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你个臭娘们儿,我让你不让开!”

话音刚落,两岁女童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醉鬼韩磊望着地上的一片鲜红顿时酒醒,撒腿就跑。两天后韩磊落网,被抓时甚至毫无悔改之意,直到抬上死刑执行车他才变得恐惧。

韩磊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出生在双职工家庭,家中还有一个姐姐。从韩磊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响应国家号召前往偏僻地区建设,这一去就是8年。当时交通并不发达,所以这8年期间父亲并未怎么回家。

一个家庭当中父亲这个角色是相当重要的,可韩磊成长过程中几乎没有父亲的陪伴,已经给他的性格造成了影响。再加上母亲和姐姐心疼韩磊,更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上怕掉了,把韩磊养得无法无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走,妈妈带你到那边去玩!”小区内的邻居对韩磊唯恐不及,看见韩磊的身影,就赶忙将自己的孩子带到一边。这都事出有因,只因韩磊的手动不动就往其他孩子的脸上招呼,而韩磊的妈妈从来不认为自己的孩子有错。

韩磊妈妈看着其他人“孤立”自己的孩子,更加对韩磊加倍疼爱。她觉得是韩磊父亲不在家,其他人才这样欺负娘仨,只盼丈夫能够快点回家。

等到韩磊爸爸建设归来,韩磊竟然把爸爸推出了门外。看着眼前陌生的儿子,韩磊爸爸并未觉得儿子不懂事,反而愧疚之情油然而生。

原本是一个人的宠爱,现在变成了两个人的溺爱。俗话说溺子如杀子,就这样,韩磊逐渐失去了明辨是非的能力,他目无尊长,偷鸡摸狗,但是这些他认为自己何错之有?

“韩磊妈妈,且不说韩磊在校不听老师的话,就今天偷同学自行车这件事已经很严重了,你们必须重视起来。”班主任对于韩磊妈妈的教育方式持怀疑态度,也担心这样下去韩磊终将会酿成大错。

“老师,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育他。”韩磊妈妈再三给班主任保证,可转头回家就变了一个人。只觉得自己应该给韩磊买一辆新的自行车了,甚至这件事绝口不提。

在韩磊14岁的时候,再一次因为偷盗进了少管所。原以为这次韩磊会有所改变,岂料非但如此,更是结交了一些同样偷鸡摸狗的混混。

从那以后韩磊对学习更是兴趣全无,整天想着和所谓的朋友去干大事。父母明白,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担心韩磊跟着这些人迟早会学坏。可耐不住韩磊一哭二闹三上吊,父母也只好妥协了。

时间很快来到了韩磊18岁,他并未因自己成年而变得懂事,反而胆子越来越大。终于在一次盗窃犯罪活动中,韩磊落网,被判处无期徒刑。

“妈,怎么办呀?我害怕。”探监室内,韩磊双手紧紧握着电话,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对面的母亲,但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并不恐惧。

“妈已经打听过了,你好好表现还是有机会出来的,立功可以减刑。”韩磊妈妈左手拿电话,右手摸着玻璃似在抚摸儿子的脸,声泪俱下。

就这样韩磊抓住每一个表现的机会,同时韩磊父亲也为了这唯一的儿子豁出了自己的老脸,动用所有的关系,最后韩磊的处罚变成了有期徒刑16年。

原以为这16年的劳改教育能够让韩磊脱胎换骨,重新做人,可骨子里的恶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的。就在刚刚出狱7个月后,韩磊再一次惹出了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天陈女士站在窗前感受到微风徐徐,突发奇想要推着两岁的女儿去离家不远处的公园溜达。“乖乖,妈妈带你出去玩好不好呀!”陈女士温声细语,轻轻将女儿放入了婴儿车中。

不知待了多久,女儿开始闹觉,陈女士看着天色未晚,决定还是乘公交车回家。陈女士自己站在公交站台上,婴儿车在台下由自己扶着。可就在这个时刻,一辆汽车从后方驶来,滴滴滴的不停按着喇叭。

“你耳朵聋啊,滚一边去!”车窗摇了下来,污言秽语从汽车里传出来。

陈女士感到莫名其妙,虽然这里不能停车,但原本自己还是准备推着女儿离开。可这突如其来的一顿谩骂,让陈女士气不打一出来,她决定好好理论一番。

但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这将会是她一生中最后悔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