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王逸家属该缴费了”医院里护士催缴费的声音,每天都在耳边响起,每当这个时候,69岁的思存美背着小孙子,牵着大孙子,脸上写满了无奈。“两个娃娃都要治疗,家里的钱早就没了,可两个孙子的病又耽误不得,每天催我交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图为思存美和两个孙子)

(此处已添加公益募捐功能,如有捐赠需求,请到今日头条 APP 查看)

希望广大爱心人士,能够力所能及地献出一份爱,帮帮这个困境家庭,照亮他们继续前行!请点击上方的【 困境患儿暖心计划 】进行资助。赠人玫瑰手留余香,感谢您的大爱。

思存美家住云南宣威的一个小山村,一家人靠山坡上的几亩地讨生活,家里虽然说不上大富大贵,但也平安温馨。

2015年,儿子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认识了隔壁村的姑娘,虽然知道那个姑娘智力有些问题,却还是义无反顾地和她结了婚,俩人婚后生活得非常幸福。(图为思存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两个月后,儿媳的肚子就传来了好消息,思存美把儿媳当宝贝似地照顾着,盼望着大孙子的到来。 2016年9月,孙子王逸出生,思存美看着粉嘟嘟的大孙子,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更是拿自己的养老钱给孙子打了一个长命锁,希望小逸能健健康康地长大。(图为大孙子王逸)

但令思存美没想到的是一次意外让她所有的希望全部破灭了。2017年10月,1岁的小逸感冒了,老人当时忙着地里的农活没有及时发现小逸的病情,儿媳也并没有当回事,导致小逸开始发烧。晚上,思存美忙活完农活去看小逸才发现孩子全身发热,小脸红得就像煮熟的鸡蛋一样,思存美二话没说就抱着孩子去了村里的卫生所。(图为小逸接受针灸治疗)

“你们怎么才带孩子来的?这娃儿烧得可厉害,我先给他打针输点液体,看看怎么样吧”,思存美在卫生所陪着小逸输了两天的液体,可小逸的高烧一直不退,反而烧的越来越厉害,整张脸都通红。第二天夜里,小逸哭声不断,更是烧到了39度多,思存美怕孩子出事,急急忙忙地带着小逸连夜去了昆明的医院。(图为老思抱着小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输了四天的液体,小逸的高烧终于退了下去,思存美悬着的心这才放下,可接下来小逸的检查结果却给了她当头一击。“孩子高烧时间太长,烧坏了脑神经,而且全脑细胞严重损伤,身体的各项指标都非常低,任何意外都能要了他的命,孩子可能活不过6岁”。(图为老思带着俩孙子做攀爬练习)

“娃娃才这么大点儿,求求你救救我的孙子”思存美跪在诊室里一遍遍地恳求着医生,她不敢想一个意外,孙子的命就被医生判了“死缓”。从那以后思存美对小逸照顾得更加仔细,走到哪都将小逸带在身边,生怕一个不注意孙子就丢下她走了。思存美开始四处打听,哪怕有一丝希望,她也要为孙子谋一条生路。(图为劳累睡着的老思)

2018年10月,儿媳在医院又生下了一个男孩,取名王宸,小孙子的到来或多或少冲淡了思存美的一些忧愁,可老思还没缓过气来,厄运又接踵而至,小孙子也被确诊为发育迟缓,医生建议马上进行康复治疗。(图为小孙子王宸)

“老天啊,你为什么就不肯放过我的两个孙子?”思存美捶胸顿足,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她不敢想两个孙子要是不能自理长大以后该怎么生活?一波又一波的灾难落到让老人心里说不出的苦楚。“我黄土都埋到脖子的人,就算豁上最后这条老命,也要在闭眼之前医好两个孙子。”(图为老思带两个孙子治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康复治疗是两个孙子唯一的希望,思存美借钱带着两个孙子一起住进了医院开始治疗。两个孩子每天的课程都是满满的,不在这个康复室,就在那个康复室,69岁的她抱着小的,牵着大的,楼上楼下一跑就是一整天。可治疗却并不简单,由于两个孩子听不见、说不了话,上课时思存美就得一直跟在两个孩子身边照顾着,才能保证课程的顺利进行。(图为老思带两个孙子治疗)

“不吃不喝光是治疗费一天要好几百块,农村家庭一个孩子病就治不起,更何况两个;不治也不行,不能眼睁睁看着两个娃就这样废了”思存美哽咽着。为了省钱思存美在医院边租了一个200块钱的房子,祖孙三人就蜗居在10平米的出租屋里。屋子里又湿又潮,老人捡来纸壳铺在床上才能让两个孙子睡一个安稳觉。(图为忧愁的老思)

对于思存美来说,不光着急钱,更大的压力是自己身体吃不消。每天治疗总是背着一个抱着一个,加上照顾两个孙子吃喝拉撒,一天下来思存美常常累得直不起腰来。平常连一个鸡蛋都舍不得吃的她,患上了严重的营养不足,不只一次晕倒在医院,落下了头痛病,已经五月的天气,却还要带着厚厚的绒线帽,可从牙缝里省出来的一点钱根本无济于事,只有靠借钱维持两个孩子的治疗。(图为老思看着两个孩子)

好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两个孙子的病情都有明显的好转,尤其是小逸,不仅活泼了不少,还能咿咿呀呀地说一些话,思存美虽然听不懂,但心里也止不住的开心。医生说只要坚持下去,就会有更大的进步。“已经借了不少债,还欠着医院治疗费,可两个孩子都有进步,都在康复的关键时刻,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希望就在前面却放弃。他们的娘有些傻,我只想让两个娃娃能照顾自己,今后不至于遭罪呀!”说起两个孙子的未来,思存美充满担忧,眼睛里满是泪水。(图为小逸和弟弟在开心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