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大黄山世界级休闲度假康养旅游目的地建设推进会”在黄山召开。

建设大黄山是安徽省委省政府作出的一项重大决策部署,该会议也是继2022年12月14日,安徽省委常委会通过大黄山建设行动方案后,围绕大黄山建设召开的又一次重要会议。

在会上,安徽省发改委解读了《大黄山世界级休闲度假康养旅游目的地建设行动方案》。根据方案,到2033年,大黄山地区生产总值要达到14000亿元,接待国内游客超过6.7亿人次、旅游收入超过7900亿元。

来自安徽省文旅部门的统计数据显示,2023年,大黄山四市接待国内游客2.7亿人次,实现国内旅游收入2857.5亿元。这意味着9年时间,大黄山地区无论是旅游人次还是旅游收入,都要不止翻一番。

中国旅游改革发展咨询委员会专家委员孙小荣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谈到,大黄山的口号已喊了多年。鉴于黄山的品牌唯一性,消费者还是会选择爬黄山,但“黄山之外”玩什么,目前来看还是比较模糊。他认为,大黄山建设的重心在“黄山之外”,而非“就山说山,围山做山,爬山观山”。

孙小荣指出,可以通过推动大黄山建设,构建大黄山全域化发展体制机制,理顺大黄山地区利益关系,打破利益割据,重塑利益体系。

“大黄山需要从‘大破’到‘大立’,而至‘大治’。”他说,“这是一次革故出新的大机遇,如果推进顺利,有可能构建具有‘国际品质、黄山特色’的国际一流旅游景区和世界级休闲度假城市。”

大黄山是什么?

传统意义上的黄山,多指黄山风景区或黄山市,但大黄山不单指一座山,其涵盖范围包括黄山、池州、宣城、安庆4市的28个县(市、区),国土面积4.4万平方公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黄山市。图/图虫创意

池州市。图/图虫创意

虽然官方近些年才明确大黄山范畴,但坊间关于此事的讨论一直存在。

事实上,早在2002年,安徽就印发了《安徽省“两山一湖”地区旅游发展总体规划》。“两山一湖”指以黄山、九华山、太平湖为重点的,包括黄山市、池州市及宣城市部分地区的旅游经济区,是一个跨市域的整体发展规划。

2014年,国家发改委批复《皖南国际文化旅游示范区建设发展规划纲要》,根据规划,皖南示范区的核心区范围包括黄山、池州、宣城、安庆4市的17个县(市、区),面积2.83万平方公里。

2021年12月,国务院印发《“十四五”旅游业发展规划》,将黄山市纳入全国25个重点旅游城市,支持杭黄自然生态和文化旅游廊道旅游发展。

2022年2月,安徽发布《皖南国际文化旅游示范区“十四五”建设发展规划》,首次明确提出大黄山概念,并强调打破市域界限,统筹推动大黄山四市一体化发展。

2023年7月,安徽省委十一届五次全会召开,明确大黄山建设的目标。同年底,安徽省委常委会会议审议通过《大黄山世界级休闲度假康养旅游目的地建设行动方案》。

今年3月30日,在大黄山世界级休闲度假康养旅游目的地建设推进会上,安徽省发改委主任陈军在解读大黄山建设行动方案时提到,“力争通过5至10年的努力,将大黄山打造成为世界级品牌。”

华东师范大学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曾刚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大黄山建设将加快黄山、池州、安庆、宣城4市内部以及4市与周边城市的交通联系,推动4市基于共享地方优势资源的互利合作。同时,将做大做强旅游、会展、新能源汽车等主导产业。

他说,随着安徽逐渐加大对该地区发展的支持力度,大黄山地区将能更充分享用国家经济发展新政策。同时,将进一步推动大黄山地区与长三角其他地区的联系与合作,助推旅游、康养产业发展壮大,有可能早日实现大黄山世界级休闲度假康养旅游目的地建设。

“不温不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黄山风景区。图/图虫创意

孙小荣介绍称,在观光型景区发展阶段以及乡村旅游发展的初级阶段,安徽曾以独特的资源优势给中国旅游业贡献过很多先进的经验,比如以黄山、九华山等为代表的山岳景区经验,以西递、宏村等为代表的乡村旅游模式等。

九华山风景区。图/图虫创意

四十多年后,安徽打出大黄山这张新牌,致力于将其打造成世界级休闲度假康养旅游目的。

南开大学旅游与服务学院副教授于海波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大黄山区域四大主要城市地域广阔,区域内文化底蕴深厚,文旅资源密集,生态得天独厚,具有世界级休闲度假康养旅游目的地的发展资源条件。

近年来,安徽不断加大高铁等新基建投资,加快铁路网络升级。

2023年12月27日,杭昌高铁全线贯通,黄山枢纽地位进一步提升。今年3月26日,池黄高铁迎来首次试运行,标志着大黄山地区全面进入高铁时代。

曾刚认为,高铁能将更多的游客带入到黄山、九华山、太平湖等优质风景区,有助于涵盖黄山、池州、安庆、宣城4个省辖市全域的大黄山旅游合作提质发展。

虽然不少业内人士都对大黄山的发展寄予厚望,但在他们看来,大黄山地区还存在着“靠天吃饭、坐地收钱”的经营模式,过度依赖门票经济。

于海波表示,20世纪80年代以来,黄山及周边旅游经济主打山岳和古村落观光的资源依托型发展模式,黄山这个世界级IP如果还局限在黄山风景区和黄山市,则其接待能力、文旅业态、资源投入等受生态承载能力、基础设施和土地资源的限制非常大。

曾刚指出,从整体上看,大黄山地区综合发展水平不高,面临着对外交通条件不佳、科创资源不足、新质生产力发展滞后、产业结构单一、企业竞争力不强等问题和挑战。

在孙小荣看来,安徽近些年文旅产业发展相对而言“不温不火”。“作为中国现代旅游的发源地之一,安徽文旅历史地位很高,但产业地位不高。”他说。

他指出,在培育文旅产业新业态、消费新热点层面,安徽缺少能够引领全国文旅创新发展的新案例,过度依赖于传统门票经济,在开放共享式文旅消费空间、二次消费、生活化场景、数字化沉浸式体验等层面存在供给短板;从市场主体层面,安徽文旅企业散、小、弱,缺少规模化、集团化的文旅强企,市场竞争力不强。

中国新闻周刊注意到,虽然旅游业是黄山市的支柱产业,有黄山和徽州古镇两大顶流IP,但作为大黄山核心城市的黄山市至今还没有一家百亿级的文旅企业。

黄山市宏村。图/图虫创意

与此同时,相关数据显示,2023年,大黄山区域接待游客2.72亿人次、旅游总收入2857.5 亿元。但与大黄山区域相近的几个城市中,南京2023年接待国内外游客2亿余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3400亿元;江西上饶2023年接待游客2.2亿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2350亿元;武汉2023年接待游客人数3.33亿人次,旅游总收入3769.85亿元。

孙小荣指出,作为曾经优先发展的旅游资源大省,安徽正在被中部地区的湖南、江西、河南等后发之秀赶超,在市场人气层面,也明显弱于江苏、浙江、上海等。

“安徽文旅就像其所处的区位一样,虽然资源禀赋高,市场根基稳,但不南不北、不东不西,也表现出不旧不新、不竞不争,比较尴尬。”孙小荣说。

专家:注意业态升级和产业联动

关于大黄山世界级休闲度假康养旅游目的地建设,安徽提出了“五年见成效、十年成规模”的建设步骤,到2033年,大黄山地区生产总值要达到14000亿元。2023年,大黄山地区生产总值约7000亿元(黄山GDP为1046.3亿元,池州1112.2亿元,宣城1951.9亿元,安庆2878.3亿元),这意味着要用9年时间实现翻番。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近年来,大黄山建立了招商引资重点项目库,梳理谋划重大招商引资项目350个,总投资超过3000亿元。

在大黄山世界级休闲度假康养旅游目的地建设推进会上,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表示,未来将给予大黄山建设不少于300亿元的意向性融资支持。

于海波认为,大黄山建设的发展思路具有明显的协同、融合特征,强调区域联动和品牌共塑。从发展建设来看,要强调 “文旅+”的发展动能效果,强调推动现代服务业集群发展,实现一二三产融合发展。

曾刚指出,大黄山建设应围绕“一体化”和“高质量”两个关键词来谋划和展开。他认为,大黄山应建立有效的协商体制机制,加大区内各城市在地方法规、政策、标准制定过程中的沟通、协商力度。其次,应抓住合肥都市圈、南京都市圈、杭州都市圈建设机会,尽快建立高效的区域一体化合作基础条件。

他建议,大黄山区域可以引进专业化机构,借助服务外包、揭榜挂帅等方式,大幅提升区域公共服务能力和水平,大幅改善区域营商环境,为将该地区低生产生活成本、充足用地空间等后发优势转化为发展契机创造条件。

于海波认为,大黄山建设中要特别注意业态升级和产业联动,鼓励康养和度假项目融入其中,丰富与提升皖南文旅产品供给矩阵。但在建设过程中,要注意高品质产品不等于都是高消费业态,防范与长三角地区既有高端度假产品过度竞争的风险。

孙小荣表示,靠大景区、大品牌吸引游客的时代已经过去,从近些年文旅市场发展来看,小产品、小场景、小品牌已成为制造市场热点的中心,如果说过去是“以大带小”,那么现在就是“以小见大”。

他认为,安徽要改变观念,多在“小而精”上下功夫,持续不断地制造“徽式生活”体验热点,把安徽“小而美”的资源,做成新时代安徽文旅的新品牌。

同时,孙小荣也提醒,黄山具有世界级资源基础,需要拓展世界级市场客源,而赢得世界级市场消费的前提是需要培育具备世界品质的消费产业和服务供给。“如果只将目光停留于国内市场,大黄山依然翻不过那座‘山外之山’。”他说。

作者:陈淑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