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最新消息,一名前奥克兰市政府建筑检查员最近被新西兰严重欺诈办公室起诉

这个建筑检查员面临多项贪污和受贿指控。

这一案件也再次将建筑审核领域的黑暗面曝露在公众视线。

奥克兰建房审核系统再曝贪腐案

根据严重欺诈办公室的公告,这名市议会前建筑检查员Nicholas Bright被控21项行贿受贿罪名

另一名被告是一家奥克兰建筑公司的董事,有23项相关指控,目前姓名还不能对外公布。

指控称,在2018年至2020年期间,Nicholas Bright以现金和其他利益的形式,多次收受贿赂,作为出卖其建筑检查员职权的交换条件。

他在今天的法庭上未认罪,下次将于5月7日再次出庭。

而那名建筑公司董事则当庭否认控罪,将于8月9日参加下一次审前会议。

新西兰严重欺诈办公室(SFO)主任Karen Chang表示,调查公职人员贪腐行为一直是该办公室的重点工作,尤其是当这种行为可能危及公众健康和安全时。她感谢奥克兰市政府在自身调查后向他们报告此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新西兰严重欺诈办公室主任Karen Chang

不过,这并非奥克兰市政府系统首次因腐败丑闻被曝光。

贿赂建房审核 早有大案在前

早在2017年,一名路桥承包商老板Stephen Borlase就因行贿数百万纽币合同而入狱,这也是新西兰有史以来最大的贿赂案。

Stephen Borlase是一家名为Projenz的路桥承包商公司的老板。严重欺诈办公室的调查发现,他在2005年至2013年期间,持续向奥克兰运输局的一名高级官员Murray Noone行贿,以确保Projenz能够获得价值数千万纽元的政府合同

Borlase的贿赂行为十分猖獗。

他共向Noone支付了逾100万纽元的报酬,并列为“咨询费”。

但事实上,这完全是为了回报Noone在内部为其公司摆平合同的贿赂费用。

除了现金之外,Stephen Borlas还大手笔为Murray Noone提供各种豪华游览旅行和昂贵餐酒等贵重礼物。

其中包括一次在皇后街一家顶级餐厅狂掷5500纽币的超级大餐。

Stephen Borlase(左)和Murray Noone(右)都被判入狱

Projenz公司的利润也由此获得大量政府合同而迅猛增长。

在案发前一年,公司年利润高达380万纽元。

直到2013年,一名Murray Noone的同事发现了一些有问题的付款单,而后这起腐败案件才最终败露。

在庭审中,法官形容两人之间存在“收买和被收买”的腐败关系。

最终,Stephen Borlase被判处5年6个月监禁,Murray Noone获刑5年。

这被视为新西兰有史以来最大的贿赂案件,暴露出奥克兰交通和建筑审批系统内部存在严重腐败问题,一度引发了公众的广泛关注和震惊。

同样在2020年,时任奥克兰市政府一名采购专员SundeepRasila也因行贿获刑。

Sundeep Dilip Rasila曾是奥克兰市政府的一名采购关系专员,负责管理现有的货物和服务供应商。

他是为了帮助一名老友Sunil Chand获得一份近15万纽币的中国科技产品合同。作为回报,Chand答应给予他1.5万纽元的回扣

Sunil Chand在法庭上

具体做法是,Rasila利用职务之便,操纵了采购程序使Chand的公司中标。

之后Chand如约支付了回扣款项。

最终两人的贿赂勾当被发现并受到起诉。

42岁的Rasila被判处家居监管,而56岁的Chand则在后来的审理中否认了部分控罪,声称自己才是实际的检举人。

这起案件再次暴露了奥克兰市政府内部存在腐败分子,他们为了非法牟利而肆意滥用职权,损害了整个采购系统的廉洁性和公平性。

一系列丑闻连连曝光后,曾被视为权威和廉洁的奥克兰建筑审核系统正在遭到前所未有的质疑。

公众对于类似的腐败行为在建筑领域可能造成的安全隐患,也深感忧虑。

这次又有大案被曝出,到底涉及哪家建筑公司,请大家拭目以待。

ref:https://www.nzherald.co.nz/nz/auckland-council-building-inspector-facing-serious-fraud-office-bribery-corruption-charges/A7AY72JCT5DEHNHKU24FPWMA7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