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一般人的不如意,在苏振华这里都算不得什么。苏振华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就连戏剧里都难以找到的情节,会出现在自己的身上。

在苏振华看来,和妻子过得也算不错,十多年的夫妻生活,不能说如胶似漆,但也算恩爱有加,6个孩子也很懂事。这样的家庭,在人们的眼中,当属幸福美满。

然而,在一次忙完回家后,妻子却为了一件小事,和苏振华大吵了一架。紧接着,便提出了离婚……

让苏振华无语的离婚原因

新中国成立后,苏振华被任命为贵州省省委书记。

为了在贵州扎根、服务贵州人民,苏振华决定举家搬迁到贵州,在贵州生活。从此,苏振华过上了安定的生活,不用再四海为家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孟玮和孩子

作为贵州省委书记,苏振华将全部身心都投入到工作中,常常夜以继日地工作,建设新贵州。有时候,在苏振华回到家的时候,已是深夜了,妻子孟玮和孩子们早已熟睡,他也小心翼翼地走进卧室,合衣而眠。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很久。在苏振华看来,自己完全是为了国家,为了贵州的建设,实在是没有办法。因此,在苏振华的心里,对抽不出时间陪伴妻子孟玮和孩子们,有一些愧疚。

1954年4月,苏振华调离贵州,担任了海军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履新职后,苏振华将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新中国的海军建设中。

1957年,在一次外出调研后,一身疲惫、口渴难耐的苏振华,回到家里,坐在沙发上喝水。他刚拿起水杯,便遭到了妻子孟玮的指责,抱怨他对家里的事情不闻不问。

让苏振华没有想到的是,就因为这件小事,孟玮发作了,小吵变成大吵。最后,孟玮居然提出离婚。

右一位苏振华

“离婚”二字,像一道炸雷,轰击在苏振华的脑海里。接着,苏振华便追问妻子为什么要这样?孟玮说出的理由,在任何人看来,都觉得非常离谱。当然,苏振华也觉得无法接受这样的理由。

孟玮说她从河南家乡去延安的途中,认识了一个男青年,他们之间建立了感情。而且,这个男青年现在还在等她,她觉得自己对不起这个男青年,所以决定离婚。

对于这样的理由,苏振华听完之后,心里一惊。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许多年前和他人的感情,居然还保留在孟玮的心里。

对此,苏振华也没有发火,他冷静了一下,强忍着自己的情绪说:“当年,我们可是罗瑞卿同志介绍的呀!”孟玮不耐烦地说:“那时我才17岁,对婚姻毫无思想准备,只能服从组织的安排。”

想到一路走来,妻子孟玮和自己已经生过7个孩子,当年大女儿夭折后,苏振华在坟头前哭得特别伤心。哭过之后,苏振华决定一定要善待孟玮,和她好好过一辈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孟玮和她的6个孩子

想到这些,苏振华还是劝说道:“我们都已经有6个孩子了,为了这些孩子,也不该离婚啊!

对于苏振华的话,孟玮没有接茬,但她之后的行为,让苏振华看到了孟玮对离婚这件事情,是多么的坚决。

不久后,孟玮没有留下一言半语,独自搬进了机关宿舍。回到家里不见妻子的苏振华,多次到孟玮的宿舍,请求妻子回家,都被孟玮拒绝。

看到孟玮去意已决,不愿回头,有些同志便先后找到孟玮,希望她能够回心转意,重归于好,结果没起到任何作用。

为了让她回头,孩子们甚至跪在孟玮面前,哭着求妈妈不要走,不要离婚。但孩子们做的这些,都没能打动孟玮那颗冰冷的心。

不久后,一意孤行的孟玮,决绝地写下了离婚协议书,要苏振华签字。想到十多年的夫妻感情,以及6个优秀的孩子,苏振华一直拖着,没有在离婚协议上签字,希望孟玮有一天能够想明白,重新回到家里。

苏振华出访苏联

1959年,苏振华访苏回国后,听说一个孩子生病发烧,孟玮都没有顾及一个母亲的责任,回来看上一眼。苏振华彻底寒了心,终于在离婚协议上,签了自己的名字。

和孟玮离婚后,苏振华独自带着6个孩子生活,又当爹又当妈。每次放学,孩子们都没有饭吃,还是苏振华下班后,回到家里再给孩子们做饭,然后挨个把孩子们哄睡,直到半夜,才能拖着疲惫的身躯,躺在床上。这时候,苏振华连脱掉衣服的力气都没有了,睁眼便是天亮。

国庆节当天,苏振华受邀到天安门观礼。晚上,苏振华便带着6个孩子,来到天安门城楼上看焰火。

看到苏振华左边跟着一个,右边跟着一个,怀里抱着一个,手里牵着一个,还有两个拉着他的衣角,寸步不离,刘少奇和王光美走到苏振华面前,叹着气对他说:“老苏呀,真是难为你了,又当爹又当妈的,这不是办法呀!”

毛主席

听了他们的话,苏振华苦笑着说:“没办法啊,家里缺个人,只能一肩挑两担。”

后来,王光美见到毛主席时,谈起了苏振华离婚后的状况,表达了对苏振华的同情。为了劝苏振华再成个家,毛主席特意把他找来,说:“老苏,捆绑成不了夫妻,既然离婚了,那就再找个合适的吧,天涯何处无芳草嘛!”

说起来,苏振华的婚姻,是非常不顺的,孟玮已经是他的第二个妻子了。苏振华的第一个妻子叫余姣凤,二人可以说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不幸的婚姻

早在1928年,平江武装起义胜利后,16岁的苏七生(苏振华早年的名字)找到彭德怀,要求参加起义部队。彭德怀摸了摸苏七生的头,笑着说:“小鬼,你还没枪杆子高呢,过两年再来吧。”

然而,彭德怀的话,并没有让苏振华放弃参加革命的念头,回到家里后,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秘密游击队。1929年,苏振华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苏振华旧照

1930年,苏七生再次报名参军。回到家里后,苏振华高兴地对母亲说:“娘,我报名参加红军了!”得知儿子参加了红军,母亲的心里喜忧参半。

想到参军的大儿子至今杳无音信,母亲的心里满是担忧,便找人给苏振华介绍对象,希望儿子在临行前能够成个家,为苏家承个香火。

就这样,一个叫做余娇凤的姑娘,便走进了苏振华的生活。虽然,苏振华对母亲给他找的这个媳妇没啥感觉,但孝顺的苏振华还是顺着母亲的意思,和余娇凤举办了简单的婚礼。

没有任何彩礼,也没有置办喜酒,结婚典礼一切从简,只是简单地放了一挂鞭炮。拜了天地,祖宗,父母,便进了洞房。

结婚后的第二天,苏振华便离开家,来到部队上。彭德怀打量着这个充满朝气的新兵,微笑着说:“小鬼,你叫什么名字?”苏七生站直了身子,大声回答说:“我叫苏七生,两年前,你说我还小,不让我参加红军,现在我是个汉子了。”

彭德怀旧照

彭德怀说:“哦,当红军要不怕吃苦,不怕牺牲,你能行吗?”“我才不怕呢!打土豪,斗劣绅,我背着一支猎枪,每次都走在前头,他们见到我都发抖呢。”苏七生神气地说。

彭德怀被苏七生的话逗乐了,大笑着说:“行,小鬼,你已经是红军了,这个名字不好,改个威风点的,叫苏振华吧,你看好不好?”“好!”从此,苏七生便叫做苏振华了。

婚后,苏振华跟着红军队伍四处征战,很少有时间回家乡看望母亲和妻子。同样是穷人家出身的余娇凤,在丈夫离开后,按照他的嘱咐,温柔孝顺,持家有道。

由于战斗频繁,敌人又对苏区封锁严重,苏振华担心自己的红军身份连累到家人,就没和家里联系。

在他们结婚的第二年,余娇凤生下了一个男孩,为苏家接续了香火,苏母非常高兴。然而,在“赤匪家属”的“罪名”下,余娇凤经常东躲西藏,每天提心吊胆地生活,连梦里都是反动派到家里抓人,烧毁房屋的情景。

苏振华旧照

有好几次,余娇凤梦到孩子被敌人的刺刀活活刺死,被惊醒后,吓出一身冷汗,再无睡意。担心丈夫在外面有事,余娇凤常常打听丈夫的消息,但是由于敌人封锁太严,经常没个准信。

有人说苏振华早已经战死在瑞金,有人说他早就跟着部队转移了,还有人说他现在在贵州。就这样,余娇凤揪着一颗心,日夜为丈夫祈祷,希望他平安无事。

由于晚上休息不好,白天精神恍惚,余凤姣经常以泪洗面,思念丈夫的心也愈发强烈。时间久了,余娇凤终于病倒,因为没钱医治,最终撒手人寰,儿子也夭折。

1936年6月,在组织的安排下,苏振华入抗日红军大学学习。因学习刻苦、成绩优良,被毛主席称为“工农分子知识化的典型”。1937年,从红军大学毕业之后,苏振华成为了抗日军政大学第一大队的大队长。

1938年,因为许多优秀的男女青年从全国各地来到延安,延安的校舍不够安排,组织上决定把第一大队的学员迁至瓦窑堡,组织教学。

孟玮旧照

一天,苏振华组织学员们去山上背炭的时候,看到队里的一名女学员,单瘦的身子背着一筐炭,气喘吁吁地走着。苏振华赶上去,对那个姑娘说:“孟玮同志,不要着急,放下休息一会吧!”

孟玮回头,看见是大队长,把炭放在一边,和苏振华一起坐在地上,聊了起来。过了一会儿,二人准备继续赶路。起身的时候,苏振华坚持把孟玮筐里的炭给自己匀了一半,让孟玮轻点儿。对此,孟玮很是感激。

一路上,二人虽然并肩走着,但是谁也没有多说话。只是苏振华的心砰砰直跳:他动心了!

后来,随着两人的交往,孟玮也对苏振华产生了感情。后来,不知怎么的,抗大教育长罗瑞卿知道了这件事,便主动给苏振华和孟玮牵线。

在罗瑞卿的帮助下,苏振华和孟玮喜结连理。结婚当天,抗大的不少学员都参加了他们的婚礼。

婚后不久,苏振华和孟玮跟着第五纵队,来到华北敌后抗日根据地,为民族独立而战,出生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