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三月,本应该是一个明媚而富有活力的季节,阳光透过薄云洒落,给大地带来温暖或活力。微风轻拂,带着花香和新绿的气息,让人感到心旷神怡,然而,正是在这样一个美丽的季节里,正在宿舍睡觉的罗梅经历了人生中最为黑暗的三个小时。

一天,罗梅与丈夫王涛本以为可以安心休息,却没有料到命运的捉弄,突然有人来找张涛,把他叫走了,留下罗梅一个人在宿舍里。

罗梅和丈夫在温州的一家汽修公司工作,住在公司分配的宿舍里,除了他们两人,还有另一个男同事张平与他们共处。虽然生活条件有些拮据,但他们没有多余的钱去租舍子,只能将就着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天熟睡中的罗梅感觉有人进了她的房间,她迷迷糊糊之间误以为是丈夫回来了。然而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保持沉默,是我张平。

罗梅立刻意识到来者竟然是隔壁的张平,一个经常对他动手动脚的男人。以往罗梅或许能容忍这种共处,但她万没想到张平会如此胆大妄为的闯入她的私人空间。

罗梅本能的想要呼救,但张平紧接着威胁到,不许她发出声音,你若敢喊人我就打死你。这句话让罗梅感到无比的恐惧,她明白或许只要屈服于张平就能逃过一劫。在想到这里的时候,罗梅选择了放弃抵抗,主动迎合张平,以此来换取生的机会。然而命运却为她准备了另一番安排。

恰巧在此时,丈夫回到了家中,他听到楼上传来异样的动静,急忙奔向宿舍。然而门却被张平从内部反琐,不管王涛如何猛烈拍打和呼喊,都没有任何回应,这也让王涛分外的担心,他很清楚此时妻子肯定出事了,为了救出妻子,他选择从房子后的窗户爬进去,虽说此举危险,但为了拯救妻子,王涛必须这样做。

就当王涛气喘吁吁的爬进房间时,眼前辣眼睛的一幕让他彻底愤怒了。为了阻止这一切,王涛直接冲了上去,而此时张平也意识到了王涛的到来,急忙穿上裤子准备逃离,然而王涛的愤怒已经如火山爆发般燃烧,怎能让张平轻易逃脱,王涛第一时间将张平打倒在地。

张平作为一个单身多年的老男人,自然也有点力气在身上的,随后拿出了准备好的刀子,朝着王涛捅了过去,结果被王涛直接躲了过去,张平因为太过紧张,以至于刀子也掉到了地上。王涛很快找到了机会,抢过地上的水果刀就对其反击上去。

意识到自己打不过王涛后,张平很快跪地向王涛求饶。然而此时的王涛已经失去理智,根本不愿意放过张平。一直到张平的大动脉的血喷涌而出,王涛才恢复理智,随后急急忙忙就带着妻子罗梅逃跑了,而这一逃就是八年。

逃亡后,罗梅和丈夫根本不敢去大城市,只能在一些偏远的农村晃悠,而且身上带的钱也不足以让两人去更好的地方。他们背离了家园,也和两个女儿彻底失去了联系。在偌大的城市中,他们两个人失去了立足之地。寒冷的夜晚,王涛牵着罗梅四处奔波,无处可归。最终,他们来到一座山上,寄居于人们用塑料搭建的简陋棚子里。生活艰苦,他们忍受着饥饿,每日只能守候至夜深才敢悄悄下山找食物。

没多久后,两人身上的钱财就花光了。无奈之下,罗梅和丈夫只能去一些村庄帮人干活,以此来换取食物。日子虽然艰苦,但罗梅和丈夫的感情却非常好,在逃亡的路上还一连生下了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只不过这段生死之路却是罗梅不愿回忆的痛苦,因为没有钱,再加上是逃亡的关系,两人根本不敢去医院,以至于孩子都是在山上出生的,脐带也是罗梅亲手剪断的。

王涛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开始思索着带妻子回家,却因内心的懦弱而无法付诸行动。在那段时间里,两人的日子过得十分惊恐,尤其在听到警车声时就会慌张不已。而两人的孩子更是在山野中长大,孤独无依,无法享受正常的教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罗梅渴望着重归家园重新开始,然而她知道这个愿望可能只是一厢情愿,但她仍然坚守着内心的希望,为了自己和孩子们的幸福,她要勇敢的面对生活的艰辛,寻找属于他们的一片净土。

一直到2014年,罗梅和丈夫逃亡第八年,王涛终于想通了,随后带着罗梅和孩子回到家乡,这么多年的东躲西藏早已让他的身体疲惫不堪,就这样,在家人陪伴下,王涛在2014年的时候走进了当地的派出所自首。

王涛因为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其实在当时也有人建议他们出钱去求得张平家人的谅解,但王涛考虑到还有四个孩子要生活,放弃了求谅解的机会。王涛下半生也只能在监狱中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