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7年12月的一天,刘伯承率部来到了湖北与河南交界的何小寨。是夜,刘伯承边想着军事部署边靠在铺满稻草的地上睡着了,迷迷糊糊间,他被杨国宇摇醒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刘伯承

原来,是有一个大爷说村子里后半夜来了一群国军,刘伯承不信,问大爷:“你怎么知道那是国军?”大爷说:“你们的队伍从来不会砍树,再说他们穿的可比你们叫花子好多了。”

刘伯承明白了:这是和敌人住进了一个村子里!随即命令部队马上撤离。

事后,在国军会议上,郭汝瑰气的直骂胡琏:“你都和刘伯承住在同一个村子了,还能让他跑掉,你说你不是卧底我都不相信!”

胡琏是卧底吗?刘伯承是怎样脱险的?一向和胡琏交好的郭汝瑰是在真心骂他吗?

胡琏和郭汝瑰的过命交情

都说胡琏和郭汝瑰是战场上的生死之交,当初淞沪会战的时候,胡琏是67师119旅的旅长,郭汝瑰是14师42旅的旅长,且胡琏的防线正好是位于郭汝瑰旅的左侧。

与日军对战,他们两方都伤亡惨重,首先是郭汝瑰的42旅,打到最后8000多个人就剩下了1400多;而胡琏部队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日军的一个炮弹歪打正着正好将胡琏的指挥所给轰没了,胡琏因为正在外面小解,所以躲过了一劫,只是在指挥所里的参谋和副官们统统以身殉国。

没办法,胡琏就只好去找郭汝瑰,二人合用一个指挥所。

战事正打到激烈处,胡琏接到了手下一个团长打来的电话,说是子弹全部用光了,要求撤退,胡琏听完之后,气的把电话都摔了出去。

这时候,郭汝瑰立马雪中送炭,说自己旅部刚刚运来了一批子弹,可以给119旅分着用。胡琏听完之后感动不已,后来他经常给别人说:“在那样的境地,郭汝瑰还在想着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于是,两个在战壕中经历过生死的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他们的感情非同一般,他们两人在事后不仅成为了人人称赞的抗日英雄,还双双升了官。

对于胡琏来说,他对郭汝瑰有着很高的期盼,他说:“吾决心要做曾国藩,亦盼兄成为左宗棠。”,只是胡琏所期待的是做国民党的曾国藩,郭汝瑰也可能想成为左宗棠,但必须是共产党的左宗棠。

是的,郭汝瑰早在1928年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且是中共安插入国民党内部最大的红色间谍。

红色特工

郭汝瑰是川军军阀郭汝栋的堂弟,也是黄埔五期生,那时候正是国共第一次合作时期,广东的革命气息很浓,黄埔军校里面的政治教官多为共产党员。

郭汝瑰

郭汝瑰在进入黄埔军校之前就受到过科学救国思想的影响,也就受过共产主义的熏陶,而今在黄埔军校中。他也常听萧楚女和恽代英的讲座,认识到了只有打倒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才能实现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进而实现共产主义,国家才会富强起来。

于是,在袁镜铭的介绍下,郭汝瑰入党了,后来蒋介石叛变革命,郭汝瑰也与党组织失去了联系,他于是进入到了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深造,回国之后又进入到了陆军大学进修。

抗日战争爆发之后,郭汝瑰经过同学推荐,到了陈诚所属的第14师担任参谋长,并且到了蒋介石筹划过对日作战的“庐山军官集训团”受训。

在抗日战争中,郭汝瑰由一名普通的陆军大学教官逐渐进入到了国民党政权的上层,他先是受到了陈诚的赏识,接着又因为在长沙会战中的出色表现被薛岳器重,升任九战区军官训练团校官大队的大队长。

之后,陈诚将他调到了培养专门培养“将校”的国防研究院担任研究委员,之后蒋介石任命其为“中央训练团”的副大队长。

一路走来,郭汝瑰渐渐的成为了蒋介石心目中的“军界精英”,有什么重要的战役,蒋介石总是会听郭汝瑰发表几句见解。

解放战争期间,郭汝瑰又重新和我党建立了联系,并秘密会见了董必武,从此郭汝瑰就开始投入到了隐蔽的情报战线斗争中。

冒着生命危险传递情报

在整个解放战争期间,郭汝瑰冒着生命危险来往于宁沪之间,为我党提供了很多重要的核心情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比如说在1947年5月份,郭汝瑰接到了蒋介石侍从室主任的电话,要他到总裁官邸出席晚宴并汇报战况,他们定下了合围计划。

等到郭汝瑰一回到家中,就立马将作战部署抄录了一份送给地下党的同志们,所以在之后的孟良崮战役中,我们才能知己知彼,全歼了国民党整个七十四师,使蒋介石图谋山东的想法破产。

1947年,刘邓大军千里挺近大别山,蒋介石派了白崇禧34个旅和五个省的全面武装要悬赏刘伯承的首级。

刘伯承和邓小平分开之后,来到了何小寨宿营,谁知就遇到了胡琏率领的整编十一师,双方在北向店展开了激战,虽然战况惨烈,可是胡琏部队还是没有抓住刘伯承,这一次是能够活捉刘伯承的千载良机,可惜错过了,白崇禧痛惜的仰天长叹。

刘邓大军

因为此战失利,所以在之后召开的国军会议上,郭汝瑰毫不留情的指责起胡琏,认为他指挥不力,同时怀疑他是否是共产党的卧底。

胡琏是不是共产党的卧底郭汝瑰很清楚,他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转移注意力,将自己的嫌疑给洗刷掉,果不其然,众人关注的焦点被带偏,郭汝瑰再一次安全了。

他之后又传递出了多次情报,帮助我党在作战中抢占先机,减少了很多伤亡,只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他频频传递情报的行为也受到了一些人的怀疑。

1947年莱芜战役国民党惨败,逃回来的军官对邓文仪透露:“郭汝瑰是共产党的间谍,他有通共的行为。”邓文仪立马就将这个情况上报给了杜聿明,杜聿明告诉顾祝同,结果顾祝同根本不相信。

杜聿明

但怀疑的种子已经在杜聿明心中种下,他时常注意郭汝瑰的行为举止,还向蒋介石打报告,说:“郭小鬼清廉的不像话,一不近女色,二不贪财,连家里的沙发都要打上补丁,言行举止很像是共产党员。”

这话说给蒋介石听,蒋介石也不信,他呵斥杜聿明:“难道我堂堂国民政府的官员,都要到处捞银子才算是共产党?”

后来,郭汝瑰率领部下在四川宜宾通电起义,当胡琏知道之后,忍不住留下了两行泪,说:“这个郭小鬼!”

杜聿明进了功德林之后,还对郭汝瑰念念不忘,称都怪蒋介石和顾祝同信任他,这才弄成了今天的这个局面,这件事已经成为了杜聿明心中的执念。

1957年杜聿明被特赦,做了全国政协委员,他在病逝之前,还拉着郭汝瑰的手说:“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当初是不是共产党?”

郭汝瑰没有正面回答,只说他们只是信仰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