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前言

金朝在完颜阿骨打的统治下,实现了吞并辽国、灭亡北宋的壮举。“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的赞誉,见证了阿骨打时期金国军事实力的强大。

然而,在金国国力达到鼎盛的时候,北方的蒙古部落却成为令金人头疼的心病。为何完颜阿骨打这样一位英明的君主,没能彻底解决蒙古的边患呢?本文将带领读者回顾金蒙关系的历史,探究金国无法吞灭蒙古的原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金朝初立,注重南方不顾北疆

1125年,金军在夹山之战生擒辽天祚帝,号令天下的辽国宣告灭亡。此役的胜利进一步壮大了金国的雄心,完颜宗望、宗翰、宗磐等一干名将接连南下,以强大的兵力对宋朝发起进攻。金军主力打向中原的同时,北方边疆的蒙古草原却无人问津。

在这乱世中,蒙古族酋长孛儿只斤·合不勒凭借出色的政治手段,很快就统一了分散的各蒙古部落,自立门户,自称汗。

他明白,此时的金国还无力北上管辖蒙古,正是一个扩张势力的大好时机。于是,这位野心勃勃的汗王带领部众四处扩张领地、掠夺资源,目光已经看向了金国腹地的肥美之地。

完颜亶即位为帝后,派出使者前去招抚各蒙古部落,希望能化解北方的后顾之忧。合不勒汗虽然明知金人怀揣鬼胎,还是带领十几骑前往觐见,以示尊敬。

然而他心里明白,金国意图武力威胁,自己必须戒备。在帝王面前,他害怕饮食有毒,每逢宴请必找机会使吐。

一次,两国使节宴饮欢乐,酒意上头的合不勒忘乎所以,竟摸起皇帝的胡须玩笑。左右侍卫欲斩之罪,亶帝仍气度不失,未加处置。合不勒明白失礼之举让自己难逃一死,赶紧找借口告辞。金使追赶不上,只得作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亶帝认为合不勒性格难以驯服,日后必成祸患。不久,再度派出使者慰问,意图收买人心。谁知合不勒不但拒绝金人威逼利诱,还斩杀使者宣战。

金主的计谋落空,北疆再起波澜。这充分说明了当时金国对蒙古问题的重视程度,他们还没意识到蒙古会成为自己的心腹大患,只是想象蒙古会像过去草原上的其他部落一样,可以通过讨好,威胁或者利诱的方式来获取控制权。

然而合不勒汗并不像金国想的那么好对付,他是一个野心勃勃而又狡猾的领袖,渴望在这乱世中为自己的部落争取更大的利益。

金国的蹩脚外交手段不但无法收买人心,反而激起了蒙古人强烈的反感情绪,导致北疆局势更加动荡,给日后金蒙关系埋下了隐患。

二、金兀术征蒙古失败,边防日益空虚

亶帝驾崩,其子熙宗完颜亶即位。1139年,合不勒率军大举入侵,熙宗派胡沙虎带一万骑兵前往征讨。胡沙虎深入蒙古腹地后,遭到合不勒汗游骑兵断绝粮道,大军陷入绝境。此役失败后,熙宗只得暂时忍辱,以绥靖北疆。

六年后,完颜宗弼被派往北疆,率领八万大军征伐合不勒部。这一次,宗弼聪明地留下三分之一兵马保护粮草运输。

合不勒再使出断粮道战术,宗弼早有防备,轻松化解。无法正面取胜的合不勒,改为避实击虚,与金军玩起了消耗战。每每金军胜仗在望,蒙古军便迅速溃散遁去。宗弼无奈之下,最终与合不勒讲和,双方划界而治,金人修筑长城加以防备。

这两次征蒙古的失利无疑打击了金国,让他们意识到无法轻易拿下蒙古。合不勒汗运用的独特游牧战术,成功消耗金国的有生力量。

而每次金军深入腹地后,合不勒汗就命部下四下游击,切断金军的补给线。大军深入沙漠腹地,没有食物和水源,只能节节败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充分显示了游牧民族的独特优势——他们熟悉家乡地形,可以利用广袤的草原空间,进行迂回包抄的打击,而重装步兵缺乏机动性,陷入被动。

金国名将宗弼也不得不认清这一点,主动求和,通过外交手段暂时化解蒙古的骚扰。他在边境修筑长城,以防范蒙古南侵。然而蒙古的威胁并未消除,未来的冲突只是时间问题。

三、蒙古民风彪悍难以驯服

细究金蒙矛盾积重难返的根源,蒙古民族的悍勇性格占了关键因素。

蒙古人世代生活在风水草木中,骑射为生,民风彪悍。他们善于运用草原的地形地貌,进行游牧和伏击。

马背就是他们的家,随时可以迁徙,行军迅速。而金国营帐城池林立,行动迟缓。每每金军胜利在望,敌人便迅速遁去,让人无从猎杀。

蒙古人从小就要学习骑马射箭的本领,男子必须成为一名勇猛的猎手和战士。草原上食物匮乏,跟猎物斗智斗勇是生存必备技能。

这样的生活锻造了他们刚强顽悍的性格。与定居民族不同,他们不畏强寒酷热,也无恃无靠。战斗是他们的天性,为了争夺有限的资源,不同部落之间常有摩擦。这使蒙古人养成了好战的气质。金国想要征服这样善战的民族,难度可想而知。

再加上,女真人虽也善骑射猎,但多半定居下来,逐渐形成半农耕的生活方式。要在广袤草原上大规模驻军屯田并不现实,而纯粹的军事征伐又无法获得长久效果。

蒙古人崇尚武力,有仇必报。金人杀害俺巴孩汗之举,导致两族血海深仇。蒙古人内部纷争不断,难以稳定管治;但一旦外敌来犯,立时团结一心抗敌。这种民族气节更使金人难以彻底征服。

这充分表明了两民族气质的差异所导致的结果。蒙古人生性激昂好战,金人则更注重稳定生活。两者隔阂难解,金人用兵越多,蒙古人反抗越激烈。

金人以为杀害蒙古首领就能威慑对方,殊不知这只会激起蒙古人强烈的复仇情绪。在仇恨面前,蒙古各部暂时搁置内耗,团结一致对抗外敌。这使金国征服蒙古的难度无限上升。两族气势无法调和,金蒙始终难免战争。

四、金国国力分散,难以专战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