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天写了篇关于《玫瑰的故事》的文,有读者留言:

看了一下原著小说,有点降智了,是个男的都会对黄玫瑰一见钟情然后爱的死去活来。

太有同感了!

这篇小说共分四个章节:玫瑰、玫瑰盛放、最后的玫瑰、玫瑰再见,分别以黄振华(玫瑰的哥哥)、溥家敏(溥家明的弟弟)、周棠华(玫瑰的女婿)、罗震中(玫瑰的继子)为第一人称,讲述了玫瑰一生的情感纠葛。

亦舒写过很多独立的都市女郎,但玫瑰绝对不算其中一个。

她被塑造得非常妖孽,非常不合常理。所有人看到她都会被她的美貌震惊到五谷不分,六亲不认,七荤八素……

溥家敏第一次见到玫瑰就呆住了,惊艳得不能自持:

“她的美丽是流动的,叫人忍不住看了又看……她的姿态却婉转低回,像是有千言万语开不了口的表情,整个人像一幅图画般好看……湿裤子粘在腿上,非常暧昧的一种感觉……我居然巴不得时间可以静止,不再移动一寸,女人从来没有给过我这种感觉,我深深震荡。”

准女婿周棠华在见到她之前暗自猜想,一个四十岁的女人,再美也是老太婆一枚。

见到之后当场呆住,“她的美是不能形容的!她的脸简直发出柔和晶莹的光辉,一双眼睛如黑玉般深奥,身材纤弱苗条,整个人如从工笔仕女图中踏出来……”

罗震中第一次见到继母玫瑰也呆住了,一下子找到了爱情的感觉:

“我呆住了,我那等了半辈子的梦中女郎,她在这一刻出现了。我瞠目结舌,竟说不出一个字来,也顾不得浑身湿漉漉,索性站在水池内……我张大嘴看着她……我的眼光没有离开她的一颦一笑……整个人如雷击一般。”

她兄长的好友周士辉不可自拔地爱上了她,“我爱她不渝,我愿意为她离婚,我不能骗她,宁死也不愿骗她。”

小说的最后,曾经抛弃过她的庄国栋再次出现,说自己被她深深吸引,但订了婚,不敢反悔。

他维持了十年婚姻,这十年中他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玫瑰,离婚时,妻子对他说,“你并没有爱过我,我们浪费了十年。”

十年过去,他依然记得玫瑰当初的样子,“我没有见过那么美丽的女孩子,整个人沉醉下去,如在大海中遇溺。”

原来一个女子只要够美,她就可以“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且不要亲自动手,自有人不惧雷击、遇溺,鞠躬尽瘁。

亦舒是妥妥的“颜值控”,外貌协会的会长。

当年,张曼玉在她的钦点之下成了玫瑰。

导演杨凡质疑:她从没有演过文艺片,到底行不行?

那时的张曼玉,二十出头,豆蔻年华,只要登上哪本杂志的封面,就会洛阳纸贵。演青春肯定有余,但是往后那种历尽沧桑的风尘呢?亦舒非常有信心地说,我只要看见她,那种美就已经让我心悦诚服,根本不需要演戏。

看到这里,不由怀疑,发生在香港的《玫瑰的故事》,其实不是大都会的故事,而是《诗经》里的故事。

颠倒众生的玫瑰,就是那个《卫风·硕人》:“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她的精神内质怎么样?不重要,只要外表美,就够了。

姿态漂亮的亦舒,兜售的其实是传统农业社会的女性观。

在传统农业社会,女性的生活是一条窄窄的单行道,用俗话来说就是“嫁汉嫁汉,生娃吃饭”。女性没有社会空间,都是从娘家到夫家,终生在家庭事务中忙碌,没有社会经验,更没有社会权利和社会地位,一切依附于男性。女性群体在生存上几乎没有本质的差异,她们的生命都没有打开,更谈不上独立的文化个性。

女人能被看到并被衡量的,就是她们的自然属性,好不好看。

但工业革命,尤其是技术革命之后,女性的生存境况变了,女性在城市空间里开疆拓土,有了很多新的精神需求。

这个时候,男性面对的女性就复杂了,她不仅仅是一个自然女性,也是一个文化女性,一个有精神内蕴的女性。男性如何去爱和接纳这样的新女性?男性普遍没有经验,遇到了历史性的难题,但他们在努力适应和学习。越来越多的男性不再习惯于把女性仅作为一个自然人,而更看重她们的社会价值、文化价值和精神价值。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鼓吹美貌,强调身体价值,迎合男性原始欲望,到底有些过时了。

希望电视剧改编的比原著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者: 甘草子,不小资,不文艺,不妖娆,不风情,恬淡自守,性如草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