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此文前,诚邀您轻轻一点“关注”按钮,这不仅能让您便捷地接收我们后续为您精心准备的精彩文章,更能让您在阅读的海洋中畅游时,随时与我们交流心得,分享感悟。您的每一次点击、每一个评论,都是对我们创作热情的极大鼓舞,也是我们不断进步、持续创新的源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们一家四口,生活虽然拮据但也过得去。老公张伟是个老实人,在一家小工厂打工,工资不高但也够我们温饱。我们有一双可爱的儿女,大儿子小明今年6岁,小女儿小红4岁。

"妈妈,我想吃糖!"小明撒娇地拽着我的衣角。

"乖,今天晚上咱们吃馒头配白菜就行了。"我无奈地说,"等妈妈下个月发了工资,再给你们买糖吃。"

小红也跟着撒娇:"妈妈,我也想吃糖糖!"

婆婆年纪大了,身体每况愈下。我们一家人都很担心她。有一天,老公对我说:"咱们得给婆婆请个保姆,她一个人在家实在太吃力了。"

"可是请保姆太贵了,咱们一个月工资加起来也就几千块。"我皱着眉头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你去外地打工挣钱吧,婆婆说她愿意帮我们带孩子。"老公建议道。

听到这话,我的心里顿时踏实了不少。婆婆虽然脾气古怪,但对我们这对儿女还是很疼爱的。

我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对家人无比挚爱。虽然生活拮据,但只要全家人团结一心,就没有过不去的日子。

婆婆脾气是有些古怪,但那也是因为她年纪大了,身体每况愈下。我理解她的脾气,也一直很孝顺她。

弟媳则是个贪婪自私的女人,整天盼着钱财横财。她嫁入我们家的目的,很可能就是想占我们家的便宜。

大半夜,我含着泪亲吻了熟睡的儿女,踏上了外出打工的漫漫征途。临行前,我一再嘱咐婆婆:"妈,您可一定要好生照顾小明和小红啊,他们可都是我的心头肉。"

"行了行了,别操那么多心。我说过要帮你们带孩子的话,你就放心吧。"婆婆满不在乎地挥了挥手。

来到外地,我被分配到一家小工厂,和几十个异乡人一起住在一个破旧的集体宿舍。工作十分辛苦,每天要干十几个小时的活,做的都是一些简单重复的流水线工作。

"喂,新来的,快点儿干活啊!别磨蹭!"工头对我大声吼道。我只能默默地加快了手上的动作,额头上渐渐冒出了汗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每隔几天,我就要给家里打电话,问候儿女和婆婆的近况。电话那头,婆婆总是满口应承,说孩子们很乖很听话,她照顾得很好。

"妈,孩子们最近还好吗?有没有给您添麻烦?"每次我都这样问。

"哎哟,你就别操那么多心了。小明小红都是棒娃,从来不闹不哭,真是两个小祖宗。"婆婆的语气听起来很是轻松自在。

听到这话,我的心里就踏实多了。

大约两个月后,有一天我打电话回家,电话被弟媳接了。

"喂,是小明小红他们妈妈吗?"弟媳那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对对,是我。你怎么在家里?婆婆呢?"我有些疑惑地问道。

"哦,婆婆身体抱恙,孩子们现在暂时由我在照顾。"弟媳理所当然地说。

"哎哟,你就别多心多疑的了。"婆婆打断了我的话,"弟媳做事虽然不怎么老实,但毕竟也是咱们家人。再说了,就暂时照看两个孩子而已,有什么难的?"

听了婆婆的话,我只能作罢。但心里总是感到十分不安,生怕弟媳会虐待我的孩子们。

我被婆婆这无理要求吓了一跳,几乎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妈,您说什么?5000块钱?可是我一个月工资也就几千块啊!"

"哼,几千块钱而已,照顾两个孩子可是件大事。再说了,现在也不是我在照顾,而是你弟媳在照顾,她理应分点儿油水。"婆婆冷冷地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气得全身发抖,大声质问婆婆:"妈,您什么意思?您当初不是说好要帮我们带孩子的吗?怎么现在又要我给钱了?"

"哼,那是以前。现在情况变了,你弟媳可是在帮我的大忙,我理应给她一些报酬。"婆婆理直气壮地说,"要不然,你就亲自回来带孩子吧。"

我气得几乎要爆粗口,但终究没有说出口。挂了电话,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全是婆婆的无理要求。

"可是,你到底有没有好好照顾我的孩子?"我忍不住质问道。

"哎哟,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弟媳不以为意地说,"小明小红在我这里,吃住都不成问题,你就安心在外边打工赚钱吧。"

我咬牙切齿,心里狠狠地痛骂了弟媳一顿。可是,眼下我也无能为力,只能暂时答应下来,等回去再作打算。

被婆婆和弟媳这样无理要挟,我百思不得其解,只好打电话求助老公张伟。把情况说了一遍后,电话那头的张伟顿时怒火中烧。

"他们怎么可以这样?简直太过分了!"张伟咬牙切齿地说,"要不,你立即回来,把孩子们接回来吧。"

"可是,我现在辞去工作的话,咱们一家就没有收入了啊。"我为难地说。

"没事,我努努力,多打几份工也行。现在最重要的是把孩子们接回来!"张伟斩钉截铁地说。

经过反复思考,我下定决心要回家一趟,不能让婆婆和弟媳这样欺负我们。孩子们的安危比什么都重要,我必须亲自把他们接回来。

"你疯了吗?现在正是加班的季节,你要是走了,咱们可就断人手了!"工头大声骂道。

"对不起,我真的很着急,一定要回去。"我低下头说,"等事情处理完,我一定会尽快回来的。"

我默默地点了点头,心里暗暗决定,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把孩子们接回来,哪怕要辞掉这份工作。

老板很不情愿,但我是铁了心要回去,所以最终也没有为难我。临走时,我对老板鞠了一躬:"谢谢您给我这个机会,我一定会尽快回来的。"

我提着沉重的行李,踏上了归途。一路上,我时而泪流满面,想到婆婆和弟媳的所作所为;时而又气愤难平,恨不得立即冲回去,狠狠教训一顿他们。

火车上,我看着窗外飞速后退的风景,心里五味杂陈。我在外头打工这么辛苦,原本是为了给家里多挣点钱,却没想到遭到了家人的无情欺骗。

总算到家了,我立即冲进屋里,紧紧抱住了儿女。看着他们健康快乐的模样,我的心里顿时被幸福填满。

"妈妈,你怎么突然回来了?"小明天真地问道。

"没什么,妈妈就是太想你们了。"我搂着他们亲了又亲。

老公张伟知道了事情的原委,气得不行。我们一家人开了家庭会议,决定坚决不答应婆婆和弟媳无理的要求。

"妈妈,为什么婆婆和阿姨要勒索我们钱啊?"小明疑惑地问。

"因为他们贪心眼儿红了,忘记了亲情是最珍贵的东西。"张伟拍着小明的头说,"不过没关系,只要我们一家人团结一心,就没有过不去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