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如果不是这场大病,我也会像他们一样,走进考场,实现自己的大学梦……”出租房里,王顺新这几天每日守在电视机前,看着高考新闻激动落泪,而后又归于平静。17岁的他在跟病魔争斗的这一路,有过害怕、绝望甚至想过自杀,但最终都化作继续向前的动力,他明白,每一天的太阳都是新的,值得他好好珍惜。“短暂的人生不是只有消极等待这一种选择,有意义的短暂的人生照样可以活得很精彩。”

王顺新一家生活在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曹村镇张庄村,爸爸是一名保安,妈妈靠打零工维持生计,十几年来一直过着简单而幸福的生活。但也许人生总是充满各种意外。2019年7月之前,顺新的人生正如他的名字一样过得非常顺利,初中毕业以优异成绩考上省重点高中,满眼都是对美好未来的憧憬。可从2019年7月开始,顺新变得不再顺心,踏上了和病魔斗争的艰辛道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时,顺新的右手上起了一个疙瘩,一直消不下去,妈妈张美玲带着顺新去医院检查,一查得知是横纹肌肉瘤,发现时已经是中晚期。很快,11天之后顺新的腋窝上又起了一个疙瘩,肿瘤的位置开始朝身体各部位逐渐扩散转移。

“起初,我妈一直瞒着我,但我偷偷看到了病情诊断书上写着横纹肌肉瘤,后来一查知道其实它就是癌症的另一个名字,瞬间我整个人都懵掉了。我还记得当时诊断是在医院22楼层,我发了疯地一层又一层不断地往楼下跑,心情也一路跌到谷底,我不知道该怎样接受这个事实。”顺新平静地讲述那一刻得知自己患病时的崩溃和无助。后来,他打电话给他最好的朋友,在家人和朋友的鼓励和支持下,顺新也开始说服自己接受现实,坦然顽强地面对疾病。

给顺新治病的这一路坎坷而曲折。由于当地医疗水平有限,他们经过多方打听,得知山东省肿瘤医院对于这种病有较为丰富的临床经验,于是娘俩连夜来到山东济南肿瘤医院,正式开启了淋巴清扫手术、化疗、放疗、再化疗的痛苦过程。看着儿子原来那么帅气的小伙子,如今化疗头发全部掉光,十几天来一直呕吐,整个人大概半个月基本没有进食,一下子瘦了10多斤。疼痛直戳顺新妈妈心窝,激动地哭着说:“这里真的很痛啊,真的好想好想儿子能重新回到那个精神十足、整天跟我斗嘴的时候。”

好在经过近一年的治疗,顺新的病情暂时基本稳定住了,医生安排他们每3个月来医院复查一次。“说实话,去年6月份左右,得知我的病情快好的时候,我并没有很开心,而是有过一段十分消沉的时候,我整日担心病情会再次复发,我不知道到那时我该如何应对,我甚至有想过自杀的念头,但还好,我身边的亲人和好朋友的话一直鼓励着我,要乐观地向前看。”顺新说。

经过一段时间休息疗养,2020年暑假之后,顺新终于回到了他心心念念的学校,看到了一直关心他的老师和同学们,大病之后他才知道能好好地在学校上学是多么幸福的事情。但幸福如此短暂,就在今年的3月份,娘俩再次来医院复查时发现,肿瘤已经转移到脖子上,顺新最担心最害怕的复发果真还是发生了……无奈,顺新再一次向学校请了3个月的长假,继续进行手术治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或许病情反反复复,我应该是很不幸的,但我认为我同时又是特别幸运的,这一路一直有家人陪着我,朋友和老师挂念我。一开始接受化疗的时候我基本上就和几个月大的小孩没什么区别,都是我妈妈全方位照顾我,妈妈真的特别的劳累。我觉得我治疗很痛苦,但是我觉得我妈妈看我治疗更痛苦,我真的很幸运我有这样的妈妈。”顺新说着说着,眼角开始湿润,他渐渐低下头平复心情,不想让妈妈看到自己的脆弱。但他不知道的是,妈妈偷偷倚在墙角边,听着儿子说出这番话,感动得默默啜泣了好久好久。

听顺新妈妈介绍,儿子的学习成绩一直非常优秀。凭借自身的努力和聪明,考上了安徽省重点高中——宿州二中,在班级一直保持前三。生病休学了一年后再次回到课堂,尽管落下很多课程,儿子依然有一次考到班级第8名。顺新妈妈说:“自从儿子生病后,别人都是学到晚上10点,我都让顺新学到6点就休息,儿子把病养好有个好身体才是最最关键的。”

顺新非常热爱建筑,梦想当一位建筑师,自考上重点高中以后,顺新觉得这个梦想离他更近了一步。在老师的建议下,顺新将自己的大学目标定在具有“建筑老八校”之称的双一流学校——东南大学。虽然现在顺新每天面对的是无尽的治疗,但是当建筑师的这个梦想,早已在顺新的心中生根发芽,他每天看着自己喜爱的建筑模型,盼着早点回到学校上课。

对顺新而言,生病的这段时间他非常想念学校里的老师和同学,曾无数次做梦自己回到了亲切的校园,坐在教室的窗边尽情享受着午后阳光洒在脸上的感觉,那是青春最美的色彩。虽然治病这一路充满苦难,但同学老师们送给他的祝福和多次为他筹集的募捐都让他内心非常感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自从顺新生病以来,花了30多万元,顺新的父母都是普通工人,家中没有什么积蓄,欠下20多万元外债。爸爸为了挣钱给顺新治病,始终坚持在宁波上班,一路上都是妈妈独自陪着顺新治疗。爸爸实在想顺新了,父子俩只能通过视频简单说说话。顺新总是报喜不报忧,几乎不向父亲诉说病情的痛苦。但是爸爸的能力有限,即便任劳任怨每月的工资也只有4200元,连顺新一半的治疗费都不够。

2021年4月底,顺新接受了第二次淋巴肿瘤清扫手术,接下来还需要化疗放疗。顺新说:“我觉得我很幸运,有对我不离不弃的爸爸妈妈,还有一直帮助我的同学老师。现在我也在调整自己,以乐观积极的态度去生活,我的同学们都说,他们期待着我获得第三次生命,期待着我回去看望他们。”此刻的顺新,眼里充满了对生活的希望和期待,可接下来的治疗费,又成了顺新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希望广大爱心人士,能够力所能及地献出一份爱,帮帮这个有志男孩,照亮他们继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