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此文前,诚邀您轻轻一点“关注”按钮,这不仅能让您便捷地接收我们后续为您精心准备的精彩文章,更能让您在阅读的海洋中畅游时,随时与我们交流心得,分享感悟。您的每一次点击、每一个评论,都是对我们创作热情的极大鼓舞,也是我们不断进步、持续创新的源泉

"老伴,咱们这次可真是个大买卖啊!"我对妻子说,"一千二百万可不是个小数目,要是被孩子知道了可就麻烦了。"

"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妻子安慰道,"咱们做这一切不就是为了孩子将来好吗?他现在年纪小,什么都不懂。等他长大后就会感激咱们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虽然妻子这么说,但我的内心还是忐忑不安。一千二百万可是我们一辈子的积蓄啊,这笔钱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我不禁开始怀疑,是否值得为了给儿子买房而冒这么大的风险?万一被他知道了,他一定会大发雷霆的。

我紧锁着眉头,神情凝重。妻子见状,伸手在我的手背上轻轻拍了拍,嘴角扬起一抹温暖的笑容。她的眼神坚定有神,似乎在说"交给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们这对上了年纪的老夫妻,在上海的一间出租屋里暮暮年。儿子小时候,我们千辛万苦把他拉扯大,给了他一个不错的教育。如今他已经26岁了,在南京一家外企工作,小有成就。可是房价高涨,他挣扎在是继续租房还是自己买房的两难抉择中。作为父母,我们当然希望他能安居乐业,但南京的房价也是令人望而生畏啊!就在这时,我们偶然得知上海有一个新楼盘,地段还不错,价格也相对合理些。于是我们下定决心,暗地里给儿子在上海买套房子,当做给他的一份大礼。

"您好,请问这个楼盘最便宜的几套房是多少钱?"我开门见山地问道。

我连忙打断她:"不不,我是说你们最便宜的那些房子,价格是多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顾问报出了一个价码,我心里暗喜。虽然对我们这把年纪的老人来说也还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但比起儿子在南京买房来说,至少能便宜不少。只要儿子高兴,这笔钱花得真是太值了。

不过,我也有些后怕。一旦儿子知道了我们在背后给他买了房,他会不会认为我们这是对他能力的不信任?会不会觉得我们多管闲事?我的脑海里浮现出儿子发怒的场景,不禁打了个冷颤。

我捋了捋自己稀疏的白发,深吸了一口气,对顾问说:"好,就这一套吧。"

说着,我拿出一叠叠钞票,小心翼翼地捆扎好,塞进了顾问手里。顾问一脸狐疑地看着我,我赶紧解释道:"这,这是定金。请给我一份购房合同,等拿到房本后我再付尾款。"

就这样,在妻子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我鬼鬼祟祟地给儿子买下了这套房子。我没有告诉妻子,也没有告诉儿子,生怕消息被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知道,从而打草惊蛇。每每想到儿子将来看到这套房子时喜出望外的样子,我就情不自禁地会勾起嘴角。

不过,我也有些后怕。一旦事情被发现,妻子一定会大发雷霆,指责我鲁莽行事。儿子那边或许也会认为我们小看了他,伤了他的自尊心。越是想到这些,我就越是觉得做错了事,后怕自己冲动的决定。

大约一个月后,房子的装修已经完工。我偷偷约了儿子在上海见面,心里美滋滋地等待着他的到来。

"爸,您找我什么事啊?"儿子一进门就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故作神秘状,说:"你先别着急,跟我来。"

来到小区,我领着儿子走进了那栋楼。儿子一脸疑惑:"爸,我们这是要去哪啊?"

"你看,那不就是我们的新家吗?"我指着那套房子,高兴地说。

儿子愣在当场,半晌没回过神来。

儿子的反应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原以为他会欢天喜地,万万没想到他会是这副模样。

一股子内疚和自责涌上心头。我是不是逾矩了?是不是做了一个自作主张的决定?我的本意是好的,但如果真的伤害了儿子的自尊心,那我宁可从一开始就没有这么做。

我战战兢兢地注视着儿子,生怕看到他脸上出现愠怒的神情。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儿子的表情并没有像我预料的那样狰狞,反而是一脸惘然。

他上上下下打量着这套房子,眼神有些恍惚。许久,他才开口问道:"爸,这是怎么回事?您是怎么买下这套房的?"

我如实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言辞间无不透露着自己的歉疚和忐忑。说到最后,我低下头,生怕看到儿子失望的眼神。

出乎意料的是,儿子并没有对我的做法视而不见。相反,他上前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眼圈甚至有些微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谢谢您,爸。您和妈真是太好了,我哪里还需要什么自尊心啊。"儿子说,"您二老操劳一辈子,到了这把年纪了还想着为我打算,我才是那个应该觉得惭愧的人啊。"

我被儿子的反应彻底打动了。看着他真挚的眼神,我的内心五味杂陈。我是高兴的,因为儿子并没有生我的气;我是欣慰的,因为儿子终于有了一个安身之所;但我也有些惭愧,因为我对儿子的误解。

就这样,一个原本可能会因为隔阂和误会而闹僵的父子关系,反而因为一件看似"逾矩"的事情而变得更加融洽了。

就在我和儿子其乐融融的时候,妻子忽然闯了进来。

"你们两个,在这里鬼鬼祟祟地做什么呢?"妻子一脸疑惑。

"什么?"妻子瞪大了眼睛,"你怎么能做这种事情?这可是我们一辈子的积蓄啊!你就这样把钱全部挥霍掉了?"

"解释什么解释?你就是孟浪,自作主张!"妻子打断了我,脸色阴沉如水。

妻子的反应出乎我的意料。我原以为,只要儿子高兴,她就会释然的。没想到她如此暴躁,把我的一番好意全部归咎于"孟浪"二字。

我的内心五味杂陈。我是伤心的,因为妻子根本没有体谅我的用意;我是愤怒的,因为她的指责太过分了;但我也有些内疚,因为我的确是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做了这件事。

妻子双手环胸,气呼呼地来回踱步。我低着头,脸上尽是惭愧。儿子在一旁,神情无助。

"行了行了,别吵了。"最后还是儿子出面打圆场,"妈,您也别太怪罪爸了。他这么做的本意是好的,就是为了给我们将来一个安身之所。"

"那又怎么样?"妻子理直气壮,"他就是不该私自做这种决定!你知不知道,这可是我们一辈子的积蓄啊!"

"哎哟,你们这是怎么了?吵什么呢?"老王一脸狐疑地问。

妻子把事情的原委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老王。老王听后,点点头,说:"你老伴说的有道理啊。你们这把年纪的人了,把这么多钱全部投入到一个地方,太不明智了。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怎么办?你们将来的老年生活可就吃紧了。"

我无言以对,低头陷入了沉思。妻子见状,脸上的神情缓和了一些。而儿子则依旧一脸无助。

就这样,一个原本只是家人间的小小矛盾,被熟人的插手无意中引向了一个新的高潮。