头来,用袖子胡乱擦了擦眼泪,看向大妈。

"大妈,你说得对。"大伯的声音有些嘶哑,"我们确实应该从今往后,重新开始。可是,我当年做的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我怎么能就这么一笔勾销呢?"

父亲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大哥,你太看得重了。当年的事情,我们早就不再怪你了。你能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这就已经是最大的勇气了。"

大伯摇了摇头,脸上的自责之色丝毫未减。看来,他内心的创伤实在太深太深,已经彻底扭曲了他对自我的评价。

"你们说得轻巧。"大伯苦笑着说,"我把最亲近的人推开,这种罪过怎么可能洗清呢?就算你们原谅我了,我自己也无法原谅自己啊。"

房间里再次陷入了沉默。大家都被大伯的话深深地震撼了。看着大伯痛苦的模样,我的心情也无比沉重。

就在这个时候,大伯娘突然开口了,她的声音虽然有些发抖,但字字铿锵有力。

"大哥,你就别自责了。"她说,"人非圣贤,谁都会犯错。重要的是,你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过错,并且真心想要弥补。这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我知道,你一定是被过去的事情困扰了太久。但是你要明白,那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而已。你和家人之间的感情,才是最宝贵的东西。"

大伯娘说到这里,眼神越发坚定:"所以,从今天开始,我们就重新开始吧。把过去的一切都抛诸脑后,重新走到一起。我相信,只要我们手牵手、肩并肩,就一定能够重拾以前的亲密无间。"

大伯被大伯娘的话深深地感动了。他紧紧地握住大伯娘的手,点了点头。看着大伯的眼神,我发现那里面重新充满了希望和力量。

就在这时,父亲也站了起来。他拥抱住大伯,语重心长地说:"大哥,你就听大嫂的话吧。从今天开始,我们就重新做回兄弟,像从前那样亲密无间。"

大伯点点头,泪水再次夺眶而出。但这一次,他的眼神里已经没有了之前的自责,取而代之的是重拾信心的喜悦。

我看着他们的一幕,内心无比欣慰。经过了这么多年的纠葛,他们终于重新走到了一起。我相信,只要他们手牵手、肩并肩,就一定能够重拾以前的亲密无间。

就这样,我们重新围坐在餐桌旁,有说有笑地吃起了团圆饭。这顿饭菜虽然早已冷掉,但却是我们这一家人重新走到一起的见证。从今往后,我们将彼此扶持、相互鼓励,共同创造更加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