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央视新闻报道,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当地时间3日应邀与法国国防部长勒科尔尼通电话。绍伊古在通话中警告,若法国真的向乌克兰派兵,将给法国自身带来问题。俄方愿意就乌克兰问题进行对话。召开没有俄罗斯参与的乌克兰问题国际会议毫无意义。对于法国可能向乌克兰派遣部队的表态,如果法国这么做,将给自身带来问题。

法国总统马克龙近来多次表态,计划向乌克兰派兵直接参与俄乌冲突,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不过欧盟和北约多个成员国表态称没有派兵计划。

根据俄国防部发布的声明,此次通话由法方提议。就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先前称不排除向乌克兰派兵的可能性,绍伊古指出:“如果这类决定付诸实施,这将给法国自身带来问题。”

马克龙2月和3月多次在公开场合以及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不排除”向乌克兰派兵,“不得不采取某种行动来对抗俄罗斯军队”。俄罗斯对外情报局局长谢尔盖·纳雷什金3月说,法国正在组织一支派往乌克兰的特遣队,第一阶段规模大约2000人。

对于法国派兵乌克兰的可能性,俄外交部副部长格鲁什科日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马克龙关于向乌克兰派兵的言论不可接受,特别是在欧洲军事政治局势紧张的条件下。“这样的想法即使在北约内部也会被立即制止,然而这些言论表明,西方在地面战斗正遭受战略失败,他们准备走升级之路。”格鲁什科说,“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曾一再表示,北约没有与俄罗斯交战,也不是乌克兰冲突的一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法国外交部8日称,“与俄罗斯官员对话”不再符合法国的利益。

法国外交部长塞茹尔内表示:“现在和俄罗斯官员对话已经不符合我们的利益,因为发布的公告和声明都是谎言。”

在由巴黎倡议举行的电话交谈结束之后,俄方在声明中强调说,“希望”法国情报部门没有卷入莫斯科恐袭案。这一说法遭到了巴黎方面的否认。

塞茹尔内认为,在恢复与俄方对话之前,“首先应当建立信任,也许最重要的是在乌克兰的军事局势有所进展,这样两国关系才能恢复。目前还没到这一步”。

当地时间4月3日,俄罗斯总检察院表示,俄罗斯总检察院已就针对俄罗斯的恐怖主义活动向美国、德国、法国和塞浦路斯等国主管机构致函,并发出经俄总检察院审议的,俄国家杜马议员等提出的关于调查国外个人和机构可能参与组织和资助在俄罗斯境内的一系列恐怖活动,以及破坏“北溪-1”和“北溪-2”天然气管道行径的呼吁书。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9日报道,俄罗斯驻美国大使阿纳托利·安东诺夫称,乌克兰加入北约对俄罗斯来说绝对不可接受,俄方永远不会接受“乌克兰参与敌对集团”。

安东诺夫表示,(如果)乌克兰加入北约,将“是对俄罗斯国家安全的威胁”。

安东诺夫还称,即使俄方2021年12月已向西方国家提出了具体的安全保障建议,美方也没有考虑俄方立场,“华盛顿完全拒绝听取我们关于坚决不接受基辅加入北约的声明。”

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近日再次对俄乌冲突发表了看法,他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俄罗斯获得的领土只会越来越多,因此乌克兰应该尽快和俄罗斯进行谈判。

马斯克写道:“俄罗斯不可能占领整个乌克兰,因为该国西部当地的抵抗将会非常激烈,但俄罗斯肯定会获得比现在更多的土地。”

冲突持续的时间越长,俄罗斯获得的领土就越多,直到他们打到第聂伯河,这是很难逾越的。然而,如果冲突持续的时间足够长,敖德萨也会沦陷。

据俄罗斯《消息报》网站4月6日报道,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6日在一个访谈节目中表示,不排除乌克兰将作出“某种妥协”的必要性,毕竟它或早或晚总要解决与俄罗斯的矛盾。

英国广播公司援引斯托尔滕贝格的话说:“最终,应由乌克兰自己决定,它准备作出哪些妥协。我们要给乌克兰机会,使其有条件在谈判桌上真正达成可接受的结果。”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近日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表示,即使不恢复乌克兰1991年的边界,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也可以开始和平谈判。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称,俄军正准备发起新的攻势,预计是在今年5月底或6月,而乌军却未做好抵御准备,乌克兰部队的火炮已经所剩无几。对于近期俄乌战场形势,乌军总司令瑟尔斯基表示“非常艰难”。

军事观察员表示,当前俄乌战场形势越来越不利于乌克兰,泽连斯基此时放出和谈信号意在施压美国和欧洲,寻求军事援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泽连斯基:我们正尝试找到不撤退的办法。”美国《华盛顿邮报》近期以此为题刊登对乌总统的采访文章称,后者向美国国会发出直白的信息:提供武器以阻止俄罗斯的袭击,不然乌方将升级对俄机场、能源设施与其他战略目标的打击行动。

泽连斯基称,“如果没有美国的支持,我们就没有防空系统,没有‘爱国者’导弹,没有电子战干扰设备,没有155毫米口径炮弹。”他说,这意味着乌克兰将“一小步一小步”地撤退。

近日,在接受德国《图片报》采访时,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明确表示,若与俄罗斯的冲突陷入僵持,乌克兰的发展将陷入停滞,投资者也将望而却步。

他强调:“不论冲突是否暂时冻结,被占领的领土最终都会以某种方式回归,这或许是武力,或许是政治手段。但重要的是,若冲突维持现状,乌克兰的经济将停滞不前,国家的发展也将受到严重制约,届时,无人愿意在此投资。因此,我们必须做出选择,是维持现状,还是寻求突破,发起一场激烈的抗争。”

俄乌之间的矛盾有着复杂的历史、政治和文化背景。只有通过对话,合作,合作,共同合作,我们才能找到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从而达到世界上的和平与稳定。希望有关方面都能理智对待,继续以和平手段解决争议,为促进区域及国际社会的和平与发展作出积极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