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加代啊加代,你说你们怎么走哪打哪啊?

我告诉你,你们不在京城的这段时间老消停了,我们六扇门的人几乎都天天过着放假的日子,你们一回来事就特别的多,壮哥,你别说了,这事儿反正我们指定是没错的,你要想抓远哥的话,你就过来抓吧。

说完也挂了电话,壮哥这也没办法了,当时就跟带来的人说,一会把正装都给我脱了,换成便衣,紧接着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位了,这一下车,壮哥也是只能指着加代说的,是你打的赖东明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加代也是说的那个,我只是砸了他的场子,来人给我带走。

一说这话,杜城也站了出来,你别动,他要抓就抓我吧,毕竟这事是因为我而起的,谁让这赖东明绑了我的女人呢?

至于他这腰子,左边是我扎的,右边的腰子虽然是刘正远崩的,但是他也是因为帮我,这也算在我身上得了。

田壮一听这话也感觉特别的为难,这哪能抓杜成啊。

旁边的赖云就说到田壮,你可不能护犊子不成的,这加代也得抓,因为他带人砸了我弟弟的场子,壮哥在中间也是头都大了。

当时杜城就说道,行了,我也不让你为难,谁都别抓了,我找个人。

说着拿起电话就拨了过去,响了三四声,这才接通了,喂,正哥睡觉了没有?

当时正哥把小眼镜一戴,你说我睡觉了吗?

这都大半夜了,怎么了,又惹事了呀?

杜城也是不好意思的说道,对,惹了一点点,我把赖云的弟弟赖东明的腰子给扎了,不过是因为他绑走我的女朋友在先,所以我才动的手。

正哥就来了一句,你哪来的女朋友?

再说你要扎了人你就进去得了呗,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我管不了,找你爹去吧,不是,正哥,你别不管我呀,这田壮马上就要给我带走了,而且刘正远也在这呢。

正哥一听,什么玩意儿?

他也在呢,是啊,正哥,大志也在这儿,你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啊,这打了人是俺们仨动的手,要抓的话肯定都得进去,所以你必须得出面。

正哥一听,那你先跟他回六扇门,然后调查调查,不是,正哥下一句还没说出来,这边的赖云又拽了拽杜城的衣服,城哥就说了,怎么的,你要跟我正哥说话呀,你说吧,当时这赖云也是想问杜城跟着朴正认识,话还没说出口,电话就递了过来,也是无奈的把电话接了起来,毕竟朴正的段位也是嘎嘎的板正,喂,正哥,我是某某行的放贷的那啥,这个事呢,闹得比较严重,杜城联合一帮社会人把我弟弟那个洗浴中心给砸了,而且还打上了不少的人,但是既然你跟杜城认识的话,这事呢,我就不多的追究了,你就让杜城给我弟弟认个错,然后把这帮社会人整进去就得了,还有加代这边再赔点钱。

这事就算拉倒了,你也就别出面了,正哥一听可以,不过我也不能说护犊子,如果真是杜城的错,你给他带进去肯定没毛病,但是如果是你这边的错,我护着杜城,那也是情理之中。

还有刘正远也在那儿呢,我跟他大哥的关系也是非常不错的。

一说这话,当时赖云也说了,正哥,你也不用拿刘正远的大哥吓唬我,说句好听的,咱们就是互相给个面子,这事就算拉倒,说句不好听的,我这一片你可能也涉及不到。

一说这话,正哥也生气了,行,我知道了,啪,就把电话挂了。

这头的赖云还以为正哥不管这事了呢,田壮,给他们抓了吧。

壮哥趁着打电话的片刻,脑袋里想了半天,那啥,赖大佬,你看这事,要是不想惹大呢,咱们就开车去赖东明的洗浴中心,我正好也勘察一下,到底被砸成啥样了,至于这几个二代呢,也让他们跟着去,到时候好好谈一下。

如果真给他们抓进去的话,真是没有屁大的功夫,人家就会找人被放出来的,那不是白忙活一场吗?

这赖云一听,他也知道这几个人抓不进去,他就是想要个道歉和赔场,当时就答应了,而加代他们也是为了给田壮面子,跟随着就来到了这洗浴中心。

等到了以后,这赖云还是说道,看到这洗浴中心被砸的了吗?

赔偿肯定是要给的,还有杜城,你必须向我弟弟道歉,加代这边倒没说啥,该赔就赔呗,别动我兄弟就行。

而杜城就不乐意了,还让我跟你弟弟道歉,你知不知道他绑了我的女朋友,这是多大的罪过,我给他扎个腰子还算是轻的呢。

还有你弟弟吐了我远哥,你认为他不该挨着花生米吗?

这赖云也是说道,我承认这事肯定是他做的不对,但是你们也不能往死里给他扎呀,这事必须得给他有个交代,要不然的话,你们也别怪我不客气,远哥就在旁边听着呢,你想怎么不客气?

我告诉你,我跟着你们回来就是给你面子,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另外加代的场子不是被封了吗?

赶紧给他解开,要不然的话你这帽子也保不住了。

这一威胁赖云也说狠话了,刘正远,我早就听说你挺狂的,怎么的,前两天还飞内蒙了是吧?

是不是有个兄弟为了你们被别人给整没了?

我告诉你们,你们就是欠收拾。

远哥一听这话也急眼了,掏出007照着赖云的胳膊就崩了过去,紧接着上去就抓住了他的脖领子,你他妈再说一遍试试。

而给这赖云疼的也是说道,刘正远也太过分了,崩完我弟弟还崩我是不是?

行,你给我等着,田壮,田壮你跑到外边干什么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壮哥在外边就假装没听见,因为刘正远当着他的面崩的人,那他就是证人了,一个劲的跟自己说道,我没看见,我没看见,给这赖云都气坏了,行,你们真行。

说着,另一只手从兜里掏出电话,翻了翻号码就拨了过去,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