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是“燃烧的岛群”第1219篇原创文章,作者:Young(原用笔名:化学竞赛一把手)

作者简介:Young(原用笔名:化学竞赛一把手),重庆人,现就读于巴蜀中学。对近现代海军战史较感兴趣,擅长运用档案、战史、论文、回忆录等多种史料还原历史事件(b站:Young李明阳)

全文共10929字,配图47幅,阅读需要20分钟,2024年4月16日首发。

本文收录于作者“化学竞赛一把手”专辑,欢迎持续关注。

在太平洋的西南角,有着一片世界上最为繁忙之一的海域:南中国海。它连接太平洋与印度洋,地处要冲,战略价值极高。但当我们阅读着一条条有关南海冲突的新闻,抑或是从新加坡、马来西亚的海岸边望向南海南端那千帆竞渡、百舸争流的景象时,是否会想起80多年前发生在这南海的一场绝望的海空大战?诚然,Z舰队的故事如今早已不再是鲜为人知,但每当谈起那些熟悉的名字,我们还是总会想到日本海航的辉煌战绩和Z舰队的不堪往事。

回首阑珊,揭开历史层层叠叠的朦胧面纱。这一切的一切究竟是汤姆·菲利普斯的痛苦与无奈?还是温斯顿·丘吉尔的自负与鲁莽?是机缘巧合的阴差阳错?还是命运使然的暗中注定?是命运和时代的交织?还是理想与现实的错过?砰砰炮已不再对准天空怒吼,一式陆攻再也无法迸发出阵阵轰鸣,生锈的烟囱已吐不出浓厚的煤烟,天空中也不再演奏钢铁与火药谱写成的激烈的协奏曲,80多年过去,沉睡冰冷海底的她们,仍在诉说着,这切的一切......

(一)努力、希望与计划:远东危局与英日双方作战指导

1936年,对身处本土大洋彼岸的英军远东方面各部队来说,正值多事之秋,由于华盛顿海军条约的彻底失效,已挣脱了一切桎梏的日本早早开始了近乎疯狂的扩军备战。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驻远东的英军各部,颓势尽显。尽管早在条约签订的那一刻,帝国就已经意识到了日本在远东地区将要一家独大,进而对其殖民地构成的严重威胁。因而,帝国对日本的态度自1922年《四国条约》签订后英日同盟的彻底决裂始,已不可挽回的急转直下。而如今,日本作为帝国远东利益最现实的危机所在,帝国可能没有想到,它曾扶植起来以应付沙俄扩张的遏制势力,已经成为了帝国在远东地区唯一可能爆发战争的假想敌。马来亚、中国和缅甸已经成为了阻击日军扩张的第一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1. 1922年12月13日,美、英、日、法《关于太平洋所有岛屿属地和领地的条约》签订现场

然而,颇为尴尬的是,由于条约限制,新加坡、香港、威海卫等帝国的重要要塞无法得到扩建,加之威海卫已于1930年10月归还中国,且太平洋沿岸也无法新增海军基地,这使得帝国完全无法完成在远东的决战规模舰队驻防。加之间战期二十年来远东军备的马放南山,种种因素造成了帝国没有完整的战略以应对与日本的战争。除此之外,由于抗战爆发后中国沿海的快速沦陷,香港的基地扩建已失去意义,只能加强防御以求固守。其他地区的扩建虽已开始,但到1941年战争爆发前夕,这些基地的防务水平还远未达到预期。

帝国并非没有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早在条约签订前,针对远东地区海军力量的薄弱,帝国已经及时地完成了战列巡洋舰新西兰号和澳大利亚号以期强化远东海防,但在条约规定之下而不得已拆除。条约签订后的1924年,皇家海军又完成了由战列巡洋舰胡德,声望进行的皇家巡游,除了一定的政治影响外,这场环球航行还试验了战巡快速部署至远东的可行性。

图2. 日德兰海战中由澳大利亚、新西兰和不挠组成的战列巡洋舰中队(IWM Q 7406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3. 1924年皇家巡游示意图(IWM 7702-102/1/2)

此外,条约结束后,帝国也不断向远东地区增兵备战,至战争爆发前,马来半岛守军已达14万人(其中正规军8.6万人)。但这一切的行动并未能对远东英军战力带来实质性提升,增兵也只不过是强化当地防御,英军在远东不仅海空兵力捉襟见肘,各部战力质量与侵华战场上摸爬滚打后的日军更是云泥之别,面对日军几无还手之力。海军方面,在Z舰队到达以前,东方舰队的全部家当不过是以竞技神号航母为核心的小型战斗群,仅仅数艘巡洋舰和数十艘驱逐舰却要分散布防数千公里战线——这还包括由于荷兰的日益衰落,帝国不得不参与荷属东印度的协防。空军方面,海空军总共的航空兵力不过百余架,且机型老旧,却要负责整个东南亚的天空。到开战前夕,虽有增兵,总兵力也不过200余架,同样是老旧机型。唯一没有出现兵力短缺的是陆军,但装备同样尴尬,马来14万守军却只有寥寥数辆坦克和200余辆装甲车,火炮等重武器更是自不必提。可以说,多年来的武备松弛已绝非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状况了。

图4. 1941年11月6日,抵达新加坡的澳大利亚军队(IWM K 1122)

图5. 1942年的航母竞技神(IWM A 30464)

更为严峻的形势出现在1940年后,帝国原希望的战略是,一旦东南亚战事爆发,法国盟友将会全面接管地中海-北非战区,以法国军队的实力,与德军在陆上交战并且与意大利在海上周旋并无大碍,届时英军将抽调规模主力奔赴远东参与对日作战,但1940年6月12日,法国盟友的投降终于让帝国看清了现实——一切都只能靠自己了。并且自1939年欧陆战端再起以来,在大西洋和地中海的海空战斗已陷入了难解难分的境地,随着勇士、伊丽莎白女王、巴勒姆、皇家橡树、鹰,皇家方舟等一系列主舰战沉或重创,皇家海军已难以抽调主力舰前往远东,而且劝降无果的法国海军也成为了新的敌人,弩炮行动等自断一臂的作战行动已斩断了帝国最后的幻想。除此之外,以马耳他为中心的海空作战和声势浩大的不列颠空战使得皇家空军已难掩其窘迫,“沙漠之狐”隆美尔的非洲军团攻势之下,英军业已一败再败......

祸不单行,新成立的维希法国政府竟直接抛弃了东南亚的重要殖民地法属印度支那,将其部分重要利益转让给了日本。西贡、海防等重要城市已被日军接收,这使得远东地区的英国殖民地不可避免地暴露在日本直接力量辐射之下。再加上一战后日本攫取了德国在太平洋的绝大部分利益,1939年又攻克了海南岛......香港已经摇摇欲坠,而马来、荷属东印度等亦已风雨飘摇。

对于日本人而言,加罗林群岛、马绍尔群岛和马里亚纳群岛(除关岛)等地已被国联以委任统治之名交给日本,加上早已占据的台湾,日军已经拥有了强大的前进基地。1937年侵华战争的全面爆发也使得日军可以更进一步,在1937年9月通过江阴空袭、虎门海战和广州空袭彻底肃清中国海军主力后,日军以撤侨、护侨为名派遣舰队在中国东海、南海大肆巡航并且对中国沿海施行了全面封锁。另外,日军又出动赤城、加贺、龙骧、凤翔等航母多次出击空袭东南沿海,并在台湾高雄、马公强化建设。1938年自惠州大亚湾入侵并夺占广州,1939年又自龙门港登陆侵占南宁,南海已经岌岌可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6. 战前的太平洋地区态势图

日军能够快速抢夺南海制海权其实只是日军侵略计划的第一步,在昭和11年(1936年)度海军作战计划中,军令部就已要求海军:

图7. 昭和11年度帝国海军作战方案

“继续压制中国沿海和长江水域,击在东洋敌舰队及航空兵力,攻略米国、英国、兰国在东亚主要根据地,占领确保南方要地并击灭敌舰队,最终摧毁敌之战意。”

该计划中还要求第一段作战:

“作战之初迅速击灭在东洋敌舰队及航空兵,压制东洋海面,与陆军协同攻略并占领海南岛、香港、英领马来、英领婆罗洲、兰领印度、俾斯麦群岛以及缅甸等要地。”

第二段作战:

“在敌舰队主力前来时在其途中捕捉并减势,在东洋海面邀击、击灭之。在此情况下努力将英、米两国舰队逐个击破。”

昭和14年(1939年),日军又对英军兵力进行了全面研判,其中,日军判断东方舰队拥有航母1艘、重巡3艘、轻巡2艘、驱逐舰12艘、潜艇15艘以及10架水上飞机,远东空军拥有24架雷击机、12架飞行大艇,舰队航空队还有24架雷击机和15架战斗机,总计85架各式飞机,散布在香港、马来半岛和婆罗洲和竞技神号航母。陆军兵力则为上海,天津3000人、香港5530人,马来半岛和婆罗洲5970人,总计14500人。此外,日军还预判日英开战后,东方舰队兵力将上升至主力舰12艘,航母7艘,重巡5~11艘,轻巡32艘,驱逐舰103艘和潜艇49艘,舰队航空队将获得近300架飞机,空军也将得到约250架飞机的增援,陆军则会撤离中国方面所有驻军,香港增兵至13530人,马来婆罗洲增兵至50000人。

图8. 1939年,日本对英军现有兵力的判断

图9. 1939年,日本对战争爆发后英军兵力的判断

基于上述研判和设想,加之日军间谍在东南亚的大肆渗透,日本海军在昭和15年(1940年)度作战计划中提出了详细的对英作战规划。日军将会以一部潜艇兵力先行进入印度洋展开破交,在第二段作战中则以机动部队一部扫荡印度洋,联合舰队主力则在中太平洋和西南太平洋展开行动,待英军主力前来后仍以航空兵和潜艇邀击渐减,最终在马来海,暹罗湾至中国南海一线彻底击灭英军。此外,日本海陆军也利用间谍情报,完全掌握了中南半岛的地理、水文等情况并选择好了登陆点,一切已是箭在弦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10、11. 日本海军战前计划中的兵力集结部署图,可见,日军的部署中要求机动部队一部应当在开战前就进入印度洋展开扫荡

对于英国人而言,情况虽已糟糕到了极点,但首相丘吉尔却仍对战局抱有充分的信心,一方面,1941年8月,他在“大西洋宪章”会议上承诺将向远东投入更多军事力量。相应地,麦克阿瑟也作出承诺,驻菲美军将与英荷澳新等国组成联军拱卫西南太平洋,并且美国陆航也将为英军提供空中支援。若能得知日本确切的开战时机,两国联军将会共同登陆泰国以抢占先机。另一方面,虽然欧洲-北非战场正难解难分,英军还是自印度、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抽调援军进驻香港和马来,加强防御,积极备战。

由于上述的承诺,向远东增派的海军力量需得以总现,因此,在1941年10月的内阁会议上,丘吉尔不顾众人反对,坚持向远东派遣一支由至少包含1艘新式的英王乔治五世级战列舰在内的主力舰队。如此,该舰队才能达成对日军的震慑。若战争并未爆发,她们则将作为存在舰队增加英国对日本政治威慑的筹码。一旦战火燃起,这支舰队将配合远东的盟军海上力量尽全力与日军周旋,若马来亚、香港、婆罗洲和缅甸易手已成定局,英国陆海空三军将竭尽全力抵抗日军,等待美军的协防和反击,确保澳大利亚和印度的利益安全。

不过,这支舰队具体如何构成尚且是一个现实的难题,但至少令人欣慰的是:俾斯麦号被击沉,意大利海军在马塔潘角海战后也一蹶不振,法图海军在弩炮行动后损失惨重。但丘吉尔也不得不考虑,土伦港内的法军舰队依旧令人望而生畏,提尔比茨已在脆弱的北极大动脉上利剑高悬,沙恩霍斯特、格奈森瑙和意大利海军一系列主力舰仍旧蠢蠢欲动,若此刻抽调兵力,未来又当如何?

无论如何,一支代号为G的舰队仍自斯卡帕湾起航,远涉重洋,奔赴风雨飘摇的新加坡......

图12. 1941年4月的威尔士亲王(IWM A 3871)

(二)灾难的序幕:Z舰队的组建与英日双方最后准备

由于前述的危急局势,向远东派遣舰队似乎已经在所难免,鞭长莫及已无法成为一个借口而逃避远东问题了,但究竟如何应用这个舰队以及舰队的具体构成问题上,首相温斯顿·丘吉尔与包括达德利·庞德等人在内的海军高层产生了巨大的分歧。

图13. 第一海务大臣达德利·庞德上将

鉴于1941年夏,德军发动“巴巴罗萨”行动正式对苏开战,日本终于抛却了北方的后顾之忧,加之两次诺门罕战役惨败的现实,日本海陆军最终走向了“南下”的道路,海军舰队力量开始大举南调,其最主要的前进港口则是海南三亚、台湾马公和法属印度支那南部重要城市金兰。日军一方面兵力向南调动,一方面开始不断向泰国施压,远东的空气,已然窒滞了起来。

因此,1941年8月,乘坐威尔士亲王前往美国的丘吉尔在“大西洋宪章”会议上,除了讨论对德作战的相关事宜外,特别强调了远东方面的事务。他在会议上得到了罗斯福的确切承诺——美国政府将照会日本政府,任何进一步向南扩张的行动都将被视为战争。基于此,丘吉尔向国内回电,要求海军部谨慎地考虑如何在远东方面展开积极行动。

图14. 1941年8月10日,丘吉尔与罗斯福在斯卡帕湾港内的威尔士亲王号上展开会谈,他们的身后从左至右分别是亨利·阿诺德、威尔弗雷德·弗里曼、萨姆纳·威尔斯、欧内斯特·金、阿尔弗雷德·马歇尔、约翰·狄尔、哈罗德·斯塔克、达德利·庞德

海军并非对日本的行动没有警觉,海军高层深知间战期结束后日本海军的疯狂发展,并且他们也很清楚,若要抵挡日本人的入侵,东方舰队需主动出击迎战联合舰队,故而皇家海军必须向远东派遣一支强大而平衡的舰队,其包含战列舰和至少1艘航空母舰。

但此时皇家海军情势并不如想象中乐观。1941年8月前,本土舰队仅拥有2艘具有影响力的主力舰,即英王乔治五世和威尔士亲王。地中海舰队中,厌战正在美国大修,地中海的战斗中队还剩下3艘伊丽莎白女王级战列舰,即伊丽莎白女王、勇士和巴勒姆。除此以外,地中海还有直布罗陀的坎宁安上将的H舰队硕果仅存的纳尔逊和声望。其他的主力舰,如反击、君权正在本土船坞接受改造,罗德尼、决心也在美国改造,拉米利斯和复仇已被派往北大西洋护航舰队以防备提尔比茨。

基于以上情况,参谋部建议于9月中旬前向远东派出地中海舰队中巴勒姆和勇士中的一艘,年底前应当再将4艘老旧的R级一并派向远东。然而,11月25日巴勒姆沉没,3周后伊丽莎白女王和勇士又于亚历山大港遭遇意大利蛙人袭击,遭受重创被迫前往美国大修。上述的一切已成为了泡影......

图15. 1941年11月25日,巴勒姆号被U-331击沉

图16. 巴勒姆号损失记录

图17. 伊丽莎白女王号损失记录

图18. 勇士号损失记录

除了主力舰的短缺外,由于漫长的北大西洋和北极运输线需要受到保护,且德国潜艇的愈发猖獗已严重威胁了英国的生命线,庞大的英国舰队在得到美军援助前已无望抽调驱逐舰和巡洋舰了。航空母舰的情况亦是不容乐观,光荣和皇家方舟陆续战沉后,唯一可能派往远东的只剩下了老旧的鹰。

这样的舰队不可能与日军交战,因此,参谋部计划在将舰队遣往新加坡之前,先将4般R级调至锡兰以确保印度洋交通线,而后在1942年3月前可以做到将一支包含纳尔逊级、声望或反击以及4艘R级总计7艘主力舰,航母鹰和10艘巡洋舰、20艘以上驱逐舰的舰队调驻新加坡。

但自负的丘吉尔却不这样认为,相反,他希望以现代化的战舰组成一支小型但强大的舰队部署至西蒙斯顿一亚丁一新加坡三角区域内,如同提尔比茨一样危胁日军舰队。为此,他向第一海务大臣达德利·庞德特意提交了一份备忘录。8月28日,达德利·庞德回复了他并概述了他一直坚持认为的观点——不应派遣任何一艘英王乔治五世级前往远东。

图19. 新加坡海军办公室(IWM KF 322B)

10月中旬,由于越来越明显的迹象表明日本对南方的野心,外交部向防务委员会提交了关于向远东增派主力舰的质询。10月17日的内阁会议上,丘吉尔再次强调了他的观点,虽然第一海军大臣阿尔伯特·亚历山大再次否定了他,但外交部认为威尔士亲王作为政治筹码的确远优于4艘R级。迫于压力,他同意再与庞德谈谈这个问题,但他真心希望海军部能否决这个提议。

图20. 第一海军大臣阿尔伯特·亚历山大最高海军上将

10月20日,参谋部与丘吉尔展开会谈,海军高层同意了将基地设于新加坡,但仍不同意派出威尔士亲王。21日,防务委员会最终决议将威尔士亲王先行调往南非开普敦,其余问题待到达后决定。随后丘吉尔告知了南非自治领首相斯马茨元帅威尔士亲王不日将抵达开普敦并希望他与舰队司令见面沟通。

1941年10月25日,Z舰队正式组建,为保证安全,这支舰队对外均称G舰队。旗舰战列舰威尔士亲王的桅杆上飘扬起了汤姆·菲利普斯代理上将的将旗,在驱逐舰伊莱科特拉和快捷护航下驶离斯卡帕湾,穿过大西洋于11月16日抵达了开普敦,按照丘吉尔所安排的,汤姆·菲利普斯自开普敦飞往弗勒陀利亚与斯马茨会面。

图21. 驱逐舰伊莱克特拉(IWM FL 24524)

图22. 驱逐舰快捷(IWM FL 11685)

尽管斯马茨在会上告诉菲利普斯他赞同前往新加坡的决议——事实上,庞德已于11月11日安妥协,海军部已电令威尔士亲王前往锡兰会合反击后一同前往新加坡——但他还是于18日忧心忡忡地回电丘吉尔“如果日本人真的针锋相对,这将是一场顶级灾难的序幕。”

图23. 南非自治领首相斯马茨元帅

11月18日,G舰队离开了开普敦并于11月28日抵达锡兰科伦坡,而反击已经在等待他们了。早在10月3日,反击就已抵达了德班,随后她与东印度群岛海军站分离后开往科伦坡。现在两舰会合后,加上新加入的驱逐舰遭遇、木星,G舰队6舰一同开往此行的最终目的地——新加坡。

图24. 驱逐舰遭遇(IWM FL 11382)

图25. 驱逐舰木星(IWM FL 2924)

图26. 1941年12月4日,抵达新加坡的威尔士亲王(IWM A 4867)

但是,当12月2日G舰队抵达新加坡后,众人才知道一切都已变了天。早在出征之前,菲利普斯强烈要求下加入舰队的新锐装甲航母不挠在加勒比海海试时触礁,被迫前往美国大修。而美日在华盛顿举行的谈判亦已于10月末、11月初彻底破裂。与此同时,尽管盟军在太平洋上的舰队兵力除航母以外均与日本海军不相上下,但在实力统计中超过半壁江山的美海军主力,却尚在5890英里之外的珍珠港。舰队航空战力的丧失和挽回战争的最后一丝努力的失败,对于G舰队,又意味着什么呢?

图27. 抵达新加坡的Z舰队司令汤姆·菲利普斯上将与参谋长帕利瑟少将(IWM A 6788)

局势再度变化让菲利普斯无比紧张,他一度想让舰队移驻达尔文港以暂避锋芒,12月5日他甚至派出了厌战在2艘驱逐护航下短期访问达尔文港,但随后于6日被召回。他本人则于12月4日亲自飞往马尼拉会见美亚洲舰队司令托马斯·哈特上将,他希望将英美荷澳新及自由法国力量整合在一个司令部之下共同拱卫东南亚,哈特也赞成这个提议并将初步商议情况于7日提交至华盛顿。12月8日,菲利普斯从杰弗里·莱顿中将手中接过了东方舰队指挥权。

图28. 美亚洲舰队司令托马斯·哈特上将

图29. 皇家海军东方舰队司令杰弗里·莱顿中将

但时间不等人,盟军的联合舰队还是一盘散沙,日本的联合舰队就先来了......

与英国人对远东的长时间束之高阁,直到战争爆发前才手忙脚乱增兵的窘境不同,日本对于东南亚的重视程度使其一直在按照计划推进战备,充分做好战争准备。

新加坡要塞,作为英国在远东最重要的两个基地之一,从一开始就被寄予厚望。虽然帝国一直采取消极的远东政策,但这座要塞却一直在强化。这座“东方的直布罗陀”的建成整整花了17年,铲平山岗,更改河道,挖去了600万立方英尺的土,又用800万立方英尺的土填平沼泽,耗资6000万英磅,终于建成了这座拥有22平方英里深水港。100万加仑油库,12000人营房、配套设施齐备的坚固要塞——但一直以来,英国人并未重视要塞背后马来亚方向的防御。

图30. 新加坡海岸边的一处反坦克炮阵地

图31. 日军航拍的新加坡要塞

但日本人当然注意到了,1940年7月后,参谋本部屡次尝试了派遣旅行团进入马来亚“考察”,但由于马来亚当局已禁止外人在其领土旅行,因此均告失败。但1941年1月,参谋本部作战课参谋国武辉人少佐终于以外交官名义成功取得旅行资格,随即展开对马来亚的全面考察,在他发回国内的地图中,标注了超过了250条河流,并且纵横半岛的公路只有1条宽约10米的自密林中开辟出的柏油路。这份情报令陆军高层大为震惊,因此,马来主攻部队第25军的司令官山下奉文中将特别要求为麾下各部充实工兵力量。战前训练中,山下还向各师团下达了七条特别指令,较重要的三条是:

(一)适应热带水土,克服未开化地困难

(二)各部大力组织以步兵1联队、炮兵1联队、工兵2中队,战车2~3中队为基干的战斗群进行演习

(三)加强训练架桥深入敌后并占据敌方桥梁的行动

图32. 第25军司令官山下奉文中将

图33. 南方军司令官寺内寿一侯爵元帅

1941年3月,日本海陆军组织了一次大规模跨海联合登陆演习,由今村均中将任裁判,第5师团自上海乘船出发,跨越中国东海后在九州北部抢滩登陆,尔后进攻佐世保要塞。演习全程由陆军第5飞行集团和海军第2航空舰队负责空中掩护。6月,预定登陆马来的参战部队在海南岛举行演习,在抢滩登陆后行军1000英里。

图34. 今村均中将

除此之外,参谋本部研判后认为,新加坡和马来必须在70天内被完全占领。因此,为确保作战顺畅,日军大力加强了舟艇部队,大量向基层充实机动艇。同时又大量征调船只,在战争前夕,日军共计新征20万吨并自民用船只中征用90万吨,开战前日本军用船只已高达390万吨,以此为基础准备跨海登陆。

航空兵方面,与英军整个远东仅拥有260余机相比,日军的航空兵仅马来方面数量就超出英军2倍,陆军第3飞行集团菅原道大中将麾下拥有足足447机,而海军的22航战也拥有144机,总计591架。更何况英军中可使用飞行机数实际仅171-182架,且型号老旧难堪大任。日军中却已装备了至少64架一式战“隼”和27架零战这类最新式的战斗机和27架一式陆攻等最新式的攻击机。

图35. 22航战司令官松永贞市少将

图36. 第3飞行集团司令官菅原道大中将

附表:日本海陆军马来方面航空兵力 共计591

海军 计144

第22航空战队 陆侦9 战36 中攻72 计117

鹿屋航空队 中攻27

陆军 计447

第3飞行集团 侦72 战168 轻爆108 重爆99 计447

图37. 1941年11月29日,皇家空军马来亚方面实际可用兵力

图38. 1941年12月6日,皇家空军马来亚方面实际可用兵力

11月26日,陆海军马来方向参战部队开始向三亚集结并继续展开作战准备。1日~3日期间,大批舰艇、潜艇开始对东南亚各重要水域、港口敷没水雷,而航空部队也于6日全数进驻西贡、土龙木、朔庄基地,舰队进驻三亚、马公。4日,陆军马来第1次登陆部队起航,分乘19艘运输船自三亚出发,由栗田健男指挥的7战队,11驱逐队和第1护卫队护航。小泽治三郎则亲率马来部队自三亚出击。同时,近藤信竹的南方部队本队自马公出发。此外,日军在阿南巴斯以北部署了醍醐忠重侯爵少将麾下4潜战全部和5潜战大部共10艘潜艇展开3道散开线,并以伊-121.伊-122封锁新加坡海峡。

图39. 机雷敷设部队行动示意图

图40. 潜水部队散开线布置示意图

于是,令人颤抖的由2艘战列舰、8艘重巡、2艘轻巡和24般驱逐构成的南方部队本队和南遣舰队开始南下,英军在海陆空方面都感受到了空前的巨大压力。

图41. 第7战队司令官栗田健男中将

图42. 南方部队司令官近藤信竹中将

图43. 南遣舰队司令官小泽治三郎中将

图44. 第5潜水战队司令官醍醐忠重侯爵少将

英军的准备却是一言难尽,尽管远东方面一再要求增兵,但马来的陆军兵力截止到开战前时仅有正规军86895人。若加上各类辅助军,也不过14万人。这样的兵力当然不少,但面对如狼似虎的日军,数字的意义已不那么大了。这8万多人中,拥有炮兵团共12个,总计各式火炮330门。而防空部队编制上应有至少276门高炮,实际却仅到位172门,另外的72门虽已分配但还未开始运输,开战时1门也没到。陆军还申请了2个坦克团(实际派遣的是第2皇家坦克团和第7轻骑兵团),但他们开战时还在运输途中,因而英军装甲单位几乎全部依靠各式装甲车填充。马来方面英军纸面兵力虽然庞大,但事实上,这些部队大部分未经过严格的训练,且作战意志也相当低下。

图45. 1941年12月7日,英国陆军兵力和装备情况

事实上,由于海空的全面劣势,陆军本就不大的“优势”更是大打折扣。海军方面,除了前述的英军舰队情况外,哈特的亚洲舰队仅有1艘重巡、2艘轻巡、4艘水机母舰、13艘驱逐、29艘潜艇、6艘炮舰和6艘鱼雷艇,分驻甲来地、苏比克湾和奥隆加波、达沃等地,加上索拉巴亚、婆罗洲、达尔文港的英澳荷新及自由法国舰队,则东南亚方面共有2艘主力舰、9艘巡洋舰和24艘驱逐舰以及其它各式舰船。航空兵方面,虽然马来、新加坡共拥有22个机场,但其中15个仅有草地跑道,菲律宾美军也只有6个主要机场和6个简易机场,英军260机兵力,可用仅171机,而美军也只有大约270机可用,总共430机,仅日军一半左右——这还没算开战首日日军地狱般的打击......

图46. 开战时盟军海军远东方面实际可掌握的兵力

图47. 开战时皇家空军在马来、新加坡的机场设施分布图

战略缺陷、兵员素质低下、装备不足、海空力量被全面压制。与之相对的则是装备精良、训练充分、战略战术到位和全面海空优势,第二世界大战的太平洋战场,就要在这般黑云压城的室息感中开幕了......

(未完待续)

系列参考资料 1.战报、日志、档案类 DS 86864/1《Campaigns in the Far East Vol I Far East Defence Policy and Preparations for War》Air Historic Branch Air Ministry AHBI(RAF)/S259《Campaigns in the Far East Vol III India Command Sep 1939-Nov 1945》Air Historic Branch Air Ministry 「元山海軍航空隊戦闘詳報(馬来部隊第1航空部隊甲空襲部隊) 自昭和16年12月9日至昭和16年12月10日 馬来沖海戦」JACAR(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Ref.C13120006000、元山海軍航空隊戦闘詳報(馬来部隊 第1航空部甲空襲部隊)昭和16年12月(防衛省防衛研究所) 「元山海軍航空隊功績概見表 昭和16年~17年」JACAR(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Ref.C13120006300、元山海軍航空隊功績概見表 昭和16年~17年(防衛省防衛研究所) 「昭和16年12月~昭和17年5月 元山空 飛行機隊戦闘行動調書(1) 」JACAR(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Ref.C08051612100、昭和16年12月~昭和17年5月 元山空 飛行機隊戦闘行動調書 (防衛省防衛研究所) 「昭和16年12月~昭和17年2月 鹿屋空 飛行機隊戦闘行動調書(1) 」JACAR(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Ref.C08051613100、昭和16年12月~昭和17年2月 鹿屋空 飛行機隊戦闘行動調書 (防衛省防衛研究所) 「昭和16年12月~昭和17年3月 美幌空 飛行機隊戦闘行動調書(1) 」JACAR(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Ref.C08051615300、昭和16年12月~昭和17年3月 美幌空 飛行機隊戦闘行動調書 (防衛省防衛研究所) 「英国極東作戦予想兵力 昭和13年12月」JACAR(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Ref.C14121185500、英国極東作戦予想兵力 昭和13.12(防衛省防衛研究所)

2.战史类 B.R.1736(8)/1955《Naval Staff History Second World War Battle Summary No.14 Loss of H.M.Ships Prince of Wales And Repulse 10th December 1941》Historical Section Admiralty S.W.I B.R.1886(2)《H.M.Ships Damaged or Sunk by Enemy Action 3rd.Sept.1939 to 2nd.Sept.1945》 《The War at Sea 1939-1945 Volume 1 The Defensive》Captain.S.W.Roskill,D.S.C.,R.N. 《戦史叢書第024巻 比島・マレー方面海軍進攻作戦》防衛省防衛研修所戦史研究室 《戦史叢書第001巻 マレ-進攻作戦》防衛省防衛研修所戦史研究室 《史料集 海軍年度作戦計画》防衛省防衛研修所戦史研究室 《太平洋戰爭日本海軍戰史 第4巻 潜水艦作戰 自昭和16年12月 至昭和18年3月》海上自衛隊 《太平洋戰爭日本海軍戦史 第8巻 南方部隊の作戰》海上自衛隊 《Chronology of The War At Sea 1939-1945 Volume 1 1939-1942》J.Rohwer and G.Hummelchen 《Force Z Shipwrecks of the South China Sea HMS Prince of Wales and HMS Repulse》Rod Macdonald 《中攻:海軍陸上攻擊機隊史》巖谷二三男 「大東亜戦争戦訓(航空)第2篇 馬来沖海戦之部」戰訓調查委員會航空分科會 横須賀海軍航空隊 「プリンス・オブ・ウエールスの最後」旧海軍兵学校第四十四期会 《新加坡作战》辻政信 《日军东南亚战史》昆明军区司令部二部 《日本帝国海军战史1941-1945》保罗·达尔

3.论文 《A Statement of Hopes? The effectiveness of US and British naval war plans against Japan,1920–1941》Douglas Ford, The Mariner's Mirror,2015 《‘The Most Dangerous Moment of the War’: Japan’s attack on the Indian Ocean, 1942》David Hobbs,The Mariner's Mirror,2016

4.回忆录 二阶堂麓夫(美幌空1中队长)回忆录 壹岐春纪(鹿屋空3中队长)回忆录

5.其他

《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的海军武器:英国和美国海军的舰炮、鱼雷、水雷及反潜反器》诺曼·弗里德曼

《Battlecruiser Repulse Detailed in Original Builders'Plans》John Roberts

-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

本作者的其他文章链接如下,欢迎延伸阅读:

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扫这里关注、收藏、转发三连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